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章你是我老婆

發佈時間: 2023-01-07 15:48:02
A+ A- 關燈 聽書

“不洗也行,大不了就是不睡覺罷了,不洗澡我從來睡不著覺,除非你給我灌酒了或者打暈了,那又另當別論。”

聽他煞有介事的說過,她是真的無言了,“好吧,不過你得配合點,不能折騰本小姐。”

“應該是本老婆,嗯,你是我老婆。”

“還沒嫁呢。”藍景伊咬牙,拒絕,這男人太霸道了。

“下個月初八就嫁了,我們提前演練一下,就當今晚就是下個月初八好了。”江君越煞有介事的說道。

“美著你,江君越你不許隨便亂來。”

江君越很認真的點點頭,該死的雲飛,他真的想殺人,都是雲飛折磨的他沒了各種福利,“走吧,難受死了。”

不得不說,江君越是有潔癖的,以前,他也是這樣的,不洗澡絕對不能睡覺,但是現在是非常時刻,他受了傷的。

搬了把椅子,把大爺推到椅子上坐下,感受一下暖氣,浴室裏已經暖和了,藍景伊這才道,“你把衣服脫了吧。”

“你幫我脫,我手臂疼著呢。”

“用不疼的那只手脫。”她真的不能再助長他的大爺習氣了,不然,這厮越來越過份了。

“行,那我脫了。”說著,男人就甩起了手臂動起了手,藍景伊急忙轉身捂住了眼睛,身後,是衣衫落地的窸窣聲,一聲接一聲。

終於,聲音停了。

身後一片靜悄悄。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藍景伊這才轉過了身,“啊……”卻是一聲驚叫,江君越**服的速度也忒快了,一會兒的功夫就沒了一個乾乾淨淨,居然什麼都不剩了,“你……你快穿上。”

“穿上怎麼洗澡,到時候濕了貼在身上更難受,好了,老婆大人,你可以開工了。”

“快穿上。”她蹲下身子就去撿他的,可拎在手上的時候,那布料卻在不住的滴著水,讓她很無言。

“呃,你拎著男人衣服的樣子很好看。”

“你個壞蛋。”藍景伊拋下他的衣服就去敲他的頭,卻被他一個俐落的躲過,“打是親罵是愛,你忘記了?”

論鬥嘴,她永遠也不及他的臉皮厚,只是這樣的幾句,她的小臉就已經紅通通了。

“都孩子媽了,藍景伊,你不覺得你這樣有假裝純情小姑娘之嫌嗎?”

藍景伊不敢吭聲了,只好去扭開了蓮蓬頭,溫熱的水灑下來,她擰了毛巾就開始為他擦起了身體,從頭往下,一寸一寸的擦過,擦到他胸口的淤青時,不由得放柔了動作,“疼不?”

“不疼。”他乖乖的坐在椅子上享受她的貼身服務,忽而,手臂一起,“來,這裡擦一下。”他是要她給他擦腋窩,卻是這樣的一抬手臂,整只手正好的掠過了一側正落下的水,“刷刷……”水珠濺了藍景伊漫身,“你別亂動。”藍景伊惱了,才洗了一會兒,瞧她,衣服都濕了。

“好。”

“呃,要不要拍個片子告訴你一下我傷的到底有多嚴重,藍景伊,你巴不得我疼死,是不是?”江君越呲牙咧嘴。

藍景伊只好繼續的為他擦洗身體,他身上,除了有點汗意以外,真的挺乾淨的。

終於,擦好了江君越的身體,藍景伊如釋重負的松了一口氣,“好了,現在,可以上藥了吧?”說著,她就要扶著他起身。

他卻一推她的小手,“你也洗洗吧,一身的濕別才擦了藥就有水滴上,那還不疼死我,洗乾淨了再來給我上藥包紮。”

“有……有衣服嗎?”

“有吧,之前有讓人送過來的,你自己去看。”

藍景伊這才慢香香的走到了大房間的衣櫃前,拉開一看,果然,一櫃子的衣服,全都是她的,再打開另一邊,全都是江君越的,那厮在給她買了的同時也是絕對不會委屈他自己個的。

可,當藍景伊開始在那一排睡衣間挑挑撿撿之時,她的眉頭越皺越高了,那全都是很開放的睡衣,一件比一件開放,甚至還有制服式的,還是護士的制服,不過,當屬這件好一些,至少,不透明,所以,選來選去,藍景伊還是免為其難的拿了那件護士制服睡衣飛也似的就沖進了浴室,身後,自然是江君越火辣辣的目光,剛剛她選著的時候他就在猜她會選那一件,果然沒猜錯,她真拿了那件護士制服。

