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章你跟踪我

A+ A- 關燈 聽書

只是,他打不通她的手機罷了。

果然,不過是須臾,鞋架那邊就動了起來,藍景伊眯著眼睛看著,那男人已經彎身鑽了出來,先是掃視了一遍小客廳,見只有她一個人躺在沙發上,便大大方方一臉從容淡定的朝她走來,“為什麼關機?為什麼騙我說去了李雪鳳那裡?”他質問了過來,一副咄咄逼人狀。

“我關機是因為我想關機我不想接你的電話,我騙你也是故意要騙的,就是想要讓你跑個空,呵呵,那感覺挺好的吧?”她笑了,無所畏懼的睨著他,“江君越,你管不著我。”

“誰說我管不著了。”高大的身形突的一壓,一下子就壓在了藍景伊的身上,他真重,壓得她要喘不過氣來了,手忙腳亂的就去推他,這一推一掙扎,身上的浴巾便不由得滑脫開來,露出她內裡連內衣都來不及穿的大片大片的Chun`光,“啊……你滾開。”急忙的去撿浴巾蓋住自己的胸還有下圍,她急了。

卻哪裡能蓋得嚴實呢。

好在,男人一身的整潔,至少他們之間還隔著他的襯衫他的休閒褲。

“不滾。”她越是掙扎,他卻是狠狠的壓著她,終於,藍景伊沒有力氣掙扎了,女人終是拗不過男人的力氣,况且,她還在下麵,更是比不過他的蠻力,粗喘著氣,水眸凝望著他的眼睛,“你不是很忙嗎?”

“嗯,是很忙,但是,你讓我更忙。”

“你的客戶呢?”她輕聲的問過,腦海裏閃過尹晴柔甜美的俏臉,那女人真美,怪不得江君越怎麼也忘不掉的一直擺著她的照片呢。

“回去了。”

“哦,她一個人回去的?”

“怎麼,你很關心我的客戶?就不怕我吃醋嗎?”江君越揶揄的問道。

可事實真相是,藍景伊吃醋了,“呵呵,要不,你給我也介紹介紹?”這一刻,她還期待著他跟她說實話,若是他說了,她也許會選擇原諒他,畢竟,還有沁沁和壯壯,一想到那兩個孩子,她心疼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行,找個機會給你介紹介紹。”江君越這話也是真心的,兩個女人的事兒他早晚要解决,只是,一時之間他還沒有想到良策,只為,晴柔才出現,怎麼也要給他一些時間讓他好好的想一想,也考慮清楚。

但是首先,他要解决藍景伊騙他去小量販店接她的事情,這樣的歪風,絕對不能助長。

“呵,你客戶是男的給我介紹還行,若是女的,那就免了。”她要是去見尹晴柔,那她們兩個是什麼樣的關係呢?原配和小三?這樣一想好象她是小三了似的,呸呸呸,她要是小三,當初也是被江君越給勾搭的,一瞬間,藍景伊風中淩亂了……

“藍景伊,你敢!!”她還要認識什麼男人?有他還不够嗎?還要去招惹誰?

“有什麼敢不敢的,我未婚未嫁,我想認識什麼男人就認識什麼男人,你下去,否則,我叫了。”藍景伊不屑的望著他的黑眸,他拽什麼拽呢,他陪別的女人卿卿我我的時候有想過她的感受嗎?

“你敢!!”江君越嘶吼。

“救命……救命呀……”藍景伊真的喊了,還是扯開了嗓門要多大嗓音就多大嗓音喊的,頃刻間,沒把小公寓外面的人給喊過來,倒是把臥室裏才睡著的兩個小東西還有藍晴給吵醒了。

“哇……哇……”

“嗚嗚……嗚……”

兩個小東西絕對的心有靈犀,一個哭,另一個也跟著一起哭,藍晴跳了起來,“伊伊,你發什麼瘋呢?你嚇著孩子了。”她急忙抱起沁沁,沁沁就不哭了,可是壯壯還哭,他委屈著呢,他也被嚇到了,為什麼外婆不抱他?他抗議的大哭。

耳聽得臥室裏小東西的哭聲一片,江君越唇角微彎,“藍景伊,我跟你媽一樣的問題,你到底發什麼瘋?你是不是腦袋秀逗了?”他一沒惹她,二也沒欺負她,相反的,還為了她的事情忙前忙後,甚至還受了傷,可是換來的,就是她這樣的回報嗎?一下子,江君越也來了氣。

“起來。”藍景伊催促,兩個小東西哭了,她心疼了。

“不起,你不給我說清楚你為什麼發瘋,我就要壓著你。”江君越深邃的黑眸灼灼的望著藍景伊,恨不得要看到她的內心深處,這女人,真有點瘋了。

臥室裏,藍晴放下了小沁沁去抱小壯壯,結果,小壯壯不哭了又換小沁沁哭了起來,兩個小東西是真的被藍景伊的那兩嗓給嚇著了,大黑天的,能不嚇著嗎?

