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4章他真好看。

發佈時間: 2023-01-07 15:55:04
A+ A- 關燈 聽書

“蔣瀚,你不說話我就當你是默認了,那你再回答我第二個問題,我爸爸是不是君越他媽媽推下遊艇入海的?”這一句,她越說越小聲,尤其是最後一句,是所有問題中的重點,也是最讓她難受的一個問題了。

電話的彼端依然安靜,蔣瀚沒有說話,也沒有掛斷她的電話。

江君越不許他說出一切。

那他,便不說吧。

可是這樣的沉默更能說明他的答案,不是嗎?

這就是天意。

“好的,我知道了,呵呵,一切,都是真的了,蔣瀚,謝謝你,晚安。”藍景伊已經冷靜了下來,徐徐掛斷電話的時候,她再想打給江君越,卻發現她沒有**了。

皺眉。

再皺眉。

落寞的走出電話亭,她在人行橫道上走著,一輛路虎車悄悄的跟了上來,江君越的目光正落在前面女人的身上時,車上的藍牙響了起來,他隨手按下接聽鍵,就聽見蔣瀚道:“江總,藍景伊她全都知道了……”

那一夜,T市的馬路上出現了一道怪異的風景。

一人。

一車。

一人在前,一車在後。

人快,車也快。

人慢,車也慢。

人車之間永遠都是六七十米的距離,江君越不遠不近的緊跟著藍景伊。

陸文濤,他真想讓那渣男去死,為什麼要告訴藍景伊讓她難過呢?

緊隨在藍景伊的身後,她難過,他的心更疼了。

她遊魂一樣的走在人行橫道上,他失魂一樣的緊跟著她,生怕她一個想不開出了事。

可是,她已經是孩子媽了,不管做任何事情,首先該想到的都是她的孩子。

街口的巨型時鐘把指針走到了淩晨一點鐘,藍晴的電話是在一個小時之前打過來的,也是那個時候他才想起忘記通知藍晴了。

其實主要原因是他也不知道要告訴藍晴藍景伊哪個點回去,會不會回去,他也不敢說她跟他在一起,因為,保不齊她下一秒鐘就打車回去小公寓了。

似乎,一切都有可能,又似乎,一切都沒有可能,這個時候,他不知道她會有什麼樣的反應。

路虎車以它創記錄的慢行駛在馬路上。

前面,是一個十字路口。

紅燈。

路虎車隔了幾輛車停在了斑馬線前。

可,原本是一直朝前走的女人卻突然間拐了彎走上了斑馬線,江君越眼睜睜的看著藍景伊穿過了斑馬線,卻怎麼也越不過前面的車去追上她,只能任由藍景伊很快走到了馬路的對面,閃身在黑暗中。

紅燈終於綠了,一踩油門左轉,那一條路上一眼望過去卻不見藍景伊的踪影。

一瞬間,江君越的額頭冷汗涔涔,她想不開了要去**?

路虎車繼續减慢速度行駛在馬路上,而江君越的目光則是不停的掃視著周遭。

幾分鐘過去了,他依然沒有找到藍景伊。

不對,即便她走得再快,也快不過他的車吧。

江君越急忙在馬路上來了一個漂亮的倒U型,調轉了車頭往回駛去,心焦如焚,該死的陸文濤,他想把那人清蒸了扔海裡喂魚,這念頭一起,越想越是氣憤,他瞞了藍景伊這麼久,那人卻一下子就給說了出來。

方向盤微微的轉著,忽而,他看到她了。

可是,江君越更加緊張了,那女人,居然一過了斑馬線就上了一架天橋,此時,正在天橋的欄杆前靜靜的伫立著,太高,所以,他看不到她的表情。

但是,第一個感覺就是她要跳橋。

一踩刹車,江君越如箭一般的跳下車去,恨不得長了翅膀飛上天橋。

到了,離她越來越近,他心口的狂跳卻越來越熱烈。

“嘭”,只顧著看她,一不留神江君越華麗麗的撞人了,“喂,你走路沒長眼睛呀……”被撞的女孩出口罵道,可是下一秒鐘當她抬起頭來看清楚面前的江君越時,立刻改了口,“哇,帥哥,要不要一起吃亱宵?”

