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章咱們回家

發佈時間: 2023-01-07 15:45:40
A+ A- 關燈 聽書

“我能抱你嗎?”江君越的手指繼續的在她的臉上輕撫著,他還不敢動她,不知道她被拋下來後有沒有傷了哪裡,所以,必須要確定後才敢抱她。

藍景伊點點頭,她動不了,渾身還是那樣的軟,軟中帶著痛,肌膚上被擦過的地方火燒火燎的疼,就象是棉花團一樣,是那樣的無力。

江君越這才傾身抱起了她,然後,緊緊的把她摟在懷裡,迅速的坐進車裏後,第一件事就是把薄唇貼上了她的耳朵,小小聲的道:“有沒有哪裡不舒服,要不要去醫院?”

沒有了汩汩的風,重又回到了車內的空間,冷意早就去了,藍景伊不但是不覺得冷了,相反的,被江君越這樣的一抱,她渾身上來又開始難受起來,那種感覺讓她很害怕,“傾傾,我好象……好象……”

江君越的手指掠過她泛著粉紅的脖頸,看著她嬌妹的一張小臉,還在她身上那一塊塊的小擦痕,雖然不大,卻是那麼的讓他心疼,“去醫院吧,好不好?”

“不好。”她不要去醫院,這樣子的她太狼狽了,“我不要見任何人,誰也不要見,江君越,你送我回家,送我回小公寓好不好?”她不想去江家了,那裡,突的讓她只覺得恐怖,彷彿再回去,就會被人再度的擄走一樣。

江君越的眉頭皺了起來,居然有人膽子大的敢闖進了江家擄走藍景伊,這個人,他真的要好好的查查了,緊摟著懷裡的女人,他輕哄著她,“好,我帶你回小公寓,咱們哪也不去,我陪著你,別怕,別怕。”

藍景伊便如八爪魚般的緊纏著他,不想鬆開,彷彿一鬆開他就會跑了就會消失了一樣,她只想這樣的抱著他,抱到永遠。

“乖,我來開車,然後,就回去了。”

藍景伊聽了他的話,便不動了,卻還是不肯鬆開他,只靠在他的懷裡如一隻受了傷的小猫一樣。

江君越這才啟動了車子,一路上,藍牙一共播出了兩個電話,一個是蔣瀚的,一個是成青揚的,他告訴了他們藍景伊被那輛中型客車拋下的位置,甚至也告訴了他們那輛中型客車駛離的方向,可是他很清楚的知道,在自己下車去檢查藍景伊的傷勢的時候,便已經註定了很難追到那輛車了。

而之後即便是找到了,也不可能找到那車上的人。

那些人是慣犯,而且,極清楚他們在做什麼,甚至於也沒有跟他多做糾纏,顯然的知道他最想要的就是得回藍景伊。

到底是誰?

腦海裏閃過江家的每一個人,似乎誰都有可能,又似乎誰也沒有可能。

想來想去,他甚至懷疑起了自己的父母賀之玲和江涵予,這也不是沒有理由的,他們一直反對自己和藍景伊結婚,想到父母反對他們結婚的理由,他的頭痛了起來。

許多許多的結,而且,還都是死結,不管他怎麼解都難解開。

或者,一剪刀下去結就開了,可是,那解開的地方也就破碎了,所以,有些結寧願它一直的那麼結下去,至少,那還是完整的。

那一路,從前從不覺得長,此刻卻覺得是那樣的漫長。

身上,除了熱就是痛,兩種感覺席捲著藍景伊的身心,她覺得自己要死了,彷彿正遊走在九天玄火之上,整具身體都被炙烤著,像是要化了一般的讓她只想貼近身上冰冷的江君越的身體,“傾傾……傾傾……”她的小手輕撥著江君越的衣服,下意識的就要去挑開他的衣扣,身上原本蓋著的江君越的衣服也早已因著她的扭動而滾落在了江君越的脚邊……

那只小手,他還在開車,可江君越又要受不住了。

有一瞬間,他真想停下來狠狠的打她的小屁屁,可是,看著她的小模樣,他就知道她身上發生了什麼。

她是被人下那個了,而且,量絕對不輕,身體還擦傷著,她都全然的不管了,只是不停的貼近他再貼近他……

江君越的額頭上開始沁出了細細密密的汗珠,一顆又一顆,晶瑩而剔透,然後,不住的滴落在藍景伊有些髒兮兮的小臉上,她就象是一隻小花貓,可是這樣的她,他卻不敢對她做了任何。

