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3章無果而終

發佈時間: 2023-01-07 15:54:42
A+ A- 關燈 聽書

“不好。”她實話實說了,她想陸文濤一定是已經知道她和江君越現在的關係了,那是要多別扭就有多彆扭,沒辦法形容的。

她的兩個字出口,那落寞的神情落在陸文濤的視野中,這一刻,他不知道要不要告訴她實情了。

只是想要讓她幸福,可是幸福離她卻又是那麼的遙遠,“景伊,他之所以選擇與你分開,其實,是不想你為難。”

“不想我為難?我會為難什麼?”難道,她和江君越之間真的有什麼不能公諸於世的秘密嗎?

陸文濤的視線落在了藍景伊胸前的胸針上,“阿姨最近還在找你爸爸吧?”

“嗯,一直都在找,回來了就讓朋友幫忙找,每天都有打電話的。”這些,藍景伊都知道,藍晴也從不瞞她。

“可其實……”只說了三個字,陸文濤又頓住了,到底說還是不說呢?這些天他一直沒來找她,是因為他覺得他的出現會影響她的幸福指數。

可當她的幸福指數正在迅速下降的時候,他知道他必須要出現查出原因來,然後,由她對症下藥,不然,她會一直的痛苦下去的,所以,他悄悄的親自追查了江君越最近的事情,很不容易才查出原因的。

“文濤,你說,你快告訴我。”藍景伊急了,陸文濤這是話中有話,她聽得出來的。

“你爸爸,他已經墜海了,生還幾率渺茫,因為,至今也沒有他被人救起的任何消息和報導。”陸文濤小心翼翼的說過,車窗外是一閃既逝的霓虹閃爍,可是再美,也看不進車內的兩個人的眼底了。

果然,藍景伊的呼吸開始加快,彷彿是在消化這個認知似的,半晌才突然間的道:“陸文濤,你騙我,不可能的,你一定是騙我的。”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這件事情江君越已經證實了,所以,他才要與你分手的。”

“因為我爸爸墜海了,所以,他要跟我分手?”藍景伊懵了,一時間已經沒有辦法思考了,更沒有辦法把兩件事情聯系在一起,一直的想要知道答案,但是這會陸文濤真說了,她卻更迷糊了。

“你爸爸是賀之玲推落入海的。”

黑。

眼前一片黑暗。

藍景伊一下子什麼也看不清楚了,整個人搖搖欲墜,只覺被黑暗香噬了一般,所有的光明都離她遠遠而去。

“騙人,陸文濤,你一定是騙我的是不是?”她無法消化這突如其來聽到的消息,這太震撼了,這也太過戲劇化了吧,這怎麼可能呢?

“你現在就可以打電話向江君越求證,他早就知道了,就在不久前。”陸文濤篤定的說過,眼看著她眼底裏的哀戚,他心疼了。

“所以,他不想我難做,不想我夾在我爸的死與他媽***下手之間,是不是?”天旋地轉的感覺,老天爺,這真的太殘忍了,他媽媽怎麼會是殺害自己爸爸的兇手呢?

不要。

她不要這個答案呀。

不知道的時候想要知道,可是真的知道了的這一刻,她又寧願不知道了。

江君越,他真好,他一直不告訴自己,他一直把事情隱瞞著只他一個人痛苦。

果然,他心裡還是有她的,只是不想讓她再難過再痛苦罷了。

“你媽媽會同意你嫁給一個親手殺死你爸爸的女人的兒子嗎?景伊,不會的,晴姨不會同意的,我後來才知道,原來她愛你爸爸愛得至深,那是我所沒有想到的深度,所以,之前對你做過的事情,我很報歉。”

“停車,快停車,我不要聽,再也不要聽了。”她不要這個答案,這太痛苦了,不過是須臾間,藍景伊的神情大變,她明白若是陸文濤說的一切都是真的,那她和江君越之間真的很難再走到一起了。

“景伊,你冷靜些,我來告訴你,是不想你和他之間出現什麼誤會,你傷心難過的時候,或許,他也很傷心吧,畢竟,你爸爸的死不是他做的,可是,賀之玲是他親生的母親,你讓他如何選擇呢?景伊,你難做的同時,其實,他也是難做的。”陸文濤一針見血的分析著所有,他並不是想要乘人之危,只是最近,她一直活在痛苦裏讓他很看不過去,有些癥結,只要下對了藥一定可以解除的,可是那藥,很難開對罷了。

她知道,她什麼都知道,可她就是無法消化這個突如其來的消息,太殘忍了。

“停車呀。”

“景伊……”