正立在欄杆前的藍景伊下意識的轉過頭,身後太吵,她想要忽略都不成。

“滾開。”眼看著藍景伊回頭,江君越急忙推開欲要糾纏自己的女孩,快步沖向藍景伊,“伊伊,別……”他沖過去,一下子拉住她的手,“別……別跳下去。”心,剛剛已經慌的無法形容了,他嚇壞了。

“你……你以為我要跳樓?”頭趴在男人的肩膀上,藍景伊輕聲的說過,一顆心忽而因為他的出現而狂亂的跳動著,與他的倒是頻率一致,“怦怦怦……怦怦怦……”跳個不停。

“你沒……沒有?”緊摟著藍景伊在懷,才有了那份踏實的感覺。

“傾傾,我們去吃宵夜好不好?”不認識的女孩還要請他呢,幹嗎讓別人捷足先登,她要跟他一起吃宵夜一起喝酒,不醉不歸。

原諒她,又想要放縱了,放縱自己一晚吧,她需要那樣的放縱。

“好。”他傾身一抱,便打橫抱起了她,然後健步的朝著天橋的樓梯走去,身後那兩個女孩子還是不死心的跟著,“喂,先生,跟我們一起吃宵夜吧。”

“蹬蹬蹬……”江君越走得飛快,討厭身後的兩隻蒼蠅,沒見到他此時正忙著嗎,他抱得可是正宮娘娘,她們那些連小三都算不上,還想上來爭什麼。

很快的,下了樓梯便到了車前,江君越這才放下了藍景伊,身後的兩個女孩也跟了上來,“先生,這是你的車?哇,太酷了。”路虎呢,一看就是土豪,“讓我們也上去坐一坐吧,好歹你剛剛撞了我,要道歉的,這就算是道歉了。”

江君越真是要無言了,現在的女孩都這樣的自來熟不懂矜持嗎,朝著藍景伊一努嘴,“這要問了我家後才行,她說了算。”

“家後?她是你家後?”兩女孩中的一個這才反應過來她們撞到了人家的槍口上。

家後,多美好的稱呼,可是自己與他之間還有那個可能嗎?

藍景伊彎身坐了進車,“傾傾,走吧,我餓了。”根本是理都沒理那兩個黃毛丫頭,她累了,走了好半天,這個時候才發現腿和脚彷彿不是自己的了,好累。

江君越優雅的坐上了駕駛座,沖著外面的兩個女孩道:“沒辦法,老婆不同意,再見。”說完,一踩油門飛馳而去,只留下那兩個女孩直跺脚,以為有yàn遇了,結果,撞上了人家正牌的妻子。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去哪兒?”他輕聲問她,彷彿怕聲音大了嚇壞了她似的,這個時候,他也不裝了,她都知道了,他還裝什麼冷酷呢。

“騷動。”想也不想的,她直接點了那個酒吧,那個,她和他第一次遇見的地方。

或者,始於那裡也止於那裡吧。

若事情是真的,她和他怎麼可以又走到一起呢,不可能的,真的不可能的,其實現在想來他選擇不告訴她是正確的,那般,她至少不至於象現在這般痛苦。

“好。”他輕聲應,這一晚上終於可以加快了車速,所以,他把車開到了盡可能的快,但是快中又保持著平穩,有她在車上,他必須要穩,一想到剛剛她立在天橋上的孤單身影,他的心又疼了。

兩個人,誰也不去提及那件事情,那是他們兩個誰也不想觸及的難過,可是它就擺在那裡,即便是不提及,也會時時的告訴著兩個人他們現在的關係。

可是一切,又都與他們無關是不是?

撇去母子與父女的關係,若是他們是單獨的個體,穆錦山的死與他們半點關係都沒有,那時候,他們還小,都很小。

下了車,進了騷動,有一種感覺,時光好象就回溯到了那一晚,哪裡都像是那夜的感覺,裡面也都是帶著點瘋狂的在這裡過**的男人女人,舞池裏款擺的身姿佑著人都想要去試一試,“包厢還是大廳?”江君越牽著她的手停在人前,輕聲的問她。

藍景伊卻小手一指,“你去吧台,我要你調酒給我喝,好不好?”人才到,她卻有種醉了的感覺,想喝他調的酒,很好喝的,尤其是他調酒的樣子,帥呆了。

“呵,好,不過現在手法都生疏了,很久沒練過了,一會兒若是摔了酒瓶酒杯你不許笑。”

“哈哈,好。”想不到江君越也有這樣忐忑不安的時候,那樣子太可愛了,於是,她惦起脚尖在他耳邊低語道:“你摔了我也會摔,我也好久沒練了。”她也想要調酒,就象是那一晚一樣。

赤橙黃綠青藍紫,她要調七杯酒,再與他一起飲下。

西裝革履,可是,江君越真的上場了,一邊往吧台裡面走一邊脫了西服外套,露出內裡白色的襯衫,然後,隨手解了領帶,那一解一動間,簡直太Xing`感了,已經有女人尖叫著沖了過來,“小傾傾……小傾傾……”事隔這麼久後,依然有人認識他,可見,當初的那一夜他也曾經在騷動轟動一時的。

沒了超墨,他的一張臉更妖孽更佑人。

藍景伊半倚在吧臺上,微笑的看著男人的表演,一舉一動皆在她的眸中。

他真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