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2章太深沉了

發佈時間: 2023-01-07 16:01:14
A+ A- 關燈 聽書

“他來的時候還小,才十一二歲,不過,你爸爸他生得眉清目秀,很漂亮的,所以……”似乎是想要說什麼,可到底還是停了下來,卻是語氣一轉道:“呵呵,遇到你媽媽是他的福氣吧。”

“我媽媽從來不給我看爸爸的照片,你有嗎?”她轉首看他,雖然心底裏因為江君越的昏睡很壓抑,但是這一刻,想知道爸爸的一切就是那麼的强烈,畢竟,那是給了她生命的爸爸。

“有,不過,都在家裡,一起回去看吧。”

“嗯。”她忽而期待了起來,爸爸到底長得什麼樣子呢?

從她記事起一直到現在,媽媽只說她要去找爸爸,卻不肯告訴她關於爸爸的一切一切。

穆錦山,她現在只知道爸爸姓穆叫穆錦山,那其實,她真實的名字應該是叫做穆景伊的。

穆景伊,呵呵,其實這名字也挺好聽的,只是,一直聽藍景伊伊聽習慣了吧。

“你怎麼知道的這麼多?”

“因為你。”

他低沉的三個字,卻惹她心弦一動,微微的有些不自在,“若是我答應你了,你就告訴我安則煥在哪裡嗎?”

“嗯,還有他女兒在哪裡,我都會告訴你的,我說過的話,從來都作數,從來都不會反悔,我陸文濤說到做到。”

“你一定要這樣嗎?”她忽而覺得這樣太殘忍,又或者,是身邊的男人有些卑鄙了。

“你原本就是我的妻子,卻從來也沒有行使過你做妻子的責任。”陸文濤理所當然的說道。

“陸文濤,我一直都是不想行使我的做妻子的責任的嗎?”一聲責問,帶著她幾許的積怨,那時,為了讓簡非離安心帶著紀敏茹去醫病,她下了多少的决心嫁給他,她又下了多少的决心要做他的妻子他的女人,從此,只過相夫教子的生活,可是,他根本不給她那樣的機會,他沒有成為她真正意義上的丈夫,也沒有給她一個孩子,那些時間不是她不想,而是他不想,“其實是你從來也沒有履行一個做丈夫的責任。”如今,卻又來怪她,藍景伊委屈極了。

一隻大手落在了她的小手上,輕輕的撫觸,他在安撫著她的心,“嗯,是我錯了。”

藍景伊的手一移,便掙脫開了手背上的那只大手,“你和陌小雪一起,就是為了要讓我生氣,要折磨我嗎?”

他沒說話,只目光直視著前方,不言亦不語。

“你不說話,就代表我說的沒錯了,可是你這樣,你有沒有想過,其實,你也傷害了她,看得出來,她很愛你。”不然,為什麼放著身邊條件那麼優渥的男朋友不要,非要在陸文濤的酒裏下`藥呢,陌小雪是寧願卑微的把她自己交給他,也不願意離開他,在他的世界裏,那個女人一直都是卑微的吧,這一刻,藍景伊雖然也恨她,卻也覺得其實由始至終,那個最可憐的女人都是陌小雪。

“可我不愛她。”一句話,便終結了那個女人的命運。

“她卻願意為你做任何,甚至於,流`產。”

“我從沒有强`迫過她,我認識她的第一天開始就告訴過她,我與她沒有可能的,我不愛她,我只是與她逢場作戲,可是,她卻越來越癡迷於我,甚至於為了要和我在一起不惜以她自己的名聲來誣陷你,讓我誤以為那些貼在社區公告欄上的東西都是你弄的,呵呵,我卻忘記了,這世上還有一種計叫做‘苦肉計’,她是拿她自己的名聲來迫你離開我,來完成我娶她的大計,呵呵呵,我陸文濤又何嘗會是一個會被女人牽著鼻子走的男人呢,那樣的女人,心機太重,這輩子,我也不會與她再走到一起的,她也休想。”飛快的說過時,他的手一轉方向盤,車子,已經疾駛進了社區大門。

熟悉的景致,熟悉的一切。

她又回來了這個曾經那樣渴望得到真愛的地方。

透過車窗仰首看去,樓中樓就在那裡,從來也沒有因為她的離開而有任何的改變。

那裡面的一切,都傾注了她很多的心血。

以為會是她今生最美的愛巢,卻終究只化作了一份只有痛苦回憶的地方。

“伊伊,只要你願意,我的,就是你的,你和他,不會有幸福的,江氏,已經垮了,即便是他醒過來也垮了,他會一無所有,江氏,會毀在江君亮的手上。”

藍景伊轉首看他,“為什麼你知道這麼多的關於江氏的事情?”

