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她的狡黠

發佈時間: 2023-01-07 15:17:12
A+ A- 關燈 聽書

眼見著江君越的手臂見了紅,那邊幾個小混混立刻一哄而散,道上混著的,見紅了就跑就散,這是規矩,他們不怕惹上事兒,就是不想跟警詧打交道。

“喂,都給我站住,站住。”手攥著那個鑰匙鏈,這個雖然得手了,可是,那些人還欠她三千多塊呢,有那三千多塊,就够付律師的費用了。

可,那些人真真是訓練有素,不過是眨眼間就跑得一個精光,讓藍景伊只能急得直跺脚卻沒有任何辦法了。

“喂,你沒事兒吧?”一旁,那個猛男兩步就沖了過來,臉上微微的透著些關切。

切,最噁心的就是男男了,只要一想到有兩個男人摟抱在一起親親熱熱,藍景伊就真的想吐。

“沒事兒,真倒楣。”

“我看,今晚的賭約取消吧,改天再說,咱們還是先回去吧。”猛男扶上了江君越,那姿勢真的有够璦昧的了。

眼看著兩個男人摟摟抱抱的要走,藍景伊急了,“小傾傾,我找你還有事兒呢。”

“找我有事兒?”江君越眉頭一皺,深幽的目光冷冷的落在了藍景伊的身上。

“嗯,有事兒,你看,明晚就在這裡,我們見個面,怎麼樣?”她的計畫,一定要實施了,她真的受不了陸文濤和陌小雪了,才不要侍候陌小雪的小月子呢,她要是侍候陌小雪,她就真的是腦袋秀逗了。

眼看著藍景伊一臉的認真,江君越冷笑道:“讓我答應也行,不過,你那鑰匙鏈先寄放在我這裡。”他可不想被這女人當鴿子放著玩,若是明天他來她不來,他豈不是面子丟大了。

“呵呵,行呀。”鑰匙鏈帶著她的溫度就被放在了他的手心裏,“喏,有這個,你儘管放心吧,我一準會來取的,這可是我的寶貝從不離身的。”

手掌狠狠的一握,便將那鑰匙鏈握得緊緊的,“啟江,走吧。”轉身扶著猛男就走,直接無視了藍景伊的目光,明晚,他得小心些這小妮子,因為,他剛剛轉身的刹那分明看到了她眼底裏的狡黠。

連果島片都敢用的女人,江君越一點都不懷疑這女人明天要見他是有陰謀的,上了車,自然是洛啟江開車,他呲著牙,這一刻手臂疼的更厲害了。

“君越,你居然為了那個女人光榮負傷了,哈哈,是不是說你從此要蝶從花叢過,只沾那一個女人的身了?”

江君越眉頭一皺,“少跟我提她,下次咱們賭大的,輸了的要坐台。”

“好呀,坐台也是玩女人,大不了換個醜的老的,可,熄了燈女人還不是都一樣,哈哈,來吧,哪天再來玩?”洛啟江哈哈笑著,一副無所謂的樣子。

“這次,換男人。”

洛啟江的車一下子在馬路上劃了一個優美的S型曲線,然後,“哢嚓”一聲停在了路邊,一點也不管後面緊隨其後的車的狂摁喇叭和怒叫,“江君越,你小子該不會是一不小心被男人捅了**,然後成了gay了吧,你有那嗜好,小爺我可沒有。”

江君越慵懶的往椅背上舒服的一靠,也不催洛啟江開車,唇一抿,譏笑的道,“輸不起了,是不是?”

“靠,誰輸不起了,小爺我就跟你玩一次,說吧,哪天?”

“明天。”江君越微微一笑,明天,反正藍景伊要來找他辦事,索Xing就一起辦了,以後騷動那地方,他就再不想去了,怎麼也不是個好地方。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OK,就這樣說定了,只是到時候誰要是耍賴皮誰就要支付罰金,嗯,你說多少呢?”

“一千萬。”

洛啟江回頭瞄了一眼江君越,“你小子這樣大的賭注其實應該去澳門,一把一千萬玩他一夜,管保你舒服。”

“嗯,值得考慮,不過現在你最好乖乖的給我開車,送我去公寓,我睡了,一會兒叫我。”

說睡就睡,江君越真的就在車上補起了眠,他是一個從不浪費任何時間的男人,昨晚加班差點通宵,這會兒,他不想虧待自己。

藍景伊跳上了計程車趕回了家裡,雖然三千塊沒要回來,可她决定先欠著律師的,大不了打個欠條,以後總會還上的。

約上了小傾傾真的讓她很興奮,陸文濤,她一定要甩了他,不惜任何代價的甩了。

門開,藍景伊一踢高跟鞋,正要回去自己的房間,突然間覺得這大房子裏的靜有些詭異了些。

陌小雪,她滾了?

