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8章我與你同在

發佈時間: 2023-01-07 16:00:01
A+ A- 關燈 聽書

“家後,江氏不能一日無主,老爺子還不知道江總出事了,但是現在,已經瞞不下去了,之前我還哄著老爺子說江總要出來了,但是現在……”但是現在,蔣瀚說不下去了,江君越已經不可能在短時間內走進江氏坐陣了。

藍景伊微眨了一下長睫,“你建議是誰?”

“江君劍。”蔣瀚想也不想的說道,“至少,他與江總走得近些。”

“不。”卻不曾想,藍景伊立刻否决了。

“家後的意思是……”

“我建議江君亮。”那個頂級殺手的幕後指使人雖然還沒有查出來,可是,在她的認知裏,除了江君亮不可能再有其它人,只是,他們無憑無據,只能靠猜測的。

“嗯,我也同意提議江君亮。”病房的門被推開,成青揚一臉欣賞的表情大步走了進來,從出事到現在,他才出場,以至於讓藍景伊都覺得自己以前是不是不該那樣想他和江君越的關係呢,也許不是真的。

“你們……”

“就用江君亮,這樣他才會卸下心防,君越這個仇,我一定要報。”成青揚的聲音很低,可是那低低的聲音卻給人一種冷徹入骨的感覺,彷彿是一個字就是一把刀子一樣的在紮著人的心。

蔣瀚再度蹙眉,“可是這樣,萬一他坐穩了江氏的總裁之比特怎麼辦?”

“一定可以找到安則煥的女兒的,她沒死,一定沒有。”成青揚喃喃著。

也是這時,藍景伊才發現他手臂上隱隱透出的血迹,“你受傷了?”

“沒事兒,我是男人。”微一揚頭,成青揚掃向蔣瀚,“就按照藍景伊說的去做,現在,你們都去江家跟老爺子說明情况,這裡,我守著。”

成青揚的聲音還是低沉的,卻是那麼的有力,不知怎麼的,看見他,藍景伊居然不討厭,居然會有一種心安的感覺,似乎,只要有他在,那男人就一定不會有事兒,“蔣瀚,我們走吧。”她留下來也幫不了那個男人什麼,重症室她進不去,她現在,只能為他善後。

“越越呢?他怎麼樣了?”藍景伊才要拉開門,門卻已經被拉開了,尹晴柔瘋了一樣的沖了進來,“他怎麼樣了?怎麼樣了?”

藍景伊側身站到一側,由著她沖了進來,想起自己在看守所前暈倒後被送進江君越的囚室,這一刻,她真的對那個男人釋然了,“蔣瀚,我們走。”

於是,尹晴柔進去,她出來。

藍景伊雖然身體虛弱,卻走得極快,彷彿要離尹晴柔越遠越好似的,忽而,身後傳來一聲驚叫,“啊……啊……”

那驚叫聲吸引著藍景伊和蔣瀚一起回頭,只以為發生了什麼,兩個人一起再度的沖回病房裏。

裡面,成青揚靜靜的伫立在原處,清冷的目光落在正躺在地上打滾的女人身上,而尹晴柔正手捂著耳朵,歇斯底里的大叫著,“啊……啊……不要……不要呀……”她眼神驚恐的看著成青揚,彷彿他是毒蛇猛獸一般。

“快叫醫生和護士。”藍景伊催促著蔣瀚,不管怎麼樣,她不希望尹晴柔在這個時間點又惹出什麼事來,他們,已經無暇來管顧著她了。

“不要……不要……我不要醫生不要護士,我不要看到他,讓他走開……走開呀……”尹晴柔的眼神無比驚恐的還是看著成青揚。

成青揚卻是表情平靜的立在那裡,手裡不知何時已多了一根烟,“蔣瀚,把她帶出去交給李天炎,很快她就會沒事的。”

“不要,我不要去見李天炎,我要在這裡等越越,你……你出去……”尹晴柔發瘋一般的沖向成青揚,兩手朝他抓撓著卻被他一個閃身便避了開去,“瘋子,五年的瘋人院生活還沒有醫好你是不是?帶走。”

於是,兩個便衣走進來,不由分說的就帶走了尹晴柔,“啊……啊……我不要離開,是他要走……他走……”尹晴柔語無倫次的胡言亂語著。

“她真的瘋了?”

“精神病院裏住了五年。”成青揚悠然說過,點燃了烟走進陽臺,目光直落在遠方,若是可以,他永遠沒有那一夜,可是一切,就是發生了。

藍景伊猛然想起那一次在夜市上尹晴柔拿著一把小刀不住的戮那件衣服的畫面,甚至於戮著時還喊著她的名字,那時候她就覺得尹晴柔不對了,果然,她瘋了。

尹晴柔被帶走了,藍景伊回到了海邊的別墅,這裡,是最近才裝修好的,哪裡都是煥然一新,兩個小東西一看見媽媽回來了,興奮的朝著她奔過來,小短腿跑得飛快,很快就一人一個抱住了藍景伊的大腿,兩個小東西的身後,是小乖,“汪汪……汪汪……”它以另一種管道在與藍景伊打著招呼。

“伊伊,君越怎麼樣了?”

