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章就是嘴硬

發佈時間: 2023-01-07 15:58:58
A+ A- 關燈 聽書

“笨蛋,不舒服就回家,死撐著不走,結果暈倒了,藍景伊,天下有沒有比你還笨的女人了?”恨恨的再點她的小鼻尖,她居然還一臉無辜狀,讓他很無言。

“有。”

“有你個頭,去吃飯。”原本是想要狠狠的罵她一頓的,可是她一醒過來,肚子一叫,他原本那些準備好了的要訓她的話,卻一句也沒了,全都跑到爪窪國去了。

“江君越,你確定這是在看守所?”藍景伊走到桌子前的時候,一看到那滿桌子的豐盛的菜色就不相信了,甚至於,桌子上還有酒,兩隻漂亮的高腳杯擺在那裡,看著就覺眼熟,“這是哪裡來的?”

“咱家裡的那兩隻,你以前很喜歡的。”

再看盛著菜的盤子,也都是她從前很喜歡的那款花色,“江君越,你回答我的話呀,我們真的在看守所?”

“嗯。”

“那我怎麼進來的?”她不相信,電視上演的可不是這樣的,外面的人要見裡面的人,只能在會見室,而且,中間還要隔著一張長長的桌子,裡面的人還要帶著手銬脚銬什麼的,可他現在,一身清爽,沒戴手銬也沒有脚銬,哪裡像是在看守所裏的樣子,倒像是在家裡一樣自在。

“被人抬進來的,猪。”

“你才猪呢,我一昏倒這裡的人就把我抬你這了?”她才不信呢,她之前敲了那麼久的大門人家都不理她,若不是江君越,她能進來才怪。

“嗯。”

“你騙我。”藍景伊嘟起了小嘴,“為什麼你一早見她不見我?我也不是要纏著你,也沒有要跟你結婚,我只是想要進來看看你,江君越,你混蛋。”越說越是委屈,飯也不想吃了,眼淚一雙一雙的往下掉,她心酸了。

“傻瓜,這裡也不是什麼好地方,你進來幹嗎?”

“那你說清楚,為什麼讓她進來?”那個她,自然指得是尹晴柔,他別想跟她裝傻,她看得一清二楚,尹晴柔來了,尹晴柔又走了。

床上了男人站了起來,下了床走到她身後,一彎身就環住了她的脖頸,身體彎成了一個半圓,一張臉倒著與她的相對,“吃醋了?”

“你才吃醋了呢。”拿過酒,往他臉上一揚,“你壞蛋。”可是兩個人的臉離得太近,他的濕了她的也濕了,濃濃的酒味漾在兩個人的周遭,再配合著兩個人的氣息,小小空間裏的氣氛一下子就璦昧了起來。

他還彎著身體,就那個怪異的姿勢從她的身後把吻落在了她的臉上,舔著她臉頰上的酒,醇香醇香的,“七八的紅酒,丫頭,可不能浪費了。”

“撲哧”,藍景伊笑開,小臉上全都是燦爛的笑容,她真的被他給逗笑了,“你壞。”

“怎麼辦,我又不想放手你了。”他坦言,她來了,他禁不住的又想要她。

“凉拌。”小手伸手就去推他,“起開了,我餓了。”

“酒還在呢,說好不浪費的,再一點點就好了。”他彷彿在工作似的很認真的舔過她的小臉,真的把她臉上的酒全都舔過了一遍,好了,再把他的臉凑到她的唇間,“嗯,我的,這酒一瓶要幾萬塊呢,少NaiNai,你浪費了會遭報應的。”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報應就報應,誰讓你那麼壞了。”

“呃,那我幫你。”臉頰貼上了她的唇,不住的輕蹭著,那磨人的感覺慢慢帶起她身體裏的躁熱,她真的受不了他這樣的行為還有他的姿勢,他的臉是沖下的,“好好吻不行嗎?哪有這樣的。”她小聲嘟囔著。

“行。”男Xing的身體驟然一起,隨即拉起了藍景伊,然後,大刺刺的就坐在了餐椅上,就一把椅子,她坐了他就沒地方坐,所以,乾脆他坐下去,再一抱藍景伊坐在他的大腿上,她想掙扎,奈何沒用,比力氣,她永遠都是輸的那一方。

他細心的分開她的腿搭在他的腿側,藍景伊就象是個孩子般的坐在他的大腿上了,“來,一起吃飯,我也餓了。”夾了飯送到她口中,再是一口菜。

“我自己吃。”

“可我也要吃。”喂她吃過了,他也吃了起來,動作自然而流暢,一點也沒有因為她才用過而有絲絲的遲疑。

“怎麼就一雙筷子?”藍景伊彆扭,也是這時候才發現桌子上只有一雙筷子。

“送飯的人沒料到我房間裏會多一個人吧,怎麼,難不成你想召告天下?”揶揄了一句,他又給她夾了飯菜入口,“乖乖吃。”

