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章九十九朵藍玫瑰

發佈時間: 2023-01-07 15:46:17
A+ A- 關燈 聽書

他實在不知道那些東西的尺度有多大,可是,他也不敢輕易的去問藍景伊,她似乎是被那晚的事情嚇壞了,到現在都不肯見他。

還有,藍景伊被拍了的照片和錄影什麼的一直都沒有浮現出來,也沒人拿那些來要脅他,這讓他也不敢輕舉妄動了,他實在不知道那些東西的尺度有多大,可是,他也不敢輕易的去問藍景伊,她似乎是被那晚的事情嚇壞了,到現在都不肯見他。

打了個電話給蔣瀚,“訂一束薰……哦,訂一束藍玫瑰吧。”先是想訂薰衣草的,可是,隨即他又否决了自己的這個決定,藍景伊已經在江家那裡知道那片薰衣草是為了晴柔而種的了,所以再送她薰衣草,保不齊那個小女人會多想什麼。

班也不上了,只為,他少了一個女秘書,他要把女秘書給揪到公司來上班,不對,他這也是上班也是工作好不好?還是正八經的工作。

第八天了,開著那輛已經鈑金鈑好了的路虎駛向小公寓,車沒事兒,弄好了又是煥然一新的,倒是那個女人,還沒有從那一晚的事件中走出來。

整整的一大束藍玫瑰,九十九朵,江君越懷抱著玫瑰花停在了小公寓的門前。

這個時候藍晴和保姆已經帶著孩子們出去了,江君越悄悄開了密碼鎖,走進去,一室的靜悄悄,環視一周後,他終於在陽臺上看到了藍景伊的身影,不知道她在呆呆的看著什麼,居然看得那麼的出神,就連他來了她都不知道。

他悄悄走過去,手中的玫瑰花往前一遞,便遞到了她的面前,同時,另一手從她的身後輕輕一環,便環著她的身體靠在了他的身上,“想什麼呢?”

很明顯的一顫,似乎,對於他突然間的出現,她有些吃驚了,“傾傾,你……你……你什麼時候來的?”她該趕他走的,可是出口的話語卻又是變成了這樣。

“才到。”俯首以下巴抵上了她的額頭,輕輕的蹭動著,“陽臺上風涼,我抱你進屋裏去好不好?”

藍景伊似乎是想要說什麼,可終究是沒有說出來,江君越便霸道的一把抱起她走向了客廳的沙發,玫瑰花放在她的懷裡,“想我了沒?”他邪邪的一問,一個星期不見了,他卻有種恍若隔世的感覺。

“沒。”她垂下頭,掙扎了一下,卻也只是象徵Xing的一下,她又怎麼可能掙開他有力的臂膀呢,他強壯著呢,被他抱著,他就象是如來佛,而她就是那個怎麼也逃不出他手心的孫悟空。

“真沒想我?”

“沒。”她的臉頰上染上緋紅,那抹紅讓她看起來格外的甜美。

“可我想你了怎麼辦?”

“江君越,你少這樣的,我不許你碰我。”

“可我准許你碰我。”她不許他這樣,他就偏這樣的看著她,一看之下嗓音都沙啞了,“親一下好不好?”

“不好。”她才不要親他。

“那換我親你好了,我吃點虧。”薄薄的唇印在她的唇上,藍景伊只覺自己的心都要從嗓子眼裡跳出來了一般,“你壞。”他哪裡吃虧了,他分明是占了她的便宜了。

看著嬌羞的小模樣,雖然還是有些抵觸他,但到底不似大年初一那天清晨那般的抵觸他了,這總是進步,看來,他沒有來錯,“公司的員工今天都上班了。”

“那你怎麼來這裡?”

“來這裡上班呀。”江君越很嚴肅認真的說過,她的唇還泛著一抹若有似無的淡淡的香,那絕對是純天然的甜香,不似那些天天噴香水的女人,他最討厭的就是那種後天噴上的香水的味道了。

“呃,你來這裡上什麼班,江君越,你是江氏的總裁,快放開我去公司上班吧,別讓老爺子挑到你的錯處,老爺子對你,多好呢。”

“我一個人的辦公室多沒勁兒,想喝咖啡都沒人管,電話都要自己接,藍景伊,你當我有三頭六臂嗎?我才上了兩個多小時就累死了,你就不會可憐可憐爺,再去給爺當秘書吧。”

“不去。”藍景伊直接拒絕了,雖然,她也想要出去外面走一走,可是,自從那晚的事情發生了之後,不知怎麼的,她現在最怕的事兒就是走出去,她不敢見任何人,甚至於也包括江君越,若不是他强行的抱著她,她才不要理他呢。

江君越卻沒聽見一樣,手一伸就到了她的腋窩處,手指呵著她最怕癢的地方,“哈哈……哈哈哈……”藍景伊自控不了的大笑了起來,“別……別呀,快放手,別撓了。”她癢死了。

“藍景伊,去不去做我的xiǎo mì?”

