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章他一定有秘密

發佈時間: 2023-01-07 15:42:39
A+ A- 關燈 聽書

讓她去求他嗎?

想著小公寓裏的兩個小寶貝,藍景伊的心酸了,他們,從此要在沒有父愛的家庭裏成長長大,那於孩子們來說真的是很殘忍的事情。

她無法想像那樣的日子自己要怎麼樣的走過。

藍景伊如遊魂一樣的遊走在T市的人行橫道上,她不知道自己要去哪裡,那便,走到哪裡算哪裡,她餓了,肚子咕咕的叫個不停,卻不想吃東西,恍惚中就想要去喝酒,好想喝酒呢,她和他第一次相識的時候就是在騷動,她還記得他調酒的姿勢,那麼的優雅帥氣,讓人只是看著,就會在心底裏升起一份騷動。

傾傾,到底為什麼呢?

那是一種無法隨受之痛,讓藍景伊痛徹心扉。

一股香氣從路邊的小店裏飄來,真香,那香氣讓她越發的餓了,身形微晃的走過去,便有服務生迎了上來,“小姐,吃點什麼?”

她接過選單,眸光掃了一遍,便隨意的點了兩個菜,“嗯,再來一瓶二鍋頭。”她沒喝過那種酒,可是二鍋頭挺出名的,據說很烈,就喝一次烈的,嘗嘗那烈酒的味道,還有,她想醉一回,是不是醉了就再也不用難過了呢?她好怕自己的清醒,清醒著的每一分每一秒都讓她特別的傷心。

“好咧。”等在身旁的服務生爽快的應了,便飛快的去廚房告知廚師選單了。

酒菜上來了,酒氣飄渺在鼻間,她也沒吃飯,直接就喝起了酒,一口灌入喉中,她有些懵懵的,真不理解為什麼很多男人都愛喝這酒,她喝了,只覺得辛辣,沒覺得有一丁點的好喝,但是很快的,那辛辣過後便有一種說不出的熱意漫在身體裏。

那種感覺就彷彿是人踩在棉花團上一般,頭重腳輕的,她突然間就愛極了這樣的感覺,酒液,傾倒入酒杯中,透明的液體,濃濃的酒香,藍景伊一杯接一杯的喝著,直接就忽略了桌子上的兩盤菜,她不想吃,只讓辛辣的味道直鑽入喉,她的身體也越來越熱,飄忽的感覺越來越强烈了。

小吃店門外的不遠處,一輛黑色的路虎車內,江君越靜靜的坐在駕駛座上,目光灼灼的落在玻璃窗內藍景伊的面容上,她看起來傷心極了,也憔悴極了,有一瞬間,他真想跳下拉起她,然後把她送回小公寓去,可是終究,他還是忍住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他想叫李雪鳳過來帶她離開,或是,手機在手裡翻騰了幾次,終究還是沒有打出去。

那樣的烈酒,藍景伊居然喝了兩瓶,幸好瓶子小些,否則,他真的懷疑她會酒精中毒。

離得遠,他看不太清她的表情,但是,他已經發覺她的頭抬不起來了,再後來,乾脆是頭一歪就倒在了桌子上。

她醉了。

江君越下了車,快步的走進小飯店,交待了幾句,再付了酒錢菜錢,這才一把打橫抱起藍景伊,然後,把她放在了車子後座上。

藍景伊像是睡著了,可是睡的一點也不老實,不住的蠕動著身體,嘴裡呢喃著他聽不清的話語,忽而,她的手捂到了嘴上,似乎,是極不舒服,江君越急忙停了車在路旁,這才繞到後排車座,才一開門,“哇”的一聲,藍景伊便把才喝下沒多久的二鍋頭盡數的吐了出來,直噴得江君越一身一臉,眉毛抽搐了一下,那股味道絕對不好聞,有一秒鐘,江君越真想把車裏的女人揪出來丟到人行橫道上,可是下一秒鐘,當看到她難受的皺成一團的小臉時,他又捨不得了,顧不得滿身的污漬,他輕輕環住了她的小蠻腰,再輕拍著她的背,漸漸的,藍景伊的嘔吐停了下來,頭歪在他的臂彎裏,整個人又睡了過去。

藍景伊只覺得自己是在做夢,夢裏,她好象正躺在江君越的臂彎裏,她深嗅著他的氣息,她不想睜開眼睛,因為,只要一睜開眼睛,只要一醒過來,那麼,夢便醒了,可是不要,她想要夢見他,她想要靠在他的臂彎裏,能躺在他的懷裡就是最幸福的時光。

車廂裏,全都是酒的味道,江君越的上衣已經濕了大半,可即便是如此,他抱著藍景伊坐在車上的姿勢依舊優雅,微微挽起的白色襯衫的袖口上兩顆鍍金的扣子在車外的霓虹燈的照射下閃爍著點點光茫,那麼濕,曉是在平常,他一定會受不了的早就脫了丟了,可是這會兒,當感受到懷裡女人終於舒服的睡了過去的時候,他居然一動也沒有動,只是緊摟她在懷裡,微微露出青色胡渣的下巴在藍景伊光潔的額頭上輕蹭著,一下一下,就象是在撫慰一隻迷了路的小猫一樣。

她吐出的,除了酒還是酒,一整天都沒有吃東西嗎?

