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章帶她去扯證

發佈時間: 2023-01-07 15:50:06
A+ A- 關燈 聽書

眼看著女人進了衛生間,兩孩子也坐嬰兒椅坐得穩穩的吃著玩著,江君越便站了起來,走到藍晴身邊道:“晴姨,你跟我進來一下。”

“哦,君越,什麼事?”

兩個人的身影和聲音很快消失在了臥室裏,等藍景伊把自己打理完的時候,藍晴早就歸位坐在了椅餐上,正一口沁沁一口壯壯的喂著兩個小東西吃粥呢,而江君越已經一身西裝筆挺的等在門口了,看見她出來,便道:“走吧。”

藍晴笑了,這會兒,她的笑跟外孫子外孫女的畫上了等號,那是發自內心的笑,“伊伊,晚上忙完了就回來陪陪媽陪陪孩子,還有,君越也回來吧。”

江君越掃掃這巴掌大小的地方,眉一皺,轉身出門的時候就想,是得搬家了,再住在這小地方,他真的沒有Xing`福可言,這裡只有沙發是他的容身之地。

藍景伊緊跟在江君越的身後,看著他頎長的身影往電梯間走去,她卻關了門停住了,“江君越,你回來一下。”

“嗯?”女人不需要他哄就乖乖的不氣不鬧了,這讓江君越很受用,所以,什麼也沒想的,他就朝著藍景伊走了回去。

看著他真的走回來,藍景伊嘟起了小嘴,臉上也硬是擠出一抹笑來,可那小模樣讓江君越看著又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了,才想問她要幹什麼,藍景伊的小手已經敲在了隔壁小公寓的門上,當然了,也不忘按一下那門上的門鈴。

“伊伊……”江君越想要封锁,卻已經晚了,他的聲音不如她的手快。

“遠親不如近鄰,你告別一下吧,人家可是還給你煮了早餐呢,真是可惜了,你居然不解風情。”

“胡鬧。”江君越壓低了聲音吼了一嗓。

門開了,尹晴柔嬌嬌柔柔如一早才綻開的花朵般的站在那裡,“君越,藍姐姐。”

那聲藍姐姐真親切,可是,她跟自己今天才有第一次見面吧,看來是自來熟的女人,就算是李雪鳳也沒叫過她藍姐姐呢,藍景伊也不發作,“尹小姐,我和君越去上班了,你這裡要是缺什麼少什麼可以按門鈴找我媽幫忙的,還有,我好象比你小,以後你叫我景伊好了。”反正,她不讓尹晴柔找上自己家幫忙她也要找的,早上的擰煤氣開關就是一個例子,哪裡不好擰了,特別的好擰,比她家裡的那個還好擰,那麼就證明那是尹晴柔要找江君越的幌子,再有,她聽著那一聲聲的藍姐姐有點刺耳,很刺耳,她和尹晴柔真的沒好到要稱姐姐道妹妹的地步,真正見面還不到一個小時是不是?

“哦,好的,謝謝。”尹晴柔的面上還保持著一貫的笑容,兩手疊在小腹前輕輕的絞著,顯得有些局促不安。

“柔柔,謝謝你昨晚的咖啡,改天,我和景伊一起請你。”或者,就趁著這個時候表明自己的立場吧,什麼也不必說破,只需這一句話便證明了一切,他愛她是真,可是,那是過去式的了,如今,她在他心底裏依然重要,她會是他最好的朋友,他也會照顧好她的餘生,只為,曾經多年前的相守,那時候的愛,也是美好的。

沒有人會忘記美好的過去,只為,每個人都在憧憬著未來更加美好。

可是,不忘記不代表要活在記憶裡一輩子。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好。”低低的一個字,帶著隱隱的哀傷。

江君越的眉微皺,他都這樣說了,她也一定聽得明白。

“景伊,走吧。”牽過藍景伊的手,江君越便扯著女人大步的朝著電梯走去,自始至終都沒有再回過頭,因為,回不回頭他都知道晴柔會哭,想著尹晴柔的眼淚,他的心也疼了,還有些酸了。

電梯來了,一起站進去,大手還牽著小手,門外的那個位置,尹晴柔一直呆呆的站在那裡望著他離開的方向,可是他,只有一個人,他現在屬於了藍景伊屬於了兒子女兒,就再也不能屬於另一個女人了。

這世上,魚與熊掌從來都不能兩全不能兼得。

男人都想要齊人之福,那是一種貪念,反過來,若是女人也這樣想,那麼,這世界豈不是要亂了?

