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3章這麼死心眼呢

發佈時間: 2023-01-07 15:58:20
A+ A- 關燈 聽書

拿出手機,好幾個未打開的簡訊,剛剛一路走來她居然沒有聽到簡訊提示音。

“伊伊,你在哪兒?怎麼還不回家?”

“伊伊,快回簡訊。”

“伊伊……”

全都是媽媽,媽媽擔心她了。

回了個簡訊給媽媽,“我很好,辦好了事情就回去,你和沁沁壯壯安心吃飯安心睡覺,不用惦記我。”

發好了就呆呆的坐著,她覺得自己瘋了,這裡的人明明不許她見江君越的,她卻還是要等在這裡。

天,終於亮了,周遭的燈次第的滅了,景物越來越清晰,馬路上的人也開始漸漸多了起來,掃馬路的,晨練的,清晨的時光永遠都是這樣的美好,可她的心卻是一直烦乱著,很難過。

蔣瀚一夜未睡,他沒辦法睡了。

手機,又響了,“她回去了嗎?”江君越的手機打過來,不知道是第幾次問她藍景伊回去了沒有。

“還沒,還在大門口一邊的馬路牙子上坐著呢。”

“讓她回去。”

“我去怎麼說?難不成說我跟踪了她?”蔣瀚真的要無言了,他江君越可以對藍景伊做任何,可是他哪裡敢呢,半點也不敢。

“叫晴姨來,在看守所門外坐著多不雅,被人發現了又是爆炸Xing的新聞,還嫌我現在不够亂嗎?蔣瀚,你怎麼幹活的?”

“江總……”

“姓安的有沒有消息?”

“還沒有,不過,陸文濤他說他知道,還說要……要……”

聽著蔣瀚結結巴巴的聲音,江君越急了,“既然他知道,就給我問出來。”

“可是他說,他要藍景伊做他的女人,否則,他不會說。”

電話那端沉默了,江君越許久也沒說話,“江總,你看……”

“那算了,再另想辦法,去把她勸回去,掛了。”江君越又烦乱了,明明是自己最相信的人,結果,越是最信的人越是害自己,如今,種咱證物都顯示是他做的,可他真的是清白的,自己有沒有做過自己知道,這個時候,他真的很後悔當初沒有把安經理找他時的談話內容錄下來,那些就可以證明不是他做的了。

不過,不管怎麼樣他也不能靠著女人出賣自己的肉`體出去,幸好藍景伊沒同意,否則他若出去了,第一個剝的就是她的皮。

窩裏反,他最恨的就是這個,卻不曾想,自己還是躺槍了。

藍景伊還在看守所的大門一邊坐著。

馬路上的人越來越多,每個人的脚步都是匆匆的,這個時間點正是上班的時候,她卻坐在這裡看著行人發呆。

看守所的小角門被打開了,不住的有人進進出出,看守的警詧也要換班的,日班夜班,很辛苦的。

看著又有人進去,藍景伊忍不住的站起來沖了過去,“警詧先生,我想見江君越,麻煩你讓我見見他好嗎,只要一分鐘就好。”只要讓她看他一眼就好。

“沒有上面的指令,誰也不能見。”

果然,就如蔣瀚所說的,人家不准見。

她癡癡的看著裡面,彷彿這樣就能捕捉到那個男人似的,又或者,他可以看見她。

“江君越……”她大喊,這時候他一定醒了,若是他能聽到自己的聲音就一定會趴在窗戶上看她的。

遠遠的相看,也比見不到要好。

“江君越……江君越……江君越……”兩手比成了喇叭狀,她喊了一嗓又一嗓。

新換的門衛火了,“這位小姐,你再喊,把你也抓進來進看守所。”

她卻是真想進去,是不是進去了就可以見到江君越了,“我要見江君越。”她執拗,見不到人就是不肯離開。

“開門。”清脆的女聲響在身後,引得藍景伊回頭,大門前一輛豪車停在那裡,車窗裏探出頭來的不是尹晴柔又是誰,囂張的瞟了藍景伊一眼,“他是不會見你的,你別做夢了。”

大門徐徐而開,豪車刷的開了進去,然後就開始闔上了。

“等等……”她也要進去,憑什麼尹晴柔可以進她不可以進呢?

“攔住她,不許她進來。”尹晴柔一嗓子,便真的有警詧沖過來攔住了藍景伊,讓她根本沖不進去,“放開我……放開我……”她喊得嗓子都啞了,奈何大門已經關上,轉眼,她又被攔在了門外,倒是尹晴柔搖晃著身體大搖大擺的走了進去。

難道是那個男人要見尹晴柔而不見她?

似乎,只有這個可能,不然,不可能讓尹晴柔進去不讓她進去的。

他不想見她嗎?