藍景伊快速的洗好了澡,實在是她太擔心江君越的傷了,剛剛擦他的手臂的時候,那道血口子雖然不是特別的深,但那紅鮮鮮的一條若是不上藥絕對不行的,想著那男人之前還逞能的抱她,她的心暖暖的。

洗好了,藍景伊拿過護士制服就穿在了身上,小掐腰的設計,襯著她的小腰還是那樣的纖細,明明是睡衣,可是穿在身上怎麼看都覺得彆扭,她這樣,上看下看,左看右看,藍景伊不敢出去了。

耳聽得浴室裏的水聲淅瀝已然停止,江君越好看的唇角微彎,真不知道那小女人要磨蹭到什麼時候,他乾脆助她一臂之力讓她出來好了,不然,明天早上她也不會出來,“啊……”他驚叫一聲,隨即,身體從沙發上慢慢滑到地毯上坐定。

“傾傾,你怎麼了?”藍景伊幾乎是條件反射的就推開了浴室的門,然後朝著沙發前的男人飛奔而去,“怎麼這麼不小心?居然還滑倒了。”扶著他坐回到沙發上,江君越的呼吸有一瞬間的紊亂,隨即,他主動調整了一下,光是看著穿著制服的藍景伊,他就要噴血了。

“沒事了,你給我上藥吧。”

藍景伊的小手再次的落在江君越的身上,先處理了他手臂上的傷,上藥,包紮,明明她的動作一點也不熟練,甚至於還弄疼了江君越,可他都沒事人一樣繼續的由著她去包紮。

不得不說,穿著護士制服的藍景伊做著這樣的工作特別的應景,彷彿就是天經地義,她就應該給他上藥包紮似的,這可是護士該做的事情呢,而她,就穿著護士制服。

白色的制服襯著她格外的嬌妹,胸前一朵玫瑰小花,其實這是一件變異了的護士制服。

包紮好了胳膊,再就是他的胸口,藍景伊倒了些跌打藥酒在那上面揉了又揉搓了又搓,最後才貼上了一大塊膏藥,她做這些的時候,那男人已經閉上眼睛躺在沙發上享受去了,彷彿是已經睡著了。

“傾傾,好了,去床上睡吧。”她累了,腰酸背痛。

他那樣折騰,她能不累嗎?

“嗯,一起去睡。”江君越迷迷糊糊的站起身,那只好好的手臂擁著她就走向房間裏的大圓床,超大的房間,其實才坐的沙發那裡可以算是房中房的一個小客廳了。

使力一帶,兩個人一起倒在了大床上,江君越一個側身,居然就用他才被包紮好的手臂環摟住了藍景伊。

柔弱無骨的嬌軀,一想起她因為雲飛的拍照和視頻而惶恐不安的心,他便心疼了。

只是那樣一摟,藍景伊的腦海裏還真的是湧上了那晚的事情,“傾傾,別……別碰我。”她緊張了,渾身都繃緊了。

“別怕,照片和視頻我已經得到了,都毀了,所以,你現在一點也不用擔心和Cao心那件事了,好不好?”他柔聲在她耳邊低語,可事實真相卻是,那些東西還在他的車裏藏著呢,他還沒挪出時間來銷毀,但只要在自己手上就不急,不怕。

“你……你就為了那事才傷了的?”藍景伊終於後知後覺的想到他為什麼受傷了。

“嗯。”理所當然的應了,他沒撒謊,當然,目的絕對不是為了要她感謝他,而是……是……是他想要……

藍景伊心疼了,“對不起,都是我不好,是我……”

夜,越來越深了,飄紅的房間裏,藍景伊蜷縮在江君越的懷裡沉沉睡去,這一晚,她終於再也沒有惡夢了,只為,身邊的男人已經為她擺平了一切。

醒來,江君越卻不在身邊,藍景伊慌了,“傾傾……”

回應她的是臥室的門開,一個女傭走了進來,“家後,先生說他一早有急事要去辦先離開了,說你醒了後吃過了飯再去公司也不遲。”

“哦,好的。”看看時間,已經過午了,天,她真的成了猪了,居然睡得這麼遲。

都是江君越那厮害的,可是,那人可真是能耐,受了傷還有力氣一大早起來去忙事情,“他幾點走的?”

“七點多。”

嘖嘖,真真是無敵金鋼,她自覺不如了。

穿著睡衣進了洗手間,一看自己身上的那件還穿著的護士制服,她立碼就扒了下來,藍景伊决定上班之前先去給自己買幾件睡衣掛在這房間裏,說什麼再也不能被江君越給安一個制服佑惑的名頭了,她羞死了。

天一亮,江君越就醒了,警覺的坐起,精健的身體一點也不因為手臂的傷還有胸口的那點淤青給影響了美好,不知怎麼的,他還是不放心。

手指輕輕撫過正熟睡著的藍景伊的小臉,她睡得真沉,一點也不知道他已經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