電梯門合上了,尹晴柔柔妹的小臉也終於消失在了眼前,江君越的手卻還是緊握著藍景伊的,藍景伊低頭看著他緊握著自己的大後,然後,另一手一一的掰開他的手指,“裝吧,你就裝吧。”

可她掰開了他一根手指,他另一根又已經落下,所以,直到下了電梯,她也沒掰開他的手。

這讓藍景伊特別的氣惱,這男人,他越來越看不懂她了,他在玩深沉。

可他玩深沉的樣子真的挺酷的,她喜歡。

出了樓門,江君越手一揚手裡便多了一把車鑰匙,一聲響過後,藍景伊便看到了樓門外的那輛車,白底薰衣草的露營車,“傾傾,你確定你要開著這車去上班?”有點太拉風了吧。

“嗯,上車吧。”

她只好跟了上去,因為,即便是沒有仰頭看上去,她也能感覺到頭頂正有一個女人的目光落在她和江君越的身上,那個女人,就是尹晴柔。

上了車,小家一樣的,江君越已經啟動了車子,藍景伊這走走那看看,“傾傾,法國托運回來的?”

“嗯。”他喜歡自己的車,不喜歡總開著成青揚的,再有,他其它的兩部車一部從被人弄了手脚後就沒開了,覺得彆扭就不想開,另一部路虎,前晚已經被撞的不成樣子了,還是為了這個不知領情的女人撞壞的,雖然可以修,可是那可不是一天兩天就能修好的事情,要好多天,幸好,他前陣子讓蔣瀚把這露營車運回來了,再有,他還買了另一部新車,小車,只是,沒那麼快到,總還要一兩天。

餐桌上放著一本雜誌一份早報,還有一盤子點心和切好了的蘋果丁,反正有江君越在開車,藍景伊愜意的拿過早報翻看著,一邊看一邊拿牙籤紮著蘋果丁吃著。

報紙上的內容不外乎是一些政治文宣,然後角落裏會有一些絕對不可靠的八卦,而那上八卦的絕對是當下的名人,名人才吸引目光吧,藍景伊消磨時間的看著,這露營車真好,真的是個移動的小房間,甚至於可以到那床上去躺一會。

算一算車開出來也有一會兒了,再十幾分鐘就要到公司了,藍景伊抬起頭往外面看去,一看之下,她有些迷糊了,“傾傾,你這是走的哪條路?”好象以前去公司沒經過這條路吧?

雖然只去過幾次,可是她還是有印象的,錯了,一定錯了,“傾傾,怎麼回事?以前那條路塞車不能走了?”她還真沒去聽江君越一直在播放的路况直播間。

“沒錯,一會兒就到了,你看雜誌吧。”江君越穩穩的開著車,一邊開車一邊看著身邊的公事包,那裡有他在臨出門前找藍晴要的兩樣東西,那都是藍景伊的東西。

藍景伊的身份證。

藍景伊的戶口本。

說一尺不如做一寸,所以,他什麼也不說,既然婚期都與老爺子定妥了,今個兒,就與藍景伊一起去把小紅本本給領了吧。

領了證,就算是真正的夫妻了,藍景伊也就不會患得患失了。

或許,女人要的就是這樣的保障吧。

雖然,他一直覺得這保障沒什麼用,因為,即便是領了證也可以再把證換成綠色的離婚證,但是女人喜歡,那便為她辦了。

辦了也是無所厚非的事情,一邊開車一邊想著自己終究是負了尹晴柔,她才回來見他,他就要與藍景伊結婚了。

“伊伊,晚上一起請晴柔吃個飯吧。”他早上的話是認真的,晚上他和藍景伊就已經是真正的法律意義上的夫妻了,他再一個人去見尹晴柔總也不好,他的小女人太會吃醋了,所以,他真的要顧慮一下下。

“你要請你就請唄,我沒空,我要回家帶孩子,我媽一個人帶兩個,多累呢,再說了,出來的時候你不是也聽見我媽說了,讓我早點回去嗎?”讓她再去面對尹晴柔,她真的不願意,尹晴柔雖然好看,可是,那跟她無關,她是女人,她對美女沒興趣。

“我說一起去就一起去。”江君越冷下了一張臉,為著藍景伊的不懂事。

可是,藍景伊哪裡知道這男人是要帶她去領證呢,她啥也不知道。

若是知道,她總也答應了吧。

“江君越,你要見大美人你就去見,我對女人沒興趣,不象你們男人,見一個愛一個,還男人女人通吃。”一忽,她又想起了成青揚的事,成青揚真的喜歡江君越嗎?藍景伊吃不准了。

江君越真想把車停下來,然後把車裏的女人摁倒狠揍一頓她的屁`股,女人果然都是欠扁的,奈何這個時間段正是上班的高峰期,根本沒處停車,要是違章停了車一定會造成大範圍的睹車的,算了,就看在這些正趕路上班的人的份上,他先饒過藍景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