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章女人不在

發佈時間: 2023-01-07 15:45:17
A+ A- 關燈 聽書

真吵,吵得藍景伊頭都疼了,她真的不在意這些身外之物的,她卻不知道,江家有江家的規矩,那一把金鎖所享有的就是江氏百分之五的股份,那是只有曾長孫才能有的,而那把銀鎖也能換得江氏百分之一的股份。

藍景伊從小沁沁的懷裡拿起了金鎖銀鎖,快步到了老爺子的面前,直接將那金鎖銀鎖放回進了箱子裏,“老爺子,二嬸三嬸說得對,等我和君越結了婚,孩子們姓了江你再給也不遲,到那時,我一準收下。”大過年的,她不想一家人因這金鎖銀鎖而爭吵,真的不好不吉利。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老爺子的臉色立刻冷了下來,手一推才擺好的麻將,然後,站起來就走向自己在一樓的房間,“大過年的,添睹。”

“爺爺……”江君越站了起來,追著老爺子過去,藍景伊見他扯起了老爺子的衣袖,不知道說了些什麼,老爺子很快主轉怒為笑了,然後,笑涔涔的拍了一拍江君越的肩膀,“君越說得對,就這麼著,到時候,咱再添,哈哈,好好好,去打麻將,我要再贏你幾把。”重新又回到了麻將桌前,二嬸三嬸和賀之玲便遠遠的避開去了沙發上坐著,再也不敢多說什麼了。

藍景伊抱著孩子上了樓,哈欠一個接一個的打,越走越是覺得熱,可是這樣的天氣這樣的時節,即便是開著暖風也不至於這樣熱吧。

“景伊,你是不是不舒服?若是,孩子給我帶著吧,沖Nai粉的時候沖一個的是沖,沖兩個的也一樣是沖,你去休息吧,媽一個人帶好了。”藍晴心疼的看著女兒,好象很不舒服的樣子。

“媽,那你先帶著,我可能是感冒了,我怕傳染給孩子們。”說著話的時候,藍景伊只覺腿脚都是軟綿綿的,整具身體好象不是自己的了一樣,若真是感冒了,帶孩子傳染給孩子就得不償失了。

把孩子放在了媽***房間,兩個小東西並排擺在一起,怎麼看怎麼可愛,可她真的不敢多看了,急忙的轉身回去自己的房間,她是親媽,若是孩子們真傳染了,她會心疼的。

進了房間就倒在了床上,隨手摁滅了燈,就連衣服都沒脫,她沒力氣,半點的力氣也沒有。

好象是酒勁上來了,黑暗中,哪裡都是天旋地轉的,讓她閉著眼睛躺在那裡一動也不想動。

明明是大年夜,往年的這時候她會與媽媽一起包餃子,會一直坐到淩晨才去睡的,那是守歲,但是今晚,她真的守不下去了,她就是想睡覺。

迷迷糊糊的就睡著了。

手扯著領口,她熱。

很熱的感覺,也是很奇怪的感覺。

感冒發燒不是應該是冷的感覺嗎?

她這感覺太奇怪了。

真想江君越就在身邊,然後替她量量體溫,可是,他在下麵陪著老爺子呢,大過年的,江家一家子團圓,他離開委實不好,就等他回來了就叫他給自己量量體溫,她怎麼這麼的熱呢。

手終於吃力的解開了扣子,費力的把衣服脫下丟到地毯上,一身上下又是清凉了,想起身上穿著的衣服,藍景伊的臉愈加的紅了。

一隻手忽而就落在了她的身上,那只手,彷彿是一塊冰一樣的在降著她的體溫,是江君越吧,“傾傾……傾傾……”半明半暗間,她彷彿就嗅到了江君越身上那獨有的男人味道似的。

熱。

身子,忽而一輕,她被人抱了起來,身體倚向那寬厚的懷抱裏,江君越是要抱她去他的房間嗎?

她想要思考,可是,大腦裏只一片空白的,有的,只是熱。

她的身體好象在隨著抱著她的男人下墜再下墜,空氣裏有柔和的風拂在身上,身體被男人裹得更緊,似乎是落了地,她聽見了腳步聲,那一下下,飛快的朝著她不知道的方向奔去,不過是須臾,藍景伊只覺身體一輕,隨即,身體便踏實的落在了軟軟的墊子上,“開車。”

恍惚中,聽到的就是這一聲。

於是,車開了。

車裏的小燈亮了起來,不是很亮卻可以讓她眯起眼睛看到這車裏有人。

那是一個男人,他朝著她俯下身體,一張嘴就咬在了她的脖子上,藍景伊的理智恍惚中就回歸了一些些,眼裡的男人不是江君越,不是他的,“傾傾……你不是傾傾……”她想要掙扎,想要掙開這男人落在她身上的嘴,那男人的嘴碰觸過她身體的時候只讓她覺得噁心。

可是,她沒有力氣,而且,全身還是奇怪的感覺。

一方面是討厭這男人的碰觸,可是另一方面,卻又像是在極端的渴望著,藍景伊要瘋了。

“傾傾……傾傾……”她迷亂的呼喚著那個男人的名字,她這是怎麼了,為什麼會這般?

