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1章桃花落如雪

發佈時間: 2023-01-07 16:00:54
A+ A- 關燈 聽書

“你在哪兒?”她輕問,心彷彿跳出了嗓子眼一般,再也不是她的了,很痛很痛。

“家裡。”

“哦,我可以回去嗎?”那個家,如今想起來,竟是那樣的遙遠,她忽而想起了曾經在那樓中樓的樓下的社區告示版上的一幅幅關於陸文濤和陌小雪出軌的圖片和說明,那些,遙遠的彷彿不真實似的,似乎,她從來也沒有經歷過,那時,她還會為陸文濤而心痛,但是現在,她只會為江君越而痛了。

“我一直在等你,等了,很久了。”沙啞的男嗓,帶著無盡的渴望與期待,從那天藍景伊拒絕了他到現在,他一直都在那樓中樓裏等她,從前從不知道珍惜的家,如今,卻是最能讓他體會到溫暖的地方。

“我馬上過去。”她輕聲道,帶著一絲輕顫,她要去見陸文濤,她是豁出去了。

“你到哪了?我去接你。”

“不用,我很快就到了。”既然决定了要去,那就馬上過去,今晚,她一定要知道安則煥的下落來。

“我去接你,乖,聽話,告訴我你是沿著哪條路過來的?”

藍景伊掃過車外,這條路她認識,那時還守著那場婚姻的時候,她幾乎每個星期都要經過這條路幾次,“玉青路。”

“我開那輛黑色的寶馬,車牌號你記得的,若是司機發現了,就讓他停車。”

“好。”聽著陸文濤愉悅的聲音,她的心情卻一點也愉悅不起來,心沉重著呢。

他逆向而來,只要她盯著一邊的車,應該一眼就可以認出他的車來。

曾經,他們是夫妻,她是他的妻子,可是現在,那份關係卻是那麼的遙遠,可她卻怎麼也抹煞不掉兩個人曾經一起的身份。

那時候,不知道是她癡,還是他太恨,以至於就讓兩個人走到了今天的這步田地。

夜,已經很深了。

老爺子回去了江家,她卻是要回到她曾經的自以為的那個家。

霓虹閃爍中,看著車窗外的一切都不像是真的,那些光茫中總是會閃過病床上江君越那張睡得極安祥的面容,彷彿是在安慰她,他真的只是在睡覺而已。

他在睡覺,只是在睡覺。

傾傾,給我力量,支撐我走過每時每刻,我們,還要在一起。

爸爸的事情,她不恨他。

她只恨老天弄人。

手機,就在這時響了起來,以為是陸文濤的,可是拿起來一看才知道不是的,是媽媽藍晴。

“媽,找我?”她的聲音沙啞了,現在,分分秒秒於她來說都是煎熬的。

“伊伊,我知道你忙,也知道江家出了事君越出了事,可是,媽還是有話要跟你說。”彷彿猶豫了很久似的,藍晴一口氣說出了這些。

“媽,你說。”

“媽年輕的時候就想去你爸爸的家鄉看看,前幾天你陸伯伯來的時候就跟我提起來了這事兒,媽知道你忙,可是媽還是想要去看看你爸爸從小生活過的地方,媽也不知道還能活多久了,就想要早點去,你看,你能回來照顧孩子,讓媽去嗎?”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媽……”她如今,哪裡能抽得出時間來呢,她有太多的事情要處理了。

“我就知道你不會同意,可是,那天我已經答應你了陸伯伯,我以為等你和君越幾天你們就會有時間了,可是你看現在這情况,只怕十天半個月你們都不會有時間了,可我……”

“媽,你能不能不給我添亂呀,又不是去找我爸,不過是去他家鄉看看罷了,你就不能等一段時間嗎?我答應你,只要半個月就好。”微微的有些氣了,她現在這樣煎熬,做媽***還要給她雪上加霜,可說著時,藍景伊卻是一點也沒有底氣的,她也不確定半個月後江君越會不會醒過來。

“不行,我已經跟你陸伯伯說好了,這幾天我就要離開了,你自己想辦法找人帶孩子吧,不是我狠心,而是,我不能失信於人。”藍晴的聲音嚴厲了些,讓藍景伊真的很無奈,更無言。

咬牙,再鬆開,咬得唇上一片泛青,“好,明早我回去自己帶孩子,今晚,還要麻煩媽一晚上。”

“嗯,那就這樣决定了,媽也不是故意要逼你的,實在是不想失信於人。”藍晴聽到她答應了,便輕聲允了。

“媽,那先這樣吧,我在外面,還有事情,明天見了面再說,你一定要等我回去了再離開,好嗎?”還是覺得媽媽有些不對勁,這個時候要放下沁沁和壯壯,就為了去爸爸的家鄉一趟嗎?

