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章一環套一環

發佈時間: 2023-01-07 15:46:04
A+ A- 關燈 聽書

“不是?”他騙人的,若不是他的,他怎麼進去的,“江君越,你騙我。”

江君越也是這時候才發現那幢小公寓的事情似乎特別的不好解釋,說多了不好,不說呢,藍景伊又是咄咄逼人,於是,他適時的轉移了話題,“伊伊,你身上受傷了,擦些藥吧,不然,好不了。”去取了醫藥箱在手,找到消炎止痛的藥膏,他就想為她上藥,應該是不止手臂上有淤傷,她身上也有的。

“不……不要,你走開,我不要你給我上藥,不要。”藍景伊情緒又激動了起來,腦子裏又湧起了那些難堪的畫面,她受不了的抱住了頭,長髮隨著頭部的搖晃而擺動著,格外的妹人,又格外的讓人心疼。

下一秒鐘,江君越直接打橫一抱就抱起了藍景伊,她身上的傷不擦傷藥根本不行,先是傷,再用水沖泡了那麼久,若不及時處理一定會落下疤痕的,到時候即使是他不介意,她自己也會介意的,女人最在意的就是那些疤痕什麼的了。

“放開我,放開我呀。”她哭喊著,一點也不配合他的舉動。

“別動,我給你上藥,上好了藥我在離開,我答應你。”

“不要,我不要你給我上藥,你走開呀。”她還是抗拒他的觸碰,整具身體就象是刺尾一樣全都是刺,那掙扎讓江君越直皺眉頭,他的力道不敢輕了也不敢重了,輕了禁錮不了她的身體,重了又怕弄疼她,皺眉的把她抱到床前,眼看著她嬌小的身體怎麼也不肯配合的放鬆下來,江君越一邊抱著她一邊拉開了一個抽屜,頓時,一條條的繩子就被拋在了床上,“江君越,你幹嗎?”藍景伊的眼睛紅了,她慌了,這男人要綁她嗎?

“給你上藥。”不帶任何商量的餘地,他單手一腿配合著摁住她的身體,然後另一隻手俐落的就綁住了她的一隻手再系在床頭的一個暗環上,緊接著就是另一隻手,兩隻手被綁住了也固定了,他這才鬆開兩手一起去綁她的脚踝。

“乖,別亂動,先上藥。”眼看著她還是不對,他這才從醫藥箱裏找了兩片藥再倒了水準備給她服下,可是,藍景伊卻不肯吃,“我不要吃藥,不要吃。”

江君越冷眸一凝,直接就把藥送到了自己的唇邊,然後一個俯身的動作,便霸道的以唇舌把口中的藥片渡到了她的口中,一手再去捏著她的小鼻尖,一手捏著她的下頜,一個呼吸不暢,藍景伊只好被迫的咽下了那藥,江君越這才滿意的直起身,含了一口水,以剛剛喂藥的管道再把那水也渡入了她的口中。

呼吸開始急促,藍景伊癡癡的看著江君越,他還是那麼的好看,那張如妖孽一樣的俊臉讓她想起了那個叫安哥的男人說過的話,成青揚真的喜歡他嗎?

他這樣的一張臉,或者男人女人都會喜歡吧,就象是她,也是無可救藥的愛上了他了。

想到成青揚與他之間的那種可能,她的心又亂了起來。

沁凉的藥膏開始被塗在她的肌膚上,那冰冰涼凉的感覺讓她頓時舒服了一些,也終於不再掙扎,卻因為他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而全身都在……

他的手真的很輕很柔,所經,泛起了陣陣的凉意,良久,藍景伊才慢慢的打起了哈欠,就在他還在給她上藥的時候,居然一個迷糊就睡了過去。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折騰了一晚,她累了,很累很累。

看著她沉靜的睡顏,江君越盡可能輕的為她塗好了藥膏,終於抹好了藥時,外面的天空已經泛起了灰朦朦的光線,天要亮了,這一個晚上就這樣的浪費了,蔣瀚還沒有電話來,也不知道有沒有追上那些人,想到那些人手上有可能的照片和視頻,他的眉頭便越來越皺,若是一日找不到,他便一日不能放心,那些東西就象是一枚Zha彈,隨時都有可能被別有用心的人引爆爆炸,到時候,炸得藍景伊體無完膚的時候,傷害到的也會有他和兩個小東西。

上好了藥膏,藍景伊似乎也因為疼痛减弱而睡得踏實了些,江君越這才一一的解開了她手腕和脚踝上的繩索,立刻的,自由了的嬌軀便再度的蜷成一團,睡在那張大床上,江君越側躺在她的身側,輕輕一環,便緊摟著她睡了過去,這一夜,她受了傷,他卻一直到現在還沒有睡過一分鐘。

