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3章抽烟不好

發佈時間: 2023-01-07 16:01:34
A+ A- 關燈 聽書

他滿帶著慵懶意味的聲音讓她松了一口氣,轉身跑到沙發上坐下,這一刻,她不想去洗`澡更不想去臥室,這寬敞的樓中樓裏她覺得最最安全的地方就是客廳了。

“我可以讓你聽到安則煥的聲音,你應該還記得安經理的聲音吧?畢竟他從前可是江君越面前的紅人,不過江君越說什麼也沒有想到自己就是栽在他從前最信任的人手上,但是這也不能怪江君越,呵呵,安則煥也是沒辦法,對不對?”他笑著朝她走來,高大的身形落坐在她的身旁,瞬間就又給她憑添了一份無形的壓力。

沉重的氣息撲面而來,她見他一手拿起了手機,另一手卻是輕`佻的搭上了她的肩,輕輕一帶就帶著她靠在了他的肩膀上,卻沒有與她說話,而是對著手機道:“想辦法讓安則煥說話,我要聽到。”

“好,等一下,不要掛。”對面有人回過來,隨即,藍景伊就聽到了手機裏傳來的腳步聲,那聲音很輕,似乎是在刻意的不讓自己發出過重的響聲,似乎是在刻意的避著什麼人似的。

“你安插了人在江君亮的人身邊?”

“你覺得我需要嗎?呵呵,那多累呢。”微揚的唇角,此時的陸文濤帶著些微的得意。

“那你怎麼知道的這麼多這麼詳細?”藍景伊還是覺得不可思議。

她不相信,真的不相信。

手機夾在了他的肩膀與側臉之前,他歪著頭看她,“因為你。”說完,他捧起了她的臉,居然,就在他的手機還接通著的情况下,一雙唇忽而就落了下來。

藍景伊嚇壞了,身體驟然一僵,條件反射的猛的一掙,隨即站了起來,“陸文濤,我還沒有聽到安則煥的聲音。”她居高臨下的看著面前的這個男人了,可是,明明比他高,卻還是在接觸到他的視線的時候不由自主的心猛的一顫。

她突然間發現,自己似乎從來也沒有看懂過這個男人。

他長長的眼睫一眨,俊逸的臉龐上寫著一點嘲諷,“呵呵,我說什麼你也不信是不是?來吧,你聽聽,這是不是安經理的聲音?”他忽的一扯她的手臂,拉著她就坐在了他的大腿上,“別動,來了。”

她靠在他的胸口上,一邊的耳朵是他的手機,兩個人的頭貼在一起,足以讓他們一起聽到裡面的聲音。

“姓江的什麼時候把照片和視頻還給我?”

安則煥的聲音,真的是他的聲音,一點也不差,藍景伊記得的,她繼續聽著,她想要聽出安則煥是在哪裡?

卻突然間,耳朵上有什麼一松,陸文濤已經移開了手機,隨手按斷,他笑睨著她,“現在信了吧?或許,我從前騙過你,可是現在,我真的沒騙你,只要你乖乖的答應了我,我就會告訴你安則煥的下落。”他說著,手指挑起了她的下頜,灼亮的眼眸掃過她的臉,再往下掃去,然後,目光便停在了那裡,讓她驚慌的不覺香咽了一口口水,身體蜷縮了一下,她咬了咬唇,卻還是又試了一次,“陸文濤,你就不能不讓我恨你嗎?”

“我說不讓你恨,你就不恨我了嗎?呵呵,在法國,我對你有多好,我忍了所有,你不許我碰你我就不碰你,你說怎麼樣就怎麼樣,我是把你捧在手心裏怕化了,捨不得你這樣,捨不得你那樣,可是到頭來我換得了什麼?只是你再度的與我假結婚再假離婚,我還是什麼也沒有得到,景伊,那種感覺很難過你知道嗎?景伊,你和江君越又在一起的時候,你有想過我的感受嗎?”他啞聲的說著,捧著她的臉越揚越高,直到,她一雙水潤的紅唇幾乎就要貼上了他的,他才停了下來,“其實,我比他更愛你,沒有人比我更愛你了,我給你的,絕對不會比他少,只會比他多,很多很多……”

軟`軟的唇落下來,夾帶著幾許的溫`柔,他輕`吻著她的,迫她徐徐的閉上了眼睛,一滴淚緩緩的流出,流過臉頰,流向唇角,一半滑入他的口中,一半滑入她的口中,那鹹澀的味道澀了她的一顆心,卻讓,吻著他的男人倏的擁緊了她的身體,“藍景伊,你休想再逃過我,休想……”

