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章走不進去的世界

發佈時間: 2023-01-07 15:54:09
A+ A- 關燈 聽書

“沒空給你查什麼夜用日用,你自己選吧。”

藍景伊眼尖,一下子就摸到了她想要的那一種,“行了,你出去吧。”說完,便急急的往馬桶那裡走去。

身後傳來了腳步聲,她以為他出去了,便急急的往下一褪裙子,不換很難受的,可是才坐下去,就聽見水流的嘩嘩聲,江君越居然沒有離開而是在洗手,而且,他所站的位置可以透過鏡子看到此時的她,天,她才褪裙子的時候他是不是……

“你……你硫氓,你出去……”

“怎麼,怕我看嗎?你哪裡我沒看過?”江君越冷嗤了一聲,“孩子都生了,居然還會害羞,一會兒出去了就在我辦公室裏等著,我已經讓人送了衣服過來,應該很快就到了,樣品間的事兒我讓王總去處理了,以後美鑫的單你不必再跟踪。”從商場回來,他已經知道她今天都做了什麼,他不喜歡她和尹晴柔絞在一起,總是覺得尹晴柔回來有些變了,可是具體哪裡變了,他一時半會也說不清楚。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那你……”

“我要去開會了,被你這一折騰,我已經遲到了。”江君越冷著臉說完,便要出去。

“傾傾,謝謝你。”藍景伊小小聲的說著,心底裏甜甜的,他心裡還是有她的,她知道。

“走了。”江君越停也沒停,轉身就大步的出了洗手間。

換好了衛生棉,無聊的在江君越的辦公室裏翻看著報紙雜誌,這還是藍景伊第一次一個人單獨留在江君越的辦公室,讓她總是有些不自在。

尹晴柔落寞的往江氏走去,美鑫的事兒還沒有處理完,李天炎那個老色鬼還在磨蹭,她真受不了那個男人,可是,也只有李天炎才會給她這樣體面的工作,她的病史能有人肯用她她還挑什麼呢?

才一進了江氏的塔樓,前面不遠處,江君越正拿著手機邊走邊打著電話,“嗯,拿一套她的衣服讓保姆送過來,現在就過來……”

她聽得清清楚楚,江君越不止是親自去為藍景伊買衛生棉,甚至於還叫人送衣服給藍景伊,這些,他卻從來也沒有對自己做過。

以前她跟他一起的時候,只要來月經,他從來不碰她的,所以,她一直以為他是有潔癖的人,或者說是覺得女人來月經是不乾淨的,但是現在她才知道,其實不是的,在他眼裡,藍景伊怎麼樣都是美好的,來月經了也是美好的吧。

可是,他又似乎想要與藍景伊拉開距離,這讓她也百思不得其解。

江君越才掛斷電話,便又接起了電話,“好,我馬上上樓,然後就去會議室開會,我已經在一樓就要到電梯間了。”

尹晴柔頓住了脚步,她沒有跟上去,而是轉身就出了江氏塔樓,然後,迅速的走進了斜對面不遠處的一個巷子裏,那裡面有擺地攤的,隨便的選了一條大花裙子,款式要多土就有多土,二十塊一條,那布料也是不透氣的,這才興沖沖的往回走去。

她想這條花裙子一定適合藍景伊的,那樣的女人也就適合這樣的裙子,醜爆了。

藍景伊家裡的保姆她認識,確切的說跟藍景伊有關的一切她都打聽清楚了,那保姆最近只白天在小公寓裏幫忙,晚上就離開了,一天的食材都會為藍晴準備好,有時留在小公寓裏幫忙煮飯,有時不煮,站在江氏的塔樓外等了又等,終於,一輛的士上下來了保姆,尹晴柔這才慢香香的轉過了身,卻走得極慢。

保姆快步跟了過來,應該是江君越跟警衛打了招呼,所以,警衛便直接放行了。

尹晴柔一手拿著才買的裙子的袋子,一手摸出了手機裝作有人在打電話給她,而她則是停了下來極自然的轉過了身,這一轉身,正好對上了走進來的保姆,“你是尹小姐?”鄰居住著,總有見面的時候,再加上尹晴柔這幾天的刻意接觸,保姆也是認識尹晴柔的,只是沒想到會在江氏裏遇見尹晴柔。

“嗯,是我。”尹晴柔隨手放下了手機,彷彿才掛斷的樣子,親絡的迎上了保姆,“你這是……”

“哦,我是來給家後送衣服的,喏,就是這件了,尹小姐也在這裡上班?”

“不是,我是美鑫的員工,美鑫與江氏有業務往來,我是陪我們美鑫的李總過來的。”

“那你今天有見過景伊嗎?”

