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章春風得意

發佈時間: 2023-01-07 15:44:49
A+ A- 關燈 聽書

“這急也沒用,首先得有女朋友吧,不然,哪來的孫子抱呢。”二嬸歎息的掃向兒子,“君亮,過了年你就抓點緊,聽見沒有?”

“知道了,媽。”也許是最近做上了江氏財務總監的位置,江君亮正Chun風得意呢。

藍景伊只覺頭皮發麻,江家這攀比的家風真是要不得。

不過,她是真的很喜歡這大宅子裏的氣氛,雖然說話間都是含沙射影的,可是人多熱鬧,她就是喜歡這熱鬧,從小到大,她的世界裏便只有媽媽和自己,兩個人相依為命的日子真的是太冷清了。

老爺子和江君越的一盤棋終於下完了,於是,傭人端著一盤子一盤子的供品,還有燒紙便朝著別墅後面的小家廟走去,江家所有趕到的人都跟了過去,老爺子在最前面,身後依次站著江涵予,江涵昌,江涵銘,然後就是三兄弟的妻子了,再後面就是江君越和江君亮、江君劍和江君靜,還有幾個年紀小一些的堂兄弟,藍景伊站在最後面,她還沒有嫁過門,可是老爺子居然讓她也參加,那就是已經認定了她是江家的媳婦了,心底裏美美的,她並不在意江家的權勢和財勢有多大,可她在意那個男人,她喜歡他,那便,一定要跟他在一起。

小沁沁和小壯壯自然是被女傭抱著站在江君越的身後的,兩個小東西太小了,自己個不能站,但是老爺子吩咐了,這兩孩子一定要出場,這可是江家這一年裏辭舊迎新的大事紀呢,江家又添丁添了兩個小東西了。

遠遠的看著那個男人的背影,藍景伊彷彿還處在夢中一樣,她真的又跟他重歸於好了,雖然從醒過來他沒有跟自己說過一句話,可是,想到他讓女傭去樓上叫自己,還有賀之玲對自己出言不遜時他的及時反應,對江君越,她真的再沒有半點的不甘了,只是遠看著他的身影都是喜歡。

“嫂子,什麼時候再給江家添兩個孫子吧,不然,我老媽又要盯上我了。”上好了供品,拜祭好了祖先,江君劍悄悄走到藍景伊身旁低聲說道。

藍景伊臉紅了,要生孩子那可不是一個人的事兒,她現在和江君越才合好,她才不要讓他得意呢,說好給他一個月的懲罰她可是記得清清的,“江君劍,你早晚要娶妻的,早娶晚娶不是都一樣嗎?聽老人家的話,娶吧。”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嗯,娶了有Xing`福。”江君亮也跟了上來,居然是看著藍景伊越看越順眼,若是沒有藍景伊,他哪裡能這麼快的回歸江氏呢,“嫂子,大哥有你真Xing`福呀。”

江君越冷沉著一張臉,怎麼看江君亮都不爽不舒服,彷彿被江君亮知道了自己昨晚的欲求不滿似的,他一拳捶在江君亮的後背上,“少盯著我,你自己努力去。”

江君亮吐吐舌,“我去等著吃年夜飯去了,吃飯了才有力氣辦事兒。”

這江家的兄弟,一個比一個的會說小色的話,擾得藍景伊只想與他們劃開界線,可是,江君劍卻不肯離開,直拉著藍景伊,“嫂子,什麼時候你遇到漂亮的女生,要象你一樣的,一定要給我介紹介紹。”

“滾,一邊去。”江君越一拉江君劍,推著他走開,江君劍那意思就是喜歡他女人這類型的,那還了得,他說什麼也不能讓江君劍再靠近藍景伊了。

很豐盛的年夜飯,江家高價請了幾個大廚來做的呢,還沒開飯就能聞到到處飄著的香氣了,這讓從早上到現在都沒吃飯的藍景伊不覺有些餓了。

一塊點心遞向了她,藍景伊抬頭看著江君越,這男人,就不會說句話嗎,悄無聲息的走過來,才想要說他一句,可是這會兒她真餓狠了,被那些菜香的味道擾得更餓了,她接過點心吃了起來,越吃越是餓,“再等一會兒就開飯了。”江君越輕聲的說過,視線卻是不經意的掃過藍景伊微敞的領口,讓她下意識的局促起來,彷彿被他看到了那內裡的晴趣小胸`衣了似的。

“哥,你跟嫂子說什麼悄悄話呢?”江君靜凑了過來,好奇的問道。

藍景伊差點被噎著,“咳……咳咳……”忍不住的就咳了起來。

江君越理都不理江君靜,急忙的去倒了一杯茶遞給她,“慢點吃。”

