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8章跟你無關

發佈時間: 2023-01-07 15:50:19
A+ A- 關燈 聽書

看看路,再轉過一條街就要到民政局了,蔣瀚應該已經等在那裡了,他昨晚發神經的命令蔣瀚一大早的去江家把他的戶口本趕在民政局上班前拿過去等他,至於他的身份證,他一直都帶在身上,從不離身。

嗯,一會兒會合了就可以領證了。

其實,早就該領了,這證,他欠了藍景伊太久了,總想領的,卻不是遇到這樣的事兒就是遇到那樣的事兒,這不,他一狠心,不管什麼事都退後,先辦了這事再說。

於是,也就快了,最多再一個小時他們就是法定夫妻了。

一個十字路口,再前面,就到了。

藍景伊已經轉到了他身後,“傾傾,我怎麼覺得你這路不對呢,你這是要把我帶去哪裡?”

“怎麼,怕我把你賣了?”他笑,為著她的小表情而笑,那小臉,皺起來居然也挺可愛的。

“孩子都生了,黃臉婆一個,賣也沒人要,快說,這是要去哪兒?”藍景伊已經十分的確定這路不對了,這路只會離江氏越來越遠,因為外面的那個花壇她記得方位。

“嘖嘖,有這麼漂亮的黃臉婆嗎?還穿得這麼時尚,香奈爾呢,還有包臀裙。”江君越響亮的吹了一個口哨,那樣子帶著點痞痞的味道,特男人。

“呃,我還不是怕給你丟臉嗎,跟你走在一起,你穿得那麼帥,我要是太差了,真的丟你的人呢。”藍景伊被他說的有點不好意思了,她早上出門前是真的精心打扮了的,女為悅已者容,她沒錯。

“那你男人呢?有沒有給你丟人?”

“去,什麼男人,八字沒半撇,江君越你少給你自己臉上貼金。”

好吧,他就由著她這樣說,可,等一會兒到了民政局真領了證,看她還敢不敢說八字沒半撇了。

正愉悅的想像著到了民政局時藍景伊會有的詫異表情,“叮”,他的手機響了,還以為是蔣瀚的,他隨手按開,眸光一掃間,臉色頓變。

簡訊只有一句話:目擊者已經找到,穆錦山的確是被家後推下遊艇的,我在公司等你。

手微微一顫,隨即,車子一個轉向,便駛向了江氏公司。

“傾傾,你怎麼了?怎麼臉色那麼差?什麼簡訊?讓我看看……”藍景伊伸手就要去拿江君越的手機,卻被他隨手一移,然後便塞進了褲子口袋裏,“垃圾簡訊,有什麼好看的,乖,這車的好你可別浪費了,去沙發上靠著,或者床上躺著,怎麼著都行,就是別當普通的車坐,不然,我也不開這車了。”

被他這一說,還真是的,坐露營車當成小汽車那是真的浪費,藍景伊轉到了車廂裏,卻還是有些奇怪江君越剛剛的反應,“傾傾,你要是有事瞞著我被我知道了,我一定跟你急。”

江君越沒有應聲,只是靜靜的坐在駕駛座上,無言的開著車,但那車速,卻是越來越快。

藍景伊真的坐到了沙發上,她腦子裏轉著的居然還是江君越才收到那條簡訊時的反應和表情,直覺告訴她那應該不是什麼垃圾簡訊,難道是尹晴柔發給他的?

這個可能Xing非常大,就憑一早上尹晴柔按她家的門鈴藉口見江君越就可見一斑,藍景伊胡思亂想著,一雙眼睛靜靜落在車窗外,那不住倒過的景物她卻一樣也沒有看到眼裡。

眼皮突突的跳,就是覺得有什麼事情要發生了。

還有,江君越這會的車速似乎比剛剛快多了,顯見的,是非常急的要趕回公司去。

難道,尹晴柔去公司了?

所以,他才急著回公司?

迷亂的猜想著,越想越是頭大,最後,乾脆不想了,真的躺到了小床上,頭枕著手臂,看著車頂發呆。

“吱嘎……”車停了,還沒停穩,江君越已經開了車門跳下了車,“伊伊,你慢慢上去,我先上去處理一點急事。”

“哦,好的。”她瞧著他火燒屁股一般,公司到底出什麼大事了?

可是他不跟她說呀。

看來,她於他不過也是一個外人。

慢香香的下了車,他在前面疾走,她在後面慢走,她看著他的背影,他好象遇到了火燒眉毛的事情,可是她又能為他做些什麼呢?