她身上那些大大小小的擦痕太顯眼了,那一定很疼。

“伊伊,就要到了,要回家了。”小公寓,才是屬於他和她的家,那裡,有著他們的一次次。

江君越隱忍著,不管轉動著方向盤的手有多顫,卻都是堅定的把車駛向小公寓的方向。

到了,就要到了。

“傾傾……”藍景伊喃喚著,她深嗅著江君越身上的味道,那味道讓她越來越是癡迷。

“小妖精。”手指輕點了一下她的小鼻尖,他不忍讓她難受,只是現在這情况,他真的不能動她,那會傷了她的。

“傾傾,我熱。”她的聲音妹得彷彿能滴出水來一樣。

“再忍一會兒,一會兒上了樓洗個澡就不熱了。”他柔聲的說過,單手緊摟了一下她嬌軟的身體。

忽而,懷裡的女人開始猛烈的掙扎了起來,“傾傾,你放開我,快放開我。”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江君越聽著她聲音裏的急切,莫名的有些擔心了,卻還是依著她的話鬆開了她,“怎麼了?”

藍景伊覺得自己像是清醒的,又覺得自己像是迷糊的,可是,她記起來了,記起了之前那個男人落在自己身上的那張嘴還有那雙手,那張嘴所劃過的地方讓她現在只覺得自己髒死了,她手忙腳亂的爬到了一旁的副駕的位置,然後,身體瑟瑟發抖的蜷縮在一起,“髒……髒……”低喃著這一個字,她的世界在這一刻已經到了極度的黑暗之中,她不知道要怎麼樣才會再現光明,可是她真的髒了,她被那個男人弄的髒了,還有,她好象被人拍了照片,甚至還錄了像,這個腦海裡殘存的片斷在這一刻打擊到了她,“傾傾,照片,還有……還有錄……錄影……”她說不下去了。

江君越的臉色一沉,卻讓藍景伊一偏頭的給捕捉到了,“傾傾,你嫌我髒了是不是?”身體,瑟瑟發抖著,此刻已經蜷成了一團,讓江君越越發的確定,似乎是該發生的都已經發生了,所以,她才會在驟然想起的時候現出那樣驚恐的表情。

“***!”江君越低咒了一聲,隨即,把車子緩緩的停在了路邊,伸手就要去抱過一直在發抖的藍景伊,“沒有,不管發生了什麼,你都是孩子他媽。”

“不要,你別過來。”突的,藍景伊伸手就按開了車門,整具身體都懸在了車外,“你要是過來,我就跳車。”迷朦的淚眼緊盯著江君越,就好象他是一隻要把她宰殺了的野獸似的。

可是車,已經停了,她卻全然的不知。

這一刻,江君越的心徹底的疼了。

那一個個的人,他早晚要把他們翻出來……

曬乾。

扒皮。

他江君越說到做到。

修長的手停在半空,江君越卻怎麼也不敢去觸碰那具此時正在瑟瑟發抖的身體了。

眼淚越流越多,把她原本的小花臉模糊成了一張張的小地圖,腦海裏全都是那個男人觸碰她身體時的畫面,讓她格外的難受。

身體,越來越軟,停在馬路上的車半開的車門外不住的有風溫柔拂過,時間,在一點一點的走過,江君越的黑眸深邃的望著藍景伊,眼底,全都是心疼,是他不好,是他沒有保護好她,“伊伊,只是送你回家,不好嗎?”

他溫柔的一語,卻讓她全身都不自控的狂顫了起來,“唔唔……傾傾……傾傾……”她就象是浮在水面一般,極力的想要抓住江君越這根救命稻草,可,她又不敢,她怕他會嘲笑她,會嫌她髒。

修長的手緩緩的一點一點的移近藍景伊,“只是送你回家……只是送你回家,乖,我帶你回家。”他的聲音越來越輕越來越低,幻化成一個個的夢幻音符讓藍景伊迷醉在他為她而編織的溫柔之中再也無法自拔。

淚水,如决了堤的河水,越來越汹湧,也模糊了藍景伊的視野,讓她再也看不清楚眼前的男人。

江君越的手突的一探,伸手就將車門邊上的女人撈入了懷裡,車停了,乾脆也不開了,他放不下她,不管發生了什麼,她都是他的女人是他孩子的媽,小心的移下車去,外套緊緊裹著了她不住顫抖的嬌軀,“別怕,咱們回家,這就回家去。”這裡,距離社區還有一千多米,可是沒有關係,他抱著她一樣可以走回去,反正,他不想由著她自己蜷縮的靠在車裏了,想想剛剛若是車沒有停下來,若是開著車的時候她跳下了車,那後果……

江君越不敢想像了。

車,就交給蔣瀚去善後,他現在只想把她抱回家,她在他懷裡,似乎並沒有抗拒他的摟抱,可是,緊抿的唇瓣上那紅潤潤的顏色,還有她的不言不語,似乎,若不是因為自己不能走路,又不能這樣狼狽的停留在這馬路上,她真的並不想他如此的抱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