她哪裡有吃快了,她還不是被江君靜的話給噎著了,一把接過茶水,茶微苦的味道中她卻喝出了甜意。

“大哥真體貼呀,等我以後找男朋友也要找大哥這樣的,也要對我這樣好。”江君靜羡慕的說道。

藍景伊真不知道要怎麼說了,“君靜,你別被他給騙到了,有時候,他超壞的。”壞壞的欺負她,還說那些難聽的話,每每一回想起來,她就想砍他。

“大哥,嫂子控訴你了,哈哈,你得加油了。”

“行了,快去擺碗筷,要開飯了。”江君越難得的心情極好的一捏江君靜的臉頰,有些羡慕她清純的外表,只是這樣的清純不知道還能保持多久,也許隨著年齡的增長和時間的推移很快就沒有了。

許多年前,他也擁有過,如今,早就只剩下了深邃。

開始擺碗筷了,老爺子帶頭,一家子的人都朝著餐桌走去,還沒走到,就看到了一桌子的豐盛,竟有種國宴的感覺,看起來特別的好看,每盤菜都像是一件藝術品一樣,藍景伊緊挨著江君越坐下,這次,他沒有如昨晚那般的躲她了,說來,她昨晚的內`衣佑惑還是生效了的,藍晴抱著小沁沁坐在她身邊,藍景伊便抱了小壯壯,按理兒,小東西是不能上桌的,太小,再加上這樣的場合又太大,可是老爺子不許,早就說過了,小東西若是不上桌,他今晚就不吃年夜飯了,他開口,誰敢說個不字呢,於是,小傢伙們就可以一飽眼福了。

上了桌卻並不想著吃,而是想著看想著用手去抓,所以,藍景伊根本沒什麼時間去吃東西,都是在看著懷裡的小東西,這樣的年夜飯再不能讓保姆上桌了,說不得,她只能自己帶。

吃了一會兒菜,便上酒了,這是江家的規矩,喝酒前必須要墊墊胃,在外面也許做不到,但是在自己家裡,一定要這樣做,這樣才不傷胃。

透明的高腳杯裏被一一的注滿了紅酒,藍景伊面前也擺了一杯,那顏色特別的好看,於是,小壯壯好奇了,小手不住的探過去想要抓在手裡,藍景伊一個不小心,那酒杯就被小東西給推倒了,暗紅色的液體灑了一桌,女傭趕緊上來收拾了,再拿了她的酒杯下去要重新倒酒。

江涵昌的妻子鳳美娟使了一個眼色,不遠處的一個臨時來幫忙的女傭便跟著之前拿酒杯的女傭進了酒水間,“我來吧,你快去餐桌那守著,大過年的,別惹老爺子不開心。”

“那就麻煩你了,倒好了給我,我再送給大少NaiNai就好。”

女傭點了一下頭,就去刷杯子準備倒酒了。

紅色的酒液倒進了乾淨而透明的杯子裏,女傭回轉頭掃了一眼身後,見沒有其它人,她俐落的如變戲法似的拿出了一個小紙包,白色的粉沫被迅速的傾倒入了酒杯裏,隨即融在酒液中,再也看不出一點端倪,這才把酒杯放在託盤裏端出去送給之前送過來的女傭,由著她放在了藍景伊的面前,再朝著鳳美娟點了點頭,隨即,快步的離開了大廳,很快消失了。

酒,在杯子裏泛著層層的漣漪,小壯壯越看越喜歡,小嘴凑了上去,他想喝,那小模樣讓江君越笑了,“呵,就給他喝一口吧,男生,允許喝的,不過沁沁不能喝。”

鳳美娟眼看著那酒杯的杯沿觸到了小東西的唇上,那一瞬,她的手突的抖了起來……

老爺子有多寶貝那小東西她知道,她想動的是藍景伊,不是小壯壯,因為,小壯壯的目標太大了,若是那小東西有一個不對,老爺子一定會徹查到底,到時候,她吃不了兜著走。

手裡的飯碗一個沒拿住,“嘭”,便落在了餐桌上,那一聲悶響吸引了小壯壯的視線,當然還有餐桌上其它人的視線,小傢伙朝著鳳美娟看著,就是這樣的一會兒功夫,居然,就忘了要喝那杯酒了。

鳳美娟微微的有些尷尬,“呵,沒事,大家繼續吃吧,咱江家的碗好著呢,一點也沒破,飯還能吃呢。”她說著就拿起筷子扒起了碗裏的米粒,大過年的,若是碗真摔破了,其實多少是不吉利的,這樣剛剛好,目的達到了,也沒壞什麼事兒。

老爺子瞟了她一眼,“小心點,別跟個孩子似的,才小壯壯也沒弄破酒杯,不過是灑了酒而已。”

“知道啦,老爺子。”拿她跟一個小孩子比,鳳美娟一百一千個不願意,可是再不願意也沒用,她自己兒子生不出那麼漂亮惹人疼愛的小人,她自然也就底氣不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