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0章還能為他做什麼

發佈時間: 2023-01-07 16:00:34
A+ A- 關燈 聽書

車窗開著,汩汩的風吹進來,吹起了她的長髮飄散,她的眼裡彷彿有整個世界,卻又彷彿什麼也沒有。

那一路,似乎很長,又很似乎很短。

從醫院出來到回去,短短的幾個小時,她卻彷彿只是在別人的世界裏走過了一遭又一遭。

警詧還在,看守所裏出的事故,那個被搶槍的警詧,還有那個頂級的殺手,如今都已經被收押。

“醫生,我想進去看看他,一分鐘就好,行嗎?”趴在玻璃上守著他,可是她真想摸摸他的手摸摸他的臉,感受一下他身上的溫度,那般,她的心才能稍許的安下一點點。

老爺子的聲音也沙啞了,沖著蔣瀚點了點頭,“去安排一下,我和藍丫頭一起進去。”

“好的,老爺子。”

於是,蔣瀚便去周旋去了。

藍景伊還是緊貼著玻璃站在那裡,老爺子真的看不過去了,“要不要喝點水?”

她搖頭,“不用,謝謝老爺子。”

“謝什麼,你跟我說說,到底是怎麼回事?君越為什麼會出這樣的事情?是不是你們大家都瞞著我?”老爺子盯看著藍景伊,隱隱的就是覺得這其中有什麼內幕,他擔心極了。

她能說嗎?

在一切都沒有定論在一切都屬猜測中的時候,她真的不能說。

况且,江君亮還是老爺子的孫子。

手心手背都是肉。

“老爺子,我也不知道,那幾天,君越和我鬧彆扭,若是他跟我說……”

“藍丫頭,我支走了所有人,就是想你能告訴我實話,你說吧,老頭子我雖然老了,可是是非分得清,該是誰的問題就是誰的問題,我也絕對不會姑息哪一個孫子,你說吧,我聽著呢。”

藍景伊皺眉,真的沒想到老爺子讓蔣瀚去周旋原來只是為了跟她說這一番話來,眼角頓時就有潮濕了,“老爺子,謝謝你,謝謝你還肯相信君越,那些錢的事真的不是他做的,不是的。”她哽咽了。

老爺子靜靜的聽著,目光越來越深沉,直落在玻璃窗裏的江君越的身上,他在沉思著,良久,他輕聲的道:“是不是跟亮兒有關係?”這話,他問的真的很沉重,似乎,還帶著些微的忐忑。

藍景伊知道瞞不住老爺子了,或者,有老爺子出面更好處理一些,“是,因為我,君越被他利用了。”

“因為你?”老爺子詫異的抬頭。

藍景伊真的不知道要怎麼說了,咬著唇,半天也不說一個字。

感受著蔣瀚就要回來了,老爺子不由得催促道:“你說,說對說錯我都不怪你,若是君越沒事,我會為他作主的,也會為你們兩個作主的,沒人能欺負得了你。”

“老爺子,其實,一切是因為……因為……”爸爸的事,能說嗎?可其實賀之玲為什麼把爸爸推下海,她到現在也不知道答案是什麼。

“快說。”

一聲厲喝,帶著絕對的威嚴絕對的氣場,藍景伊這才低聲說道:“是君越他媽媽推了我爸爸穆錦山落入了海裡,至於為什麼我也不得而知,這事情被江君亮知道了,他就威脅君越要做財務總監,否則,就會告訴我事實真相,君越為了不讓我知道這些事情傷心,便答應了江君亮,誰知道他……”

“這個兔崽子,我……我知道了……”一拳捶在牆面上,老爺子紅了眼睛,“怪不得那個臭小子最近再沒有朝他老子借錢了,原來,直接從公司裏拿了,我知道了,知道了……”似乎還在思考著什麼,他的眼神有些恍惚,讓藍景伊也不知道要怎麼安慰他了。

蔣瀚就在這時回來了,沖著老爺子和藍景伊點了點頭,“可以了,跟我去換了無菌服就可以進去了,不過,只有一個小時的時間。”這已經是他爭取來的最多的時間了。

於是,兩個人一起換了淺藍色的無菌服,推開那扇厚重的玻璃門時,藍景伊只感覺到了自己突突狂跳的心一直在躍動著,不肯停歇。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近了,她離他越來越近。

病床上的江君越全身上下都被插著各種各樣的管子,一旁的桌子上電腦荧幕不住的閃爍著,跳動著各種各樣的數位,而他則是安靜的躺在那裡,一張俊逸的臉較之從前除了有些蒼白以外,一切如常,彷彿,他只是在這裡睡一覺而已,早晚會醒過來的。

可是,那個醒來,到底要多久呢?

