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嘻皮笑臉

發佈時間: 2023-01-07 15:17:04
A+ A- 關燈 聽書

異口同聲的,她看著小傾傾,江君越看著懷裡的藍景伊,兩個人一起怔住了……

“小傾傾,這女的誰呀?”身旁,傳來一個男子嘻皮笑臉的聲音。

“站住,我讓你跑,再跑我打斷你的腿。”

不過是瞬間,兩個人就被人圍住了,粗喘著,第一個進入藍景伊視線裏的就是小傾傾身側的那個男人,一身修身考究的黑色西裝,身材粗獷魁梧,三七分的頭型梳得油光鋥亮,彷彿汽車才打完蠟一樣,一看就是一個暴發戶,超有錢的那種,她眸光挑了挑,轉首盯上還戴著墨鏡的小傾傾,很詫異的道:“呃,你原來男女通吃呀。”先是貴婦,現在又是猛男,真沒想到他居然連受都願意做,果然是有錢能使鬼推磨。

江君越的臉色一下子就變了,這女人說什麼呢,“你……”可他才開口說話,迎面一個看起來很尾褻的男子一拳就襲向了藍景伊的後腦勺,條件反射的,他摟著她的腰倏的往旁邊一移,撞著他身側的那個男子一個趔趄,“喂,小傾傾,你幹嗎呢?你居然敢撞我?”

“滾,少那麼叫我。”小傾傾一推那男子,那畫面就在藍景伊的眼皮子底下,她的眼睛瞪得更大了,這人不但是男女通吃,還很會跟男人打情罵俏呢,“真噁心。”身子一掙,直接從他懷裡掙了開來。

可,才轉過身她立刻又轉過來,手下意識的一抓小傾傾的,“快跑。”不跑是傻瓜,她看到刀了,天呀,那幾個渣男身上有刀具,她的小命呀,她可不想替人家試那刀具够不够鋒利。

然,扯著小傾傾只往前一步,她就知道完了,她被團團圍住了,除非她有翅膀,否則,根本飛不出眼前的這個小包圍圈。

人家人多,她人少,頭轉過去,紅唇隨即就覆在了小傾傾的唇上,真薄,都說唇薄的男人很薄情,可是,這個小傾傾卻是濫情的很,男的女的只要給錢他都來者不拒,但是這個時候她也顧不得了,她用只有他們兩個才能聽到的聲音說道:“小傾傾,我來應付他們,你快去幫我報警,謝了。”人家圍的是她,她想這樣小傾傾一定可以走開的吧。

卻不曾想,那死男人居然見死不救,“我沒手機,要報警你自己報吧。”超大的嗓門,他不幫忙也就算了,居然還把她的意圖直接告訴對方了,藍景伊一個頭兩個大,恨恨的瞪了他一眼,“沒出息的小受,你給我滾。”她最討厭的就是這種吃裡扒外的東西了,讓她恨之入骨。

藍景伊的尾音還未落,突的,腰上一緊,整個人被身邊的男人手一勾便徹底的帶進了他的懷裡,她對上了他已然黑了的一張臉,“再說我是小受試試?”

“小受,你就是小受,你給我滾。”好歹他還黑了她兩萬塊,這個時候居然要把她置身在水深火熱之中而不管不顧,藍景伊用力的推他,這一瞬間,居然忘記了周遭的那一個個泛著冷寒幽光的刀具。

“好,我就讓你試試誰是受,是你要受著我。”薄唇,刷的落下,不会的就吻上了她的,確切點說那是咬,江君越狠狠的咬著她的唇,不帶一絲的憐惜,敢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說他是小受,藍景伊她真是活的不耐煩了。

“嘶……”藍景伊的鼻翼倒吸了一口涼氣,疼呀,可隨即的,她立刻瞪圓了眼睛,“啊”的一聲驚叫出口,緊隨驚叫之後的是她閉上了眼睛。

那一瞬間,藍景伊的腦子裏全都是才看到的那飛砍而來的短刀,她嚇壞了,這一刀下來,她非死即傷。

可,身上卻沒有預期的疼,只聽到兩聲悶響,唇上突的移開的薄唇就又印了下來,“女人,你才是受。”

藍景伊“謔”的睜開眼睛,這才發現才向她揮舞短刀的男人已經倒在了她的脚邊,他手上的那把刀早就插在了兩步開外的泥地上,“你……你……”除了小傾傾她不作第二人想,除了他沒有人可能在這樣的幾秒內救下她吧,幾步外的那個猛男連靠近都沒靠近,絕對不可能是他。

