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章一聲歎息

發佈時間: 2023-01-07 15:51:40
A+ A- 關燈 聽書

於是,另一個女人也趕緊上來道歉,“對不起,藍小姐。”

經理來了,“發生什麼事情了?”

藍景伊這才消除了一點鬱悶的心情,“算了,沒事了,她們兩個已經道歉了,不然,我真想讓你扣她們兩個的薪水,乾脆扣一個月好了,免得她們以後管不住自己的嘴。”

她說的是真想,但是並沒想讓經理實施,卻不想那經理一看見是藍景伊,便立刻道:“好的,就依照藍小姐的意思辦了。”上一次,洛美薇在這裡出事的時候經理就見過藍景伊了,江君越有多寶貝這女人他是清楚的,所以,他自然知道什麼人可以碰,什麼人不可以碰,而藍景伊,就是他所碰不得的,也是整個騷動得罪不起的大人物的女人,即便是江君越舊相好的回來了,藍景伊也不能得罪了。

人群正圍著藍景伊熱鬧著,那邊,久等她也不回去的簡非離出了包厢,一眼就看到這邊的人,擔心的奔過來,“怎麼了,景伊,發生什麼事了?”

“嗝……”藍景伊打了一個酒嗝,她真不是故意的,可是喝多了她也管不住自己,搖搖晃晃的看著簡非離,“沒……沒事了,她們已經向我道歉了,呵呵,非離,走吧,咱們回包厢去,非離,我還要喝酒,我要喝酒……”

簡非離扶住她根本站不穩的身體,此時的藍景伊一張小臉緋紅緋紅的,宛如染了一層胭脂一樣,煞是好看,“走吧,我扶你回去。”

“都散了吧,散了吧。”經理也呼喝了一聲,然後,目光淩厲的掃了一眼那兩個得罪了藍景伊的人,自然是要各扣一個人一個月的薪水了,不然,騷動被關門都有可能,這玩笑,絕對開不得。

簡非離扶著藍景伊朝前走,可是,她一點也不老實,東邊晃一下,西邊晃一下,幾次都險些撞到牆面上,“景伊,你醉了,要不,我送你回去嗎?”

“把你的情記在心裡直到永遠……”忽而,一道渾厚的歌聲飄到走廊間,那聲音震得藍景伊全身一顫,那是任靜和付笛生的《知心愛人》,呵呵,包厢裏的男人在唱給他的愛人呢,他的那個愛人就是尹晴柔。

“非離,我也要唱歌,我們去唱歌好不好?”

“景伊……”簡非離也聽到了對面包厢裏的歌聲,那聲音絕對是江君越的,他都聽出來了,藍景伊不可能聽不出來,可是,她居然沒吵著要進去陪江君越唱歌,扶著她繼續朝前走,當又一道女聲傳出來的時候,簡非離終於明白藍景伊為什麼不去找江君越了,原來,江君越正在和另一個女人一起唱情歌。

知心愛人。

那樣的一首歌,絕對刺痛了藍景伊的耳。

踉踉蹌蹌的回到包厢,什麼也不管了,藍景伊扯開嗓子就點了一首首的情歌,還非要簡非離與她一起唱,可是,不管是男聲部還是女聲部,只要一開唱,她都一併的跟著唱,一張小臉唱得通紅通紅的,卻越唱越起勁,惹得整間包厢的人全都停下來坐到沙發上看著她一個人表演了。

一首又一首,不是只有他江君越會唱情歌,她也會唱,她就唱給簡非離。

“情海變蒼茫,癡心遇冷風,分飛各天涯……”

唱著唱著,藍景伊便喜歡上了這首《相思風雨中》,於是,一遍又一遍,只一首歌翻來覆去的唱著,她喜歡這首歌。

情海變蒼茫,癡心遇冷風。

呵呵,這說的就是她呢,她的癡心遇到了那個男人的冷風。

分飛各天涯,嗯,他們分手了,似乎近在咫尺,卻又遠在天涯。

唱著唱著,眼淚就流了出來,身體也不住的抖斜輕顫,她是真的動了情傷了心,眼看著藍景伊越來越不對,簡非離一把擁住她,直接對王總道:“景伊有些多了,我送她回去吧,你們大家盡興,想玩多久就多久。”

“這多不好呢。”王總不好意思的道。

“沒什麼的,我跟景伊原本就是老同學,我送她應該的。”扶著藍景伊就往外走,到了走廊,她還在哼唱著,不停的唱著那一句‘情海變蒼茫,癡心遇冷風,分飛各天涯’,她似乎是愛極了這一句歌詞,怎麼也唱不够,甚至還扯著嗓門唱著,唱的整個走廊裏都滿滿的是她的回音。

