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章新年禮物

發佈時間: 2023-01-07 15:45:03
A+ A- 關燈 聽書

保姆見小東西一直鬧騰,就拿了磨牙餅乾給小壯壯和小沁沁,於是,兩孩子吃起餅乾來了,桌子上的菜色早已經看過了,再也不稀奇了,藍景伊這才得以有空吃飯,吃了些菜,便拿過酒杯,輕抿了一口,江家的紅酒很道地,絕對的正宗,慢慢飲下還想再喝第二口,就象是飲料一樣帶著微微的甜,於是,一杯酒很快就喝光了,傭人又倒滿了一杯,眼看著藍景伊又要再喝,江君越的手落在了她的手上,“少喝點,這酒後勁足。”

“再喝一點點。”她笑,就是覺得這酒好喝,於是,又喝了少半杯才作罷。

一餐飯,吃得有驚無險,終於吃完了,藍景伊長舒了一口氣,大家庭,過年的時候就是說法多,條條框框的,這也不行那也不行,摔碎了東西不行,不吉利的話更是不能說了,反正,大年三十大家都要注意言行舉止。

傭人撤了餐桌上的碗筷,客廳裏已經擺起了麻將桌,老爺子坐正比特,其它三個位置三兄弟各自的家裡各出一比特代表,江涵予推了兒子坐在老爺子的上首,那意思不言而喻,是要江君越多給老爺子放炮點吃,多讓老爺子胡幾把,老爺了開心了,大家就都開心了。

江君越一落坐,自然二叔三叔都讓開了把自己的兒子都推下去坐了,於是,麻將桌上就成了三個堂兄弟與老爺子的對壘。

大過年的,他們四個人玩著,其它的人就坐在客廳的沙發上,吃零食的吃零食,喝茶的喝茶,電視裏自然播放的是Chun晚了,年年都是那些老面孔,節目都能猜得出來,可,也沒其它的頻道好看,地方臺也都在轉播中央台的Chun晚,過年吧,就是要喜慶吉祥的,不愛看也得看,超大的電視,藍晴陪坐在藍景伊的身邊,一人抱著一個孩子哄著玩著,藍景伊的目光不時的瞟到江君越那裡,那男人打起麻將來居然也是特別的認真,目不斜視的,不管他們娘幾個了。

好在,沁沁和壯壯很快就困了,哈欠一個接一個的打,然後,就睡在她和藍晴的懷裡了,客廳裏其樂融融,老爺子不發話,大年夜裡誰也不敢隨便離開。

漸漸的,藍景伊也困了,只覺得頭重腳輕的,好象是感冒了,她感冒一向都是這樣的症狀的,可能是昨晚穿得太清凉了吧,抱著小沁沁繞到麻將桌那邊,老爺子一抬頭就瞟到了她懷裡的孩子,便道:“都睡了,怎麼還不抱到房間裏讓孩子好好睡呢?別耽誤了孩子長身體睡覺的時間。”

藍景伊真的要無言了,明明是他下令不許隨便離開的,這會兒,居然埋怨她這個媽媽不讓孩子舒服睡了,可是氣歸氣,她還是認真接受,畢竟,老爺子是心疼自己孩子,“嗯,我這就帶著孩子們去睡覺,爺爺新年好,大家新年好,景伊就在這裡提前給大家拜個早年了。”

“嗯,去吧。”老爺子一揮手,示意她和孩子可以離開了。

藍景伊這才如釋重負的離開了,說實話,她真的困得有些受不住了,明明睡到下午才醒過來的,這才醒了沒多久是不是?可是居然又困了。

原本,大年夜她還想熬到過了淩晨在睡的,怎麼現在居然會這麼困呢?

還有點熱熱的感覺,她這感冒來得真的不是時候。

可,藍景伊才走了一步,老爺子就突然間想到什麼似的又叫住了她,“藍景伊,等一下。”

“嗯?”藍景伊疑惑的停下了。

“讓你等一下就等一下,張媽,去把我房間抽屜裏的那個帶鎖的小箱子拿過來。”

“好的,老爺子。”張媽轉身就去拿了。

藍景伊不明所以,迷糊的站在江君越的身後看著他打牌,眼看著老爺子才打了一個七萬,江君越隨手就是一個九萬。

“碰……”老爺子眯眼一笑,手裡的兩個九萬落了地,隨即又欣喜的道:“胡了,君越,快拿錢。”

江君越也不惱,微笑著拿出一張百元大鈔,他點炮,所以,只他一個人拿錢。

老爺子拿著錢塞到牌桌下的袋子裏,“嘿嘿,今晚運氣真好。”

能不好嗎,藍景伊看得直咋舌,江君越根本是拆開了**的給老爺子點的炮,七**萬,他居然把九萬打了,他這分明是故意的。

麻將桌上,幾個人洗著麻將,聲音很吵,可是懷裡的小東西還是睡得香,她呢,更困了,哈欠一個接一個的打,只想睡覺,江君越歪頭掃了藍景伊一眼,“不舒服?”

