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1章伊伊你瘦了

發佈時間: 2023-01-07 15:57:41
A+ A- 關燈 聽書

“哦,這個可以的。”蔣瀚說著,還真的撥起了手機,很快就接通了,“江總,家後找你,說要聽到你的聲音才讓我帶走孩子。”

藍景伊接過蔣瀚的手機,她的手顫抖了起來,不相信的把手機貼上耳朵,“傾傾……”

“伊伊,孩子給蔣瀚,我見個客戶辦點事兒,辦好了就去接他們,聽話。”

他把她當孩子一樣的輕哄著,那聲音裏沒有任何的不對,冷靜,平穩,似乎什麼也沒有在他身上發生似的,似乎,那新聞台裏的新聞真的是哪個新聞人的惡作劇,她聽著他的聲音,心便漸漸安了下來,“好的,傾傾,為什麼我打你的手機回應說不開機呢?”

“哦,那部手機沒電了,我忘了把卡拿下來放這臺新手機上了,沒事,有事讓蔣瀚打給我就好,忙,我先掛了。”

“孩子們可以交給我了嗎?”

“我……我可以跟孩子們一起去嗎?”

“這……”

“等他到了,我就離開。”藍景伊堅持著,反正,她想見到江君越。

“好,那我們一起走吧。”

藍景伊這才拎了手拎包抱起孩子們離開了小公寓,蔣瀚說什麼也不必拿,到了地方吃的用的都有,缺不了孩子們的,她信,她信江君越會給孩子們最好的一切。

鎖好了門,媽媽還沒回來,她只好給媽媽發了一條簡訊告訴媽媽她帶著孩子們出去了,但是,心底裏還是惦著那條新聞,她心亂呀。

寬敞的露營車裏兩個小東西又興奮起來了,看著哪裡都好奇,這會跑的東西好象是在家裡一樣,可是,透過車窗還能看到的不住倒過的景物又讓他們特別的好奇,“蔣瀚,我們去哪兒?”

“去海邊。”

她看著車窗外的路,果然是去海邊那裡的別墅的,那時他說,那幢別墅就是他們的婚房,卻是到現在,他們已經沒有辦法結婚了,而他現在又出了事。

不管他怎麼鎮定怎麼平靜她都知道他出事了。

卻是要瞞她到何時呢。

她非要在別墅裏等到他回來。

不管在不在一起,她要知道他平安無事。

臨海的別墅,想起那一晚他帶自己在這裡住過的一夜,她的臉便會悄悄的暈紅,那男人,有時候,他太猛了。

兩個小東西沒想到又到了新環境裏,一如既往的興奮,保姆今天沒去小公寓,卻原來是早就到了這裡,此時已經給孩子們準備好了午餐,還有她的,午餐很豐盛,她卻沒胃口,憂心忡忡的目光不住的掃向窗外,可他的那輛車卻始終沒有出現。

“家後,你看,一會兒尹小姐要與江總一起過來,你……”蔣瀚在接了一個電話後委婉的對藍景伊說道。

她知道蔣瀚這是在讓她離開呢,可,她偏就不離開,“她來她的,我不會打擾他們的,還有,她來這裡可以,但是,我不想我的孩子們交給她。”一想起那天尹晴柔在夜市上揮舞著那把小刀割破衣服的畫面,她就膽寒,總是覺得尹晴柔怪怪的。

“家後,江總已經决定與尹小姐結婚了,所以,以後尹小姐見孩子們也是很正常的,這個,還請家後……”

“不要說了,我不要聽。”藍景伊抱著頭,受不了的閉上了眼睛,可是黑暗中還都是那個男人的妖孽面孔,讓她怎麼也放不下,“蔣瀚,我要見他,他今晚回不來了是不是?所以,你才要激走我。”

“家後,你……你都知道了?”

“我以為他會回來,呵呵,可是沒關係,他不回來我就去看他,蔣瀚,你著人聯系吧,越快越好,我要見他。”想想江君越那樣驕傲的一個人,真的進了局子裏不知道要怎麼的彆扭呢,他還有潔癖,那裡面吃的用的他一定吃不慣也用不慣。

“家後怎麼知道的?”蔣瀚自以為自己瞞得已經天衣無縫了,而且從進來別墅藍景伊也沒有表現出來什麼,只是很隨意的看著韓劇,那些都是蔣瀚親自下載的,一集又一集,連廣告都沒有插撥,他就是想要以此讓藍景伊不至於去看其它的電視頻道,卻不曾想,原來她在未來之前就已經知道了。

“新聞頻道,就是你去接孩子的時候,我以為那是哪個電視臺的惡作劇,看來不是了,他真的出事了。”什麼也看不進去了,其實一開始也沒有看進去,她現在已經等不及的要去見他。