“誰在唱歌?”江君越已經唱過了幾首,似乎,心情也好些了,忽而就聽到門外有歌聲,像是女人的,而且,好象有點熟悉,好象是那個女人的。

“我去看看。”尹晴柔只喝了幾小口的酒,她卻是很精神的,外面的那記女聲她早就聽出是藍景伊的了,說什麼也不能讓江君越知道那女人在外面唱歌,她的越越,今晚是屬於她的。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可,她才站起來,身體就被一拉,隨即重又坐倒在了沙發上,江君越已經站了起來,長腿邁著飄忽的步伐很快的走到了門前,打開門,一探出頭時,正對上走過來的藍景伊,她還在哼唱著那首《相思風雨中》。

“情海變蒼茫,癡心遇冷風,分飛各天涯”,就是這一句,不停的重複的唱著一遍又一遍。

“呃,你是誰?”似乎是看到了他,藍景伊眯著眼睛看過來,歌聲停了,只含著醉意的眸子掃視著他的一張臉,彷彿要將他看穿一樣。

“你看我做什麼?你走開呀。”眼見著江君越只看著她不說話,藍景伊便伸出手在江君越的面前晃著,很顯然的精神處於恍惚的狀態。

再看簡非離扶著藍景伊的手,江君越怎麼看怎麼都不舒服,很彆扭的感覺,雖然,這是他所期待的,可是真看見在眼裡時,他就只想拉開他們兩個人的肢體接觸。

她像是喝醉了,他也喝多了,“拿開你的手。”伸手就去拉簡非離的,反正,他不許簡非離靠著藍景伊那麼近。

“你幹嗎?”眼看著江君越的手要拉開簡非離的,藍景伊的思維有一瞬間的回神,她只知道這個擁著她要送她回家的男人很好很好,至少比面前這個惹她傷心了一整天外加這一夜的男人要好,所以,她伸手就去推江君越的。

“自重點。”卻不曾想,江君越卻冷哼了這三個字。

“你說我不自重?那你呢?”藍景伊的意識明明一直都是處於混沌狀態的,可是一遇到江君越,不知為什麼突然間就明晰起來,“你不是也在這裡跟別的女人唱情歌嗎?在風起的時候讓你感受什麼是暖……”藍景伊忽而就唱起了之前從洗手間出來時江君越和尹晴柔一起對唱過的那首《知心愛人》。

可是聽在江君越的耳中,她分明是在唱給她身邊的男人簡非離的,“滾……”他低吼一聲,想殺人。

她果然又跟簡非離走在一起了。

“江總,景伊有些喝多了,我送她回去了。”簡非離看看江君越,再看看藍景伊,他不知道自己這樣做對不對,但是,若是江君越真的負了藍景伊,他要保護藍景伊。

“滾,我讓你們滾。”江君越一脚踢在牆壁上,很疼,他卻感覺不到,只揮舞著手臂讓面前的兩個人快點消失,不想看到他們扶在一起的畫面,看到了心裡會不舒服,很不舒服。

“你才滾呢,江君越,我要你滾。”穿著高跟鞋,藍景伊一點也不要風度了,她一脚就朝著江君越踢過去,可即便是江君越不動,她也踢不准,她現在連唱歌都是大舌頭了,真真是醉得不輕。

簡非離直皺眉頭,擁著她便往外走,實在不想看到藍景伊再失控了,她一定是很傷心江君越和那個女人在一起的,所以,才會這樣的失控這樣的醉酒這樣的唱歌。

“情海變蒼茫,癡心遇冷風,分飛各天涯”,藍景伊又開唱了,直到他把她扶到座位上躺下,她依然還在哼哼呀呀的唱著。

“景伊,我送你回家吧。”啟動了車子,簡非離關切的問道。

“不要,我不要回家,我才不要回家呢。”藍景伊眯著眼睛嘟囔著,她好累,她想睡覺,可是,她不想回去那個小公寓呢,那是江君越的小公寓,那隔壁就住著尹晴柔,她一點也不喜歡與尹晴柔做鄰居,今天早上的時候江君越還是從她的房間裏走出去的,明天一早他是不是就要從尹晴柔的房間裏走出去了呢?

“景伊,你看……”

“我不要回家,你要是送我回家,簡非離,以後我一輩子都不理你。”

輕輕的一聲歎息,簡非離真的不知道要怎麼辦了,不過,想想她這個樣子回家了也沒辦法幫忙她母親帶孩子,還會讓她母親擔心她,甚至於還要照顧胡言亂語的她,算了,就由他守著她一夜好了,“景伊,我們去海邊好不好?”

“好,我要去海邊。”似乎,只要不是送她回家,他帶她去哪裡都好,其實,他更想帶她去他的家裡,只是,他怕她醒來後會後悔。

那便,開著車帶她去海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