“沒有,就是有點困。”腿也有點軟,這都是感冒的前兆,她知道,可她不想江君越擔心自己,他忙著呢。

江君越的眸光卻足足在她的小臉上停留了有三秒鐘,這才回到麻將桌上,“上樓陪著孩子們一起睡吧。”他低聲說過,可是,腦海裏卻把她泛紅的小臉蛋記了下來,有點奇怪了,難道她是困了才臉紅的?

“大哥,到你了,快拿牌。”江君劍催著,這一個晚上,都是老爺子在贏大哥在點炮,他玩著無聊死了。

“大哥,你也給我點一炮唄,讓我開開張,你瞧,從我坐下來到現在,才胡了一把。”江君亮抬頭掃了藍景伊和江君越一眼,“嫂子怎麼了?才分開一會兒就想了?大哥,要不你起開吧,你把位置讓給大伯,你和嫂子去卿卿我我好了。”

“滾。”江君越一聲低喝,也不理會江君亮,正好張媽回來了,拿了一個上了鎖的小箱子放在老爺子面前,老爺子停下了手裡的麻將,他這一停,大家便都停了下來,老爺子拿出了一把鑰匙開了小箱子,然後,打開蓋子,小心翼翼的從裡面拿出一對長命鎖,一個金的一個銀的,兩個一起遞給藍景伊,“藍丫頭,這是給小沁沁小壯壯的新年禮物,戴著避邪,金的是給長孫的就給小壯壯,銀的就給小沁沁。”

“爺爺……”藍景伊一看這兩個長命鎖就是寶貝東西,不然,老爺子也不會放在那上了鎖的小箱子裏了。

“讓你拿你就拿著,再說了,又不是給你的,是給我大侄兒大侄女的。”江君劍替藍景伊接了就放在了小沁沁的懷裡,“得了,嫂子你快上樓去吧,不然,你再不上去我哥要心疼了。”

藍景伊的臉更紅了,實在是不知道要不要收老爺子送給孩子們的新年禮物。

那邊三嬸看到這邊熱鬧,便凑了過來,“老爺子,這可是江家只傳長孫的東西,呵呵,看來,景伊要嫁過來了,這幾天空了趕緊的選日子吧。”

“爸,我不同意。”賀之玲也閃了過來,她只認孫子孫女,不認孩子他媽。

“這家裡還是我老頭子作主吧,涵予,你要是不願意,大可帶著你媳婦搬出去住。”老爺子頭也不抬,根本不看賀之玲和江涵予,“這十幾年也沒見你們兩口子做過什麼夫妻的典範,真不明白怎麼在這件事情上這麼的統一一致呢,涵予,你說個你不同意的理由來?”

薑,到底還是老的辣,老爺子一番話,江涵予不吭聲了,賀之玲也扁了扁嘴,實在是不知道怎麼接腔,江君越不動聲色,彷彿剛剛父母與老爺子說了什麼他一概都沒聽到一樣,“伊伊,既然老爺子給了,那就替孩子們收著,上樓去休息吧。”沉聲說過,爺爺總是最疼他的,愛屋及烏的就連兩個小東西也一併的疼上了,他知道。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謝謝老爺子。”藍景伊這才轉身往樓上走去,忽而二嬸走過來,貼著賀之玲的耳朵就說了一句什麼。

賀之玲立刻朝著藍景伊道:“站住。”

藍景伊只得停下來,聽見她道:“老爺子,那長命鎖不能隨便給出去,要給,也要等藍景伊和君越結了婚才能給,江家多少年的祖訓,私生子將來不能入祠堂的。”

“媽……”江君越手中的麻將“啪”的打在桌上,有這麼吃裡扒外的母親嗎?若是賀之玲不是他媽,他真想甩手給她一巴掌。

“對呀,江家的祖訓很清楚,想當年,我和涵銘也是結了婚,孩子才讓姓江的。”三嬸也凑了過來,似乎,誰人家的孩子都想要爭這曾長孫的位置,可惜,他們兩家的兒子不爭氣,連媳婦都沒有呢,八字都沒一撇,哪來的曾孫子。

“老爺子,大嫂和弟妹說得對,這祖訓可是你老人定要求的必須遵守的規矩,我們三房媳婦可是都遵守著呢,難道,孫媳婦有特權,不用遵守?”

床將桌四周頓時熱鬧了起來,哪裡還能繼續打麻將呢,大家圍攏過來全都在討論老爺子給小沁沁和小壯壯的禮物應該不應該。

真吵,吵得藍景伊頭都疼了,她真的不在意這些身外之物的,她卻不知道,江家有江家的規矩,那一把金鎖所享有的就是江氏百分之五的股份,那是只有曾長孫才能有的,而那把銀鎖也能換得江氏百分之一的股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