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7章不能折騰本小姐

發佈時間: 2023-01-07 15:47:50
A+ A- 關燈 聽書

“快到了。”江君越懶懶的享受著與她一起的時光,這一刻的他尤為的放鬆,不管曾經發生了什麼,就全都放開。

又轉了一個彎,眼前豁然開朗,望不到盡頭的海邊上,是一排別墅群,每一幢別墅都有一個獨立的小院落,這裡的別墅可以觀海,風景絕對的優美,“最後面一棟進去就是了。”江君越忽而說道。

“傾傾,你的別墅?”藍景伊把車停在了別墅前。

“嗯。”

“怎麼進去?”

“你繼續開車,開到大門前,大門會自動打開的,這大門,認車認人的,不過,不一定認得你。”他微微笑了起來,側頭看著一臉吃驚的藍景伊不由得笑得更加開懷了。

果然,就在車身要貼到大門的時候,大門徐徐打開,藍景伊這才把車子開進院子裏了,大片大片的玫瑰花,就在那花叢間幾個秋千在夜色裏迎風而款擺著,“喜歡嗎?”

“喜歡。”只要不是薰衣草,她都喜歡,原諒她吧,她就是嫉妒怎麼了,愛了才會嫉妒,不愛才不會嫉妒,她沒錯。

“扶我下車。”江君越依舊懶洋洋的,手裡不知何時已經變出了一串鑰匙,由著藍景伊扶著他進了別墅,原本,別墅的外型就已經够漂亮的了,可是等她進去,才發現這裡面更美更奢華,客廳是咖啡色和白色相間的佈局,看起來典雅而大氣,卻又不顯陰暗,餐桌是十二比特的大餐桌,他們家一家四口用那個太浪費了吧,眼看著藍景伊把目光盯在餐桌上,江君越笑了,“你得努力多生幾個了,不然空著太可惜了。”

藍景伊一拳捶在他的肩膀上,“你是種豬呀。”

“嗯,我是種豬,你就是母猪。”卻不想,他居然就承認他是種豬了。

藍景伊那個汗呀,“你願意當猪,可別扯上我。”

“那你要我扯上誰?”他笑眯眯,一付很受用的樣子。

“……”藍景伊瞬間無言,總不能說讓他扯上尹晴柔吧,不,除了自己她才不要他扯上誰。

“這裡做婚房怎麼樣?”她扶著他上樓,他咬上了她的耳朵低聲問道。

“不怎麼樣。”

“呵呵,那就是你不想嫁嘍?”

藍景伊咬咬唇,不吭聲。

“好吧,不說話就代表默認了,那我明天就登報普選一個這幢別墅的女主人,不然,這麼好的海邊別墅一直空著豈不是太浪費了?”

“姓江的,你敢。”

“你不要,我為什麼不敢呀?”

“你……”

他看著她嬌嗔的小模樣,一俯首,薄唇就印在了她的臉頰上,“前幾天才裝修好的,昨個才通過了驗收,沒有甲醛什麼超標的,不過,我想著孩子還小,就空一個月放著,到時候再檢測不出什麼,咱們就搬過來住,所以呢,婚期就定在……”

藍景伊正認真的聽著,忽而,他就停了下來,“你幹嗎?”

“老婆,賞個吻吧,不然,我說不下去了,沒動力。”

“累死了,沒力氣。”藍景伊呼呼的喘著氣,他那麼重,還把大半個身體都壓在她身上,他這個沒良心的,就算是受傷也不至於這般吧。

“那這樣有力氣了嗎?”江君越一個直身,隨即筆挺的站直了,目光灼灼的落在藍景伊的小臉上,看著她的臉上已經泛起了紅暈。

藍景伊想著他受了傷,她悄悄惦起脚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的速度就在他的臉頰上親了一下下,絕對的蜻蜓點水式,“快說。”

“呵呵,原來某人已經是這麼迫不及待的就要嫁我了呢,真不錯。”江君越眉毛一彎,修長的手指輕輕挑起了藍景伊的下頜,但瞧著她羞羞的小模樣,“孩子都生了,居然還會害羞。”

“你無賴。”她受不了他痞痞的樣子,這男人,人前一副又冷又酷的樣子,可是一到了與她獨處的時候,就完全的變了另一個人似的。

“下個月初八,好不好?”

藍景伊忘記了他還受著傷,頭輕輕靠在了他的胸口上,下個月初八,那就真的只剩下一個月了,她沒答應他也沒否决他,“到時候再說。”

“那我就當你是同意了,老婆,我們提前洞房吧。”忽而,他一彎身一把就打橫抱起了藍景伊,兩條長腿穩健的踏過一個又一個的階梯,那樣子,哪裡是有傷的樣子呢?