誰人也不是鐵打的,江君越也睡著了。

藍晴被接回了小公寓,連帶的還有小沁沁和小壯壯,藍景伊一睜開眼睛就看見了兩個小東西,可是,卻沒有那個男人的踪迹,江君越怕她不自在,已經在她醒來前離開了。

“伊伊,身體不舒服就躺著,媽照顧著孩子們就好,保姆也來了,她煮飯呢。”看著藍景伊醒過來,雖然看起來還特別的憔悴,但是藍晴已經很欣慰了,她不知道昨晚上藍景伊的身上發生了什麼,可是江君越交待過她不許詢問藍景伊任何事兒,她就明白那一定是不可觸碰的事情了。

“媽,老爺子沒有為難你吧?”

“沒,君越在呢,不知道他跟老爺子說了什麼,老爺子便放行了,呵呵,一物降一物,別看老爺子咋咋乎乎的,可是,一到江君越那裡就行不通了,老爺子似乎特別聽君越的。”一提起女婿,藍晴就一臉幸福的模樣,對江君越這個女婿,她是越來越中意了。

身體的傷慢慢的好了,可是心底裏的傷呢?

藍景伊足不出戶,在家裡也只是偶爾在藍晴忙著的時候逗逗小沁沁和小壯壯,除此之外,她經常是坐在陽臺的躺椅上發呆,藍晴和保姆誰也不敢打擾她,這讓她經常是一坐就是一兩個小時。

鞋架後的那個小暗門江君越一直欠她一個解釋,可是,他不說,她便也不問,他不來的日子,她就覺得自己離他越來越遙遠了,可讓她去見他,她又沒有那樣的勇氣,不見他,卻又總是忍不住的去想他。

她真是太沒用了。

吃了睡睡了吃,她覺得自己象小猪一樣了,萬事都不用她去Cao心,買菜買米買什麼都由保姆去完成,她發覺自己在小公寓裏越來越象一個可有可無的人了。

“媽……媽媽……”正沉思中,一隻小手握住了她的手臂,似乎是怕摔倒,所以小壯壯握得特別的緊,藍景伊一歪身就抱起了小東西,“怎麼,想要放手自己走路了?”小東西已經敢扶著東西走幾步了,那小樣子真帶勁。

“咯咯……”小壯壯就笑,吸引著小沁沁也扶著他才扶過的地方走向藍景伊,“媽媽……”

微笑的把兩個孩子抱在腿上,一條腿上坐著一個,小東西便在她的身上撒歡的瘋鬧著,好不可愛。

七天過去了,江君越一早便到了公司,新年伊始,第一天上班,可是他外間的秘書辦公室裏卻是空空如也,七天,他不是不想給藍景伊打電話,他是怕她一聽到他的聲音就激動起來,藍晴每天都會向他彙報藍景伊的情况,這幾天她似乎很平靜,可是再平靜也沒有給他打過半個電話。

那女人難不成一輩子都不想理他了?

批閱著檔資料,卻第一次的在工作的時候走神了,索Xing放下了派克鋼筆,打電話給藍晴,藍景伊已經醒了,這個時候正坐在陽臺上發呆呢。

她就不知道想他嗎?

“晴姨,大白天的,有沒有想過和保姆去購物?”江君越卻並沒有急著掛斷電話,而是熱絡的建議道。

藍晴初時還一愣,家裡什麼也不缺,讓她購什麼物呀?

可是隨即的,她便反應了過來,“好呀好呀,我正想買件衣服呢,就帶著孩子們和保姆一起去。”

“行,我派個人跟著,不會有事的。”從上次藍景伊出事,江君越就一直很謹慎,可是,他可以防別人,卻對家裡的人防不勝防,大年夜的事情已經查了一個星期了,可是藍景伊出事後,再有自己悄悄的離開別墅後,家裡並沒有任何人打出去過電話,這些,他真的查過了,所以,他甚至在懷疑是不是家裡的人做的了,若真的是家裡的內鬼,那麼,那個人的隱藏手段實在是太高明了,居然在他追出去的時候也依然沉得住氣的沒有打出去任何一個電話去提醒那些擄走藍景伊的人。

雖然後來他已經證實了藍景伊的被迷暈是因為那杯酒,可是,那個端酒的女傭卻已經不見了,女傭是老爺子自己親自挑選的,他總不能把事情懷疑到老爺子的頭上嗎?

一環套一環,一切,都很難解釋。

還有,藍景伊被拍了的照片和錄影什麼的一直都沒有浮現出來,也沒人拿那些來要脅他,這讓他也不敢輕舉妄動了,他實在不知道那些東西的尺度有多大,可是,他也不敢輕易的去問藍景伊,她似乎是被那晚的事情嚇壞了,到現在都不肯見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