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章不知道比知道好

發佈時間: 2023-01-07 15:44:03
A+ A- 關燈 聽書

身後沒有關嚴實的門外,沉穩的脚步聲聲聲而來,藍景伊傾身一倒就倒在了江君越的大床上,她從來也沒有穿得這樣的清凉過,忍不住的就有些緊張了,抓過薄被蓋在身上,再拉過頭頂,整個人都藏在了被子裏,明明穿成這樣是要給他看的,可是這會兒,事到臨頭,她想退縮了,她突然間很怕被他看到這樣的自己。

她羞死了。

門,開了。

腳步聲繼續逶迤而來,一步步,走到床前。

應該是沒有發現她的存在,所以,他坐了下來,因為,藍景伊明顯的感覺到了身側床墊的凹陷。

他的氣息濃濃的就在周遭,他離自己是這樣的近,藍景伊只覺大腦充血了般的,全身都不由自主的緊張了起來,她躺在那裡一動也不敢動,宛如一尊木偶一般。

忽的,身上一下子清凉了起來,被子被一隻大手扯開,室內淡弱的光線中男人的面容就在她的頭頂,此時,他驚訝的看著只著內衣和睡衣躺在他床上的她,那眼神裏寫著不確定,感受到他的目光從她的頭開始往下一寸一寸蜿蜒向下,藍景伊聽到了自己的心跳聲,聲聲如擂。

那目光所經,讓她開始覺得頭皮發麻,早就忘了去擺出事先想好的姿勢了。

雖然身上多少還穿著點布料,可是,他的目光只讓她覺得自己其實什麼也沒穿。

只是這一次,他並沒有直接冷冷的趕她走,而是,一遍又一遍的掃過她的全身。

最後,江君越的視線定定的停留在她的小臉上,手指輕`佻的勾起她的小下巴,薄薄的唇微微抿開,綻著一朵低低的微笑,“怎麼,想男人了?”

他充滿磁Xing的聲音讓藍景伊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她覺得自己要被他的目光看化了,她想要閉上眼睛,可是當自己的眼睛對上他的眼睛時,她卻怎麼也不想移開,就那般的死死的與他對視著,不能弱下去,不然,還沒開始她就已經輸了。

原本想好的所有,此刻卻沒有一種得以實現。

兩個人之間的氣氛似乎也不是特別的好。

尤其在他說過這樣的一句話後,藍景伊恨不得想掐死他,只是深呼吸再深呼吸才强壓住了火氣,她就算再想男人想得也是他,不是嗎?

她沒錯,就是沒錯。

她絕對的不能被他嚇倒。

小蠻腰輕輕一擺,擺動著她妖嬈的身體貼向他,“傾傾,我只想你。”這一句,沒有矯揉造作,有的只是一句真心話,她想他,不管怎麼氣怎麼怨,可是睹氣了之後就還是想她,想了,那便把自己的真實感受說出來,她不想忍著不想掩藏自己的心。

“想要我怎麼樣?”修長的手指再度的挑起她的下巴,讓她的小臉被迫的越揚越高,他滿是不屑的語氣和神情真的很傷人的,有一瞬間,藍景伊真的要受不住了,卻還是堅持著。

“是。”一個字,低的連她自己都聽不清,她來的目的就是那個。

“嗯,是要你付給我錢呢?還是我付給你錢?”低啞的聲音,聲線絕對迷人,可是說出來的話卻是這樣的傷人,傷得藍景伊這一刻只覺體無完膚了,她猛的坐起來,伸手就揮開了江君越討厭的挑著她下巴的大手,然後,忽的一巴掌朝著江君越揮過去,“啪”,清脆的響聲,響徹在空曠的夜色裏,餘音嫋嫋,竟是,怎麼也揮之不去。

藍景伊怔怔的看著自己才打了江君越的小手,她真的打了他了?

再抬頭看他臉上的五指山,這一刻,她的心,疼了。

江君越微微抽搐了一下唇角,記憶裏藍景伊跟他動手還是他强她的那一次,她如小獸般的就是不肯他碰她,可到底,她也沒有强過他,她的力氣敵不過他,也最終被他吃幹抹淨了。

“好,我就滿足你,然後,過了今晚,若是你還是覺得不够滿足,大可以趁著這幾天在江家的時間每晚爬到我的床上,爺會等著你的自動送上門。”江君越微微一挑眉,頎長的身形就朝著藍景伊壓了過去……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眼淚滾在眼圈裏,她把自己打扮成了這個樣子還不是為了讓他就範嗎?

