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章天殺的男人

發佈時間: 2023-01-07 15:51:57
A+ A- 關燈 聽書

“好,我要去海邊。”似乎,只要不是送她回家,他帶她去哪裡都好,其實,他更想帶她去他的家裡,只是,他怕她醒來後會後悔。

那便,開著車帶她去海邊吧。

簡非離開著車,開著開著,車上就傳來了藍景伊低微的酣聲,瞧瞧,她竟然睡著了,回頭瞄了一眼她的睡姿,真的說不上好看,可是,他居然特別的喜歡看著睡著的她,記得第一次見她的時候,她就趴在聽報告的階梯教室的桌子上睡著了,大家都在聽報告,就她一個人睡得那是一個香,一度惹得那個正在講報告的講師很不好意思,可是等她醒過來,只給了那講師一個評語:那就是他講得太難聽太沒水準了。

所以,她睡著了才是正常的,不睡覺才不正常呢。

呵呵,她就是這樣一個小女人,敢愛敢恨,愛了便愛了,恨了便恨了。

想當初,如果不是敏茹以死要脅他娶她,藍景伊也不會跟他分手的。

可是,這世上沒有如果,經歷了就是經歷了,他們,也許再也回不到如初的最美和最愛了。

車子,停在了海邊,過了年才沒多久,天氣正是冷寒時,海邊的風有些大,好在,他們一起在車裏,聽著潮聲看著潮漲潮落,一切都是那麼的美。

“嘔……唔……”一聲作嘔的聲音從車後座上傳來,簡非離急忙的跳下車上了後排座位,卻還沒有扶起藍景伊,她已經“哇”的一口吐了出來,吐了他一身,一股味道充斥在車廂裏,他看著她難受的小臉,居然忘記了噁心,拿過紙巾就替她擦著因為流淚而髒髒的小臉,等那如小花貓般的小臉終於擦乾淨了之後,藍景伊又是那一個清秀可人的小女人了。

她在他眼裡,一向都是清秀可人的。

現在,她身上乾乾淨淨了,倒是他,一身的髒。

索Xing,脫了外套丟在沙灘上,再把車裏用紙巾收拾乾淨了,他這才只著襯衫坐在她的身旁,環著她的頭枕在他的腿上,似乎是睡得舒服了,睡著了的她小臉上洋溢著一份說不出的甜美微笑,讓他竟然捨不得眨一下眼睛,就那麼的癡癡的看著她,當初,為了讓他相信她真的移情別戀了,她居然真的嫁給了陸文濤,只為了成全他和紀敏茹,她到底有多傻呢?

“傻丫頭。”輕喃著,手指落在藍景伊的小臉上,當觸到她的肌膚時,他輕輕一顫,不知道這樣對不對,可是,至少她現在還未婚是不是?

他只是想要摸摸她的臉,只是如此而已,他還有再愛她的權力嗎?

海風依舊打在車玻璃上,他喜歡在這靜謐中與她靜靜的相守,若是江君越真的與那個女人在一起了,那麼,對於藍景伊,他是絕對不會放手的。

他愛她,一直都愛,從來也沒有變過,如今敏茹已經幸福了,那麼,他也該幸福了,是不是?

藍景伊的手機響了,他替她拿起,看著荧幕上閃爍的‘江君越’三個字,只一思量,他便隨手就替她關了機,好眠吧,他不想江君越再來打擾她了。

一夜,就在藍景伊的好睡中悄然過去了。

遠遠的,海天相交的那一隅已經泛起了魚肚白。

枕在他腿上的女人依然還沒有醒來的迹象。

他卻不敢繼續的由她枕著了。

輕輕的移開她的小臉,藍景伊略略不舒服的一皺眉,這才又繼續躺在座椅上睡去。

簡非離下了車,燃起了一根烟,因為車裏的那個女人,只怕她吸了他的二手烟,他竟然坐了一夜而沒有吸一隻烟。

烟有時候真的是好東西,它可以在你煩躁的時候消散去一些些的難過。

天,已經大亮了,海邊的空氣是這樣的清新,清新的彷彿能滴出水來一樣。

他的手機,這昨夜裏到現在第一次的響起了,還沒拿起,直覺就告訴他是江君越打過來的。

昨晚江君越也喝了不少,呵呵,他是打過了藍景伊的打不通,可是又沒想到要打他的吧,這會兒,江君越一定是酒醒了才想起打給他的,簡非離突然間就明白了,原來,那個男人並未真的放下過藍景伊,酒一醒了,第一個想起的就是他車裏的女人,“你好,簡非離。”他接起,低聲說過。

“她在你那兒?”沙啞的男聲,帶著絲絲的焦灼,似乎昨晚,江君越過得很不好。

“非離,誰的電話?”簡非離才要說話,身後,忽而就傳來了藍景伊的聲音,原來,她醒了,此時正步下車來。

正聽著電話的江君越臉色微變,唇輕輕抿過,便低聲道:“掛了,別說是我。”一抹警告意味的話語,江君越居然不想讓藍景伊知道他打過來給他過。

簡非離有些懵懵的,他也是男人,可是他看不懂江君越了。

“非離,我怎麼在你車上?還在海邊呢?你接誰的電話呢?”藍景伊頭痛欲裂,這就是醉酒的後果,還有,她一點也記不起來自己昨晚都幹了些什麼,她好象是喝了好多酒,她好象還遇到了江君越,後來,是簡非離帶她離開騷動的嗎?