心,好疼。

真希望時間在這一刻停滯不動了,那般,他是不是就可以一直這般的抱著她了?

路邊的人行橫道上,還有馬路上,行人和車輛越來越少,夜安靜的展示著它出奇的溫柔。

許是胃不舒服了,藍景伊的小手落在了小腹上,那只小手皙白而柔軟,讓江君越禁不住的落下大手覆在她的小手上,帶著她的小手一起輕輕揉撫著她的腹部,只想減輕她的一些不適,有車燈的燈光照射進來,映照著藍景伊的小臉特別的清晰,長長的睫毛如棲息在水草上的蜻蜓的翅膀一樣,彷彿隨時都會眨動起來,襯著她眼角的一點濕痕反射出晶亮一片。

初時,她時不時的還會蠕動一下,可是漸漸的,藍景伊就睡得酣沉了,如貓眯般的蜷縮在江君越的懷裡再也不動了。

許久許久,江君越才拿出手機撥給了李雪鳳,他不想讓藍晴擔心,可是自己又不便打給藍晴,那便把一切都交給李雪鳳吧。

那是藍景伊做的最美好的一個夢,夢裏,那個男人一直的抱著她環著她的身體,而她,就枕在他的臂彎裏睡了整整一夜。

可是夢,到底還是醒了。

天大亮了。

宿醉後的結果就是,藍景伊被頭痛痛得折磨醒了,慵懶的睜開眼睛,入目的居然是她所熟悉的地方,卻絕對不是小公寓,而是李雪鳳的房間,藍景伊‘激欞’坐起,“雪鳳……”她詫異喊道,有點弄不明白自己是怎麼到的這裡的。

“藍景伊,你可終於醒了,你丫的真過份,喝醉了吐了我的房間哪裡都是酒,我才洗過地板和床單呢,說吧,怎麼去喝酒了?”李雪鳳拿著才洗完的手巾走過來,遞給藍景伊讓她擦臉,便定定的看著她不離開了。

藍景伊的臉紅了,她的酒品那麼差嗎?

她一點也記不清昨晚的事情了,真的是喝高了,“對不起呀,我不是故意的。”

“呵,還好人家在你手機裏找到我的電話,不然,你就直接在人家小飯店裏挺屍了。”

藍景伊的不好意思了,“幾點了?”

“十點。”

“天,怎麼這麼晚了,我媽有沒有找我?”她摸起了手機就去查看。

“放心,我已經給你媽打過電話,告訴她你在我這裡幫忙就沒回去了,你醉成那樣,若是被你媽媽知道一定不放心的。”

藍景伊這才長長的舒了一口氣,可是下一秒鐘,她一下子跳下了床,“我得趕緊回去,不然我媽一個人帶兩個孩子會累壞的。”

“呃,沒見過你這樣當***,撇下兩個Nai娃娃一個人出去喝悶酒,說吧,江君越又怎麼著你了?”

藍景伊彎身下了床,穿好了鞋子整理著衣服,這才輕聲道:“雪鳳,以後,不要再跟我提起他了,我拜託你了好不好?”提起江君越,那就是一抹殤,一點也不如夢裏那般的美好。

醒來,現實真的太殘忍了。

她抬腿就往外走,昨天出來的時候淘寶的小店上還有人買童裝呢,要過年了,大人都要給孩子買衣服,她得趕緊發貨,也許走順豐這樣的貴一些的快遞還可以來得及在年前把貨發到,她現在,最重要的是賺錢,賺錢養自己和孩子們。

“藍景伊,你趕著上飛機怎麼的,幹嗎走那麼快,可憐我侍候了你一夜,還被你吐了一身,你多少安慰我一下再走也不遲吧?”李雪鳳哀怨的叫她。

“改天請你吃飯,我先走了。”頭也不回的往外飛奔,奔出小量販店的時候,她深嗅著外面新鮮的空氣,天氣真好,瓦藍瓦藍的天空中只有幾片如絲如縷般的雲散在天際,陽光暖融融的照在身上,那份暖彷彿在告訴她她和江君越之間什麼也沒有發生過似的,一切,還是那般的美好。

可一切真的沒有發生過嗎?

只有她依然在痛的心清楚的知道,他不要她了。

跳上公車,坐在最後排靠窗的位置,她搖下車窗,讓汩汩的風吹進來拂著面頰拂著長髮飛揚,眼前,是不住倒過的街景,卻沒有一處是屬於她的安身之處,她的世界從此就都在那間小公寓裏了。

只是,還是有些不甘,不甘於他的沒有解釋。

他一定有什麼秘密藏著不告訴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