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4章看守所

發佈時間: 2023-01-07 15:58:40
A+ A- 關燈 聽書

“媽,求求你,讓我在這裡陪陪他,哪怕他不見我,可是讓我能在這裡陪陪他也好,媽,到了天黑,他若還是不見我,我會回家。”悠悠的說過,藍景伊的心一片黯然,他見尹晴柔卻不見她,再是鐵鑄的心也要傷了的,可是,那個男人她一向都是堪不透。

藍晴無言了。

藍景伊是她女兒,再是鐵打的心腸也不忍了,况且,女兒也沒有做錯什麼,她只是太癡心了。

可她又何嘗不是呢。

“好吧,媽不强求你回去,可你要答應媽先把這飯吃了,不然,你就跟媽回去,媽可不想你人還沒見到就昏倒在這裡。”

“好,我吃。”一口口的吃著,卻如同嚼蠟,終於吃完了,藍晴這才長舒了一口氣,“伊伊,答應媽媽等天黑了就回家。”

“嗯,我答應的,天黑我一定會回家。”

歎息了一聲又一聲,藍景伊對這個女兒是一點辦法也沒有,她要回去了,家裡還有兩個小的,由著大的折騰吧,兩個小的可是離不開人,一直交給保姆她不放心,那兩孩子一時看不到都捨不得,總是怕會再出現在法國的事兒,若是一個不小心被人偷走了要怎麼辦呢,一想起那些找不到小壯壯的日子,藍晴的心便揪了起來。

“家後怎麼說?”等在車裏的蔣瀚一見藍晴上車就急忙問道,江君越在那邊等消息呢。

“她說到天黑若是君越還不見她,她就回家。”

蔣瀚皺了皺眉,拿出手機發了條簡訊給江君越,那頭,許久也沒有回應,只怕,江君越也是拿藍景伊沒轍了吧。

從不知道藍景伊執拗起來會是這麼的偏執,誰的話也不聽。

現在,只有江君越自己出面了,可是看那人的意思,似乎根本沒有要出面的意思。

藍景伊依然還坐在看守所的外面。

三月了,T市的天氣晴朗一片,陽光灼熱的灑在大地上,一夜未睡的藍景伊只覺得頭重腳輕的,好象眼前的一切都在晃,她很難受。

過午了,午後的陽光更加的毒辣,算一算,她已經在這裡坐了近十個小時了,可是那男人,還是不見她。

她坐不住了,她想要站起來走一走,手拄著一旁的馬路牙子,石頭也被太陽曬的滾燙,搖搖晃晃的站起來,可是眼裡的一切也開始搖搖晃晃了,什麼也看不清楚,天,怎麼晃得那麼的厲害……

她在晃,萬物也都在晃。

她想要停下來,卻怎麼也停不下來了,“嘭”,一聲悶響,藍景伊倒在了馬路邊上。

“***!”一聲低咒,江君越放下了手裡的望遠鏡,這東西是成青揚讓人送進來的,他看了她一整天了,剛剛她站起來的時候他還以為她終於知難而退的要走了,卻不曾想,這一站她直接暈倒了,“快救人,救人。”一瞬間,他的眼睛急紅了。

看守所裏的警詧沖了出來,女警掐著藍景伊的人中,她似乎是緩過了一口氣來,卻還是不睜開眼睛,“先抱進去吧,找張床讓她平躺著,也許休息一下很快就能醒過來了。”

於是,藍景伊被抬進了看守所,她靜靜的躺在擔架上,此時的她什麼也不知道了。

只想睡覺,一直一直的睡下去,睡著了,那個男人是不是就肯見她了?

“江先生,你看她……”

“放我的床上去。”擔架抬到了江君越的床前,他一傾身就抱起了擔架上的女人,幾天不見,她瘦了很多,放她在床上,依然還在沉睡著,“她有問題嗎?”

“生命體征全都正常,各項檢查也都正常,可是,人就是不醒。”

“哦,我知道了,先讓她睡吧。”她昨晚一個晚上沒睡,又被太陽給爆曬了那麼久,許是困了。

警詧這才要退出去,那男人卻忽而說道,“大門兩側的馬路上栽些樹吧,我讓人來辦這事兒。”若是有樹擋著陽光,藍景伊也不至於暈倒,他心疼了。

外面的天色還大亮著,可是看守所裏,女人卻睡得沉沉的。

彷彿,她知道她現在很安全似的,就連那睡容也是特別的安祥。

“傻瓜……”指腹落在她的小臉上,輕撫過她吹彈可破的肌膚,被太陽曬過,現在還泛著潮紅,怎麼就這麼傻呢,他不見她她回去就是了,居然還傻傻的坐在那裡傻等,一等就是十幾個小時。

