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7章別怪我不会

發佈時間: 2023-01-07 15:56:17
A+ A- 關燈 聽書

“江總監,這裡是客服處,你不是客戶,你是財務部的總監,麻煩你辦公回去你自己的辦公室,不要影響客服處的工作。”一直以來,她看著江君亮都討厭,她辭職,真的不關他的事吧。

江君亮看了看號碼,再白了藍景伊一眼,這才慢香香的接起,“哥,什麼事兒?”

“挪用的錢趕緊還回來,否則,你知道後果的。”

果然,他猜對了,一定是藍景伊知道了一切,所以,江君越才不忍他了。

“哥,才那麼一點錢,你緊張什麼,過幾天我就還回來了。”

“不行,已經很多天了,別以為我不知道,限你半個月內抹平所有的帳目,否則,別怪我不会了。”

“你就不怕……”江君亮的目光落在了藍景伊的小臉上,發狠的想要撕爛了她一般,為什麼她要知道了?是誰告訴她的?那個人真討厭,若是讓他知道了,他要毀了那個人。

“她都知道了,全天下都要知道了,呵呵,若真是我媽做的,是她咎由自取,我無話可說。”

“好呀,你過河拆橋,她一知道,你就要整我。”

“還給你之前的位置坐著,只是條件是,你要手脚給我乾淨,你覺得我這是在整你嗎?”“啪”的一聲,江君越掛斷了電話,他沒有把江君亮移去司法處理已經是仁慈了,再縱容下去,只會害了江君亮。

“你等著,你一定會後悔的。”咬牙切齒的說過,江君亮黑著一張臉便出了藍景伊的辦公室,果然,什麼都被他猜對了。

摔了門出去,驚得外間的人全都是迷糊的掃向藍景伊,藍景伊也不理會兒,目光一直處於深思中,剛剛江君亮說著的每一句都沒有避諱她,所以,該聽的不該聽的,她全都聽到了。

‘什麼她一知道你就要整我’,這句話直接告訴藍景伊,江君亮的事兒似乎與她有關。

拿起內線電話打給了江君越,那頭很快接起,卻是靜靜的並沒有先於她開口。

“傾傾,江君亮做財務總監是因為我嗎?”她只是猜的,但是若不知道真正的答案,只怕她寢食難安,聽他們兩個男人話語間的意思,應該是江君亮坐上那個位置後挪用了公司的一些錢款,而且還為數不少。

“不是,你別亂猜,對了,之前在拳館裡贏的那三百多萬你拿去花吧,還在你卡裡呢,別留著,也別給我省,不能委屈了自己,聽到沒有?”通常有錢人的女人都是恨不得把男人的卡刷爆的,可是藍景伊呢,他要是不給她買,她是絕對不會花他一分錢的。

女人之於女人,真的有區別的。

藍景伊就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

“傾傾,不要因為我而影響了江氏,千萬別了。”若是那般,她真的很歉然。

“沒事,我會處理好的,其實,他的事我早就知道了,不過是看爺爺的面子罷了,孩子們生日的時候,去爺爺那裡過吧。”

“好。”她輕聲應著,真高興與他分手了還可以如朋友一樣的想說什麼就說什麼,分了,也還是朋友。

“伊伊,對不起。”輕聲的說過,他還是掛斷了電話,她聽著電話裏的盲音,心卻很黯然,真正對不起她的是誰呢?

不是他,不是他害了爸爸的。

下班了,藍景伊拿著她的東西準時離開了辦公室,這裡是她最後一天來了,出去了,就再也不會來了,突然間的就捨不得了,卻,必須要離開。

說好的領著部門的人去吃飯,幾個人打了車便去了騷動,她還是喜歡那裡,只要是想喝酒,首選絕對是那裡,怎麼也去不够似的。

車子小,幾個人擠在一起,小張靠在她的肩膀上,“藍經理,真捨不得你,你能不能不走呀?你一走,客服處又成了天天接電話回電話的地方了,真真是無聊透頂。”

“不會的,呵呵,一定會越來越好的。”她輕拍著小張的手背,其實,她也捨不得才相處了沒多久的同事,可是,這世上沒有不散的筵席,再留下去也沒勁兒了,只為,她和江君越再見面只會是一次又一次的尷尬,她不想讓他難做,况且,賀之玲和江涵予也不願意讓他們兩個人再在一起的。

現在,她終於想明白賀之玲和江涵予當初為什麼那麼的反對自己和江君越結婚了,原來是因為賀之玲對她父親做了不可告人的事情,可賀之玲為什麼要推父親落海呢?這個答案她還一直不知道。

有誰可以告訴她嗎?

