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9章人在做天在看

發佈時間: 2023-01-07 16:00:18
A+ A- 關燈 聽書

“丫頭,進去吧。”

是花匠,她抬首笑看著他,只是眸中的淚讓她的笑只剩下了淒然,“其實,他也喜歡這花,是不是?”

“藍小姐真聰明,難怪少爺那麼喜歡你,那是他的福氣。”

她的鼻子酸了,這花,不是因為哪一個人,而就是因為他自己才一直留在這裡的,就象是那輛露營車,他也喜歡招搖的開著,只為,喜歡罷了。

喜歡是沒道理的。

他喜歡薰衣草。

“阿伯,這一邊的園子裏都種上了這花一定更美。”薰衣草要大片大片的才美麗,一小片根本顯不出它的美好來,在法國的一年多,她已經深切的感悟到了。

“小姐真懂這花,只是少爺他……”

“放心,總有一天他會親自站到你面前告訴你,這一片地他都要種上薰衣草的。”她相信,他一定會醒過來,一定還會來侍弄他的這一片薰衣草的。

轉身去向別墅,人才到了門邊就有傭人迎了出來,親自為她打開了大門,目光掃進去時,江家的人該在的全都在場,似乎,只差了她和江君越還有沁沁壯壯了。

人很多,卻是出奇的安靜,所有的人都把目光落在了她的身上,尤其是鳳美娟,那雙眼睛是恨不得她立刻倒下吧。

藍景伊緊了緊手中的手拎包,款款走到眾人間,除了賀之玲的身旁已經沒有位置了,而那僅有的也是一個小小的位置,那是以前的每次家庭會議時江君越都會坐的位置,而他如今出事了,那個比特置自然也就沒有人去搶,彷彿坐在那裡會粘染上晦氣似的。

從容坐下,輕撩額前的碎發,藍景伊把背脊挺得筆直筆直,“爺爺,君越他來不了了。”

“我知道了,開過了家庭會議,我去醫院看他。”老爺子的聲音也沉也悶了起來,孫子昏迷不醒了,還是他最愛最器重的孫子,他能不心酸嗎。

“老爺子,我也要去看看君越。”三嬸立碼附和起老爺子。

“不必了,爺爺一個人代表就好了,去也進不去重症室,也只能站在外面遠遠看一眼君越罷了,我想爺爺去,那是因為爺爺是一個有福氣的人,健康長壽的人都有福氣,他去見了君越,說不定君越沾了爺爺的光很快就能醒過來了呢,呵呵,你們說是不是?”眸光自然而然的落在江君亮的臉上,他似乎很淡定,可是當她說過江君越很快就能醒過來時,江君亮的身形微微的一顫她還是捕捉到了。

做了壞事的人最心虛了吧,心虛,才容易露出馬腳。

“藍丫頭,原本,你和君越的婚事都訂下來了的,後來,不知道怎麼的,那臭小子突然間又說遇到了些事情取消了,這不,一直拖到現在,那小子居然……居然……”老爺子說不下去了,一張臉上說不出的悲淒,“君越呀……”

“爸,君越他不會有事的。”江涵予把目光落在藍景伊的身上,妻子從醫院回來就已經告訴了他,藍景伊已經知道穆錦山失踪的原因了,可是這丫頭從進來到現在隻字不提,他真的不懂這丫頭在想什麼了,可是,由著兒子對她的心他便知道她自然有她的好,不然,兒子不會放棄尹晴柔而選擇她的。

老爺子收起了悲淒,畢竟,他是一家之主,這個時候,所有的人都在看著他,“君越現在這樣,江氏便是群龍無首,大家都說說吧,看看推舉誰做臨時總裁,國不可一日無君,江氏不能再無主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老爺子說過,全家人都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半天也沒有人出言。

似乎,都在等對方出言。

江涵予道:“君亮和君劍都不錯。”

這話,說了等於沒說,開這樣的家庭會議,在開之前大家心裡都有譜了,江涵昌自然是挺兒子江君亮,江函銘自然是挺自己的兒子江君劍,其實,只要江涵予表明了他的立場,那麼,三家中有兩家通過,那個人選也就大致可以確定了。

三嬸的眸光微轉,自然而然的落在藍景伊的身上,江涵予不說話,可是老爺子因著兩個重孫子最得意藍景伊了,現在江君越出了事兒,大家自然不會把矛頭指向藍景伊,拉攏她還來不及呢,“景伊,你說說看。”三嬸微笑的目光很溫和,兒子和江君越藍景伊的關係一定好過江君亮,這個自信她還是有的。

鳳美娟急了,“弟妹,別急著讓別人表態,你先錶個態吧,你覺得是你家君劍適合還是我們家君亮適合呢?”

