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2章女人真是犯賤

發佈時間: 2023-01-07 15:57:57
A+ A- 關燈 聽書

“不用,我不餓。”東西不想吃,可是酒,她想喝,酒這東西有的時候真的是頂好用的,醉了可以讓人忘卻煩惱,她煩。

一仰而盡的喝光,也不等陸文濤為她倒酒了,自己拿過酒瓶倒了滿滿的一杯,就差沒有流出去了,舉杯就要喝,手卻被陸文濤按住,“少喝一點,喝多了醉了,我們還能談事情嗎?”

不得不說,陸文濤這話管用了,於是,藍景伊只淺淺的飲了一小口就放下了酒杯,“說吧,你知道什麼?”蔣瀚什麼也不肯告訴她,她覺得自己像是傻子般的只會在別墅裏等著那男人出來,卻是一天兩天幾天過去了,他還在裡面,還是出不來,所以,她不信任何人,她只信他出來的那一天。

“安經理背叛了他。”

“安經理?”藍景伊終於想起來了,就是江氏的財務經理安經理,曾經,還打過電話要見江君越,而後兩個人不知道談了些什麼,其實從江君越出事,她腦子裏的第一個反應就是那個害江君越的人就是江君亮,所以,她從沒有往其它人的方向去想,被陸文濤這一提醒,她才恍然明白了過來,“安經理和江君亮勾結害了江君越?”若是這樣,難怪江君越不好脫身了,被人弄了死證,根本不好洗脫。

“是。”果然,陸文濤一個字給了她答案。

“你怎麼知道?”若是這樣簡單,她不信江君越自己查不出來。

“姓安的跑了,死無對證。”

藍景伊又端起了酒杯,仰頭一口幹了,不然,她的心裏太煩燥,“你知道他在哪兒?”不想拐彎抹角了,既然陸文濤找上自己,就一定是有線索的,他這個人,做事一向沉穩,就是那一次栽在陌小雪的手上有些丟人而已。

“是。”

“你要什麼條件?”無功不受祿,這個道理她懂的,她用江君越的不用還,用他陸文濤的從來都要還,只因不愛,那便不能隨便利用。

“我要你嫁給我。”頓了一頓,就在藍景伊的心彷彿被提到了嗓子眼的時候,陸文濤終於說出了他的條件。

“呵呵……呵呵呵……”藍景伊笑了,“我嫁你兩次了,那有什麼意義?”

“這一次不同,我要你做我的女人,我爸說了,說我錯過你就是我這輩子最大的敗筆,他說他跟你媽清清白白的做人,沒做過就是沒做過,雖然他很想做,卻已經晚了,伊伊,我不想再走我爸爸的老路了。”大手輕輕一握,便捉了藍景伊的手握在了他的手心裏,越握越緊,緊得,彷彿要將她嵌入到他的身體裏一樣。

“如果我不願意呢?”輕輕的一掙,卻根本掙不開那手的鉗制,他握得特別緊,讓藍景伊不由得慌了,“你放手。”

瞳仁一紅,閃爍的目光直落在藍景伊的身上,“那麼,沒有安經理他就出不來,安經理不指證江君亮,江君越就要一直背黑鍋。”

小手,用力的一掙,這一掙她使了全力,掙開了就去拿過酒瓶,她過來的時候侍應生新放過來的一瓶酒,現在,已經被她喝了大半,“咕咚咕咚……”高腳杯再度的滿了,紅色的酒液淌得滿桌子都是,她卻笑了,笑著站起,拿起酒杯隨手一揚,“刷”,酒水飛濺,濺了陸文濤一頭一臉,此時的他狼狽極了,酒液不住的從一張俊顏上滴落,“藍景伊,你……”

“再見。”轉身而去,即便她和江君越不能在一起了,她也不會再走回頭路,她和陸文濤,永遠也不會成為真正的夫妻的,他是前夫,永遠都是。

“伊伊……伊伊……”急喚兩聲,換來的卻是藍景伊越來越急的脚步,飛快離開了騷動,沒有任何的遲疑。

“***!”陸文濤低咒了一聲,以為這次有希望了,卻不曾想,藍景伊居然直接就回絕了他,這讓他真的很沒面子,推著酒瓶子“哐啷”落地,引得周遭的人不住的看向他,“瘋子……”

如今,倒是他成了瘋子。

都是母親,是母親錯誤的引導了他,若是沒有母親當初的懇求,他也不會錯得那麼離譜,卻是在失去的時候,才知道自己真正的所愛是什麼。

那樣決絕而離去的背影,真的徹底的傷了他,“***!”再度低吼了一聲,這一次,他一拳砸碎了面前的高腳杯,鮮血沿著指節輕輕流下,帶著痛帶著鮮豔的紅,他靜靜看著,卻沒有痛的感覺,只為,這痛比不上他的心痛。

