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章不管別人怎麼說

發佈時間: 2023-01-07 15:57:01
A+ A- 關燈 聽書

“藍小姐,我快到了。”

“對不起,晴柔已經走了。”

“走了,誰接走的?是不是姓江的?”

“嗯。”遲疑了一下,藍景伊還是實話實說了,人家已經猜對了,她又何必要保護江君越呢,怪只怪自己之前不該多事的打給李天炎,不然也不會有這樣的麻煩。

“嘀嘀……”盲音響起,那頭已經掛斷了電話,藍景伊低頭看著自己的手機,心底裏泛起一抹不安,腦海裏卻不住的回閃過剛剛尹晴柔輕輕靠在江君越身上的畫面……

終於到家了,付了車資背著那個大包往小公寓的方向走去,回去還有包裝幾套衣服,這樣快遞明天一早就可以拿走寄出去了,賣這個,最講究的就是發貨速度快,發貨快了,好評多了,銷售自然就上去了,什麼都是相互的。

“小姐,你是不是姓藍?”就在藍景伊吃力的正要走進樓門時,不遠處花池子邊沿正坐著的著一個老人家站起來走向了她。

“伯伯你怎麼知道的?”被人家一下子說出姓什麼來,可她卻不認識對方,藍景伊有點不好意思了,可是不管她怎麼想,也想不出自己曾經認識這樣一個伯伯來。

“你小時候我見過你,你媽媽現在好嗎?我想見見她。”

“見我媽?”這個時候有點不好吧,這樣晚了,藍景伊腦海裏第一個閃過的就是拒絕,“真報歉,我媽這個時候已經睡了,伯伯,您貴姓,方便留個電話號碼嗎?明天我會讓我媽媽打給你的。”藍景伊禮貌的道。

“好。”老人家卻也沒有生氣,很坦然的接受了她的提議,便開始念號碼了。

藍景伊放下東西,把號碼輸入了手機,老人家這才道,“需要我幫你送上去嗎?”看著她扛回來的那個大袋子,老人家皺了皺眉頭。

“沒事,我可以的,對了,伯伯,還沒告訴我您貴姓?”號碼輸進去了,可是對方姓什名誰她卻還是不知道。

“陸博文。”

“陸……博……文……”藍景伊一個字一個字的輸完,這才收起了手機,“陸伯伯再見,晚安。”有一種說不出的熟悉感漾在她與老人家之間,可是,每當她要去捕捉,卻又什麼也捕捉不到。

“丫頭再見,晚安。”

丫頭……

兩個字,熟絡而親切,藍景伊一下恍然大悟,她終於記起來了,她很小的時候有一個伯伯經常來家裡玩,經常給她講故事,還會陪她一起玩遊戲,只是,在她悄悄長大之後,他卻再也沒有出現過了,此時再見,看著老人家的面容,她的心突突的跳了起來,“你是文濤的父親?”太象了,那一個姓氏,終於讓她想起他是誰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只是小時候,她不知道陸伯伯還有一個家,有妻子更有兒子。

“嗯。”

老人家輕應了一聲,也讓藍景伊想起了陸小棋,怪不得陸小棋要報復自己和媽媽呢,原來,真的是媽媽介入了人家的生活,她忽而覺得有些不自在,不知道到底要不要媽媽與這個人聯系了。

上了樓,洗了澡躺在床上,臥室裏安安靜靜的,藍晴和兩個小東西早就睡沉了,就只有她一個人翻來覆去的睡不著。

索Xing,披衣而起,她想出去走走,就在社區裏走走就好。

換了衣服穿了鞋子出去,她覺得自己也瘋了,大半夜的不睡覺居然想要散步去,可是沒辦法,她就是沒辦法把陸博文從自己的腦海裏揮出去。

“哢嗒”一聲旋開了門,身體便往門外一閃,卻是與此同時,隔壁的門也開了,一襲黑色西服的江君越也是一閃而出,聽到聲響,他抬頭看她,她抬頭看他,兩個人都是同時一怔,藍景伊自然是知道他是送尹晴柔回來的,可是人都來了,還要離開嗎?

“真巧……”略有些尷尬的一笑,若是可以,她寧願沒有遇見他。

“這麼晚要去哪裡?我送你吧。”他停在她的面前,並沒有離開的意思。

藍景伊卻是繼續朝前走去,一邊走一邊道:“不用了,我睡不著,就想在社區裏轉轉,呵呵,我沒有要去哪裡。”

“怎麼了?遇到不開心的事了?”頎長的身形投注在走廊的地板上,那影子拉得斜長斜長的,讓藍景伊不由自主的踩著他的影子走著,她嗅著身後男人的味道,想到他才從尹晴柔的房間裏出來,喉頭一哽,“沒有,就是睡不著,今晚上回來的時候遇到文濤的父親了。”

“陸博文?”