“哪來的菜?外面送來的?”看守所裏的伙食要是這樣好,打死她也不信。

據說,還有窩窩頭呢。

不過現在的窩窩頭比大米飯都貴,玉米麵貴著呢,真的是此一時彼一時,“傾傾,我想吃窩窩頭。”

“明早才有,怎麼,不想走了?”他笑,再夾了一口菜喂她。

彆扭,可她真的沒辦法,她餓了,他也餓了,一人吃一口才公平,“才不是呢,吃了飯我就走,回去讓阿姨蒸給我吃。”

“行,那現在不用吃了,留著肚子回去吃吧。”江君越自顧自的吃起來,不管她了。

肚子裏的餓還沒消去呢,吃了這幾口反倒是攪起了她肚子裏的饞蟲,讓她越加的餓了,“給我。”搶過他的筷子吃起來,“明天後天大後天我再要阿姨給我做窩窩頭。”

“饞猫,居然饞那一口。”江君越很無言,這裡的人最討厭的就是窩窩頭了。

“越哥,頭問你今晚上還有沒有空?”

“忙著呢。”握著她的手就著她的筷子吃了一口飯菜,其實他也不餓,可就是喜歡與她這樣搶,這樣吃著有趣,幾天了,一直一個人,他快煩死了。

“頭說你要是把今天這個人打敗了,你女人想呆多久就多久。”

“行,十分鐘後過去。”

“傾傾,要去幹嗎?打人嗎?”藍景伊忽而想起在成青揚的拳館裡江君越跟成青揚打架的場面,有些擔心了。

“嗯,是我打人,不是人打我,不必擔心,乖乖吃飯,我一會兒就回來。”他說著,起身就要離開。

“傾傾,帶上我。”藍景伊捉住了他的大手不鬆開了,她擔心他,她也想去,去看看這看守所裏怎麼打拳,那一定很嚇人。

“乖,留在這裡把飯吃完,那是男人的遊戲,不適合女人。”江君越輕笑,看守所裏的人閑得無聊,看守犯人的人也無聊,於是,便想出了這麼一個打拳的遊戲,其實,雖說Xing質是娛樂的,但本質上卻是殘暴的,進了這裡的人大多數都是玩命之徒,跟這裏的人打拳一個不小心就是鼻青臉腫,那還是輕的,重則是沒了半條命。

可是這樣的地方,玩得就是心跳。

他不怕那樣血腥的場面,他也習慣了那樣的場面,但是他不許自己的女人也看到那樣的場面。

“我想去。”手扯著他的袖口,藍景伊哀求著,她好奇,另外,最重要的是她不放心他。

“不行,你又不是這裡的人,你去了,不是讓我以後難做人嗎,被人發現你是外面的人,那就糟糕了。”

藍景伊想想他說的也是,便只好點了點頭,“好吧,那我不去了,可是你要答應我,不許受傷,也不許不要命的跟人打拳,聽到沒有?”

“呵,我還從來沒輸過呢,別對自己的男人這麼沒自信。”他一捏她的小鼻尖,“吃飯。”

藍景伊轉頭就把小臉埋在他的胸口上,傾聽著他强而有力的心跳,這一刻是那樣的滿足,若不是因為爸爸的事,他們一定在一起了。

手絞著他的衣角,怎麼也不肯鬆開,在外面等他的時候太煎熬了,以至於終於見到了他,她真的不想他離開,一分一秒都不想。

“乖,吃飯吧,我得出去了,不然,一會兒又來叫我了,呵呵,你男人我魅力大著呢。”

“臭美。”她嬌嗔一語,這才從他懷裡移開,跳下他的大腿,江君越起身便走到床前,一掀被子,從下麵拿出一套白色拳服來,很自然的就開始換起了衣服。

“啊……”藍景伊沒想到他居然連一點提示都沒有的就換起了衣服,急忙別過臉去,垂著頭,小臉上滿是紅暈,“江君越,你硫氓。”江君越**服的速度太快了,她剛才一抬頭看見他的時候,他渾身上下已經只剩了一條子彈內褲,强碩勁健的身體讓她香咽了一口口水,他那身材,只看著,都好看。

江君越手拎著拳服的褲子一轉身,一邊穿著一邊掃向藍景伊,她那樣子,讓他不由得笑開,“又不是沒見過,脫得再光也看見過的是不是?居然還會害羞,伊伊,看來你得再多生一個孩子了。”

“你色狼。”藍景伊頭垂得更低了,她不敢看他,可是心卻是甜甜的,他這樣說,那就是心裡還有她,不知怎麼的,即便他沒有跟她說清楚尹晴柔的事兒她也依然相信他,彷彿兩個人之間心有靈犀一般,她就是相信他。

她一昏倒他就把她弄進了這裡來,那說明什麼?

其實她在外面等他的時候,他也一直在關心她。

臭男人,就是嘴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