“你喝醉了,不肯回家,我又不好意思把你帶去我家裡,又怕去飯店開房你醒了後怪我,嗯嗯,最後我就迫不得已的開著車把你帶來這海邊了,怎麼樣,海風把你吹的醒酒了?”

藍景伊臉紅了,她又記起來了一些片斷,她昨晚上不止是喝多了酒,還耍酒瘋拉著他一起唱了好多的情歌呢,“非離,對不起。”

“呵,餓了吧,一起去吃早餐怎麼樣?”

藍景伊點點頭,真喜歡跟簡非離在一起的感覺,輕鬆自然,他帶給她的永遠都是乾淨美好的感覺,“非離,你的外套呢?怎麼只穿一件襯衫?”藍景伊是在被海風吹得一哆嗦的時候才後知後覺的發現簡非離居然只穿了一件襯衫。

“呵,外套昨晚落在騷動忘記拿出來了。”他不想讓她知道是因為她吐了他一身,他才被迫脫下去的,那些不美好的事情就讓他永遠的消失吧,她記不起來才最好,他也感謝這一夜的海風,早把他的外套吹刮到爪窪國去了,現在找也找不到了。

“都怪我,快上車吧,千萬別感冒了。”藍景伊拉過簡非離的手臂往車前走去,“快點,感冒了很難受的,還有,你會傳染我。”

她這樣說,讓他一點也不敢慢了,這個聰明的小女人,她永遠知道怎麼說服他乖乖的聽她的話,就象當年也以一場沒有愛情的婚姻說服他帶著紀敏茹離開了。

傻瓜,真是小傻瓜。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可是,他卻偏又是那麼的喜歡她。

清晨,真的是最美的時光,小車沿著環島路往前開去,半開的窗外,時不時的傳來小鳥的叫聲,那聲音真好聽,讓人彷彿回歸了大自然一般,她知道他要帶她去哪裡了,欣喜的等待著,“原來,你還記得。”

他輕笑,與她一起的所有的所有,他何曾忘記過呢,一點也沒有。

就是那笑容,頓時吸引了藍景伊的目光,她癡癡的看著簡非離的側影,時光彷彿在這一刻倒回到了N年前,那時,他們還在大學時。

“停車。”她低喊,眼神裏越發的期待起來了,這一天的這一個清晨,她想跟簡非離一起走過從前夢一樣的時光,就讓她放縱一次吧,那些過去真的讓她太是回味無窮了。

“呵呵,好。”彷彿猜到了她的心思似的,簡非離把車子徐徐的停在了路邊的樹下,那是一棵芒果樹,碧綠青翠的枝葉伸展著也為車子遮擋了幾許的陽光,伸手接一手心斑駁的樹影,一切都是那麼的美,“快跑。”她如孩子一樣的狂跑著,直奔不遠處的一個租車亭,那裡出租的車全都是自行車,而且,都是那種兩人或多人騎行的自行車。

於是,她跑在陽光裏,身後,緊跟著簡非離,他看著她的背影,充滿了陽光充滿了生氣,讓人癡迷。

一排排的嶄新的車前,藍景伊選了一輛紫色的,這才回身朝著簡非離道:“嗯,就這輛了,你付錢。”推著車子就走,卻並沒有直接走到馬路上,而是在旁邊的小吃攤上拿了兩罐純牛Nai還有兩塊肉鬆麵包,同樣的,朝著攤主指著簡非離道:“朝他要錢。”嘿,她的包落在車裏了,還有,他是男人,自然要花他的錢。

麵包放在車筐裏,單手打著車把,單手喝著牛Nai,兩個人慢悠悠的騎著那車,海風不住的拂過面頰,清晨的時光是這樣的美,她呼吸著這晨的氣息,卻在經過幾個吵鬧著趕去上學的孩子時,忽而就憂傷了起來,這個時候,沁沁和壯壯也早就醒了,媽媽正忙著照顧他們呢。

那江君越呢?

他今早到底是從哪一扇門裏走出來的?

天殺的,明明是和簡非離在一起,可是她突然間的又是想起了江君越。

那男人,從來也沒有陪她騎過這種雙人騎的自行車呢,可是讀書的時候,簡非離陪著她騎過了一次又一次。

不想他了,不想那個天殺的男人了。

他是壞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