“很簡單,因為你,呵呵,因為你,我才格外的留意江氏的所有,景伊,我不能失去你。”霸道的說過,車子也嘎然而停了下來,他轉身下車,頎長的身形在暗夜裡徐徐繞過車身朝她走來,每走一步,彷彿都有什麼踏在她的胸口上似的,讓她是那樣的疼。

“來,我帶你回家,回我們的家。”他打開了車門,修長而骨感的一隻手朝她遞過來,只等著牽起她的手,一起回那個兩個人曾經一起的家。

似乎,一切都彷彿回到了那個時候,回到了他們初初結婚的時候,那時,她憧憬著做他的新娘他的女人,即便那時候她並不愛他,她愛的還是簡非離,可是那時候的她已經認命了,認命了嫁給他就是屬於他的女人了。

“在想什麼?”舉在半空的手在久而未有什麼落上去的時候緩緩的不情不願的落了下去,凉薄的唇俯在她的耳邊,低聲的詢問著她,似乎這一刻的陸文濤格外的有耐心,那是她從沒有感受過的屬於他的另一面。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他優雅。

他從容。

那是一種帶著王者般氣度的味道。

他男Xing的氣息充斥在她的周遭,讓她只覺連呼吸都染上了他的味道,邪`魅,惑`人。

還有他低沉而沙啞的聲音,有一瞬間,時光彷彿就回到了過去,藍景伊迷醉在了他的醉人的男`Xing世界裏,再被他的手輕輕一帶,整個人就倒在了車外的男人的懷裡。

她的嬌身被兜在男人的世界裏,整個人被他抱著朝前面走去,身後的車門已經闔上,她想要掙扎,卻是在這個時候沒有了任何力氣去掙扎,因為,這就是她來的目的,她要為了江君越而放弃所有。

這一刻,她與陌小雪一樣的卑微一樣的讓自己不耻,可是,她卻沒有辦法封锁自己。

夜,真的很深了。

社區裏空曠而無人,只有風聲吹起了路邊的樹木,搖擺著枝葉晃動出一片的沙沙聲。

“沙沙……沙沙……”那聲音催著她的心狂跳了起來,腦海裏是一個男人的面容,可是抱著她的卻是另外一個男人。

她是這樣的壞,卻又是這樣的無可奈何。

媽媽,為什麼要生下我呢?

若是沒有來到這個世界,她就不必象此刻這樣的痛苦了。

兩隻有力的手臂抱著她一直一直的朝前走去,踏上兩級臺階,便進了樓門裡,轉而,就是一個一個的臺階,頂樓,他就那麼的抱著她,她想要下去自己走,他卻不許,兩條臂膀如鐵鉗一樣,彷彿一鬆開,她就會從他的世界裏徹底消失了一樣,讓他說什麼也不肯放手,不肯放了她。

誰家的嬰孩半夜裡醒了,低低的嬰啼吵醒了這夜,可那哭聲卻是那麼的生動,那才是最真實的生活。

到了,到底還是到了。

陸文濤卻還是不肯放下她,她嗅著他身上那股子汗意的味道,輕輕的閉上了眼睛。

認命吧。

原來,兜兜轉轉了一圈,她終於還是又回到了這個起點。

單手抱著她,單手拿出了鑰匙,鎖在開。

開了,她就會重新走進她從前的那個家裡。

真想這道門永遠不會打開,可是,事情總是朝著她非常不願意的方向發展,面前的門還是“哢嗒”一聲的開了。

陸文濤抱緊了她,兜著她更緊的靠在他的懷裡,一隻腳踢開了門,他一步踢進去,她終於還是又回了這裡。

入目的所有一如從前,居然沒有一丁點的改變過。

甚至於,連鞋架上那雙屬於她的棉拖鞋都還在。

小碎花的棉拖鞋,隔了這麼久,依然還是半新的。

“要不要洗洗?”他的唇貼上了她的耳朵,一邊輕輕咬齧著一邊低聲說道。

那聲音,帶給她一種說不出的錯覺,她竟然覺得時光彷彿就穿越回了從前,她現在就是他的妻子了。

可是,突然間,腦海裏閃過沁沁閃過壯壯,那是她親生的孩子,那是江君越的一雙兒女,一兒一女合起來就是個好字,那她,也會好起來的,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若是你騙我呢?”什麼,都只是他說出來的,他到底是不是知道安則煥在哪裡呢?若是他真的騙了她,那她不是失去了所有而又竹籃打水一場空了嗎?

可是說完,她的心就驚跳了起來,若是他生氣了不肯告訴她安則煥在哪裡又怎麼辦?

而她,已經到了這裡,即便是他要對她用强,她也絕對的鬥不過他,她慌亂的看向他,黑亮的眸子裏寫著點點的恐慌,那是她想掩飾也掩飾不掉的,她怕他。

忽而就覺得這個男人太深沉了些。

他的手捏了捏她的小鼻尖,“呵呵,聰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