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章還要她怎麼樣

發佈時間: 2023-01-07 15:42:27
A+ A- 關燈 聽書

“嗯。”藍景伊心思一轉,就給了一個肯定的語氣,這樣,她才能順利離開,順利要到清單,不然,誰知道李雪鳳又會給江君越打什麼小報告,不要到最後連床底下的那些貨都不讓她帶走,可她真沒什麼閒錢進貨了。

“行,那我派量販店的小貨車送你回去吧。”

“謝啦。”那些貨也挺多的,平時一次拿回來一點不覺得什麼,但是若是攢在一起要一併拿走,說實話,也挺費事的,“你去忙吧,到時候把車停在辦公室後院就好了,我自己搬。”那些貨她不想李雪鳳看到,李雪鳳大咧咧的Xing格,居然一直沒發現她進了那些童裝,有時候,她真的不知道要怎麼形容李雪鳳了。

整理了東西放在小貨車上,李雪鳳走不開,果然沒過來送她,看著滿車的大包小包,裡面全都是童裝,藍景伊的心又複雜了開來。

下了車,司機還幫著她把東西一一的搬進了小公寓,那麼多的東西之前全塞在床底下,現在,終於可以見天日了,藍晴看著她和司機搬東西,奇怪的道:“伊伊,怎麼這麼多童裝?”

“哦,我的生意。”她笑,故作輕鬆的笑,只不想讓藍晴擔心她。

真的和江君越分手了,但是,她不想依靠他,只想要靠自己的能力照顧好兩個孩子。

而淘寶,是她最好的選擇,既可以分出些時間照顧孩子,還可以做生意,一舉兩得,再有媽媽幫襯著,她對自己更加的有信心了。

原來想著去做回他的秘書,可是那男人,那麼的冷酷無情,居然還讓警衛來趕她走。

有他那樣做的嗎?

就算她的錯再多,他也不至於這樣狠吧,整理著東西,越想越是氣恨。

“伊伊,到底是怎麼回事兒?君越呢?晚上會不會回來?”

“叮鈴……”門鈴響了。

藍景伊跳起來去開門,蔣瀚說了,一會兒就把小壯壯送過來,一定是小傢伙到了,沒了江君越,可是她要回了小壯壯,真不知道她是得還是失,一開門,保姆抱著小東西正等著呢,小東西一看見她,就撒歡的伸著小胳膊踢著小腿,“爸爸……爸爸……”

那一聲聲的爸爸叫得特別的清晰,也叫得讓她眼底泛酸,他們爸爸不要他們了,也不要他們媽媽了,從此,只一家三口相依為命。

“家後,孩子給你,我去拿東西。”

藍景伊接過小壯壯,保姆就去拎小壯壯的東西了,好多好多,吃的穿的用的,最多的是Nai粉,對了,小沁沁的Nai粉也挺多的,丟了可惜,就繼續給孩子們吃著,也給自己减些負捏,畢竟,那些Nai粉都是特別貴的,一盒要上千塊,於她來說,別說一盒了,就是買半盒她都要考慮一下。

“壯壯……”藍晴一看到壯壯就把沁沁放在了地毯上,由著小傢伙自由發揮的去玩,而她則是從藍景伊的懷裡搶過了外孫子,“又壯實了,呵呵,長大了,想外婆沒有?”

回應藍晴的是小東西‘咯咯’的笑聲,絕對是沒心沒肺的小東西,離了誰也不會哭不會鬧,不過,這樣的孩子才好帶。

“家後,我來幫你們煮飯吧。”看著一客廳的亂,那些大包小包保姆也不知道怎麼回事,江君越吩咐了,讓她留在小公寓幫忙,那她就留下。

“不用了,你走吧。”藍景伊面無表情的說過,就許他江君越趕人,她也會趕人好不好?從此,他的人她一律不用。

“家後,你這是……”保姆一下子沒反應過來,沒聽懂。

“壯壯我和我媽媽會帶著,你回江家吧,這裡,我們照顧得來。”

保姆這才聽懂了,“家後,江先生說要我……”

他還有這樣的好心?

他巴不得她從此從他的世界裏消失,他自己都說了,他就是看著她礙眼,“他說是他的事兒,你去找他好了,請便。”打開門,示意著保姆趕緊離開,不是她無情,實在是被江君越給逼迫的,她就不信以她自己的力量活不了。

保姆不自在的站了又站,終於不舍的望了一眼小壯壯,這才低聲道:“家後,壯壯最近喝Nai粉要喝多半瓶,另外,還要輔一些米粥米糊什麼的,晚上要尿兩次……”一一的說過,畢竟帶著小壯壯久了,自然的也就有了感情,可是藍景伊不許她留下,她也不好留下,只得回去向江君越覆命。

藍景伊心底裏很不好意思,可,不是她無情,實在是一不想用江君越的人,二是她也付不起錢給保姆,她請不起的,一家幾口的花銷就足够她賺的了,而孩子吃的都要好的,不好的她不放心。

晚上,炒了兩個菜擺在了桌子上,孩子們已經喂過了,藍晴坐下去,“伊伊,君越什麼時候回來?”兩盤清菜,連肉都沒有,這樣的飯菜江君越能吃嗎?藍晴懷疑了。

“媽,他不會再來了,快吃飯吧。”

“你們,真的分手了?”沉重的問過,藍晴一臉的擔心。

“嗯。”

“所以,他把壯壯也還回給你了?”

