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章她要堅強

發佈時間: 2023-01-07 15:59:17
A+ A- 關燈 聽書

江君越已經換好了拳服,穿著白色的他看起來更加的妖孽,比女人還美上三分,卻,也不失男人的味道,健步走到她面前,手指輕輕一挑她的下頜,看著她嬌羞無比的俏臉,忍不住的就輕輕落下了一吻,“乖乖等我,很快就回來。”說完,他移開了手,徐徐走到門前,手一拉門,“吱呀”一聲,門開了,人閃了出去,很快消失在了藍景伊的視野裏。

“傾傾……”她突然間很想問他他所說的‘很快就回來’是多久,可是,剛要出口才反應過來他已經出去了,人奔到鐵門前,悄悄的打開一條縫隙,外面是一間一間的囚室,應該都是如她這一間一樣的吧,幾步外站著荷槍的警詧,不知道那槍裏是不是有子彈,而江君越已經沒有踪迹了。

他走得真快。

可她不敢出去了,乖乖的呆在房間裏等他回來吧,這可不是普通的地方,想進來就進來,想出去就出去,那沒可能的。

呆呆的坐回到的餐桌前,飯菜依然很豐盛,可是少了他,她卻再也吃不下了。

索Xing放下了筷子躺到了他的床上,就等他回來。

這房間真的很簡陋,好在有書,讓她可以消磨時間,可那一些書沒一本她喜歡看的,幾乎全都是軍事和新聞類的書,隨便的拿一本翻著,男人和女人的愛好真真是區別太大了,不過,他這樣才是個男人。

看一會兒,就看一下時間,可才過了十幾分鐘,他沒可能那樣快的回來的。

於是,她繼續看書,一邊看書一邊看時間,時間,就在煎熬中慢香香的走過了兩個多小時。

漸漸的,藍景伊有些沉不住氣了,打拳要這樣久嗎?

記得上次在拳館江君越和成青揚也沒打這麼久吧。

她想問問別人,可是,這裡的人她又哪裡敢問呢?

甚至於不敢走出這道門。

夜,越來越深了。

江君越還沒有回來。

手中的書不知道換了幾本了,卻沒有一本能入得了她的眼,索Xing放下,嬌小的身體蜷縮在床角,心忽而就有些慌亂起來。

她拿出手機,撥給了蔣瀚,蔣瀚跟這裡面的人都應該有聯系的吧,他甚至還打過電話給江君越,她就跟他要江君越的號碼,也許是現在才輪到那男人上場打拳呢,又或者他打完了看別人打看得爽,一時之間就忘記了回來了呢。

一切,皆有可能的。

藍景伊不住的安慰自己要想開,不要胡思亂想。

號碼撥出去了。

占線。

過一會兒再打,還是占線。

彷彿,怎麼打都是占線一樣。

蔣瀚在幹什麼?

不會是與小女生煲電話粥吧?

可憐她在這裡一遍一遍的打過去。

這個時候,她也不好打給媽媽,太晚了,媽媽接到了還以為出了什麼大事了呢。

打著打著,藍景伊不敢打了,因為,手機已經沒有多少電了,再打,只怕很快就要沒電了。

於是,她只好給蔣瀚發了一條簡訊,希望他馬上放下電話粥回給自己。

手機的荧幕很快黑了。

她不敢碰,若是沒電,那更加糟糕,那就要她一個人在這裡等著,突然間,藍景伊覺得恐慌了。

時間,真的很晚了。

已經四個多小時過去了。

藍景伊在小小的囚室裏走來走去,一如熱鍋上的螞蟻。

終於,她再也耐不住了,那個蔣瀚,若是她出去,她一定要好好的教訓他一回,真的害慘她了。

想了又想,還是再回撥了一次電話給他。

占線,永遠的占線。

“嘀”,她的手機沒電了。

藍景伊欲哭無淚。

悄悄的推開門,門外卻不似之前那樣的安靜,不遠處的走廊入口有人正往這邊走來,大概七八個人左右。

“水哥,你說姓江的會不會死?”

“那一槍打在心臟上,你說會不會死?”

“今晚上真他`***驚險,那人應該是早就瞄上他了。”

“誰知道呢,不過,若是他真死了,最近一段時間一定風聲緊,咱們也不用去看那樣的拳賽了,呆在這裡面還真真是無聊死了。”

你一言,我一語。

藍景伊聽得雲裡霧裡,可是,那個最先說話的人說起的‘姓江的’,就是讓藍景伊心驚膽戰,眼看著那些人一一的都回了自己的囚室,藍景伊推開了房門走了出去,“警詧先生,能不能問你一下,這間囚室的江君越什麼時候能回來?”

