第235章你說是不是

發佈時間: 2023-01-07 16:02:32
A+ A- 關燈 聽書

“臭小子,你說,到底是不是你陷害了君越,洗黑錢的事兒是不是你做的?”電話的彼端,女聲維妙維肖的學著老爺子的聲音和語調,學得有板有眼。

“尹晴柔,你該死。”

“老爺子,藥在哪兒?”電話那邊,尹晴柔又學了起來,可是,這次學的卻是他的聲音。

“你……”

“給……給我藥……給我……”

江君亮的臉色煞白一片,顯然的,尹晴柔該聽的不該聽的全都聽到了,“你想怎麼樣?”

“我要讓藍景伊一無所有,把她給我趕出江家,甚至於江君越名下的所有的產業也都不許她粘邊,哼,我恨她,我要讓她生不如死,我要讓她在T市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都是她,若不是她,越越不會有事的,越越也不會挨了那一槍的……”尹晴柔歇斯底里的嘶喊著,聲聲,都是那麼的刺耳。

“君亮,你在與誰說話?”鳳美娟見兒子出去了半天也不回來,就迎了出來。

“有事,一會兒再跟你說話,我先掛了。”江君亮臉色臭臭的掛斷了尹晴柔的手機,接著就低頭擺弄著手機,片刻間的功夫已經把所有的快速鍵全從手機裏删除了,那玩意,害慘他了,尹晴柔知道所有,只要她一說出去,那他就做不成江氏的總裁了,到時候,他會要多慘就有多慘。

算了,今晚上只是遇到了一個尹晴柔,江涵予和賀之玲都不在老宅,只有一個張媽,他已經算是很幸運的了。

進了父親的房間,一屁股坐下去,先拿起一旁的茶,也顧不得茶是凉的了,一口喝盡,“尹晴柔知道了。”

“知道什麼?”江涵昌還沒有反應過來兒子這突兀的一句話是什麼意思。

“之前在爺爺的房間裏我一不小心按下了她的快速鍵,她全都聽到了。”

“什麼?你說什麼?”江涵昌坐不住的騰的站了起來。

“她都聽到了,剛剛,還向我重複著老爺子與我曾經說過的對話。”江君亮越說越小聲,頭垂得低低的,不管怎麼樣,現在尹晴柔與他來說都是一個麻煩。

“只是聽到?”江涵昌的聲音一揚,追問到。

江君亮的眼睛頓時一亮,猛的一拍自己的腦門,“瞧我笨的,她聽到了又能怎麼樣,就算是她說出去也沒人相信的,因為,她是瘋子,她有過精神病史,她就是一個瘋子,哈哈,我不用怕她的。”

江涵昌的臉色鐵青,卻是一下子就給江君亮澆了一盆冷水,“你最好問問清楚再下結論,打個電話問過去,若是她有錄音呢?”

江君亮才亮起的眸子一下子就暗了下去,是的,現在手機都有錄音功能的,只要一按按鈕,什麼都可以錄下來的,也許在尹晴柔一聽到他和老爺子的對話時就錄音了呢?

垂頭才要打過去,江涵昌卻又按住了兒子的胳膊,“行了,這個時候別打了,若是錄了,你打過去也是錄了,還是想想一會兒那兩房的人來了要怎麼應付,至於尹晴柔,你明天請她吃一頓飯,再搞定她就是了,不過,切不可太過忤逆了那丫頭,那丫頭,還是有點能耐的。”

“呃,爸,沒你說得那麼嚇人吧,不過是一個瘋子罷了,聽說,她之前還瘋的不輕,就算她要說出去,可信度也是極低的,我只要把她的病史一曝光,她的人生也就完了。”

“臭小子,別小看一個女人,即便她有病史怎麼樣,只要她把你做的醜事曝出去,那就是負面影響,不管別人信不信對你都不利,老爺子才把江氏總裁的大印交給你,這個時候,什麼負面影響都不許給我出現,否則,那個位置你一定坐不穩,明天要給我好好的去安撫她。”恨鐵不成鋼的看著兒子,江涵昌真想打他一頓,可他就這麼一個兒子,至於江君靜,毛丫頭一個,一天到晚只知道穿衣打扮,典型的大小姐作派,他更加指望不上。

“好的,我知道了。”江君亮有些不服氣,可是這個時候也知道不能跟父親頂風對著幹,畢竟,父親母親現在才是真正與他站在同一條陣線上的人,他需要父親母親的支持。

“對了,還欠公司多少錢?趕緊的想辦法填補上那個窟窿,不然,若是查起帳來,你吃不了兜著走,紙是包不住火的,早晚破功。”手指點在江君亮的頭上,這個兒子,他有時候想殺了他的心都有了。