江君越按下總裁專梯,不用等就直接上了電梯,而她呢,等了又等,等了好久才等來普通電梯,上去,一樓又上了好多人,一下子人就滿了,正是上班時間,這很正常。

“藍秘書好。”

“藍秘書好。”

不住的有人與她打招呼,可是這些人她真的都不記得是誰了,她是真的沒有做領導的能力,人家能記住她,她卻記不住人家。

……

江君越的脚步非常的沉重,才一出了電梯,就見小伍正斜倚在他辦公室的門前,“江總。”

“進去說。”此時的江君越不止是脚步是沉重的,臉色也是沉重的,開了辦公室的門與小伍一起進去後,他隨手就將辦公室的門關嚴,反鎖,關於穆錦山的事兒絕對不能讓藍景伊聽到,否則,會出亂子的。

優雅的坐到大班椅上,小伍已經站到了他對面,此時正從資料夾裏拿出了一疊資料,再恭恭敬敬的遞給江君越,“江總,都在這裡面了。”

江君越接過,低頭迅速的瀏覽著,之前只是聽人那樣說起他已經覺得那事會影響他和藍景伊的婚事了,現在,只怕更會影響了,這資料裏條條框框都指向了賀之玲,是賀之玲把穆錦山推下海的,越看下去,他的眉頭越是皺起來,他媽媽殺了她爸爸,殺了藍晴找了那麼多年的老公。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如果說之前還只是猜測,還不能十分確定,那麼現在,手上的這些資料已經可以十分的確定了,穆錦山被賀之玲推落了海,從此下落不明,再也沒有任何消息了。

而賀之玲,卻派人散佈謠言說在國外見過穆錦山,於是,藍晴便一直住在國外去找穆錦山,這一找,就是那麼多年,現在若不是兩個小東西需要她照顧,估計,她又要離開T市去國外尋找穆錦山了。

只為了一個不知道會不會有的希望,藍晴一直在堅持著。

手,微微的顫抖著。

手裡的資料,一份份的看過,最終,沉重的落在辦公桌上,他揉了揉太陽Xue,不然,只覺太陽Xue在突突的跳著。

“江總,全在這裡了,你看……”

江君越揮揮手,“你出去吧。”他想一個人靜一靜,若是母親真的殺了藍景伊的父親,他又如何能娶她呢?

小伍走了,江君越發呆的坐在大班椅上,桌子上的那份資料還在,卻是那麼的刺眼,他不想看到,若是可以,他寧願他一輩子也不知道。

他和藍景伊,再也沒有可能了。

他是她殺父仇人的兒子,她又怎麼可能會嫁給他呢?

突然間的就有些懊惱,為什麼不昨天帶她去把證領了呢?

領了,便是生米煮成熟飯,想要反悔也不可能了。

即便是藍景伊恨他怨她,可他們還是夫妻。

但是現在……

手抱著頭,腦海裏全都是臆想中的賀之玲推著穆錦山落入海水裏的鏡頭,穆錦山死了,媽媽要坐牢的。

他終於知道為什麼爸爸和媽***關係一下那麼糟糕,可是爸爸卻從來也沒有提出離婚了。

呵呵,或者,他的出生也是一個意外吧,一個絕對的意外。

他也終於知道為什麼爸爸和媽媽非要反對他和藍是伊的婚事了。

“嘭”,甩手一揮,那一疊資料就如飄絮般的飄飄揚揚的落在了辦公室裏,一張又一張,每一張上面都寫著殘忍,就在他决定要與藍景伊領證的時候,這些殘忍就出現了。

“傾傾,怎麼了?什麼聲音這麼響?咦,你的資料怎麼都掉地上了?我幫你撿起來吧。”小伍出去的時候並沒有關緊了門,他也沒想到藍景伊會來公司上班甚至做了江君越的秘書,小伍不是蔣瀚,他只負責調查一些專項的案子,所以,他所知有限,於是,虛掩的門縫把東西落地的聲音送到了藍景伊的耳中,於是,藍景伊不放心的走了進來。

總裁辦公室裏的氣氛似乎有些不對,江君越呆呆的坐在大班椅上,一地的資料散落著,藍景伊邊說邊要俯身去一一的撿起。

可,她才彎下身,大班椅上的男人卻騰的射`了起來,然後,箭一般的直奔她而來,“別碰我的東西。”他到了,大手一推她的身體,一個趔趄,藍景伊摔倒了,她還沒有來得及去看她身邊的那些紙上寫得什麼,江君越已經飛快的撿起了一張又一張,似乎是撿的動作快了,終於撿好了之後,他氣喘的站直了身體,而由始自終,藍景伊都是呆呆的坐在地毯上看著他的忙亂,他在掩飾什麼?

直覺告訴藍景伊他不想讓她看到才剛撒落的東西。

“傾傾,那是什麼?”

“跟你無關,出去。”江君越冷聲的低喝,心情是從沒有過的糟糕。

藍景伊吃力的坐起來,他剛剛的一推讓她傷了脚踝,此時,那痛意越來越是明顯了,她真不懂他為什麼突然間變得這樣的暴戾,難道是之前那個進來的男人對江君越說了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