藍景伊光著腳丫躡手躡腳的蜇到了門前,手,慢慢的緩緩的推著門,臥室裏淡弱的光線悠然的灑滿了一室的清幽,就在藍景伊松了一口氣以為陸文濤放過了她帶走了陌小雪之際,緊接著的就是她的一聲尖叫,“啊……”

滿地的血,一隻小狗僵硬的癱在地板上,顯然,已經死去多時了。

“小乖……”她大叫著,整個人搖搖欲墜,陸文濤,快去死吧,早死才能早超生,他居然,居然幹出了這樣殘忍的事情,小乖不過是對他吼了幾嗓而已就成了現在這樣,藍景伊站在那裡,手捂著胸口,淚水,劈叭劈叭的掉落,濕了臉頰,濕了衣襟。

身體,不住的後退再後退,當顫抖的抵在客廳冰冷的牆壁上的時候,藍景伊再也控制不住了自己,隨手掏出手機,原本的,因著陸文濤去騷動帶回自己還對他殘存的那一點點的好感,此刻已經蕩然無存,她按下了他的手機,聽著手機裏那未接通前的音樂,恨不得他此刻就在她面前,讓她可以一刀殺了他。

“有事兒?”冷冽的男聲,他對她,從來都是這樣不帶一絲溫度的。

“陸文濤,你去死,我恨你,恨你,恨死你了。”連珠炮的吼完,也不等他回應,藍景伊直接就關了手機,這輩子都不想再聽到他的聲音再看到他那個人,若是真離了,她跟他,一定老死也不相往來。

抽噎著,重新又走回臥室,不管怎麼心疼,不管怎麼不忍,她都不能讓小乖就這樣的鮮血淋漓的躺在這裡,她跟小乖真的算不上很熟悉,更算不上很親密,一共才在一起多少時間呀,可是,因著它如自己一樣的孤單,因著它如自己一樣的無依無靠,它沒了,她就是有種兔死狐悲的感覺。

戴著手套整理完了小乖的屍身,再用大袋子包好,藍景伊抱著袋子就離開了這個曾經以為是家的地方,這裡再也不是了,這裡是屠宰場,是他陸文濤作案的現場。

那個劊子手,殺千刀的,她一邊下著樓梯一邊恨恨的罵著,腦子裏卻是在盤算著要把小乖埋在哪裡。

夜,真的很深了,藍景伊站在樓門前深吸了一口室外清新的空氣,她决定了,就把小乖埋在樓前的花壇裏,讓它在以後的每一個日日夜夜都變成鬼來折磨陸文濤,折磨死他。

沒有鍬,拿了一把刀挖著坑,一邊挖一邊哭,若不是她,小乖還能多活幾天,現在倒好,是她害死了它。

藍景伊挖的認真,挖得抽抽噎噎,之前離開的時候還想著等她境况好些了會給它買好吃的,讓它長點肉,讓它跟著自己不愁吃來著,但是現在,小乖沒有了。

“汪……汪汪……”她好象聽到了狗叫聲,好象還是小乖的,一定是她的幻覺吧,不可能的,伸手抹了一把臉上的淚水,藍景伊繼續挖坑,突的,手上就有了毛絨絨的感覺,“汪汪……”連著兩聲狗叫,而且,近在耳邊,藍景伊這才正視起來,微微的轉首朝著手側看下去,乖乖,一隻小狗正溫柔的在她的身上輕蹭著,“小乖……”她欣喜的大叫,手裡的刀具一扔,一把抱起了小乖,這一刻的她發誓,以後一定善待小乖。

“藍景伊,你再纏著文濤,下次,臥室裏被肢解的就真的是它了。”頭頂,忽而傳來一記女子冰冷的聲音,讓藍景伊下意識的就抬起了頭,陌小雪不是在坐小月子嗎?居然,敢這樣出來?她不怕做病?抑或,她根本就沒有小產?

藍景伊迷惑了起來。

若真是這樣,對陌小雪她真是要刮目相看了,鄙視的從上到下掃過陌小雪的全身,現在的小三都是這樣的囂張嗎?

小乖真乖,小小的身子乖乖的貼在她的懷裡,讓她的心也感覺到了溫暖。

這世上,不是所有人都象陌小雪和陸文濤那樣無情的,她堅信,她藍景伊也不是誰人都可以打敗的,微微的一笑,“陌小雪,是你自己沒本事讓我男人跟我離婚,呵呵,這可怪不得我了,所以,你也就是一做小三的命,永遠也扶不了正。”

不忍了,幹嗎忍呢,譏笑的罵過去,心裡頓時舒服多了,抱著小乖就走,才不要理陌小雪那個瘋女人呢。

“藍景伊,你……你……”

“我什麼?”優雅的一個轉身,藍景伊依然微笑著,“不管怎麼樣,我是陸文濤的妻子,而你是什麼呢?情人?情婦?床上伴侶……”

陌小雪要七竅生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