可是,她現在的心已經够亂了,真的再也沒有心思去猜測媽媽要做什麼了。

她好累。

悠悠的放下電話,才響起自己忘記了去盯著對面的陸文濤的車了。

幸好,電話才一掛斷,那男人就打了過來,“景伊,我才過體育館,一路上都沒有看到你?打你電話也打不通。”

“師傅,我們有沒有經過體育場?”她看著外面,霓虹燈太亮,一下子竟是分不清外面到了哪裡。

“已經過了。”

呃,這樣的快,不過是講了個電話而已,陸文濤還真是快,“師傅,那就在前面停車吧,謝謝。”

“好。”

“文濤,我在路邊等你。”

拿著電話下了車,付了車資,兩個人誰也沒有掛斷電話,他那邊是藍牙,她這邊卻就是只想要快一點的看見他,許多事兒,她都很著急,急著辦完了回去家裡,去照顧那兩個小東西。

可是今晚,她真的要做他陸文濤的女人嗎?

與江君越比起來,他絲毫不遜色於那個男人,可是,這世上,有些情就是這樣的沒道理,她現在不愛他就是不愛了。

那是強逼著自己也做不到的事情。

兩個人誰也沒有說話,她只是靜靜的站在一株樹下,夜裡的風有些凉,吹得她微微的有些顫抖,手拂了拂長發落在背上,遙望的那一條路上,一輛輛的車駛過來,他到底要開多快的車呢,居然可以這麼快的就越過了她的計程車。

終於,兩束車燈刺得她眯起了眼睛,一輛黑色寶馬徐徐停在了她的脚邊,手機已經掛斷,一扇車門打開,他坐在駕駛座裏朝她望來,“上車。”

她可以不上去嗎?

若是可以,她真的不想上去。

可是,她沒有不上去的理由,想到正在病床上沉睡不醒的男人,她也必須要上去。

輕輕的落座,兩條臂膀移過來,陸文濤親自為她扣上了安全帶,“多大的人了,還不會照顧自己,下次,不許了。”

“嗯。”心底裏有一股暖流流過,若是從前的那個時候,他對她說這些話該有多好,那她就不會跑出去喝酒,就不會認識了江君越,也就不會有了今天。

她是不是很傻呢?

可即便是傻,也是她自己的選擇。

車子裏很暖,她卻覺得很冷,臉色越來越蒼白,“你爸爸要帶我媽媽去一個地方,你知道嗎?”她現在發現陸文濤其實挺八面玲瓏的,知道的事情很多,多的讓她不能相信。

“嗯,聽說了。”

呵,原來大家都知道,就只把她一個人瞞著,“我爸爸的家鄉,你也知道?”

“知道。”

她忽而覺得自己愧對了爸爸,她不知道的,這些,媽媽沒有對她說起過,而她也不知道要去問誰,便,一直不知道。

“那在哪裡?離T市遠嗎?”那是個什麼樣的地方呢?腦海裏在這一刻閃過了那種偏遠小山村的樣子,是不是就是那樣的地方?

“遠,要兩千多公里的樣子。”

“在大山裏?”

“嗯。”

“那裡是不是很美?”

“嗯。”

“呵呵,聽你說的這樣多,你去過那裡了是不是?”有些不信,但是,陸文濤敢回答她的問題就證明他去過。

“是的,很美,這個時候,那邊的桃花已經開了。”

桃花落如雪,那是怎麼樣美的一個天地呢?

“我爸爸的家鄉還有什麼親人嗎?”

“沒了。”這一聲,帶著一絲壓抑的味道。

藍景伊明白了,明白了為什麼這麼些年藍晴從來也不去那裡找爸爸了,因為,藍晴早就知道爸爸在那裡沒有親人了,“都是怎麼死的?”

“翻車。”

“翻車?”

“馬車,去縣城的路上,翻下山谷,一車的人都死了。”

空氣,在這一刻就有些稀薄了起來,原來爸爸的親人會是這樣慘的境遇,這樣的事情,沒有人願意提及吧。

“哢……”車子停在路邊,一隻手拍在她的背上,“景伊,你沒事吧?已經過去好些年了,或許,我不該告訴你。”

藍景伊深呼吸再深呼吸,“不,我要你告訴我,把你知道的所有都告訴我,我想知道一切。”她迫切的想要知道呀。

“其實,你爸爸是一路乞討到了T市的。”車裏靜了一會之後,陸文濤再度說道。

“然後,就在T市遇到了我媽媽?”

“他來的時候還小,才十一二歲,不過,你爸爸他生得眉清目秀,很漂亮的,所以……”似乎是想要說什麼,可到底還是停了下來,卻是語氣一轉道:“呵呵,遇到你媽媽是他的福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