“有呀,她才去了江總的辦公室,我正要上去找她一起談論一下上一批貨出問題的事情呢。”尹晴柔徐徐說過,目光若有似無的掃過保姆手上的衣服袋子,“阿姨這是……”

“你要上樓去見景伊?”

“嗯,這就上去。”

“那真好,那你幫我把這件衣服帶給她好了,我家裡兒媳婦前幾天生了,所以,最近我經常是買了菜就回家去侍候兒媳婦坐月子,唉,女人就是這樣麻煩,你帶上去交給景伊,我就不爬這一趟了,頂樓太高了。”

“呵呵,好的,阿姨慢走。”尹晴柔也不留保姆,接過保姆遞過來的衣服便真的由著保姆離開了。

可是轉而,就把保姆給她的袋子裏的衣服換成了自己才買的那件地攤貨,二十塊錢的土的直掉渣的大花裙子。

藍景伊,她就是要讓藍景伊在江氏裏出盡洋相,然後,灰溜溜的滾出江氏,就算江君越還是很寶貝她,可那有什麼關係,他也跟她保持著距離呢,不是嗎?

那男人的心是誰也猜出不透的,那最好就別猜,因為,一猜就錯了。

……

藍景伊正無聊的翻著報紙,高跟鞋的聲音就在這時傳了進來,藍景伊轉過身去,目光落在那扇關著的門上,門並沒有關嚴,她在等人送衣服過來。

藍景伊以為是送衣服的過來了。

可,她才站起來要迎過去,門便被人從外面推開了,頓時,一裏一外,兩個女人迎面碰上了。

“景伊。”藍景伊面上的怔然尹晴柔只當未見,微笑的迎上去,便將手裡的袋子遞給藍景伊,“這是保姆讓我交給你的衣服,你快拿去換了吧。”

“你……你知道了?”藍景伊真囧,月經而已,為什麼要弄得全公司都知道了一樣,以後,她還怎麼在江氏工作呢。

“呵,我們都是女人,那有什麼關係,快去把裙子換了吧,不然不舒服。”

“好的,謝謝。”藍景伊拿著裙子就去了洗手間。

可,當拿出那條裙子的時候,她就是覺得這裙子有點古怪,一點都不像是江君越買給她的那些類型,看起來土裡土氣的,穿出去一定丟死人。

拿在身上比了又比,還是覺得彆扭,不過,若是改一改應該會好一些,也會看起來更時尚一些。

藍景伊並沒有直接穿在身上,而是又出了洗手間,奇怪,尹晴柔怎麼不在呢?

走了嗎?

走了也不打聲招呼,那女人真是奇怪,藍景伊急著換裙子,便去找了一把剪刀出來,剪刀落下去,刷刷刷的把裙子的下擺剪開了長短不一的一條條,同時把半截的短袖也依葫蘆畫瓢的剪了,再在身上比一比,真的很時尚的感覺了。

她才要再進去洗手間換上,洗手間一側一道她從來也沒有進去過的門被打開了,尹晴柔從裡面走出來,“咦,景伊,怎麼還沒換呢?”

“我……我這就去。”

“那我也先下去了,我來拿點東西,李總還叫我呢。”

“好的,再見。”不管怎麼不喜歡尹晴柔,可是人家給她送裙子總是好意的。

尹晴柔走了,藍景伊這才又進去了洗手間換了被自己改裝過的裙子,在鏡子前美美的轉了一圈,被剪的碎碎的下擺隨風飄揚,真的好看極了,她這才滿意的理了理頭髮,橡皮筋隨意的綁了一下才出去了。

洗手間一側的房門是虛掩著的,她出去的時候,眸光正好掃進那房間裏,一道縫隙讓她看到了迎面窗簾上一簇簇淡紫色的薰衣草,那花朵彷彿帶著香般的吸引著藍景伊不由自主的就走了進去。

她沒想窺探江君越的個人世界的,可是那紫色的薰衣草太吸引她了,再加上剛剛尹晴柔也進去過,所以,藍景伊一個沒忍住的就推門而踏了進去。

淡紫色的房間,牆壁上就如同那輛漂亮的露營車似的,白底上畫著一株株的薰衣草,正迎風飄擺著,彷彿還沁著濃濃的香。

一張圓形床的床頭牆壁上掛著一幅巨型照片,一眼看過之後,藍景伊才明白為什麼尹晴柔來的時候那麼自然的進了這個內間休息室,又為什麼離開的時候還得意的沖著她微笑呢。

原來,這又是另一間類似隔壁小公寓的地方,是獨屬於尹晴柔的。

照片裏的尹晴柔真美,比薰衣草還美,青Chun靚麗中透著幸福的味道,那抹幸福,便是他江君越帶給她的。

這又是一間她永遠也走不進去的世界,藍景伊又迷惑了,難道,是她的感覺錯了,他真的只是又迷戀上了尹晴柔才不理會自己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