“洗黑錢的事都賴在江君越的頭上了,其它的,我會儘快擺平的。”江君亮唯唯諾諾的說道。

“儘快?儘快是多久?若是江君越醒過來,十個你也不是江君越的對手。”

“那就不讓他醒。”鳳美娟突的插了一句嘴,冷冷的說道。

“美娟……”江涵昌沒想到自己的女人居然可以說出這樣冷的一句話,可,當細細品味之後,卻也是一個將兒子置之死地而後生的一個辦法。

挪用了那麼多錢,這次,若是老爺子不死而查了出來,兒子慘了。

而兒子慘了,他也就慘了。

一咬牙,他沉聲道:“他想醒也醒不了,那一槍,也只能死。”

行了,快去準備一下,人都要來了。

果然,說話間園子裏已經響起了汽車的聲音還有光亮,該來的,都要來了,老大家的,老三家的。

江涵予,江涵銘,再加上江涵昌,三家之人能來的都來了,一起聚在客廳裏,江涵予的臉色很嚴肅,“我不過是一個晚上沒回家裡住而已,二弟,你說,父親到底是怎麼回事?”他不問江君亮,而是把目光直落在江涵昌的身上。

“心臟病發,後來君亮發現了,急忙去給他拿藥,可,父親還沒吃到就……他老人家過……過去了……”悲悲淒淒的說完,江涵昌垂下了頭,“大家看看,該怎麼辦就怎麼辦吧。”

“屍檢。”就在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誰也不出言拿大主意的時候,門前,藍景伊推門而入,灼亮的目光一一掃過眾人,“爺爺從醫院回來的時候還好端端的,根本看不出來哪裡不舒服,為了讓大家都心裡舒坦,屍檢最權威了。”

“姓藍的,這是江家,還輪不到你一個外人來說話。”鳳美娟冷冷一瞥藍景伊,不拿她當盤菜了,現在老爺子沒了,再也沒人給她撐腰了。

“二嫂,景伊怎麼也是君越他媳婦。”三嬸不願意了,雖然白天藍景伊沒有推舉自己兒子江君劍,可是人Xing本能的善良的一面讓她不想對藍景伊過份苛責,江君越現在醒不過來,藍景伊已經够可憐的了。

“嘖嘖,你真的是君越他媳婦嗎?行呀,那請出示證件,你和君越的結婚證,或者其它能證明你是君越媳婦的證件也行,只要你出示了,我鳳美娟就請你上座。”揶揄的一掃藍景伊,鳳美娟是認定了藍景伊拿不出的。

藍景伊也不生氣,來的時候,這一路上她想了很多,她早就猜到若是老爺子真的去了,必然是沒人給自己撐腰的,所以,所有的最壞的可能她真的早就料到了,自然是一點也不稀奇鳳美娟的反應,“好,我藍景伊是和江氏沒有關係,不過,君越開的那家貨貸公司卻是在我的名下的,其它的我都不管,那家公司,我會捕手下來全權打理。”說完這些,她把目光落在江涵予和賀之玲身上,張張唇,卻不知道要怎麼稱呼他們兩個了,讓她叫爸媽不好,叫伯伯阿姨也不好,最後,只得道:“君越還在昏迷中,老爺子的後事就交待給二比特了,我走了。”就象鳳美娟所說,她現在的身份根本插手不得江家的內部事務。

“藍丫頭……”江涵予低聲一喊,眸底有些酸澀,為著她的大氣和大度而心酸,穆錦山的死,他也有責任。

“嗯?”藍景伊轉頭,不明所以。

“對不起。”當著江家這麼多人的面,江涵予居然給藍景伊道歉了,他不該封锁兒子與藍景伊的婚事的,她這樣大度,倒是真的顯得他和妻子小氣了。

藍景伊喉頭一哽,心更酸了,“我先回了,我媽這幾天要外出,我要回去帶沁沁和壯壯,有時間,你們也去照看一下那兩個孩子吧。”畢竟也是他們的孫子孫女,那層血緣關係不可能不親的,而且,若是以後江君越真的醒不過來,那兩個孩子就真的是他們的希望了,其實,也更是她的希望,她的寶貝們,是她和江君越生命的延續。

“藍景伊,君越的那幢別墅你不能住了。”卻不想,鳳美娟居然趁著這個時候要趕盡殺絕了。

“嗯?”

“那幢別墅是君越名下的吧?”

藍景伊點點頭,這個是的,他是說過要過到自己名下的,可是她不要。

“既然是君越名下的,他所有的產業就都要封了,他洗黑錢的事兒已經核實了,他帶給公司的損失就要從他的個人財產上來彌補,你說是不是……”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