她不信,死都不信。

人就站在大門口,她在等機會,也許會有機會讓她進去的。

尹晴柔叼了一根女烟,一口接一口的吸著,跟江君越見個面真不容易,若不是她千求萬求他說什麼也不肯見她。

江氏都那樣了,他還要什麼鬼驕傲嗎?

身後,傳來了低低的腳步聲,江君越走進了會見室,她猛的一回頭,還好還好,面前的男人雖然落魄了,可他的神情依然如記憶裏的一樣,沒做任何的改變。

“越越,他們有沒有為難你?”

“沒有。”沒人敢為難他,除非是不要命了,這個自信他還是有的。

“越越,每頓都能吃飽吧。”

“能。”吃得很好,雞鴨魚肉,他想吃什麼就吃什麼,只要點了,都會送進他的牢房,有時候想,就在裡面呆著也不錯,有吃有喝的,只是,會讓很多人擔心,爺爺的心臟病犯了,江家又是一團亂了。

“越越,我出錢幫你擺平吧,只要你還了那些錢,就沒事了。”

“不用。”錢又不是他用了他花了,若是去還,還不作實了那些傳言那些子虛烏有,他寧願從江氏淨身出戶,也不要去擔那個罪名,沒做的便是沒做。

“江氏的股票跌到穀底了,再沒有資金補救,只怕……”

“那是我們江家的事情,與你無關。”江君亮,江氏的股票跌到底的時候,江君亮也會沉不住氣的,狐狸的尾巴一定會露出來的,他不急。

“越越,李總答應我借給你幾個億,我想,可以緩解一下。”

“他為什麼要幫我?”眸光冷冽的掃向尹晴柔,那目光讓尹晴柔倏的打了一個寒顫,“是,是我求他的,而且,江氏的口碑一向都好,他現在在最低價買入,將來一定會穩賺的,是不是?”

“我不需要。”說完這三個字,江君越起身就要離開。

“越越……”飛奔過去,尹晴柔從他的身後緊緊抱住了他的腰,嗅著他身上淡淡烟草混合著男人氣息的味道,她癡迷的趴在他的背上,“越越,讓我幫你。”

“走開。”身體一抖,直接就抖開了趴在他背上的女人,“尹晴柔,我說過了,我們已經結束了。”

一聲尹晴柔,再也不是她喜歡的柔柔,他的心是真的變了,“越越,你好狠的心。”

長腿朝前邁去,跨過門檻時身後傳來尹晴柔低低的抽泣聲,可是,他卻沒有做任何的停留,他江君越從來不靠女人。

尹晴柔癡癡的望著那個男人的背影,他明明和藍景伊分開了,卻還是不肯接受她。

還記得他跟她說要分開的那一晚,她的病又犯了。

她去了夜市,她拿刀子割壞了人家的衣服,她終於逼著他出現了,可是,當他把她接回小公寓,等她睡著了,他卻又是離開了。

終究,還是不肯再接受她。

為什麼?

她甚至原諒了他當初的背叛,是的,就是他背叛了自己,若不是那一幕,她也不會精神失常被關在精神病院裏這幾年。

可是現在,他居然對她這樣的冷血無情,連她的關心也不要。

手抹了抹眼淚,心是那麼的疼,不過,好在他見了她,他不見藍景伊是不是?

那就證明她還有希望。

抹幹了淚,她高昂著頭,不管發生什麼,在藍景伊面前她都不想露出絲毫低微。

奢華的車駛出看守所,車上的女人戴著超墨,無限風情的睨了藍景伊一眼,然後,很得意的道:“你就坐在這裡等吧,你等多久他也不會見你的,藍景伊,你就死了你那份心吧。”

藍景伊抿抿唇,或許,尹晴柔說得沒錯,他不會見自己的。

可是,她依然不想離開,悶悶的絞著衣角,一夜未睡,她困了,累了,餓了。

一盒便当遞到了她面前,“伊伊,吃點東西,吃完了就跟媽媽回家。”

藍晴來了,藍景伊只好接過便当,雖然打開來還是很餓,她卻還是吃不下,“媽,你回去吧,我要等他見我,他不見我,我就不回去。”

“傻瓜,你們都分手了,你怎麼還這麼傻呢,男人沒有好東西,他跟你爸爸一樣,始亂終棄,哼,走吧。”藍晴扯著她的手就要拉她起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媽,你放手,我是不會回去的。”藍景伊已經看到藍晴身後江家的車了,“見不到人,我死都不回去。”狠狠的一掙,掙得藍晴一個趔趄,差點栽倒在地。

“死丫頭,你怎麼這麼死心眼呢,快起來,跟媽回去。”藍晴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