“你也知道?”這世界不會這麼小吧,她認識的人他都知道?

“你媽媽你爸爸的事兒差不多我都知道,陸博文年青的時候喜歡過晴姨。”進了電梯,他立在她身側看著她的眼睛,那黝黑的瞳眸彷彿要將她看穿了一樣,讓她不自覺的垂下頭去,“傾傾,能告訴我為什麼你媽媽要推我爸爸落海嗎?”這個問題她早就想問他了,只是,礙於當事人賀之玲是他母親,她一直不知道要怎麼啟口,可是這一刻,他話說到這裡,正是她追問他的好時機。

江君越身形一滯,眸光中閃過一抹晦黯,“你真想知道?”

“嗯。”

卻是“叮”的一聲,電梯停了,“出去說吧。”

兩個人一前一後走入了夜色中,社區不大,只有五棟樓,這個時候很幽靜,是個宜居的社區。

不遠處有一片草坪,藍景伊便朝著那裡走去,身側便跟著江君越,此時,兩個人的影子一起拉長在夜色中,就象是兩條平行線一直的朝前延伸著再延伸著,卻怎麼也不會有交集。

“伊伊,是因為我爸爸。”靜夜中,江君越的聲音打破了原本沉寂的腳步聲。

“你爸爸?”藍景伊迷糊了,賀之玲推下父親是因為汪涵予?這有點古怪了吧,若是賀之玲吃醋什麼的,推下的也應該是女人才對,為什麼是自己的父親呢?

“是。”

“為什麼?”

“這……”

“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傾傾,你不至於還想要瞞著我什麼事情吧?我知道你都知道。”

“伊伊……”

“說吧,不然我明天不讓你接走沁沁和壯壯。”她站住,威脅他。

“我爸爸是GAY。”這一句,不知道下了多少的决心,最終,江君越說了出來。

藍景伊愣住了,“GAY?傾傾,那你呢?”她記起有人說過成青揚就與他有一腿的。

“我不是,我最恨的就是GAY的男人,你知道嗎,就因為我爸爸那樣,所以,我媽媽從嫁給他的那天開始就沒有什麼幸福可言,我爸很少回家來住,而且即使是回家也不會跟我媽住一起,兩個人見了面除了吵架就是吵架,所以,從小,我就特別的羡慕那些家庭和睦的人家。”微帶著落寞的說著,江君越一脚踢開了一粒小石子,一伸手就捉住了藍景伊的,“伊伊,我真希望這些都是假的。”

她又何嘗不是呢?

“可你媽媽還是有了你。”

“呵呵,那是意外,極特別的意外,我爸爸被我媽媽下了藥,而且,他是攻,所以,我媽媽懷了我也是很正常的,伊伊,你恨我嗎?”

聽著他輕輕的彷彿怕嚇著她的聲音,她搖搖頭,“為什麼要恨你呢?其實,你也是受害者,傾傾,我想告訴媽媽了。”她不知道媽媽會有什麼樣的反應,但是,就從藍晴從來也沒有放棄過找爸爸,她就知道媽媽對爸爸的感情有多深了,但是,有些話該說的一定要說,若是媽媽可以放下一切,是不是她和江君越就也可以放下了呢?然後就是兩個孩子們,孩子們真的是無辜的,她不忍讓孩子們一輩子生活在單親家庭中。

“別,先別說,伊伊,你等我,等我再查到一些什麼通知你了你再告訴晴姨,好嗎?”江君越一下子捉住她的手,拉著她靠向他,“等我,再給我一些時間,讓我查清楚,好嗎?”

藍景伊靠在他的懷裡,傾聽著他有力的呼吸,她閉上了眼睛,只想讓時光在這一刻停伫,只想這世上就只剩下了她和他,“傾傾,抱緊我。”

靜夜裏,他們伫立在夜色中,她甚至忘記了他是才從尹晴柔的小公寓裏出來的,只是想他抱著她,她珍惜他們在一起的分分秒秒,珍惜這美好的時光。

大手緊環著她嬌小的身體,下頜抵在她光潔的額頭上,新長出的胡渣蹭著她的肌膚有些癢,她卻愛極了這樣的一刻。

“答應我,你一定要幸福。”磁Xing的嗓音在夜色中悄起,讓她醉倒在他的溫柔之中,卻是在這時,緊環著她的兩手徐徐的鬆開,他的唇在她的額頭上印下一吻,“寶貝,晚安。”

“晚安。”她對著他轉身的背影,看著他越走越遠,直到身影消失了也捨不得收回視線。

他爸爸愛著她爸爸。

他說他不是GAY,那麼,她就相信他不是,不管別人怎麼說他都不信他和成青揚之間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