她想問江君越,可是她更知道凡事要循序漸進,要一步一步來,到了該說的時候,江君越一定會說的。

即便是有時不說,那也是為她好,是的,她現在情願她一直都不知道爸爸的事兒,那樣,至少不痛苦。

明明還在同一座城市,明明,空氣裏彷彿都嗅到了他的味道,她卻只能與他咫尺天涯,不敢相見。

喝酒,唱歌,她放縱自己去忘記所有,卻是越想忘掉越是忘不掉。

睜開眼睛,閉上眼睛全都是那個男人。

“藍經理,其實你和總裁真的是天造地設的一對,為什麼要分手呢?”小張喝多了,不由得就多了話,想說什麼就說什麼。

“不告訴你。”她嘿嘿一笑,那個原因,也許她一輩子也不想其他人知道吧。

“真不懂你和總裁了,你孩子都替他生了,為什麼他還要拋弃你?”

眼淚,不由自主的就流了下來,她聽著包厢裏充斥的情歌,彷彿每一句都是唱給她聽似的,那樣的哀傷,“小張,別亂說,他沒有拋弃我,只是,我們不能在一起罷了。”

“為什麼不能在一起?只要他沒有背叛你,只要你沒有背叛他,你們就應該在一起,其他的什麼鬼原因都不能稱之為原因。”小張豪氣的將一杯酒飲盡,大聲的喊著,卻怎麼也蓋不住喧囂的音樂,就象是她的事情,不管她和他多麼的相愛,他們也註定了不能走到一起。

喝酒,唱歌,真的很盡興。

散場的時候,已經是淩晨了,幾個人出了騷動,藍景伊打了的士往小公寓那裡趕回,這一個晚上,真的把一切都徹底的結束了。

可是的士還沒到社區門口就停下來了,“小姐,真對不住,我車子壞了。”

“沒事。”她一揚頭,打了一個酒嗝,這才抽出一張粉紅`東`東遞給司機,第一次慷慨的道,“不用找了。”

可是等下了車,她就傻了。

下雨了。

早Chun的雨,潤物細無聲,所以,在車裏的她一點也沒有感覺到,抑或是她的眼睛裏已經什麼都看不見了吧。

車窗被雨點打濕了她都不知道。

搖搖晃晃的往社區門口走去,身上的衣服漸漸的濕了,粘膩的貼在身上很難受。

一把傘忽而就舉在了她的頭頂上,“小心,別淋了雨感冒了。”

“非離……”她轉首看向身旁的男子,突然間,再也仰制不住的趴在他的肩頭上大哭了起來,“非離……非離……”

他擁著她朝前走去,很快就進了社區,穿過了雨霧來到了她的門前,“景伊,密碼自己按吧,快回家裡去換了衣服,不然,感冒了傳染給孩子們就不是好媽媽了。”

她抽抽鼻子站直了身體,“非離,謝謝你。”

“哢嚓”,那是相機的聲音,藍景伊透過簡非離的肩膀看到了他身側正對著自己和簡非離拍照的尹晴柔,不知怎麼的,竟是心一陣惡寒,“別拍了,我跟江君越吹了,你和她愛怎麼就怎麼吧,不必再費盡心思的拍我和非離的照片了,手機拿來。”她自己無所謂,可是她不想連累簡非離,她是喝多了點,可,還不至於糊塗了。

“藍景伊,你不要臉。”眼前忽的一閃,尹晴柔的手朝著藍景伊的臉就揮了過來,不知怎麼的,尹晴柔的臉有些扭曲……

那手揮來的速度相當的快,快的讓人猝不及防。

“伊伊……”簡非離身形一移,“嘭”,一聲悶響,一巴掌狠狠的擊在了簡非離的頭上,好在不是臉,讓他不至於太難看,伸手一捉,他便捉住了尹晴柔的手,“尹小姐,請自重。”

藍景伊真的生氣了,她一沒招惹尹晴柔,二說的也是實話,她和江君越之間真的結束了,甚至還說她和江君越想怎麼便怎麼,她這樣錯了嗎?

“尹晴柔,你真讓我瞧不起你,就憑你這樣,你也不配得到江君越的愛,你也註定無法與他修成正果,非離,我們進去,不要跟瘋子一般計較,打她,我都嫌髒了我的手。”藍景伊說完,便去拉簡非離進去小公寓,實在是不想理會尹晴柔瘋子一樣的行徑。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瘋子……哈哈,我不是瘋子,我不是瘋子,你胡說的,我不是……不是的……”卻不想,藍景伊的尾音還未落,尹晴柔就開始在走廊裏歇斯底里的喊起來,那聲音,還有那表情怪怪的,“我不是的……不是瘋子……”

藍景伊也沒理會,簡非離原本沒想進去小公寓的,可是,被藍景伊一拉,再加上實在是不想再看見尹晴柔,便不由自主的進了小公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