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章薰衣草

發佈時間: 2023-01-07 15:43:48
A+ A- 關燈 聽書

藍晴說過就回去了,把兩孩子都給保姆帶著她不放心,藍景伊一個人留在園子裏,江家的老宅園子很大,花草樹木,一派鬱鬱蔥蔥。

明明是自己願意來的,明明還想著要勾`引他一次,可是這會兒,她的心卻又亂了起來,迷迷糊糊的走在園子裏的小路上,折了一根草叼在口中,一股子苦澀的味道漫了舌苔,就象是她和他現在的關係一樣,特別的說不清道不明。

走著走著,藍景伊停了下來,她被眼前一小片的紫色的薰衣草吸引住了目光。

淡紫色的小花,被不遠處的路燈照射著,彷彿被潤染上了一抹霧氣一般,顯得特別的美麗。

藍景伊彎下了身子,輕嗅著那小花,真香。

腦海裏閃現過在法國時江君越帶她坐過的那輛畫著大片薰衣草的露營車,那一幕幕,就象是一場夢一樣的不真實。

那時候,他帶給了她一個又一個的驚喜,最美的就是埃菲爾鐵塔驟然亮起的那一刻,太美太美了,那是她無法形容的美麗,就這樣的回想著曾經與江君越一起的快樂時光,她真的沒有理由相信他心裡是沒有她的。

一朵小花飄落,落在她的脚邊,撿起,置在掌心裏,那紫色猶如一場夢一般讓她迷醉,他是這樣的喜歡薰衣草嗎?

原來男人也可以這樣的喜歡薰衣草,她以為只有女人才會如此的喜歡這樣的小花呢。

真美。

“你好。”身後,突然間響起了一記男子的聲音,吸引著藍景伊條件反射的轉身,“你是……”

“呵,我是這裡的花匠,你是藍小姐吧。”老人家慈和的望著她,“早就聽說你給少爺生了兩個孩子,藍小姐,你和少爺鬧彆扭了?”

藍景伊抿抿唇,怎麼江家的傭人都知道她和江君越的事了呢,她真不知道要怎麼回答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似乎,是已經從她的不說話裏體會出了答案來,老人家自顧自的又說道:“少爺孤單了好幾年了,真不想他在孤單了,藍小姐,少爺的心裡若是沒有你,他是斷不會接受你的,從尹小姐離開了,一直到你出現,我就沒見少爺發自內心的笑過,呵呵,這片薰衣草還是少爺為尹小姐種的呢,尹小姐最喜歡的花就是薰衣草了,可是這幾年,只除了最近幾天,他從來都沒有回來打理過這花兒,全都交給老頭子我來打理了,我不知道少爺是怎麼回事,可是我能感覺到他心底裏的沉重,他一定是遇到什麼難事了,所以,他才來這裡擺弄擺弄這些花花草草,以此來消磨心底裏的難過……”老人家侃侃而語,眼神裏明顯的是對江君越的擔心。

“陳伯……”幾步外突的傳來一聲低喝,陳伯轉頭掃向江君越,也不生氣也不怒,“呵呵,少爺過來了,你瞧,那邊長了一些草,是得拔了,不然,會影響這花的長勢的。”

江君越隨著陳伯的手勢便走向了那片長了雜草的地方,彎身就去拔草了,他穿著一身居家的烟灰色休閒服,慵懶中透著一股子清俊,即便是拔草,那姿勢也絕對的優雅,彷彿一幅畫般讓藍景伊只靜靜的看著他都再也移不開視線了。

可是心底,卻是痛徹心扉的感覺。

原來,這一片薰衣草全都是他為了尹晴柔所種。

就是他臥室裏床頭桌上的那個漂亮甜美的女孩嗎?

他心裡,一直都只愛著那個女孩嗎?

所以,他才要一直一直的保留著這一片薰衣草,只為,尹晴柔喜歡。

突然間,藍景伊就頹喪了起來,她真的不確定這男人的心底裏有沒有自己的一分位置了。

“沁沁鬧了,你去看看。”正癡癡的站在花叢前看著他發呆,忽而,那男人沉聲對她說道,卻,並沒有轉頭看她一眼。

藍景伊轉身逃也似的飛跑進別墅,心底裏更亂了,若是可以,她寧願不知道那片薰衣草存在的原因,她寧願她沒有看到那片漂亮的花叢,還有,江君越料理那一片花叢時的樣子。

那不是為她。

那是為了懷念另一個女人。

“伊伊,你怎麼了?哪裡不舒服嗎?”眼見著她魂不守舍的,藍晴伸手撫上了她的額頭,“不燙,可能是這幾天沒休息好,早點去睡吧,有媽在這照顧著沁沁和壯壯,你放心吧。”

“媽……”藍景伊喉頭一哽,她真的不知道要說什麼了。

“去吧,早點睡,聽話,身體是本錢。”

藍景伊也確實什麼心思都沒有了,大腦也當機了般的不會思考了,只是偶爾會零星的閃過一個又一個的片斷,還全都是不清楚的,那就是江君越與尹晴柔相依偎在薰衣草旁的畫面。

法國的那輛露營車,也是他買給尹晴柔的嗎?