“不……不要……”突然間,腦海裏就閃過醫院重症室裏的那個男人,回想著他睡著時唇角的微微笑意,藍景伊拼命的推著身上的男人,這裡從前是她的家。

可如今,卻再也不是了。

可是身體卻早已被陸文濤禁錮在懷裡,任憑她如何掙扎也掙不開那如鐵鉗一樣的懷抱,“嗚嗚……”藍景伊真的慌了,就在陸文濤的舌悄然竄進她口中的時候,上下貝齒一對,“嘶”,陸文濤倒抽了一口冷氣,他疼,很疼。

可也不過是一頓間,隨即,他的舌還是鑽入了藍景伊的口中,肆意的攪動著,只想把她的甜`蜜全都盡數的吸`附到他的口中,她的味道很甜很可口,一如他記憶裏的一樣,那年那月,他真的不該放手……

“嗚嗚……”口腔裏全都是血腥的味道,她咬了他一次又一次,明明流血了,可他就是不肯放手她。

眼淚越流越多,流淌在臉頰上,一顆又一顆,她是那麼的無助那麼的惶恐,這一刻的藍景伊後悔了,後悔不該來找陸文濤,可是後悔了也沒用,身上的男人根本不理會她的彷徨和恐慌,藍景伊只覺一顆心都要跳出來了,她要死了,要死了……

“讓我的愛伴著你,直到永遠……”

突然間,原本只有低低喘`息的客廳裏被融入了這首歌,那是藍景伊的手機鈴聲,一首《知心愛人》。

“嗚嗚,你起開……”藍景伊越加拼命的掙扎著,這個時候還有人打過來電話,那一定是很重要的電話。

可是沒用,歌聲依舊在繼續,身上的男人也依舊在繼續的延續著他的吻他的撫`摸。

藍景伊只覺身上泛起了雞皮疙瘩,她真的要受不了了,“你起開呀……”

或者,是那首《知心愛人》一遍遍的重複著的歌聲惹惱了陸文濤,或者,是藍景伊的淚意讓陸文濤終於心軟了,他終於不舍的從她的身上爬了起來,隨手從茶几上的烟盒裏摸出了一隻烟,打火機點燃香烟的時候,藍景伊已經沖到了自己的包前拿出了手機,飛快的接了起來,“你好,哪位?”那是她不認識的號碼,還是固定電話的號碼,這麼晚打過來,她有些奇怪了。

“景伊,是我,是二嬸,你快回來江家一下,老爺子他……他……”鳳美娟越說聲音越顫,居然說不下去了。

“爺爺他怎麼了?”藍景伊驚懼的倚在牆壁上,由著鳳美娟的口氣已經猜出了大概,爺爺也許是出事了。

“老爺子他……他……他心臟病發,過……過世了……”

“嘭”,手機落地,摔得四分五裂,鳳美娟的聲音也終於消失在這突然間安靜下來的客廳裏,可是,卻依然不停的縈繞在藍景伊的耳邊,老爺子他過世了?

這怎麼可能?

明明之前在醫院裏老爺子還好端端的,但是現在……

似乎一切都是那麼的出乎人的意料之外,一切都是那麼的詭異。

陸文濤吸了一口烟,眸光轉身藍景伊,從她才接過電話的反應中他可以猜出應該是出了大事了,不然藍景伊不會連手機都拿不穩。

“我要回去,爺爺出事了……出事了……”甚至來不及去撿那已經碎裂了的手機,藍景伊奪步就要沖出去,沒有什麼事比老爺子去了更重要了,不可能這麼快的,她不相信,就是不相信。

陸文濤急忙掐斷了手裡只吸了幾口的香烟,隨手拿了外套追出去,一邊追一邊理了理身上的衣服。

而藍景伊早在接起電話的時候已經拉好的褲子的拉鍊,此刻便如飛一樣的沖出房間,轉著一圈圈的樓梯,她恨不得一下子沖到樓下,一下子沖到江家,老爺子怎麼可以在江君越還沒有醒來還沒有得到平反的時候就過世了呢?

這怎麼可以呢?

藍景伊沖出樓門的時候,陸文濤已經追了上來,她怎麼也比不過他的長腿跑得快,伸手一扯她嬌小的身體,扯著她直奔他的車,“我送你過去。”

藍景伊沒吭聲,任由他把她塞進車裏,任由他為她寄上安全帶,直到車子啟動了駛出了社區,她才恍然的驚醒過來,“給我支烟。”她想吸烟,現在只有烟或者酒才能讓她稍微的清醒些,她的頭腦裏亂極了,一種莫名的恐懼充斥著她身體裏的每一個細胞,她害怕,她心慌,她覺得自己的心彷彿要從胸腔裏跳出來一樣,已經不是自己的了。

陸文濤瞄了一眼她蒼白的臉色,只好從收納盒裡取了一根烟遞給她,再是打火機,“只能抽一隻,抽烟不好。”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可他雖說過了,但藍景伊根本沒反應,機械的點燃了烟,便開始狠吸了起來,她不會吸烟,以至於只吸了一口就咳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