“君越……”老爺子先行停在了江君越的身邊,一隻帶著微皺的蒼老的手捉住了江君越的,“你告訴爺爺,到底是怎麼回事?爺爺真的不信你會做那樣的事情,所以,爺爺一直等著你出來,卻不曾想,你在裡面居然會發生這樣的事情,君越,你個臭小子,你要快點給我醒過來,否則,我就不認你這個孫子,這輩子下下輩子都不認,到時候,沒人罩著你,你個臭小子是不是就會乖乖的了?看你還去不去打拳了?打那個拳有什麼好玩,血雨腥風的,男人大丈夫,不是只有刀光劍影才豪情,你在裡面乖乖的裝裝孫子不就得了,偏要去打什麼鬼拳……”老爺子說不下去了,聲音顫抖了起來,終於再也支撐不住的往一旁歪去。

蔣瀚急忙扶住了老爺子,一旁的護士沖著蔣瀚眨了眨眼睛,蔣瀚只好架著老爺子往外面走去,“老爺子,護士說要換藥了,你老人家就不要在這耽誤江總治療了,醫生才跟我保證了,保證說江總他一定會醒過來的……”

蔣瀚的聲音漸漸的出了重症室,重症室裏安靜了下來,只是一些儀器在滴答滴答的響著,藍景伊坐在床前的一把方凳上,小手輕落在江君越的手上,先是慢慢的握住了他的一根手指,再是另一根,他的手有些凉,比記憶裏的凉多了,這是他從來也沒有帶給過她的溫度,腦海裏閃過他出去囚室時的那一襲白色的身影,那時的他還是生龍活虎,可是現在……

眼淚,滴答滴答的滾落,一滴一滴,滴在江君越的手背上,可是他沒有任何的反應,他依然還在沉睡著,似乎,就想要這樣一輩子的睡去,只為,這樣睡著了就再也不必理會塵世的紛紛擾擾。

可是這樣,又是有多狠的心呢,她會受不住,兩個孩子也會受不住失去他的痛苦的。

她守著他,他睡多久她就在他身邊多久。

可是,很快的,一個小時就過去了,她該出去了。

能進來看看他已經很幸福了。

她知道,為了這一個小時,蔣瀚費了很多的力氣才周旋到的。

俯下身去,她親吻著他的臉頰,是不是她火熱的唇能溫暖些他泛著冰冷的身體呢?

傾傾,你這樣,真的很殘忍。

“家後,請你先出去,謝謝配合。”警詧進來了,在催著她離開。

心,越發的亂了。

藍景伊咬牙轉身,毅然的走出去的時候,她不敢回頭,一點也不敢,生怕一回頭看到那張活鮮鮮的面容就再也不想離他半步了。

門外,蔣瀚歉意的等著她,她一出來就拉著她到了一旁的角落裏,“家後,江總現在這樣,除非能找到安則煥出來澄清他是清白的,否則,警詧是不會讓我們隨便見到他的,即便他醒了,好轉了,也不能够。”

“成青揚呢?”藍景伊彷彿沒聽到蔣瀚說話似的,這個時候一雙眼睛到處都在尋找著成青揚。

“他去找了。”

藍景伊松了一口氣,“你說吧,我現在還能為他做什麼?”藍景伊只想在醫院裏陪著江君越,可是現在看來,這於她也是奢侈的,洗黑錢的事一日不解决,她就一日不能正大光明的去見江君越。

蔣瀚歎息了一聲,除了找安則煥,他也沒有其它辦法了。

“我知道了,我知道我該做什麼了。”忽而,藍景伊眼睛一亮,她想到了陸文濤,陸文濤知道安則煥在哪裡,可是,讓他說出來就只有一個辦法,那就是她要成為他陸文濤的女人。

傾傾,你會同意嗎?

不會的,他一定不會同意的。

可是,若是不這樣做,又怎麼能夠為他洗脫清白呢。

成青揚都找不到安則煥,又有誰能找到安則煥呢?

“家後,你有什麼辦法?”

“你守著他,不許任何人打擾他的好眠,我去去就來。”不管那裡是不是刀山,也不管自己是不是拒絕了一次,可她還是想要再去試一試。

“家後,你這是……”眼看著藍景伊走離了自己,蔣瀚迷糊了,他都想不到辦法,藍景伊又能有什麼辦法呢?

“手機開著,有消息了我會打你電話。”原本,只是想要陪著江君越的,可是,她還要為他做更多更多的事情。

從醫院裏出來,跳上的士就撥通了陸文濤的手機號碼,只響了一聲,那頭就接了起來,“景伊,真的是你嗎?”欣喜的男聲,帶著不可置信的意味。

“你在哪兒?”她輕問,心彷彿跳出了嗓子眼一般,再也不是她的了,很痛很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