“嗯。”

“啪”,筷子落了桌,“伊伊,你有沒有想過他心裡還是有你的?”

“沒有。”他心裡若是還有她,也不會說那樣的狠話了。

“他若是真的要跟你分手,那還把孩子交給你,那就證明他心裡有你,君越那孩子很喜歡沁沁和壯壯的,他給你,是不想你難過不想你傷心,是想要孩子們陪著你,伊伊,我覺得他要與你分開這其中一定有內情,你告訴媽,你和他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又來了,媽***樣子跟成青揚一樣,是的,是她錯怪了江君越,可是她已經道歉了不是嗎?

“媽,你要是不願意幫我帶孩子你就回法國。”手裡的筷子“啪”的放下,她真的很委屈,這一天裏,她放下了所有的身段,可到底還是與江君越分開了,就為了那芝麻丁點的小事分開了,她不想說了,真的不想說了,跟外人委屈,但是回到家裡,她不想再委屈了。

“伊伊,你……”

“我不吃了,媽,你幫我看著點沁沁和壯壯,我出去轉轉。”說完了讓媽媽回法國,她的心就一下子亂了,她不該那樣說的,可是,一生氣一委屈就說了出去,再想收回來也沒可能了,她想出去走走,心煩,除了心煩還是心煩。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天早就黑透了,從早上到這個時候,她只喝了一點水,半口東西都沒吃,早上是吃不下,中午是沒空吃,到了晚上更吃不下了。

飛奔出小公寓,下了樓,一個人走在夜色裏,她的心亂如麻般,卻也是空落落的。

她和江君越真的分手了。

大街上,卻是一片的熱鬧,尤其是那些大大小小的店面,要過年了,大家都在買年貨,然後等著回家裏一家團圓過大年。

可這個年,她只能跟孩子和媽媽一起過了。

漫無目的的走著,馬路上到處都是新掛起的紅燈籠,看著格外的喜應,可她的世界卻是一片蒼白。

前面有一個書報亭,幾個人買了晚報邊走邊聊著,“江氏總裁又取消婚約了。”

“聽說都換了幾個未婚妻了,先是一個姓尹的,那是好幾年以前的事了,後來是一個姓洛的,好象是咱們T市一個很有名氣的商界大亨的女兒,最後是一個姓藍的,這不,跟姓藍的也解除婚約了。”

“有錢人就愛折騰,恨不得一天換一個。”

“可不是……”

“老闆,給我一份晚報。”藍景伊走到報攤前去買了一份晚報。

果然,在最末版的角落裏登著她和江君越解除婚約的消息,版面不大,可她看著就是絕對的刺眼。

她怔怔的站在路燈下看著那一字字,路燈把她的影子拉得老長老長,他連最後的念想也給她徹底的摒除乾淨了,從此,果然是再也沒有瓜葛了,江君越,他做得太絕情了。

手裡的報紙不知何時就變成了一個個的小碎片,她邊走邊撕著,撕著一路的紙屑,失魂落魄的飄灑在馬路上,斷了,徹底的斷了。

就在那紙屑飄過的馬路上,一輛黑色的路虎車徐徐駛過,車內,一雙幽邃的黑眸望著不遠處那漸行漸遠的嬌小身影,江君越轉著方向盤的手微顫了起來。

這一次,他傷她,是真的傷狠了。

可是伊伊你知道嗎?

傷著你的同時,傷我自己更狠。

傷你一分,傷我十分……

踉蹌的身影漸行漸遠,碎成沫的紙屑飄飄揚揚,藍景伊有些走不動了,身體輕的彷彿不是她自己的一般,腦海裏倒帶般的倒過從前與江君越相識後的一幕幕,那些畫面是那麼的美,讓她越來越是不相信現在的江君越所做的一切都是真的。

他真的不想要她了嗎?

他的面容就在眼前,彷彿一伸手就能觸摸到,可當她真的伸出手去,觸到的卻是一片虛無。

“傾傾,為什麼要對我這麼殘忍?為什麼呢?”她呢喃著,她明明已經低姿態的向他道歉了,他還想要她怎麼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