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秘密武器

發佈時間: 2023-01-07 15:17:20
A+ A- 關燈 聽書

嗯,這樣才對嗎,自己幹嗎為了陌小雪這樣的女人生氣呢,不值得,眼看著陌小雪氣得連話都說不出來了,藍景伊再次轉身,卻沒有直接回家,在她還沒有與陸文濤正式離婚以前,那個家她就也有份,憑什麼讓小三登堂入室對她頤指氣使呢?

她藍景伊再也不受那個氣了。

閒庭漫步的走到了社區門口,藍景伊進了警衛室,“警衛大哥,我記得你們這裡有換鎖公司的聯繫電話的,是不是?”

迎面的帥警衛看見她時眼睛立刻就亮了起來,“嗯,有的,美女想要?”說著,還沖著她閃了一個電眼,現在的男人呀,真的是太輕`佻了,怎麼都跟小傾傾差不多呢,受不了的直翻白眼,“給我吧,我要換鎖。”

換了,不管是陌小雪還是陸文濤,誰都別想再來騷擾她和小乖。

眼見著她一臉嚴肅,警衛大哥也不敢開玩笑了,很快把電話號碼給了她,半個小時後,藍景伊的樓中樓換了一把絕對價值不菲的鎖,她刷的陸文濤的卡,她現在還頂著陸家後的名,不刷白不刷。

換了鎖,洗了澡換上睡衣,舒服的往電腦椅上一坐,開機,她得上網看看她網購的秘密武器有沒有到T市,明晚要用呢,明天白天再不到,真的要急死她了。

點開淘寶,物流跟踪,已經到T市了,明天派發。

藍景伊興奮的倒在了大床上,小乖就在床脚“汪汪”的叫著,那樣子很想上床呢,她閉著眼睛想像著自己自由的那一刻,“小乖,今天我累了,等以後我自由了,天天給你洗得香香的跟我一被窩睡,呵呵,有我吃的住的就有你吃的住的,乖,睡覺啦。”

剛剛網上天氣預報告訴她,明天會是一個豔陽天,明晚,她會與小傾傾來一場驚豔的‘纏綿一刻’的。

於是,閉上眼睛的那一刻,那男人妖孽一樣的臉浮現在了腦海裏,“小傾傾,明天一定要乖喲。”低喃著,藍景伊沉沉睡去。

藍景伊是被刺耳的電鑽的聲音驚醒的,睜開眼睛的那一刹那,耳聽著大門前傳來的聲音,她一骨碌就跳下了床,沖過去才發現,昨晚她換的新鎖此刻正往房間裏噴著火星和碎沫呢,此時,門外有人正在對這把鎖實施著慘無人道的行為。

手,一轉門把手,藍景伊倏的開了門,她的猝不及防,讓正忙活著的拿著電鑽的師傅一個沒拿穩,手裡的電鑽砰的落到了地上,發出了沉沉的一聲悶響,彷彿整棟樓都要被震塌了一樣,藍景伊卻全然不管,只是瞪著那正斜倚在走廊樓梯上的陸文濤,“你這是幹嗎?”

“我幹嗎?我還要問你呢。”陸文濤一臉的火大,這可是他的家,可是,他拿出鑰匙卻怎麼也打不開門,打藍景伊的手機,關機,打客廳的電話,打不通,估計是被她拔下了電話線,他能不惱嗎,恨不得抽了藍景伊的筋剝了她的皮,猛的一推她,“進去。”真够丟人現眼的,居然穿著睡衣就出來了,偏這睡衣讓他更瞧著她不順眼了,居然還是卡通睡衣,象個沒長大的孩子似的。

“喂,在離婚之前,我不想跟你一起住,我也不想侍候那個壓根就沒小產的小三,陸文濤,你被她耍得團團轉了,你知道不知道?”

“誰讓你換的鎖?”陸文濤理都不理藍景伊的問題,猛的就把她推在了地毯上,讓此一刻的藍景伊真的很後悔開了那門,她就不該給他開。

“這是我家,不是陌小雪的家,在你沒跟我離婚之前,我就是這裡的女主人,或者,你跟我離婚呀?那我就再也不會來吵你了,更不會動這套房子的一分一毫了。”她低吼著,想殺人。

陸文濤一步一步的逼近她,卻是突的一笑,“呵呵,長本事了,是不?好,我就放你走,從現在開始,你出了這個門,就再也不要回來了。”

她才不出去呢,穿著睡衣出去是傻蛋,“陸文濤,除非你跟我離了婚,否則,我不會出去的。”她走進臥室,還沒睡飽呢,陸文濤你去生氣吧,反正,她是要繼續睡覺覺了。

不值得的人她不會再生氣了。

他曾對她說過的愛情就象是隨手抓住的一把空氣,根本就是虛無,那是不存在的,只有她這個傻瓜當時才會相信他。

可,當躺在床上的時候,她才發現她根本沒辦法睡了,所有的磕睡蟲都被陸文濤給趕走了。

陸文濤,你等著,我會讓你後悔的,我會給你戴一個大大的絕對引人眼球惹人關注的綠帽子,我要讓你以後在T市進出都甩不掉那頂綠帽子。

氣恨的嘟囔著,門鈴就在這時響了起來,她想起自己一直等著的秘密武器,快步的就走到了門前,開門,果然是快遞員,“小姐,你的快遞,簽收一下。”

