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章離去的背影

發佈時間: 2023-01-07 15:42:10
A+ A- 關燈 聽書

早晚都是要分開的,那就長痛不如短痛,“我不愛你。”淡聲四個字,他說得雲淡風清,卻只有他自己才知道心底裏的那份風起雲湧,他不愛她嗎?

若是不愛,那又怎麼會在沒有她的日子裏落魄煎熬。

若是不愛,又怎麼會每一天都在不停的想她。

或者,是他和她沒有緣份吧。

“傾傾你騙我。”藍景伊氣極了,“你要是不愛我,那為什麼當初還來招惹我,要不是你强要我,我也不會生了你的孩子,江君越,你不能對我不負責任。”

“我有不負責任嗎?孩子和你,甚至于連你***生活費和住處我可都是安排好了的,若是你覺得給孩子們一個月一萬少了,那我可以再加,總之,我不想你再出現在我面前,我們,會有各自的幸福的。”

喉頭,一下子哽得難受,藍景伊呼吸不暢的憋紅了臉,半天才喘勻了氣,“你嫌我礙眼?”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是。”

深呼吸,再深呼吸。

藍景伊不停的順著自己的氣,她不跟他一般計較,一定不要跟他一般計較,好歹兩個孩子的幸福不能毀在自己的手裡,有媽媽沒爸爸,有爸爸沒媽***單親家庭都是不適合孩子們的成長的,“傾傾,我錯了,我不該懷疑你在外面有女人。”她輕聲的跟他道歉,“我不想跟你分開,我想給孩子們一個完整的家,是不是你爸爸媽媽反對你跟我結婚,所以你才要跟我分開的?若是,那我不在意什麼名份的,我只要孩子們快快樂樂每一天就好。”用心的說過這每一個字,這樣的話,真的是一個女人的極限了,若是他還是要與她分手,她真的不知道要怎麼辦了,心,在這一刻已經碎成了一片片,她不知道要怎麼拼凑起來,只知道心很痛很痛。

江君越的手指微動,清亮的眸子裏潤染上了一抹暗沉,這一刻,他的心也是痛的,可是,他沒的選擇,“藍景伊,我有沒有女人都與你沒有關係,我們,還沒結婚,是不是?你管得著我嗎?孩子交給你,我會定期去看他們的,行了,出去外面等著,蔣瀚會把我才答應你的支票和產權證全都交給你的。”

藍景伊只覺的腿軟了,即便是當初在法國自己被洛美薇的人威脅了,她也不曾這樣的害怕過,這一刻,面前的男人深沉的仿如海水一樣,那是無底的,她不知道他在想什麼,更不明白他為什麼要放弃自己,他說的一定不對,可是隱情是什麼?

她不知道,她也無從知道。

“藍景伊,別讓我瞧不起你,出去。”眼看著她一直不動,江君越冷聲的開始下逐客令了,决定了的事兒再也無從改變。

有一瞬間,藍景伊真的想要轉身就走,可是,很快的,她的腦海裏就浮現出與他相識以來經歷過的種種,甚至還想到了昨晚,不知怎麼的,她覺得他輸給成青揚就是故意的,伸手就從包裏拿出了那張銀行卡,“江君越,這是昨晚我押成哥贏而賺的錢,三百多萬全都在這卡裡面了,你輸得起,可是我要不起,這錢我不要,你給我的什麼補償什麼支票我也不要,那什麼別墅就空著吧,即便是產權證上是我的名字,我也不會去住的,我只要小公寓就好,每個月我會給你租金,一千五够不够?”她咬牙,拼著命她也要賺出來,從此自己養活自己和媽媽還有孩子們,而那小公寓,她捨不得,那是她與他初初相識依始就見證了他們愛情的地方。

“呵,藍景伊,你挺要强的嗎?”

“江君越,我有我的自尊,請你不要隨意的踐踏我的尊嚴,還有,你的秘書我做定了,你就算是趕我走也沒用,我不走。”鐵了心的,反正,她就是賴定他了,不管他是因為什麼原因要跟她分開,她一定要查到,死也要死個明白是不是?