回應她的是身子猛的被推開,緊接著,小傾傾又踢開了一把刀,藍景伊傻傻的站在那裡,傻傻的看著面前的男人彷彿在拍戲一樣的踢飛一個又一個的人,直到那七八個人都趴下了只剩她和他站在原地的時候她才回過神來,兩條手臂忽的一摟小傾傾的脖子,紅唇主動的在他的臉頰上印了一下,“親愛的,謝謝你。”這一聲親愛的稱呼延續了初遇那一夜驚豔的美好,她叫得如此的順口如此的自然。

江君越冷著一張臉,酷酷的拍了拍手,伸手便一推藍景伊,眸色中帶著幾分不屑,學著她的口氣道:“沒出息的女人,你給我滾。”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身子一個趔趄,藍景伊退後了一步,她才要開口,目光裏一個精緻的鑰匙鏈就映入了眸中,她撒腿沖向那個手拿著鑰匙鏈走過來蹲在她面前一個倒地的男人前的女人,狠狠的扯住那女人的手臂,“小偷,把我的東西還給我。”

女人一掙,“走開。”看也不看她的瞄著正躺在地上的一個男人,“坤哥,你沒事吧,要不要叫救護車?”

“扶我起來。”男人應該是很疼,輕哼了一聲扶著女人的手就要站起來。

“喂,你把鑰匙鏈還給我,哈,我知道了,就是你們這夥人偷了我的錢包是不是?我想起來了,那天晚上好象是我撞了你們,然後就是那個時候被偷了是不是?”藍景伊終於想了起來,怪不得剛剛見這幾個人的時候,她竟是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呢,“把我的錢還給我,三千多呢,快點。”藍景伊狠踢了一下坤哥,才倒地的坤哥一點都不威風了,相反的,倒像是一條蟲,再沒那麼可怕的了。

“誰偷你東西了,是你自己犯踐倒貼的,走開。”女人囂張跋扈的沖著藍景伊吼著。

這世界就是這樣,有些人就是有顛倒黑白的本事,把白的說成黑的,把黑的說成白的而趾高氣揚。

藍景伊的眼睛緊盯著那個鑰匙鏈,手一指,“那是我的,你還給我。”那是簡非離送給她的,幾年了,從未離身,卻不曾想,居然讓這夥小混混給偷走了,“還給我。”她說著就去搶,別的東西都可以不要,可是這個鑰匙鏈和那三千塊,她一定要要回來。

女人不幹了,一手扶著坤哥,一手猛的一推她,“在我手上就是我的,你這是搶。”

呃,藍景伊真的要崩潰了,穩住身形,伸手就去扯那鑰匙鏈,“我就搶怎麼了?”她自己的東西,當然要搶回來。

場面一下子就亂了起來,藍景伊奮不顧身的去搶東西,什麼都忘記了,只想搶回簡非離送給她的鑰匙鏈,分手已經兩年了,但是,她依然忘不掉那個男人,都說初戀是女人一生最美的夢,是的,那個夢即便早就已經成為過去,卻依然會潤染著女人的心,總也不會散去。

“臭裱`子,滾開。”眼見著藍景伊就要搶走那個鑰匙鏈了,女人一急,鬆開推著她的手便探進了褲袋裏,一把匕首倏的亮起,想也不想的就刺向藍景伊,“啊……”藍景伊嚇得呆住了,她對這樣的兇器一向有恐慌感,第一反應是怔怔的看著而忘記了躲開。

匕首以無比迅猛的速度襲來,等藍景伊想到要躲開的時候已經晚了,她情急的閉上眼睛,心跳,猛的加快。

“撲”,那是利器劃過皮肉的聲音,藍景伊的心依然在狂猛的跳動著,可是,為什麼沒有預期的疼痛?

藍景伊倏的睜開眼睛,入目,是醒目的血紅,可是,那鮮血的來處卻不是自己的身體,而是一隻屬於男人的手臂,“小傾傾,你……”她急了,一把摟住不知何時沖過來的小傾傾的腰,剛剛若不是他,那麼,現在受傷流血的就是她自己了。

江君越覺得自己真是瘋了,可是,當看見那把匕首刺向藍景伊的時候,條件反射的,他居然就出了手,“滾。”一聲嘶吼,這女人真是掃把星,居然害他受傷。

可,藍景伊一點也不生氣,在受傷和被吼的兩個選擇中,她毫不遲疑的選擇了後者,“我打110吧。”

江君越一把抓住了藍景伊要打電話的手,“行了,你巴不得你明天上T市的頭版頭條,是不是?怎麼就這麼的想出名想瘋了呢。”若是被老媽知道他受傷了,只怕,他最少要聽一個月的碎碎念,不過是傷了手臂而已,皮肉傷,骨頭沒斷就挺好的,他不在意她急什麼。

“喂,你受傷了,我是好心要給你報警叫車。”

“讓你滾你就滾。”江君越呲牙吼了一嗓,這會兒,受傷的部位還真是有些疼了。

“我就不滾你能把我怎麼著?”藍景伊氣憤的也吼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