藍景伊有些歉然了,都怪自己不好,一生氣就忘了兩個寶貝了,“江君越,我再問你一次,你起開不起開?”小東西哪個哭她都心疼,這一刻,她的心疼死了,可是江君越卻沒事人似的,就是壓著她不起開。

“不起開。”

“你女兒哭呢,你就不心疼嗎?”藍景伊火了,她想去幫著藍晴抱一下,不然,哭聲震天的,震得她的頭疼心也疼。

“哭一哭增加肺活量。”

有這樣的親爹嗎?

藍景伊深度懷疑了,一仰頭,小牙倏的一落,上下牙齒一起狠狠的咬上了江君越的一塊肉,“嘶……”他倒吸了一口氣,“藍景伊,你屬狗的嗎?”

“起開。”藍景伊松了口,試著讓江君越起來。

“你先給我說清楚你到底發什麼瘋?”江君越真火了,有一瞬間,他甚至想煽藍景伊的耳光,他昨晚為了她差點拼了一條命她知道不知道?這會,手臂上的傷胸口的淤青還疼著呢,他只是擅於隱忍罷了。

“你自己知道,何必問我呢。”藍景伊也氣了,仰首,又一口咬下去,狠狠的,恨不得給他咬下一塊肉,咬著時,她甚至氣得身體都在發抖。

兩個人一起氣著,江君越的倔强也上來了,由著她咬著,就是不肯起來。

客廳裏,兩個人如同兩隻困獸一樣的對峙著。

臥室裏,兩個小東西彷彿知道外面爸爸和媽媽吵起來一樣,依然還在大哭著,藍晴真的忍無可忍了,抱了小壯壯就沖出來,再看沙發上兩個人那姿勢,嘖嘖,真的有够璦昧的,“咳……咳咳……”她咳了兩聲,都不敢看女兒了,“伊伊,你瞧你現在什麼樣子?孩子哭了也不管,喏,孩子一人哄一個,我一把老骨頭了,我得睡覺去,不然,高血壓和心臟病都得犯,藍晴說著,就把小壯壯放在她的頭頂,然後去抱小沁沁了。

“爸爸……媽媽……”小東西叫得清楚的只有這兩個詞彙,再其它的,絕對的是蝌蚪文,誰也聽不懂,從臥室到客廳,一看到爸爸和媽媽,他歡天喜地的就去抓藍景伊的臉,他不懂爸爸媽媽為什麼要疊在一起,他好奇的看著,越叫越是歡快,歡快的居然忘記哭了。

一會的功夫,藍晴把小沁沁也抱了過來,一併的目不斜視的放在小壯壯的身旁,兩個小東西擠在了一起,小小的,卻極團結的緊貼在一起,那小樣子讓江君越看得心驚膽顫,似乎下一秒鐘小沁沁就要被擠下去了,可是呢,下一秒鐘過了,她還是穩穩的靠著小壯壯,兩個小東西一起瞅著他和藍景伊咯咯笑呢。

看著這兩個孩子,江君越的氣不知不覺的就淡去了一些些,一伸手就抱過兒子坐到沙發上,再抱過小沁沁,一條大腿上放一個,肩膀上很疼,尤其是被四只小手抓上去的時候更疼,那都是藍景伊剛剛咬的,真不懂那女人怎麼會那麼狠心呢。

在兒子女兒的小臉上親了又親,這才沒好氣的道:“說吧,為什麼生氣?”女人在生氣,他已經感覺到了,而且,還生了很大的氣。

“你自己知道,該坦白的是你,不是我。”藍景伊一把搶過小沁沁抱在懷裡,臉貼著小沁沁的小臉,那滑膩如凝脂般的肌膚貼著她的心終於踏實了一點點。

“給個提示。”江君越真的想不出來,一邊飛舉著兒子一邊說道。

他手舉的真高,可是小壯壯一點也不怕,一忽高一忽低的讓他不住的咯咯咯的大笑著,又哪裡還有睡意呢。

一家四口,全都是出奇一致的精神著,小的精神,大的更精神,沒一個想睡的。

小沁沁就在藍景伊的懷裡看著哥哥興奮的小模樣,兩隻小手如木偶般的直揮著,嘴裡也是咿咿呀呀的,彷彿是在給壯壯加油呢。

“我今晚摘了竹葉吹了好幾首曲子,江君越,你說我是不是很無聊?”好吧,她就給他一個提示,好歹,她是孩子媽了,她倒要看看他會給她什麼解釋。

“你跟踪我?”江君越皺眉,這是他最討厭的人的行為。

“你去看看我下班的時間記錄,公司裏有監控的吧,你自己什麼時候去約會的自己記得不?若是記得應該清楚的知道我是不是跟蹤你了吧?”藍景伊氣惱的白了他一眼,她覺得自己才咬他的那兩口其實一點也不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