她就看他能瞞多久。

“你……”

“當當……”有人敲門。

“進來。”江君越知道是蔣瀚,還是想試著把東西給藍景伊,明明昨晚還想著與她好聚好散的,但是現在看來,藍景伊根本不聽他指揮,她那樣子就是不想離開他。

其實,他又何嘗想要離開她呢。

“江總,東西都拿過來了。”

“帶藍小姐出去,都交給她就是了。”

“好的,藍小姐,請吧。”

藍景伊站在原處,江君越已經這樣說了,還讓他的下屬帶她離開,她再留下真的有點死皮賴臉的味道了,比當初江君越追她的時候還要死皮賴臉,可是就這樣走了,她真的不甘心。

“不走,我就不走。”卻,還是死皮賴臉了,沒用就沒用了,一想到小沁沁和小壯壯,她什麼也不管了。

她站在那兒不走,蔣瀚有些手足無措,江君越的話他不能不聽,可是也不能對藍景伊動手吧,這次的事兒,不怪江君越也不怪藍景伊,只怪老天爺。

想到這個,他的心也黯然了,明明好好的一對小倆口,現在……

果然是有些事兒不知道比知道要好。

可到底,誰也躲不過。

江君越眸光微閃,很快拿起辦公桌上的內線電話打給了管理部,直接道:“叫警衛上來,把藍景伊帶出公司,從今天開始,不許她再踏入公司半步。”

藍景伊的腿真的顫了,手也抖了,親耳聽他如此之說,她知道,她再賴下去也沒用了,他是鐵了心的要跟她分手了。

“江君越,我記住你今天說過的每一句話了,總有一天,你會後悔的。”一字一頓的說完,她卻還是站在那裡不肯離開,總覺得他不會真的趕她走的,一定不會的,可是心,卻彷彿被掏了一個大窟窿似的,很疼很疼。

江君越拿起筆開始看桌子上的檔資料了,他直接當她不存在了一樣。

筆尖刷刷的落下,簽下的是名字,可是那些檔案他其實一點也沒有看進去,他看不進去了,腦子裏全都是藍景伊才說過的每一個字,其實,他現在就在後悔,可是後悔有用嗎?

若是她知道了事情真相,她也會離開他的,到時,她會更痛苦。

警衛很快上來了,藍景伊聽著江君越筆尖刷刷寫過的聲音,再望了他一眼,輕聲問道:“傾傾,你真的要跟我分手?”又一次的問過,心,已經開始在滴血了。

“是,把她帶走,也把她認清了,從現在開始,不許她再踏入公司半步。”

兩個警衛過來就要扯她離開,藍景伊一甩手,“我自己走。”

她道過歉了,什麼好話都說過了,可江君越還是堅持要分手,得饒人處且饒人,他這根本就是再不想跟她有任何瓜葛了。

一步一步的走出,高跟鞋踩在地毯上發出悶悶的響聲,蔣瀚一句話也不敢說,看看冷著臉的江君越,再看看藍景伊,他歎息了一聲,這才追著藍景伊出去,再把一個袋子遞向她,“藍景伊,這

是江總讓我交給你的,你收好。”

藍景伊伸手接過,從容的打開,裏然,果然有支票,果然有一幢別墅的產權證,一一的看過,然後,她笑了,笑得殤然也笑得難過,“蔣瀚,他欠我的不是這些東西可以補償的,他也補償不起。”拿起支票氣恨的撕個粉碎,再把那紅色的產權證也撕成了一半半,紅色的白色的紙張飄灑落地,也帶走了她冷然離去的背影。

走了,真的走了。

從此走離他的世界。

沒有哭,也沒有淚,只是安靜的站在電梯裏看著電梯壁上自己的容顏,蔣瀚一直跟著她,彷彿怕她會想不開似的,“蔣瀚,壯壯什麼時候會還給我?”

“一會兒就送過去。”關於小壯壯,江君越已經交待他了。

其實以前江君越也不是沒辦法從老爺子那裡帶走壯壯,只是怕老爺子傷心罷了,但是現在,他必須要把孩子還給藍景伊了。

因為,江君越知道沁沁和壯壯對於藍景伊意味著什麼,失去孩子,她會更痛苦,孩子是她身上掉下來的肉,她身上的那一條長長的傷疤一輩子也除不掉。

從江氏出來,藍景伊直奔小量販店,她和沁沁的東西都在那裡了,昨晚上就發了一條簡訊給李雪鳳,告訴李雪鳳昨晚不回去住了,可是東西,她還得帶走,小公寓裏有電腦,這下子,什麼也不用買了,只除了進貨需要些錢,其它的都可以從長計議,人,還是要靠自己,靠誰也不行。

“藍景伊,你回來了?沁沁呢?”一看到藍景伊進了小量販店,李雪鳳就心虛的迎了上來,昨晚上,她可是想盡了一切辦法為藍景伊和江君越製造了一個見面的機會,可這會兒她還不知道結果如何,兩個人,誰也不給她通氣,讓她很沒有成就感。

“我媽帶著呢,雪鳳,把我欠你的東西清單給我一份,我要搬走了,現在就搬。”

“你和江總合好了?”李雪鳳眸光一亮,還以為藍景伊是要搬去跟江君越一起住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