“媽,沒事。”她想洗個澡換套衣服,然後,做完了該做的事情就回去醫院陪他,只希望他能快一點的從重症監護室裏出來,她才可以與他時時相守。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鈴……鈴鈴……”電話的鈴聲響起,藍晴走過去接了起來,“你好……哦,找景伊是不是?好,我讓她來接電話。”藍晴把電話移離耳邊,“伊伊,找你的。”

“誰?”

“老爺子。”

藍景伊一彎腰就抱起了小沁沁,再是小壯壯,一個塞給了藍晴,一個抱在懷裡,這才接過了電話,“老爺子,你好。”

“君越那孩子呢?他到底在哪裡?你們是不是都騙我了?”

“爺爺,他睡著了。”

“睡著了?”

“不知道什麼時候醒過來,江氏,再派個人主持大局吧。”

“藍丫頭,你過來,你趕緊過來。”老爺子的聲音一下了急切了起來,顯然的,對於藍景伊很平靜的描述的那三個字‘睡著了’很敏感,也似乎是嗅到了什麼味道。

“一個小時後我會過去,老爺子再見。”掛斷了電話,藍景伊便親了一口懷裡的女兒,“乖,跟哥哥玩去,媽媽去洗澡。”

這個時候,她不想讓人看到落魄的自己,沖進浴室的時候,當溫熱的水澆灑在身上,她的眼淚終於抑制不住的流淌了下來。

或者,只有在水的掩護下,她才可以這樣無所顧忌的失聲痛哭。

不知道他會不會醒過來,其實,在江君越被推出手術室的那一刻,她就有一種天塌下來的感覺,可到底還是忍住了所有的悲傷,直到這一刻再也忍不住了,才終於爆發了。

閉上眼睛,睜開眼睛,都是那個男人。

老天,如果可以,她真希望那天晚上自己可以攔住他,想起他穿著拳服時的樣貌,帥氣逼`人,彷彿他就在自己的身前一樣,可是一睜開眼睛,又哪裡還有那個人在。

他在醫院裏。

他在重症監護室裏。

傾傾,我與你同在,我們一起走過這個難關。

擦了眼淚,擦了身體,換了衣服出去,蔣瀚已經等在大門外了,從藍景伊的臉上他什麼也看不出來,可他知道藍景伊一定很傷心,“江總不會有事的。”啟動了車子,他低聲說道,“以前,有一次他傷的更嚴重,比這次都嚴重,送到醫院裏的時候醫生都說他斷了氣了,可是電擊之後他居然又神奇般的活過來了,你放心,江總有九條命,別人想拿也拿不走他的命。”

“傾傾他以前也傷過?傷在哪裡?”他全身上下,她全都看過了,真沒見他哪裡有什麼致命的傷疤。

蔣瀚一指頭,“這兒……”

藍景伊不由得打了一個寒顫,她的確是從沒有扒過他的頭髮下麵看過,怪不得她從來也不知道,“那是怎麼回事?”

“老爺子給三個孫子出了一道題,誰拿下那道題誰就是江氏的總裁。”

“於是,他不要命的拿下了,也囙此傷了頭?”傻瓜,要是她,她絕對不要什麼江氏的勞什子總裁坐,那有什麼好,由著別人去坐,他享清閒的去拿分紅不是更舒服?她才不要拿命換來那一切。

可是男人和女人永遠都是不一樣的生物。

所追求的更不一樣。

“嗯,那次,他還救下了成青揚,所以,成哥才一直罩著他。”或許,是怕藍景伊誤會了成青揚,所以,蔣瀚才說出這一切的吧,這是連他自己也不清楚的。

“成哥喜歡傾傾是不是?”

“嗯,不過江總並不喜歡他,江總的Xing取向如何家後最清楚不過了。”

藍景伊臉紅了,這個蔣瀚,能不能不要這麼直接呢。

“這個時候,把江總交給成青揚更加安全。”

藍景伊懂了,蔣瀚是怕她會與成青揚無理取鬧,會象尹晴柔那般,輕咳了一聲,她低低的道:“只要對傾傾好的,我都會支持。”論打論拼,她一個弱女子怎敵得過這些男人呢。

只要他好,她什麼都願意做。

車子,抵達了江家的老宅。

一景一物都是她所熟悉的,院子的一角,薰衣草依然開得美麗,那淺紫的小花一朵又一朵,她輕輕走過去,摘過一支拿在手心裏,嗅著那花的芬芳,彷彿就嗅到了他身上的氣息,眼睛,一下子就潮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