藍景伊拿起筆就簽字,簽好了正要接過那秘密武器,身後,一隻男人的手倏的遞過來,隨即,那秘密武器就落在了陸文濤的手上。

藍景伊看著那只手上的東西,傻了。

藍景伊的第一個反應就是伸手去搶,“還給我。”

可,陸文濤的動作很快,手倏的一移,目光隨意的瞥向快遞單,“晴趣用品?藍景伊,你買晴趣用品了?”他的聲音高昂了起來。

藍景伊這才瞟到那快遞單上寄件人的組織上居然寫著晴趣用品專賣,她恨死了,那家淘寶的售貨人員怎麼貭素這麼差勁呢,這個寫在上面幹什麼,這是**好不好,現在看來,不止是陸文濤看到了,剛剛送快遞的那個男人也一定看到了,她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可,這房子裏沒有地縫,只有陸文濤討厭的兩隻眼睛眯成了一條縫的在打量著她,“藍景伊,你是想佑`惑我?”

鬼才要佑`惑他,伸手一把搶了下來,“才沒有。”撒腿就跑進臥室,她不想解釋了,不然是越描越黑,隨便陸文濤去怎麼想吧。

“藍景伊,我警惕你,別在外面給我惹上什麼不三不四的男人,若是讓我知道你養小白臉,我斷了你所有的生活費。”

“嘭”,藍景伊猛的一關門,呼呼的喘息著,她哪來錢養小白臉呀,總不能拿著他陸文濤的信用卡養吧,一骨碌就倒在床上,這一個上午可真倒楣,所以,她還是趕緊祈禱晚上一切順利吧,打了個電話給律師,說是已經安排妥當,讓她一切放心。

藍景伊這才舒了口氣,櫃子裏衣服翻了一個遍,最後選中了一件淡紫色的裙裝,再束一個馬尾,青Chun而亮麗,很適合騷動那樣的地方。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騷動,一想起那名字她的心就忍不住的騷動了起來,陸文濤今天不知為什麼,特別的好,後來居然很快就離開了,當然沒忘記要訓斥她不許出去胡作非為,其實她很想說是他不要出去胡作非為才是,她一直都很乖很乖的。

夜,悄然而來,藍景伊準備好了一切,手中的秘密武器已經拆開,網購說只要這東西一沾上男人的唇,只要被他香下去,那麼,這一夜他就會乖乖的任她擺佈。

迷暈了呀。

嗯,暈了就睡覺,她想幹嗎就幹嗎,被他黑去了二萬塊,今晚,她要摸一個够本回來。

打了車直奔騷動,霓虹閃爍中,藍景伊徐徐踏進了騷動酒吧,一眼掃過去,就在吧台前,她再一次看到了戴著超墨的小傾傾。

嗯,還是够帥,够勁,够——男人。

不對,他是男女通吃的,也够——女人吧,他是男人的受。

藍景伊朝他款款而去,“嗨,上次欠你的青藍紫,姐今天給你再露一手。”說著,她搶下了他手中的酒壺,手癢了,就算是行動前的準備活動吧。

刷刷的搖晃著,酒液在酒杯裏迅速的旋轉再旋轉,想不到她幾天沒碰這東西,這會兒動作依然這樣的俐落。

“嘭嘭嘭……”三個高腳杯迅速的擺放整齊,隨即,酒壺連著三次的傾倒,高腳杯裏便被注入了三種不同顏色的酒液,藍景伊深嗅了一口那酒的味道,無限陶醉的道:“嗯,還不錯,小傾傾,姐够帥氣吧,今晚你繼續歸我好了,哈哈哈。”盛著紫色酒液的酒杯被她舉起而遞到了江君越的面前,“敢不敢喝?”

江君越冷冷一笑,超墨下的黑眸淩厲的掃過藍景伊,她那手法,若是下藥,早就被他看出來了,接過,一仰而盡,“幹了。”隨即,手一揚一頓一松,手中杯子“哢”的落地,碎成了一片片濺得周遭才圍著他看的女人一片尖叫閃躲。

但是剛剛,不得不說小傾傾那動作實在是帥到了極致,太有個Xing了。

藍景伊眨了眨眼,也香了一口口水,不得不說這男人是有資本的,不過真可惜是個吃軟飯的,還是個男女通吃的吃軟飯的,這一想,一下子就沒了胃口,算了,今晚就只摸摸他看起來很有肉感很有男人味的皮膚好了,嗯,不錯,惹眼的古銅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