她的房間還是上次來時住過的客房,藍晴被安排在她的隔壁和小沁沁一起睡,小壯壯還是由保姆繼續帶著。

藍景伊如遊魂般的進了洗手間,溫熱的水澆下來,沖刷著她的身體,不住的有水珠飛濺在鏡子上牆壁上,讓鏡子也不再清晰的模糊起來,她看不清了自己的身體自己的臉,今晚上的‘美人計’她還要實施嗎?

不知道沖洗了多久,久到她覺得肌膚都要脫皮了,這才帶著一身的漫紅和水珠走進了房間。

窗簾,嚴嚴實實的遮擋著房間,藍景伊沒穿衣服,開得足够暖的暖氣也不需要什麼衣服。

床上擺放著她來時路上買的晴趣小內衣,還有那件睡衣,絲滑的半透明的布料,就那般的看著,她猶豫著要不要穿上去見他了。

穿吧,先穿上看看,然後再决定要不要去實施自己的計畫。

撕去標籤,穿上了胸衣,再穿上小內`褲,黑色的內衣襯著她的肌膚格外的白皙,彷彿凝了一層脂一般,泛著佑`人的光澤。

這是藍景伊有記憶以來第一次穿這樣的顏色,站到衣櫃的試衣鏡前時,鏡子裏的自己連她自己都驚豔了,突然間,藍景伊有了自信心,其實,她身材也不差嗎,為什麼要去怕那個現在已經不知道在哪裡的女人呢?

尹晴柔已經不在了,她該相信自己的魅力的,不然,當初江君越也不會那般的纏著她了。

這樣一想,整個人頓時豁然開朗,再去拿了睡衣穿在身上,半透明的睡衣裏,黑色的胸衣若隱若現,那畫面,嘖嘖,連她自己看著都有種要噴血的感覺了。

她就不信江君越看見這樣的自己會沒反應,手扯著睡衣的衣擺,藍景伊飛快的轉了一圈,如小鳥般的停下來時,心裡已經决定了,一切,都按原計畫行事,江君越,誰讓他之前招惹她了,所以,他休想逃出她的手掌心。

披了一件外套進了陽臺,園子裏,那男人還在薰衣草的花叢間,不知道是在拔草還是在施肥,總之,他在忙碌著。

她就癡癡的看著他的身影在眸光裏轉來轉去,他到哪兒,她的視線就跟到哪裡。

怎麼看,都是那麼的好看。

他還要侍弄那些花多久呢?

原本,還覺得那些花很好看,但是現在,不知怎麼的,因著那花是他為尹晴柔而種的,她看著那些花居然就再也不好看了,原諒她吧,她就是這樣一個傻乎乎的小女人,她的心情真的已經被那男人的一舉一動給影響了,那是完全無法自控的一種影響。

夜,越漸深沉,已經近淩晨了,江君越還是不知疲倦的駐留在薰衣草的花叢間,原來的信心也隨著他的一舉一動而越漸消彌。

“少爺,回吧,快去睡了,我這把老骨頭也要去睡了,這花兒,明天再侍弄一樣的。”陳伯催著江君越,真不知道少爺這是怎麼了,雖然最近他經常有來侍弄這些花,可從來也沒有這樣久過,這讓他不覺皺眉了。

江君越微微抬眸,眼角的餘光中,那陽臺上的嬌小身影還在,他已經留在這花叢間這樣久了,她還是不死心嗎?

她還是在遠遠的看著他。

他要表現出怎麼樣的絕情她才能認定是他拋弃了她呢?

藍景伊,你這又是何苦呢?

時間,已經過了淩晨了。

他不心疼自己卻是心疼她了,他不睡,她就不會去睡嗎?

帶孩子還不够辛苦嗎?

終究,還是捨不得她站在陽臺的一角遠遠的陪著他耗著這寸寸光陰。

江君越徐徐的直起了身體,他摘了一朵花,就去插在房間裏的花瓶中吧,或者,這樣讓她死了心也好。

眼看著江君越拿著一枝花漸行漸進了別墅,藍景伊這才飛快轉身,她奔到了門前,把門開了一道小小的縫隙,耳朵已經豎了起來,那男人應該還沒有走上樓梯,可,他真的要上來了。

一瞬間的决定,真的再也不能拖了,不管他的心裡尹晴柔占了多少地位,她都想要試一試自己在他心目中的地位,開門一閃,很快的就鑽進了江君越的房間,他的房間她住過的,一切都如從前,甚至於,連床頭桌上的那個鏡框也還都在,那照片中的女子可是尹晴柔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