藍景伊瘋狂的一摁車門按鈕,車門便在開始打開,陸文濤嚇壞了,急忙的踩刹車,再往路邊停去,眼睛全都在後視鏡裏,“哢”,寶馬車一個急刹車停在路邊的時候,原本車後的一輛車剛好擦著他的車身而過,只要再慢上半秒鐘,兩輛車就親吻在一起了,額頭上沁出汗珠,他後怕了,因為若是出事,就是他和藍景伊的兩條命。

“瘋子……”才駛過去的車已經减速,剛剛也是從鬼門關裡走過一遭,開車的人把頭從車窗裏探出來沖著陸文濤的方向吼叫著,後怕,每個人都後怕,獨有藍景伊什麼也不知道的如行屍走肉般的下了車朝前走去。

花裙子隨風飄擺,藍景伊走得飛快,對陸文濤的喊聲她一點都沒有感覺似的,只是在人行橫道上飛奔著。

“景伊……景伊……”陸文濤緊追著藍景伊,眼看著就要追上了,身後,卻響起了刺耳的機車上的警笛聲,交警來了。

來得真快,彷彿就在這附近等著他違規停車一樣,他還想要追藍景伊,但是,騎著機車的交警已經轉眼就到了他的面前,“先車,你涉嫌違章停車,請跟我們走一趟吧。”

怎麼會這麼快?

陸文濤一皺眉頭,“我是陸氏的總裁陸文濤,能不能……”

“王子違章與庶民同罪,陸先生請跟我們走一趟。”交警不卑不亢,還是要帶人。

兩個交警,還穿著制服配著肩章,再加上座下騎著的交警專用機車,陸文濤知道他逃不過了,不死心的掃向已經越走越遠的藍景伊,他一拳頭揮在一株樹幹上,“***!”再咬牙,“我們走吧。”

冷沉的被交警隨後趕來的車帶走,可,他才坐上車就看見了一輛拉風的路虎車徐徐從警車一側駛過,駛過的時候還瀕瀕按著車喇叭,陸文濤看過去,當看見正開車的人是江君越時,他臉色鐵青了(哈哈,小越越真够腹黑的,黑人家陸文濤了,男人嫉妒起來果然要不得呀,誰讓藍景伊上了陸文濤的車不上他的車呢)。

藍景伊只是盲目的走在人行橫道上,她要消化剛剛陸文濤才告訴她的一切。

那些,像是真的,又不像是真的。

其實,她更希望那是假的。

她想打個電話給江君越確認一下,可是,她的手機早就沒電了,她現在誰也聯系不上。

正著急著,前面一座公用電話亭出現了,藍景伊從背包裏摸出了一枚**,便朝著公用電話亭走去,推門而入,要打誰的電話確認消息她卻猶豫了,其實,第一個想打給電話的是江君越,可若是陸文濤所說的傳聞都是假的,那她打給江君越是不是也打錯了呢?

一瞬間的心思百轉,最終,藍景伊打給了蔣瀚,謝天謝地,她居然記得蔣瀚的號碼,她對數位一向敏感,幾乎是過目不忘。

那邊,想了幾聲便被接了起來,“藍經理,你好。”很公式化的問候,的確,藍景伊現在真的是江氏的一名經理,客服處的經理。

“蔣瀚,別跟我玩這些虛的,我不要這些問候,我只要你告訴我一些事實,一些與我有關的事實。”藍景伊難過了,若是她真的證明了一切都如陸文濤所說是真的,她真的要與江君越徹底分手嗎?

“藍景伊,你說吧。”她叫他名字,好吧,那他也叫她名字,總裁的這個女人的確是特別了點,可也就是因為這特別,所以,總裁才放不下她吧,那麼幾年了,能走進總裁心中的女人只有她一個,便可見一斑了,所以,蔣瀚不敢怠慢藍景伊,因為,沒有誰比他更清楚江君越的心了,或者可以說他就是江君越肚子裏的一條蛔蟲,他清楚藍景伊和江君越之間的一切。

“第一,你告訴我君越是不是前幾天要帶我去民政局領結婚證了?”想到這個,她就激動,再回想那一天一早發生的所有的一幕幕,也許是他正要帶也去領證的時候,結果,突然間收到她爸爸是被他媽媽推海而亡的消息,所以,那次的領證最後無果而終了。

蔣瀚靜靜的拿著手機,江君越不許他說出去,所以,他便一直沒有告訴任何人,那天早上其實最可憐的是他,一大早天還沒亮就去江家向老爺子要了江君越的戶口本,而後又在民政局大門前等著江君越和藍景伊,結果,兩個人就在快要到了的時候一個調頭,根本沒去,他也白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