“家後,你和孩子們先吃點東西吧,我看看方便不方便,若是方便,便派人送你過去。”其實,他是要先請示一下江君越,看守所那樣的地方可不是好地方,他不確定江君越會同意藍景伊過去,若是江君越不同意,借他十個膽子他也不敢。

關係到藍景伊,江君越一向都是很有原則,讓他很無言。

結果果然是他不許她去,於是,蔣瀚也只能推脫打不通關係了。

其實,江君越在裡面也不會遭什麼罪,即便他不拖人找關係,成青揚也會派人在裡面罩著他的。

只是這次的事情似乎有些棘手,居然是T市的市長親自下達逮捕江君越的指令,雖然知道一切與江君亮脫不了干係,可是一時之間還真是拿他沒什麼辦法。

藍景伊又在重繪網頁了,江氏的股票已經跌停了,那是江君越幾年來的心血,卻在這一刻開始迅速的崩潰中。

孩子們都交給了保姆,見不到他,她就在這裡等著他,更是在陪著他,也是這個時候,她才發現原來自己是那麼的沒用,她居然什麼也幫不了江君越,論權勢沒權勢論財勢沒財勢,除了為他祈禱她什麼也做不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一整晚就守在電腦前,網站上的八卦多,她想從中蒐索到一些小道消息,不然,只坐在那裡瞎想還更難過。

才等了一晚,藍景伊就覺得自己要瘋了,神經已經瀕臨崩潰的邊緣了。

一天。

兩天。

鋪天蓋地的消息全都是江氏總裁江君越勾結黑幫洗黑錢的報導,所有,都指向他,江氏的形象也跌到了穀底,藍晴也來了,卻只剩下了歎息的份,她也幫不上忙。

看到藍景伊的第一眼,她似乎是想要說什麼,可到底什麼也沒說。

藍景伊知道蔣瀚一定是已經盡了力,他每天都在打電話,各種各樣的電話,接起來經常都是李處長張科長什麼的叫著,那些讓她明白他是在找人打通關節。

可是,人還沒有出來,江氏的股票還在天天下跌。

藍景伊只覺天都要塌下來了。

“景伊,你還好嗎?”

“景伊,我能見見你嗎?”

先是簡非離,後是陸文濤。

她看著,他們每天都要發資訊給她,只為,她不接任何人的電話,她心情煩躁。

“伊伊,我可以幫他,你若信我,我們見一面吧。”

最新的簡訊,她靜靜的看了又看,然後一咬牙,“陸文濤,一個小時後我們騷動見。”只要是為他,她寧願做任何。

傾傾,快出來吧……

一身黑色的風衣,纖瘦的身形走在夜色中,如果她記得沒錯,接孩子們去別墅的那天正好是初八。

如果她記得再沒錯,原本,那天是她和江君越的婚期。

結果,許多事都偏離了預期的軌道。

他們結不了婚,他們也沒有辦法在一起,甚至於,他如今還出了事,她想不通,以江君越的精明怎麼可能被江君亮給陷害了呢?

打了車去騷動,孩子交給了媽媽,媽媽這幾天也總是很沉默,除了哄孩子的時候,幾乎不說什麼話,似乎是有心事。

也許是那天陸博文與媽媽說了什麼,可是她現在,真的無心去管其它了,江君越一直不出來,她就一直放不下心。

不管能不能與他在一起,她都希望他好,希望他平安幸福,即便他真的娶了尹晴柔,可是只要他幸福了,她也會由衷的祝福他們。

計程車載著她直奔騷動,她喜歡那裡,那是緣於一種癡戀情懷,依然還記得初見他時他那如妖孽一樣的俊顏和表現,想著想著,她的唇角不自覺的就彎出了一抹微笑,總可以淌過去的,這世上沒有走不過去的坎,只要堅持,他一定會出來,因為,不是他做的就不是他做的。

下了車,角落裏的位置陸文濤正舉杯悄飲,一隻酒瓶裏已經沒有多少酒了,顯然,他早就到了。

輕輕的走過去,想起自己那晚喝多了酒,結果第二天來接她的就是陸文濤,那時他雖然沒有對她好過,可是細究起來也不過是冷落罷了,也是那份冷落成就了她和江君越,卻,還是修不成正果。

她不怪任何人,只怪命運弄人。

“來了……”似乎是發現了她的到來,陸文濤輕輕放下手中的杯子,俊顏微揚,深邃的黑眸灼灼的落在她憔悴不已的小臉上。

藍景伊坐於他的對面,一隻高腳杯放過來,再是傾倒而入的酒,“紅酒,度數不高,少喝點美顏,伊伊,你瘦了。”陸文濤心疼的把酒杯推到她面前,“要不要先吃點小點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