“江君越,你又騙我了?”藍景伊撅起小嘴,虧她剛剛還那麼的擔心她。

“嘭”,忽的,男人松了手,藍景伊一個不防整個人就坐在了地毯上,雖然不是特別的疼,但是被這麼墩了一下怎麼也算是不舒服的,“疼……”

“那你看看,你這樣有我疼嗎?”江君越說著就一挽袖子,露出他手臂上幾釐米長的血口子,此刻還紅鮮鮮的呢,“還有這裡,你幫我看看,我自己看不清楚。”猛的一扯衣領,就露出他大片大片的胸肌,那古銅色的肌膚讓藍景伊看著眼暈,這還在樓梯上呢,他這是表演人`肉嗎?

可雖是這樣,她還是扶著欄杆站了起來,眼睛直落在他的胸口上,那裡有一小片的淤青,“到底跟誰打架了?”她心疼了,“傷成這樣,還逞能抱我。”最後這句,她的聲音越來越小了。

“我想洞房,一著急,就都忘記了。”

呃,有這樣露骨的說出自己的生理需要的嗎?

他這真是與種豬沒差了。

“江君越,你就不能正經點?”

“跟老婆若是天天正經哪來的孩子呀?咱家餐桌要努力坐滿呢,所以,從現在開始,我得天天努力了,來,讓我抱抱。”

“不了,還是我扶你上去吧。”她推開他的手,堅持要扶他上樓,傷成那樣還逞能,真是孩子氣,可偏偏,她心底裏更多的是一份甜甜的幸福感。

扶著他站在了二樓的走廊間,“哪一間?”

“東側左面那間。”

左面只一個房門,那要多大的臥室呀,比起對面的三間房間,藍景伊還沒進去就覺得浪費了。

一手扶著他,一手輕輕推開了房門,頓時,一室的紅映入眸中,他雖是才跟她說起婚期的事情,但是顯見的,這男人早就有預謀了,這房間根本就是婚房,居然還貼上了俗氣的紅雙囍字,床單也是紅的,入目就整個一片紅紅火火,就連沙發都是紅色的布藝沙發,卻顯得隔外的溫馨,這男人到底背著她做了多少的事情最呢,“老婆,洞房吧。”他低啞著嗓音在她耳邊低語。

她身體一顫,“不要。”恍惚中,大年夜那晚的惡夢又襲上了心頭,讓她本能的抗拒他的親密。

“好吧,那你先給我上藥吧,不過,在上藥之前允許你去對面還有樓上參觀一下,若是有什麼不滿的趕緊現在提出來,還來得及修改。”江君越靠坐在了沙發上,不疾不徐的吩咐著。

“呃,還是先上藥吧,明明那麼長的口子,卻好象不疼似的。”

“呵,從你一出現就不那麼疼了。”

她伸手一敲他的頭,終於可以居高臨下的看他一次了,“藥箱在哪兒?”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沒在這房間裏,婚房放藥箱很不吉利呢,你說是不是?”

是呀,她問完也覺得不吉利,甚至於覺得此刻他這樣的傷在這房間裏也不吉利,“傾傾,你受傷了,咱們換個房間吧,別把傷氣留在這裡,我可不要你結婚以後再受傷了,這一次,就夠了。”她嘟著小嘴就要扶起他。

“哪裡有那麼多的說法,不住這裡,難道你想睡客房?”

“客房就客房呀,快點,走吧。”扶著他就要站起。

可是,最後的結果卻是她被他一扯,整個人就倒在了他的懷裡,“別動,不然,很疼的。”

藍景伊一動也敢動了,只是乖乖的靠在他的胸口上,半晌,聽過兩個人的心跳後才低低的道:“好些了沒有?”

“好些了,不過,今晚只在這裡,哪也不許去。”

“好吧。”他受傷了,受傷了的人都是老大,他說什麼就什麼吧,“藥箱到底在哪?”她卻不知道,就是她的這一個妥協,日後果然江君越有了血腥之灾,好在,後來他又回到了她身邊。

“樓下一樓的儲物間裏,你去找找就好了。”

藍景伊這才小鳥一樣的飛奔而下了樓,樓下好大呀,客廳,餐廳,還有三個房間,廚房的一側就是一個小儲物間,藍景伊很快就翻到了藥箱,那麼大的一個,想要忽略都不行呢。

上了樓,回到了主臥,傷了的人就是大爺,她才要給他上藥,他卻突然間道,“我想洗澡。”

“不行,傷口碰了水不易好。”

“那你幫我洗,擦擦身也好。”

大爺呀大爺,藍景伊想要扁大爺,“不洗也死不了,我說不許洗就不許洗。”

“不洗也行,大不了就是不睡覺罷了,不洗澡我從來睡不著覺,除非你給我灌酒了或者打暈了,那又另當別論。”

聽他煞有介事的說過,她是真的無言了,“好吧,不過你得配合點,不能折騰本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