“進屋裏去等著,別多話。”警詧瞟了她一眼,顯然,她被送進來也是知情的。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哦。”藍景伊不好多說了,這警詧一直在這值班站崗,應該是跟她一樣不知道這看守所的拳館裡出什麼事了吧。

自己進來本身已經違反規定了,她真的不能再給人添麻煩了,只好乖乖的回去囚室裏。

卻,又怎麼能夠呆住呢。

她覺得自己要瘋了。

來來回回的在小小的斗室裏走來走去。

頭又有些暈了,彷彿白天在外面等江君越時的感覺。

她不知道自己要怎麼辦了,困獸一樣的等在那裡,卻根本等不到他的回來。

不能再走了,不然,她真的要暈倒了。

靠在門板上聽著外面的動靜,心慌的不行,從沒有一刻她是這樣的想聽到他的聲音看到他的人。

那種感覺是那樣的强烈。

門外,終於有了腳步聲,那是她等了許久許久的,等了彷彿有幾個世紀那般的漫長,“傾傾……”她倏打開了門,只想看到他。

“藍小姐,請跟我們出去,這裡,不是你久呆的地方。”一個警詧朝她走過來,說道。

“江君越呢?”

“他有事,暫時回不來了。”警詧面色平靜卻是聲音低沉的說過。

“他出事了是不是?他被人打了一槍是不是?那一槍正好打在心臟上是不是?”一口氣問出來,只覺得呼吸都有些困難了,眸光也是灼灼的落在對面警詧的身上,不管警詧說不說,她都要從他的表情上捕捉到答案。

“行了,帶她出去。”警詧似乎有些不耐煩,轉身沖著兩個女警吩咐道。

兩個女警不容分說的走過來,“藍小姐,請隨我們出去。”語氣中,倒是還算恭敬。

“不,我要見江君越,我一定要見江君越,你們讓我見見他。”藍景伊徹底的慌了,她知道,真的出事了。

“藍小姐,請配合一下我們的工作,你進來,已經是違反規定了,出了事,一會兒一定會搜查整個看守所的,難不成,你想連累所有人嗎?”

“可是他……”

眼前,突然間有什麼一晃,隨即,藍景伊只覺頭上一痛,整個人便暈暈的倒了下去,直到閉上眼睛的那一刻,她還是那麼的無助,她終於可以確定,江君越真的出事了。

那一夜,就象是一場惡夢,可是醒來,惡夢卻成了真。

藍景伊躺在醫院裏的病床上,一室的白,房間裏很安靜,是VIP病房,她疲憊的掃過周遭,“傾傾……”下意識的去喚那個男人的名字,她想他,她擔心他。

“藍小姐,你醒了呀,太好了,你媽媽擔心極了,她說等你醒了就讓你趕緊回家呢,你兩個孩子也想你了。”護士迎上來,欣喜的看著已經醒過來的藍景伊。

“傾傾呢?”她問,絲毫也不理會護士剛剛才說過的話。

“誰是傾傾?”護士迷惑的問她。

藍景伊這才反應過來自己又錯了,傾傾是她對江君越的呢稱,是她的專屬,別人怎麼知道呢,“就是江君越,江氏的總裁江君越。”

“不知道,沒聽說過這個病人。”護士沉銀了一下回道。

“我要去找他,他一定在這裡。”藍景伊坐了起來,隨手一拔手背上的輸液針頭,然後跳下了病床,光著腳丫就跑了出去。

“藍小姐……藍小姐……”護士急忙追出去,可是藍景伊瘋了一樣的奔跑速度讓她居然沒辦法一下子追上去。

“小姐……”好在,藍景伊才一跑出去幾步,就被迎面趕來的兩個便衣給攔住了,“小姐,請回病房,蔣先生說你現在或者留在病房或者回家,你自己選擇。”

“不,我要去找傾傾,我要去找他。”

四條鐵一樣的手臂,卻不由分說的就架起了藍景伊,任憑她怎樣掙扎也掙不開,於是,不過是眨眼間,藍景伊又被帶回了病房。

“蔣瀚呢?我要見他。”她吼,眼眸裏泛起一片紅意,腦子裏全都是在看守所時聽到的和發生的一切,她是被人打暈過去的,她知道。

“蔣先生說你醒了就通知他,我們這就通知,應該很快就到。”

“好,那我等他,讓他馬上過來。”藍景伊知道拗不過這些人,只好等蔣瀚來了,蔣瀚一定會告訴她一切的,沒有誰比她更知道江君越對蔣瀚的信任了,江君越把什麼都交給蔣瀚去做就可見一斑。

她安靜了,她現在需要思考,若是江君越真出事了,這後續的所有,她必須要面對,這一刻,她要冷靜,除了冷靜還是冷靜,她還有兩個孩子,為了他們,她也要堅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