所有的自信心都被打擊的徹底的沒有了。

藍景伊靜靜的躺在床上,靜靜的看著身上的男人,還是那張迷人的俊臉,還是那具健碩的身體,他還是他,卻離她已經是那樣的遙遠了。

她輸了,徹底的輸了。

藍景伊沒有動,只是,流著眼淚,只是,呆呆的看著江君越。

眼淚,越流越多,越來越汹湧,漸漸的,她再也看不清身上的男人了,卻還是不想移開視線,還是死死的盯看著他,彷彿再不看這輩子都再也沒有機會了似的。

時間,在這一刻停伫不前了。

藍景伊帶淚的眸子裏是一抹濃濃的殤,那抹殤深深的震撼了江君越,也在一點點的軟化他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冷硬的壁壘,此刻,他的決絕正隨著她眼淚的輕輕流淌而在迅速的崩塌。

她面如死灰般的臉色讓他心疼了。

幾乎是情不自禁的,連他自己都不知道的動作,他伸出了手,指尖輕拭著她眼角的淚,那動作,是那麼的溫柔,溫柔的不象話,溫柔的讓藍景伊覺得自己好象又是墜入了夢中一樣,他對她,原來還可以這樣的好嗎?

“傾傾……”他手的動作,讓她從之前的靜靜哭泣到“哇”的一聲大哭了起來,那撕心裂肺般的哭聲讓江君越再也偽裝不下去了,手臂緊緊一摟,便摟緊了藍景伊在懷裡,他的手輕拍著她的背,“對不起,對不起,別哭,別哭……”

可是,藍景伊根本止不住哭泣了,依然還在抽噎著,眼淚越流越多,小臉被他埋在他的胸口,鼻涕淚水全蹭在他的休閒睡衣上,江君越也不動,心底裏都是懊惱,他終究還是沒有隱藏住自己的心意,明明告訴自己一定不要對她心軟的,可到底,還是心軟了。

不知道哭了多久,終於,藍景伊從低泣轉為了止不住的抽噎,沙啞著聲音道:“傾傾,告訴我為什麼?”他只一句對不起,她就知道他是因為一些原因了。

江君越緩緩鬆開了藍景伊的身體,俯首看著她的眼睛,這才低聲的說道:“伊伊,若是有一天你知道我傷了你或者是你的親人,你還會接受我嗎?”

聽著他的聲音他的問題,藍景伊“撲哧”就笑出了聲,那張如小花貓一樣的小臉上,哭與笑並存著,“就象你最近這樣的傷我嗎?”

江君越無言,事實比她想像中的要嚴重很多,可是現在,他不方便說出來。

見他不說話,她又續道:“最多就是這樣傷我了,至於我的親人,不過是我媽還有咱們的孩子,你能捨得傷害你自己的孩子嗎?江君越,你別逗了,你怎麼會有這麼古怪的想法呢?再者說了,就算是你真了傷了我的親人,那也一定不是故意的,若不是故意的,我為什麼要推開你呢?傾傾,我不會的。”她的思維一下子就活躍了起來,一字字一句句,條理絕對的清楚明晰,讓江君越甚至連反對的話語都說不出來了。

江君越第一次的有了無助的感覺,只把頭埋在了她的胸口,輕蹭著她的柔軟,感受著她的氣息她的味道,那個事實,他真的不知道要怎麼說出來了。

或者,就象她所說的,即便那些是真的,也不是他的錯,也都是跟他無關是不是?她又為什麼要推開他呢?

一瞬間,因著她的話,他只覺整個世界在這一刻又是豁然開朗了。

罷了,她說得對,他沒錯,又何必要懲罰自己連帶的也懲罰藍景伊呢?

他們已經活得够累的了。

這一刻的江君越徹底的想得開了。

這一刻,只覺整顆心都是從沒有過的輕鬆。

幸好,他的女人沒有放棄他。

幸好,他的女人有著一顆誰人也想不到的豁達的小腦袋瓜。

“伊伊……”他輕喚著她的名字,薄唇上移而落在了她的唇上,輕柔的吻落下,一種强烈的失而復得的喜悅充斥在心底裏,這女人,居然跟他玩起了這樣的小聰明,可是,他居然一點也不討厭呢。

其它的,便由時間去定奪一切吧,只為,那些他根本無法掌控,他也無從去掌控了,從與藍景伊分開,他已經派了很多人去找了,卻,始終都沒有那個人的下落。

那個未知的世界,是任誰也無法掌控的。

算了,一切,便順其自然吧。

或者,不知道比知道要好。

所以,他寧願藍景伊永遠也不要知道,這樣,就不會象他現在這般騎虎難下難以抉擇了,只是江君亮……

他只能繼續穩住江君亮,想著江君亮要脅他要得的江氏財務總監的位置,他的頭便痛了起來。

若是一個不查,江氏很有可能被江君亮調包了所有的資金。

可是若不答應江君亮,江君亮便會把一切說與藍景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