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章小傾傾

發佈時間: 2023-01-07 15:55:27
A+ A- 關燈 聽書

藍景伊半倚在吧臺上,微笑的看著男人的表演,一舉一動皆在她的眸中。

他真好看。

或許,在第一眼見時,就已經註定了自己與他的故事吧。

那時的自己卻怎麼也沒有想到,原來結局怎麼也無法完美。

藍景伊的腦海裏如倒帶般的閃過那段曾經的歲月,陌小雪,陸文濤,那一切就象是電影般的走過她的人生,不是很美,卻很是耐人回味。

若不是陌小雪和陸文濤,她又怎麼會來到騷凍這樣的地方呢,所以,一切都是命,是命運把她和江君越聯系在了一起,從此,再難分開。

還有,她下給賀之玲的果島片,那時的她怎麼會想到自己有一天會與江君越這樣的親密呢?若早想到了,也就不至於早早的就惹上了賀之玲,不過,就算她沒有惹到賀之玲,賀之玲也會因為爸爸的事而不同意她和江君越的關係的。

他們,算是有緣嗎?

可是緣分來的容易,卻也帶給了她幾多的折磨,如今,終是要因為爸爸的事而分開了。

不管她想不想,她都不能對那段過往無動於衷。

想想,心是那樣的痛。

分開,不是因為她,也不是因為他,只為,這惱人的宿命。

他的酒落在了吧臺上,一杯又一杯,她舉杯就飲,真甜,一如記憶裏的一樣。

他的動作還是如那次一樣的瀟灑,一點也沒有差了,“小傾傾,到我了。”搶過酒保新拿來的酒瓶,藍景伊帶著醉意調起了酒。

先四杯。

再三杯。

就如當年的順序。

赤橙黃綠青藍紫,一一的擺在吧臺上,江君越一個示意,“端到那邊桌子上。”那是角落裏的一個兩人比特,小圓桌,兩把小型沙發,最適合相對而坐的戀人。

“傾傾,來,我們乾杯。”什麼也不想了,今晚,就是來跟他喝酒的,不醉不歸,不醉不休,醉了好,醉了可以什麼也想不起來,那多好呢。

江君越叫了幾個精緻的小菜擺在小桌上,眼見著她不吃,他拿起筷子夾了一塊糖醋裡脊遞到她的唇邊,“乖,這個酸酸甜甜的,好吃。”

是的,她就是喜歡吃這樣的,咬入了口中咀嚼著,也許是因為是他夾給她的,那塊糖醋裡脊特別的爽口。

吃一口菜,喝一口酒,再看一眼對面的男人,人生最美事不過如此了,卻,過了今晚就再也沒有機會了,“小傾傾,後悔那天遇到我了沒有?”

“沒。”他也飲了一口酒,聲音卻很清晰的道,若是讓時光再回到從前一次,他依然還會再遇到她一回,只是,到時候再請不要遇上他媽媽殺了她爸爸的事兒,那太殘忍,真的太殘忍了。

“小傾傾,迷Chun是不是很厲害?”小臉突的往前一送,藍景伊的小嘴貼上了江君越的耳朵,或者,他們兩個的陰差陽錯都緣於那次的迷Chun事件吧。

“那東西再厲害也不如我厲害。”他輕笑,薄唇也凑上了她的耳朵,“要不,一會兒去試試。”

“嗝……”打了一個酒嗝,她的眼神越來越迷離了,“試就試。”誰怕誰呢,她才不怕他。

酒意越來越薰然,調好的酒全都喝光了,又叫了兩瓶X`O,反正這次一定要江君越付錢了,她也不心疼,他是土豪,就要花他的,“小傾傾,你怎麼變成兩個頭了?”

“嗯,你也有兩個了,走,咱們去試試。”他的聲音很大,卻蓋不過騷動裏的音樂嘈雜,藍景伊的臉紅了,即便是醉了酒,她也知道他接下來要帶她去做什麼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卻居然該死的那麼的期待。

那家飯店自從那晚過後,她和他從未再踏足進去過,一想起曾經的那一晚的瘋狂,她心跳加速,整個身體都掛在江君越的身上,由他摟著她走出騷動,“小傾傾……”她輕聲叫,心裡是說不出的滋味。

“嗯?”他輕應,溫溫柔柔。

“小傾傾……”

“什麼?”

“小傾傾,你怎麼那麼好看呢?”她手指一點他的鼻尖,語氣輕挑的說過,樣子就象是一個十足十的小太妹,調皮可愛極了。

夜,真的很深了。

這個時候,時間已經接近天亮了,三點鐘的時候,真的要天亮了。

馬路上,閃爍了一晚上的霓虹卻依然沒有退場的意思,依然佔據著這最美的夜色。

江君越帶著她一個華麗的轉身,便把兩個人之間擺成了相對而站的姿勢。

“你也是。”他忽而輕聲說過,薄唇便徐徐落了下去。

那速度,真的很慢很慢,她卻癡癡的看著他忘記了躲開。

兩個人都瘋了,只想從此再不分離。

卻,可能嗎?