“這……”三嬸沒想到鳳美娟直接就挑明了,這樣她倒是不好說了,“還是老爺子定奪吧。”

“二兒,你說說你的意見。”老爺子沒理會兩個媳婦的明爭暗鬥,先問二兒子了。

這是走過場,大兒子錶了態,接下來自然就是二兒子的。

“君劍不錯。”江涵昌一笑,居然推薦起了江君劍,他這樣說,江涵銘自然也就不好意思推薦自己兒子了,“二哥,君亮比君劍有經驗,還是君亮更適合。”

繞來繞去,一切又回到了原點。

所有人的目光又都落在了藍景伊的身上,“藍丫頭,你說說看吧。”

江涵銘和江君亮一下子緊張了起來,鳳美娟更緊張,想到之前她對藍景伊做過的一切,若藍景伊知道了,這下子絕對不會選自己的兒子的。

藍景伊微抿了一下唇,這才輕聲道:“三叔說的對,論經驗,江君亮更勝一籌……”

“藍景伊……”賀之玲低吼了一聲,她一直沒說話,可是不代表她沒有立場,不代表她不知道兒子是怎麼出事的,除了老二家的還能有誰呢?

藍景伊輕輕抬頭,清亮的眸子對視著賀之玲,“我說錯了嗎?”

“你……你這個吃裡扒外的東西,我不同意,我就是不同意,君越會醒的,一定會醒的,說不定現在就醒了呢,我要打電話給他,只有君越是最合適的人選……”賀之玲歇斯底里的吼過,隨即拿出手機就開始撥起了號碼來。

江涵予眼看著妻子如此的行為,不由皺起了眉頭,目光掃過藍景伊,對藍景伊,其實他是很中意的,若不是穆錦山的失踪與賀之玲有關,他早就同意讓兒子娶藍景伊了,但是,對於她此刻出言他也是不解,“還有嗎?”

“江君亮對公司比較瞭解,眼下公司這麼亂,股票已經跌到了穀底,再猶豫,只怕江氏真的毀了,或者,二叔和三叔還有你都可以在後面幫他一把,我能說的,就是這些,若是沒事了,那我先走了,孩子們還等著我。”其實最重要的是醫院裏還有那一位,她要去陪著他,從此刻開始,她要守在他的身邊,陪著他一分一秒不分開。

大廳裏靜極了,只有藍景伊一個人走路的聲音,雖然很低,卻還是很惹耳,根本讓人無法忽略。

老爺子一直沒吭聲,手指點著沙發扶手,規律而自然,就在大家都把目光聚焦在他的身上時,忽而,他半眯的黑眸展開,一雙瞳仁深邃的掃過眾人,“嗯,就這麼辦吧,君亮,你也是我的孫子,希望你能挑起這個大樑,好好幹,別讓爺爺讓大家失望。”滿含深意的望了江君亮一眼,說完,便站起身來,手拄著拐仗朝大門走去,“藍丫頭等等我,我也去醫院看看君越那孩子,我去了,他會醒的,一定會的……”

老爺子喃喃著,身後的眾人也吵著要去,卻被江涵予給攔住了,“都別去了,去了也見不著人,大家都該幹嗎去就幹嗎去,散了吧。”他起身,先行離開。

兒子手術的時候他沒去醫院,可是他在自己的房間裡一直守護著兒子,兒子出事了,最自責的是他。

若是他沒有招惹穆錦山,若是賀之玲沒有對穆錦山動手,若是江君亮不知道這些事情也就不會威脅兒子了。

蔣瀚,已經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訴了他,如果江君亮沒有做那個財務總監,沒有把他做錯的事扣在兒子的身上,那麼兒子現在還是好端端的,還做著他的江氏總裁,做著兩個孩子的父親。

所以,其實算起來一切都是他的錯,是他錯惹了穆錦山。

藍景伊落寞的走出江家,蔣瀚的車就等在那裡,見她出來,立刻打開了車門,“怎麼樣?”

“嗯,就用了江君亮。”其實,真的說出來之後她的心也是忐忑的,她也不知道江君亮接下來會怎麼做,若是他依然謹慎,到時候一直露不出來馬腳誰又能把他怎麼樣呢?

不,她相信人在做天在看,老天爺是長眼睛的。

藍景伊正要上車,蔣瀚便道:“老爺子跟來了。”

“哦。”她回頭,果然,老爺子坐上了他的那輛老爺車,那算是一輛古董級別的舊車了,可是擦的很亮,想當年的那個年代那一定是當時的一輛豪車。

老爺子沖著蔣瀚揮揮手,示意他可以開走了,於是,一前一後,兩部車駛出了江家,駛向了醫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