彷彿是聽到了他的低喃似的,藍景伊的唇角忽而彎起一抹微笑來,小手也抬起落在了他的手上,“傾傾……”她柔柔一喚,翻個身,繼續睡過去了。

無奈的一笑,“猪。”真想抱她入懷,可是,他還可以嗎?他給不起她任何了。

他還在查找穆錦山的下落,除非他落了海沒有死他和她才有希望。

可是那麼深的海……

而且,自己現在根本是連自保都難。

若是讓他找到安則煥,他會把那人碎屍萬段。

安則煥害死他了。

“越哥,給你。”一個字條從門縫裏塞進來,門外的聲音他記得,是成青揚派在這裡的人的聲音,已經聯系過他幾次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拾起紙條,目光掃過上面的一行字,忍不住的就爆了Chu口,“狗娘養的……”他是真沒想到江君亮會這樣狠,綁了人家十六歲的女兒拍了各種不雅照,還揚言要放出去,安則煥能不被他牽著鼻子走嗎?

天下做父母的,都是寧願自己下地獄也不願意自己的兒女下地獄的,他也是一個父親,他懂。

這一刻,他甚至不知道要不要怪安則煥了。

“把人救下來,照片和視頻毀了。”

“成哥已經派人在做了,越哥放心吧。”

江君越閉上眼睛,想不到自己到底還是要成青揚幫忙才能出去,想要一輩子不理會他的,可還是理了。

他說,他這輩子都是他的一條狗,一輩子心甘情願的為他所用。

可有時候,他卻真的恨不得殺了成青揚那個壞種。

女人還在睡,睡在他的床上,他的心情卻已經大好,他可以大大方方的出去了。

江君亮,他會後悔的。

這世上的事兒從來都是出來混總要還的,是該江君亮還他的時候了。

這個節骨眼上,他一定要挺住。

最多不過兩天,就全都解决了。

若是沒有拿到可靠的消息,成青揚不會亂說的。

天黑了。

女人還在睡。

也是,這個點本來就是睡覺的時間。

江君越卻是怎麼也睡不著,單人床,他若是擠上去,她就不能舒服的睡了,瞧著她伸展著四肢舒服的睡姿真的很讓人羡慕,這樣陌生的地方,她也居然可以睡得那麼的沉。

拿本書看著,卻又哪裡能够看得進去,轉頭又是看她,他覺得自己瘋了,與她一樣的瘋。

女人雖傻,卻沒傻到拿她自己去換他的自由,心疼的落下了吻,原本只是想要輕輕吻一下她的,卻不曾想,他凉薄的唇一沾她的臉頰,便一發而不可收,吻了又吻,直到,舌尖侵入到藍景伊的口中的時候,江君越才驚覺不對。

可是,脖子上已經多了一雙小手,此時正緊緊的環著他,“傾傾,是你嗎?”

藍景伊輕閉著眼眸,她不敢睜開,她怕自己一睜開了眼睛,這樣美好的一刻就沒有了。

是他,一定是他,只有他才會帶給她如此纏綿的吻。

小手緊環他的脖頸,藍景伊有些貪婪的深嗅著那獨屬於江君越的氣息,她愛他,從來也沒有變過。

小舌尖糾纏上了夢裏的那一個,纏繞在一起,再也不想分開。

江君越再也收不住了,所有,都只是她無意識的一種本能的生理反應,可是那聲傾傾卻是讓他感動的,即便是在這樣迷糊的狀態下,她的心底裏腦子裏也全都是他。

小小的牢房裏,藍景伊繼續的沉醉在夢裡,“傾傾,別走好嗎?”柔柔的喚,她只想把這夢抓在手心裏,抓得牢牢的,永遠都不要散去,永遠都不要醒來。

“傻瓜。”他輕輕一捏她的小鼻尖,也觸到了她鼻尖上一顆顆的晶瑩的汗珠,一一的舔入自己的口中,帶著微微的鹹微微的澀,還帶著那獨屬於她的味道,讓他迷醉。

於是,狠狠的一口咬在了她的鼻尖上,藍景伊一吃疼,這才星眸半眯,眯起的一條線裏,半明半暗間一張俊顏展現在視野裏,“傾傾……”她抬手撫上他的臉,“是你嗎?”

“嗯,是我。”壞丫頭,還在作夢呢。

“我這是在哪裡?我不是在作夢?”陌生的所有,這小小的空間她不知道是哪裡。

“在看守所,你沒在做夢,醒醒。”他輕拍她的臉,藍景伊這才清醒了,一激欞的坐起來,也推開了江君越,果然,小小的空間裏只有一張床一張桌子,桌子上擺著飯菜,此時還飄著香,“咕咕……”一看到那飯菜,她餓了。

“餓了?”那聲肚子叫讓江君越笑開,“去吃吧。”

“我真的在看守所?”看這裡的樣子,似乎真的是看守所。

“是。”

“我怎麼進來的?發生什麼事了?”她好象是要站起來,然後,站著站著就覺得四周的一切都在搖晃,後面的,她就什麼也記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