若是這世界只剩下了他們兩個,或許,會有可能,她會與他一起相依為命,一起看花開花落雲卷雲舒。

可是這世界,還有那麼多的人,還都是他們的親人,是他們所無法去放手的親人呀。

一隻大手緊扣著她的腰,扣著她貼著他更近更近,她聽到了他胸口的狂跳聲,還有自己的,絞在一起,再也難分彼此。

再度的相擁著她穿過馬路,走向那家讓她交付了女人第一次的飯店。

所有的一切在記憶裡都是那樣的鮮活,那晚上她算計著他的狡黠的眸光,其實一切或許他早就有所察覺吧,卻還是走進了她設計好的圈套中,那一晚,所有的一切都像是理所當然般的發生著,只是有一點他絕對沒有想到,身為人妻,她居然還是一個女孩,彷彿她的女孩之身就是為了他而留就是為了他而守到那一晚的。

迫不及待的感覺,很想要再重溫一次那晚的瘋狂。

開了房間,還是那一層樓那一個房間,他居然都記得,記得清清楚楚。

開了門,雙雙旋進去的時候,甚至來不及去插卡取電,就著一屋子裏的黑,他帶著她一起滾在了地毯上,竟是真的迫不及待了。

不管這樣對不對,反正,這一夜他們醉了,他們只想擁有彼此,不去分開。

愛情是什麼,愛情是我不想放手,愛情是我想擁有你分分秒秒,時刻不分離。

時鐘的指針滴答走過,一下一下,不疾不徐,亂了的只有兩個人的心跳和喘息,一次快過一次。

從門口的短短的走廊滾到房間裏,“妖精。”他輕喃,小女人,真美。

大眼睛睜開的看著他,或許,這一晚他們真的放縱了,可是她真的不想管了,就從這一刻開始把一切都記住,成為一生中永遠的最美的回憶。

會是一場身心合一的最美。

不去想爸爸,不去想任何人。

只一晚,原諒她,她只是醉了。

她忘記了反抗,只是癡癡的看著他的好看俊顏,如果只是最後一次,那麼,這一刻,她的世界裏便只有他,她不想記起任何人。

只有他。

只有他。

輕輕的唇落下,掠她的心弦怦怦跳動,是那樣的磨人,那樣的讓她心醉。

“小傾傾……”沒有迷Chun,卻比那一晚還要迷人還要愜意,襲上心頭。

“喜歡嗎?”他在她耳邊低語。

“喜歡。”她彷彿受了他聲音的盅惑,無限癡迷的說道。

霓虹燈的光茫透過窗紗照射進來,讓她得以在漸漸習慣的黑暗中把他看得越來越清晰,手被綁著,花色的裙子尾端和袖口還如流蘇般的流泄著。

良久,一切歸於了平靜。

這一夜,不知道是她瘋了,還是他瘋了。

天已經大亮了,他卻還是不想放手,直到,她睡倒在他的懷裡,癱軟的再也不能動了,藍景伊什麼也不知道了,只想睡覺,她累了,累得一動也不想動。

迷糊中,似乎是被他抱了起來,似乎是被他清洗過了身體,她卻依然不想醒來,累了,真的累了。

從天亮到天黑,藍景伊睡了一整天,悠然醒來的時候,天又黑了,身側的床上,已空空如也,“傾傾……”她慌亂的坐起,那一聲卻沒有如期喊來江君越的出現,他走了。

或許是不想面對醒來的她吧。

兩個人都需要好好的去思考一下兩個人的關係。

一套衣服疊得整整齊齊的放在枕頭邊,藍景伊起身穿好,才發現角落裏躺著昨天穿過的那些花色的裙子,想了一想,她還是收了起來,自己平生第一次修改的裙子呢,把老土改成時尚,其實那過程真的挺好玩的。

真不想離開,離開有他氣息的空間,可,她和他再在一起已經沒了可能,他們之間的阻礙太大,大的,讓她根本沒辦法想像,若媽媽知道一切時,他們要怎麼辦?

到時,還是要再痛一次。

長痛不如短痛,這般,也好。

出了飯店,一輛車已經等在了大門口,蔣瀚迎了上來,恭敬的道:“江總讓我過來送你回去。”

他居然知道她是要回小公寓,是的,昨晚一晚沒回去,媽媽一定擔心了,還有,她想兩個小東西了。

那兩個孩子,在這一刻彷彿成了多餘的一樣,或者,他們真的不該降生不該來到這個世界上,若是藍晴知道了爸爸是賀之玲害死的,不知道看著孩子們又會做何感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