“文濤,你流血了。”輕柔的女聲帶著滿滿的擔心,陌小雪悄然落坐在藍景伊才坐過的位置上,有一瞬間,陸文濤覺得藍景伊彷彿又回來了,他一伸手,便捉住了女人的手腕,只輕輕一帶,一具軟軟的嬌軀就被他拉在了他的懷裡,女人坐在了他的大腿上,暖暖的香蔓延在鼻間,他覺得自己醉了,俯下頭就吻住了一張小嘴,“怎麼那麼不乖那麼不聽話呢?我要你,是你的福氣,我會給你我的所有,而那個男人,他什麼也給不起你,給不起你愛情給不起你婚姻,給不起你幸福,可你……”喃喃的話語被四片唇的相觸而擋住了,他吻著著懷裡的女人,什麼也不想,只把她當成了是藍景伊。

有一滴淚從陌小雪的眸中流出,緊接著是一滴又一滴,她的心很疼,明知道他又是把她當成了藍景伊的替身,卻依然醉在他仿似柔情的吻中,“文濤……”她輕喃,她愛他,怎麼都愛他,怎麼也無法改變,即便是遇到比他還好的男人,可是再帥氣再有錢再年輕,她也不想要。

這世上的事兒,有些根本沒有道理可講的,被他逼著墮了胎,可她依然不恨他。

藍景伊出了騷動,失魂落魄的走在T市的馬路上,她的心亂了,她不知道要怎麼幫助江君越,真的可以用自己的身體來交換他的自由嗎?

不,那是讓她自己都唾弃的,她不要那樣的自己。

不想回去,她想去看他。

明知道那道門她進不去,她還是想要去看他。

關押他的地方她早就知道了,這個,蔣瀚並沒有瞞著她,沒打車,反正天黑著,打了車就算是到了她也進不去,沒人會理會她的。

可她還是想去。

不知道走了多久,天快亮的時候,她終於走到了目的地,看著“看守所”三個字,心底裏一陣陣的揪疼,她是他曾經的女人,卻不能為他分擔任何,現在,其實他有一些希望了,她卻不願意犧牲自己,她是不是很自私呢?

大門緊閉,小角門也是上鎖的,那把一把把的鎖把她和他鎖在兩個世界裏,可其實,此刻的他們應該離得很近很近了。

“走開。”看到有人靠近大門,看守所內的門衛便開始揮斥她,這裡一向都是生人勿近的,害怕出現越獄之類的事情吧。

“我想見江君越。”她沖過去搖晃著大門,“讓我見見他,見見他吧。”想他了,她想看看他,哪怕只是一眼。

“走開,再不走,把你送去瘋人院。”或許是這樣的事情遇見的多了,裡面的門衛根本見怪不怪,只是想要把她嚇唬離開。

藍景伊拼命的搖晃著大門,這樣的靜夜,大門晃蕩的聲音彷彿把夜的靜撕破了一個口子一樣,那聲音特別的刺耳特別的强烈,很快的,看守所裏便有燈一盞接一盞的亮了起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你這個人怎麼這樣,唯恐不驚動別人是不是?我告訴你,驚動的人越多,你越是進不去,誰也不敢給你開**。”

門衛的話讓藍景伊這才松了手,“那你的意思就是,我可以進去了。”

“不可以。”冷默的一聲,“裡面的人都被你驚動了,讓你進去,我的工作還不得丟了,你想都甭想。”

“那我不晃了,我悄悄等在這裡,等別人不關注了,你再悄悄放我進去好不好?我要見江君越,他在裡面,我知道。”她哀求著,第一次這樣臉皮厚的來求一個人,卻只為求見江君越一面。

“江君越?江氏的那個總裁?”門衛的聲音一下子緩和了下來。

“是,就是他。”不知道有沒有希望,但是,她就是想要試一試。

“呵,你是他相好的吧,你們女人真是犯踐,昨天也有一個女人來找他,他不見呢,想必,也不會見你的,你走吧。”門衛揮揮手,不屑的瞟瞟她,“真是世風日下呀,現在的靚女怎麼都這麼不矜持呢,半夜三更的還要來見男人,真是的……”

藍景伊被說的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人家說得也沒錯,她現在跟江君越的關係是八竿子打不到一起,沒任何關係了。

或者,等天亮了再試試,不然,她這樣叫也不是辦法。

挪步到了大門一側,人就坐在馬路邊的石頭牙子上,很凉,但是,她真的再也站不住了,走了那麼久,天都要亮了,她要坐一會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