他把秘書改成了他的xiǎo mì,她怎麼聽著都覺得是那麼的璦昧呢,“江君越,我不去呀,不去。”不想出去,哪也不想去,這幾天,就連淘寶的貨賣缺貨了沒貨了她都沒有去夜色進貨呢,更別說是他的公司了,她不敢見任何人。

江君越的手勁開始加大了,不停的呵著她的癢,引發的她一陣陣的大笑,“傾傾,快放手呀,我要受……受不了了。”滿身的汗意,她快被他折磨的要瘋了。

“那你就答應做我的xiǎo mì。”

“哈哈……哈哈……好,好,我答應,我答應你還不行嗎,你快起開呀。”藍景伊哀求著,再笑下去她怕自己會笑傻了。

江君越隨手一按手機,隨即,一小段錄音就再現了出來,“藍景伊,這是鐵證,容不得你反悔。”

天,他居然還錄了音,可她明明是被他給佑哄著才同意做他的xiǎo mì的,“江君越,你無賴。”她回首就在他的肩膀上咬了一口,那小嘴,下口一點都沒輕。

“嘶”,倒吸了一口氣,江君越呲牙咧嘴的,“藍景伊,你謀殺親夫,你得讓我補回來。”

藍景伊微眯起了眼睛,她輕聲的道:“傾傾,你不嫌我髒嗎?”

“你髒嗎?我來檢查一下。”回應她的卻是江君越邪邪的一笑,“嗯,沒灰塵,也沒髒東西,除了香香的以外,就沒有第二個感覺了,好了,鑒定完畢。”許久,就在她的不住輕顫中,他才緩緩從她的脖勁間移開,凡事都要循序漸進,他不敢把一切進行的太快,他怕嚇壞了她。

“傾傾……”眼淚在眼圈裏打著轉,都已經過去一周了,該知道的江君越一定都已經知道了,可是他居然不嫌她髒,這讓她的眼淚不自控的就流了下來。

“嗯,我的xiǎo mì,怎麼了,誰欺負你了?”他掠過她臉頰上的滴滴淚水,入口的都是鹹澀,讓他心疼。

“是你,就是你這個壞蛋欺負我了。”

“真的是我?”他指指自己的鼻尖,一副不能相信狀。

“就是你。”

“呃,我從來也沒欺負過你,卻不想居然擔了這個虛名,好吧,那我不要虛名了,藍景伊,我直接擔了實名好了。”擁著她的身體緩緩倒下,兩個人一起倒在了沙發上,他深邃的黑眸定定的看著她的小臉,彷彿要看進她的內心深處似的,那眼神讓她慌了,亂了,不會思考了,早就忘記了要推開他了。

“我若不色哪來的沁沁和壯壯?難道你不喜歡他們?你若是不喜歡,我就直接給爺爺送去,他老人家想孩子們了。”

藍景伊眯起了眼睛,“不要,不許送走他們,不然,我一輩子不見你。”

“OK,威脅生效。”他舉手,一付絕對聽話的乖乖大男孩的樣子,可是唇角卻是憋不住的笑意,能再度與她這般輕鬆的在一起,真的很美好,“不過,咱倆是不是真的該起來去上班了?不然,被公司的同仁們效仿了可就不好了,你說是不是?”

“好,那你起開。”她急著讓他起來,再這樣的躺在一起,她真的會瘋了的,那種感覺太魔魅了。

江君越優雅如豹子般的坐直了身體,長腿一移便落在了地毯上,站起,頎長的身形頓時籠罩住了藍景伊,他的手遞給了她,輕輕一拉,便拉著她站了起來,“去換衣服,然後先去吃個飯,然後,就去工作。”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藍景伊卻並沒有急著進去房間換衣服,而是一邊嘟起了小嘴一邊把目光投落在門邊的鞋架那裡,“你還沒有告訴我隔壁那間小公寓是怎麼回事呢?”

“什麼怎麼回事?就是沒事,乖,去換衣服。”他推著她的身體進去臥室,一付就是不想說的樣子。

“江君越,你要是不說,我就不去上班。”

“威脅無效,上班的事兒才答應了的。”他揚了揚手中的手機,“嗯,有錄音為證。”

“混蛋。”粉拳如雨點般的落在他的胸口上,雖然還能這樣與他在一起讓她很有幸福的感覺,可是,隔壁小公寓的事兒他只要一分鐘不告訴她,她就一分鐘不放心,彷彿,那間公小寓裏隱藏著什麼驚天的大秘密似的。

江君越動也不動,如泰山般的伫立在她的身前,良久,他沒反應她卻打得累了,“嗚嗚,你又欺負我。”小嘴越翹越高,她真的很想知道有關隔壁小公寓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