“嘖嘖,真是個尤物,天生的美人胚子,哈哈,今個撿大便宜了。”身上的男子不知何時戴上了一頂面具,只露出眼睛鼻子和嘴,Yin笑的審視著藍景伊,恨不得要將她一口香吃入腹一樣。

大年夜的馬路上,車少人也少,家家戶戶都在家裡團圓著,只霓虹燈在不停閃爍著,也美輪美奐著這個世界,可是藍景伊的世界裏,卻是一片的醜陋。

男人的頭落了下來,藍景伊聽到了相機的‘哢嚓哢嚓’的聲音,還有閃光燈,那些明顯的是在告訴她有人在拍照,也許還不止是拍照,應該還有錄影什麼的,可是她看不到是什麼人在對自己做著那一些。

她的意識也越來越混沌,眼淚,不由自主的滾落,她覺得她要死了,一方面的想要抗拒,一方面的卻是那麼的想要,這世上,怎麼有這麼衝突的事情呢。

“安哥,有情况。”忽而,耳邊響起了一聲急切的聲音,引得藍景伊身上的男人立刻直起了身體,“什麼情况?”

“有車……有車跟上來了。”顫抖的聲音,帶著微微的懼怕,“安哥,怎麼辦?若是被那小子知道了是你我做的,只怕成哥不會放過我們的。”

“真他`***,再拍一會兒就OK了,就可以把她送回去了,這樣的神不知鬼不覺的誰也不會懷疑上我們的,到時候她藍景伊醒了也還以為是做了一場夢呢,靠,江君越神了不成?居然就知道了。”安哥自言自語著,看著藍景伊若有所思。

“安哥,真的很奇怪呢,怎麼這麼快就被發現了?是不是有人走漏了風聲?”

中型客車的車後,江君越開著他那輛絕對拉風的路虎猛追著前面的中型客車,宅子外的監控告訴他,絕對就是這輛車帶走了藍景伊,那個監控點是在大樹上,而且直接由他的電腦遠程遙控著,所以,即便是江家人也不一定知曉那探頭的存在,剛剛,藍景伊抱著小沁沁上了樓,不知怎麼的,他的眼皮就一直一直的跳個不停,回想著藍景伊泛著紅暈的小臉和脖頸,就總是覺得她有些不對,她那樣的泛著水漾的肌膚,彷彿能掐出水來一樣讓他想要咬上一口。

“爸,你替我玩幾把,我去下洗手間。”江君越揚手招呼江涵予,他坐不住了。

“大哥,你是點炮點得坐不下去了吧,哈哈,起來走走也好,換換手氣,等你回來就能多胡幾把了,哈哈。”江君亮嘲諷的笑他,江君越不以為意,等江涵予到了,他便站起來不疾不徐的朝著樓梯走去,可是天知道,這一刻,他只覺自己的一顆心都彷彿要跳出來了一樣,跳得更響更快了。

“君越,你去哪兒?大過年的,過來吃點糖果點心吧。”三嬸眼看著江君越站起來,便熱絡的同他打著招呼,江家的財神爺,江氏都在江君越的掌握之中,大兒子江君劍一直不熱衷於商務,可是小兒子早晚要走上那一天的,再過一年就大學畢業了,到時候,她會把小兒子弄到江氏去,到時便由江君越帶著,這樣將來才會有出息。

“我去洗手間。”江君越頭也不回的走上樓梯,越往上走越是憂心忡忡,藍景伊離開前那樣的表現真的有點怪怪的,她從來也沒有那樣的反應的,即便是與他愛`愛的時候,她身上泛起的粉紅也沒那麼的惹眼。

“伊伊……”江君越很快就沖到了藍景伊的客房門前,樓下的客廳裏,鳳美娟低頭看了一下腕表,便繼續的拿起一把瓜籽嗑了起來,這個時候,即便江君越發現了,也追不上帶走藍景伊的那些人的車了,等江君越找到藍景伊的時候,她想要的照片和片子早就拍好錄製好了,到時候,再還給他一個髒兮兮的被男人上過的藍景伊,到時候,江君越肯娶藍景伊才怪。

江家第一個有名分的孫子只能是她家君亮的,過了年,不管兒子願意不願意都一定要結婚,一定要傳宗接代,兒子那一輩人已經被江君越拔了頭彩,這下一輩,說什麼也不能再讓江君越的兒子拔頭彩了,不然,她鳳美娟的臉面往哪擱呢?

江君越推開了藍景伊的房門,可是,大床上空蕩蕩的,那個女人不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