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章孩子歸她吧

發佈時間: 2023-01-07 15:41:45
A+ A- 關燈 聽書

她看著那個男人優雅的坐進了車裏,似乎,並沒有因為打拳而留下什麼不適,成哥依然站在他的車門外,似乎是在等著江君越的答案。

沁沁和壯壯的命運會如何呢?

藍景伊只覺心跳加速,她突然間的很想聽到答案,卻又是那麼的害怕聽到答案,“孩子……歸她吧。”頓了一頓,終於,他沉聲說過。

那低低的男聲飄落在耳中,還是那樣的悅耳動聽,也讓藍景伊終於松了一口氣,他不要她了,但是,他已經决定把孩子都歸她了。

藍景伊靜靜的站在黑暗中,此時,她隔著江君越只有一部車的距離,可是,她卻無力把脚步邁向他。

她還能說什麼?

她告訴他她已經都聽到他說過的話了?

分開就分開吧,既然已經到了這步田地,那麼,他們就安靜的分開,不給他尷尬也不給自己尷尬。

“你捨得嗎?”半明半暗間,那個一直站在路虎車門側的成哥忽而又問道。

他捨得嗎?

這問題又揪住了藍景伊的心,她比成哥更想知道答案。

但是這一次,那男人卻沒有給成哥答案,直接的啟動了車子,“我的事兒,你少管,也別摻和。”冷聲的說過,路虎車很快就沖到了前面的轉彎處,一個漂亮的轉彎,很快就消失在了藍景伊的視野裏,她怔怔的看著那車離去的方向,許久許久也不曾回過心神。

“出來吧,孩子都醒了,她餓了。”淡清清的聲音飄過來,藍景伊這才驚醒過來,低頭看下去,小沁沁正委屈的哭呢,眼淚一雙一雙的往下掉,醒了一會兒了,可是沒人理她,藍景伊的手指落下去,那小嘴立刻就跟上來,果然,餓了。

“成哥……”藍景伊鼻子一酸,她和成哥只見過一次,就是上次被洛美薇請的那幾個破壞江君越車的小混混追著的時候,成哥開車載著江君越救下了她,那一次只有一面之緣,她以為成哥不記得她了。

“嗯,若是你不介意,先進去把孩子喂飽了再離開吧。”

很溫和的聲音,在看到成哥落在小沁沁身上的柔和目光時,藍景伊最終點了點頭,“好。”

重新又走進了拳館,只是這一次,她去的不是看臺和拳臺,而是,拳館後面的休息室,最裡面的一間,裝璜很特別,黑白相間的顏色,一看就是男人的房間。

“坐吧,一會兒東西就送過來了。”成哥指著對面的沙發示意藍景伊坐下。

不知道為什麼,藍景伊發覺她居然一點也不討厭成哥,“你天天都住這兒?”

“嗯,拳館是我的。”

“你……你的?”絕對的詫異,藍景伊一點也不知道成哥是這拳館的老大,甚至於在T市那都是很有名的,黑白兩道,沒有不給他成哥面子的。

“呵呵,開了七八年了,都舊了。”

“那個,謝謝你幫我兌現了那筆錢。”

“應該的,願賭服輸,贏了輸了都要遵從是不是?不然拳館怎麼開呢。”

成哥的聲音低低的,一邊說話一邊弄好了兩杯咖啡,一杯給他自己,一杯放在了她面前的茶几上,“趁熱喝吧,一會兒我派車送你回去。”

“不……不用了,我還有朋友在等我呢,一會兒喂飽了小沁沁,我就要走了。”

正說著話,一個女傭敲門走了進來,手裡端著一個精緻的託盤,上面有米糊,有青菜沫,還有熬得稠稠的米粥,再一個Nai瓶,裡面是Ru白色的Nai粉,“快喂她吃了吧,喜歡吃哪樣就吃哪樣。”小沁沁超可愛的,女傭不由得多看了幾眼。

藍景伊這才拿起了勺了喂起小沁沁,小東西許是晚上吃得那點麵條早就消化沒了,真的餓狠了,喂一口吃一口,很快就把米糊吃光了,又吃了半碗配青菜沫的米粥,這才舒服的伸伸小胳膊小腿,懶懶的睡了過去。

“呵呵,小猪一樣。”藍景伊有些不好意思,小東西吃了就睡了。

“小孩子都這樣的,藍小姐,你和越……君越吵架了?”抿了一口咖啡,成青揚淡聲問過,原本,他不想理會藍景伊和江君越之間的事情的,可是,江君越那厮今天很不對,從拳臺到後臺,江君越看起來特別的頹廢,讓他特別的擔心,似乎,好象江君越和藍景伊的事兒還跟他有點關係,不問清楚,他放心不下。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算是吧。”藍景伊皺了皺眉,真不知道要怎麼說,說出來好象是她小心眼嫉妒似的,但是江君越胸口上的那紅痕……

“因為孩子的事兒?”成青揚問出來都覺得自己婆婆媽***,可是不問,哪放得下呢,似乎,關係到江君越的事他就一定要弄清楚,若是藍景伊的不對,那就別怪他不会了。

“不……不是……”藍景伊嘟起了小嘴,她不知道要怎麼說下去了。

“說。”冷聲一個字,成青揚微微的有些不耐煩,女人真是麻煩的生物,若不是江君越對藍景伊很認真,成青揚恨不得一掌擊在藍景伊的頭上讓她清醒些,江君越對她有多好別人不知道,他卻是知道的很清楚的。

“那個……那個,他在外面有女人。”藍景伊想起上次江君越和成青揚一起救她,那他們的關係應該也不一般,應該是很要好的朋友吧,索Xing,她就說出來,不然憋在心裡也難受。

“女人?”成青揚眉毛一揚,據他所知,江君越除了她藍景伊以外根本再沒有其它女人了,“你聽誰說的?”

“沒……沒聽誰說。”

“那就是胡亂猜測了?”成青揚越來越不耐煩了,手裡的咖啡杯重重的落下,震得藍景伊身體一顫,“你輕點,別把小沁沁吵醒了,還有,我為什麼要告訴你?”

成青揚真的要火了,卻是看著藍景伊懷裡的小東西硬生生的忍住了,“就憑我是他朋友,他的事兒我一定要管,他今晚,很不開心。”

江君越不開心嗎?

她什麼也不知道。

“好吧,那我就告訴你,不是我胡亂猜測,是我親眼看到他身上留下的鐵證了,那證據在他身上擺著呢。”

“什麼證據?”眸光一凜,這話成青揚一百一萬個也不相信,他比誰都瞭解江君越,若是有女人,他也不用在他自己的人生裏空把女人空白了那麼久,再看著藍景伊,他真不明白何以這個女人可以讓江君越終於正常了呢?

“他身上有紅痕,很大的一片。”

“紅痕?什麼時候的事兒?”成青揚聯想著江君越今晚看他時咬牙切齒的表情,依稀已經猜到了大概。

“忘記是哪一天了,都過了好多天了。”

“是不是洛美薇出事後的隔天晚上?”

“你……你知道?不會是你陪著他去……去玩……玩……”‘玩女人’三個字原諒她,藍景伊怎麼也說不出口。

成青揚的臉色已經冰冷一片了,真不知道江君越怎麼想的,這麼丁點的小事就跟藍景伊解釋一下怎麼了?

真是大男子主義。

不過,這也很符合他的個Xing。

這一下子,他已經明白今天江君越看自己不順眼的原因了。

兩個人,一個胡亂猜測,一個大男子主義的不解釋,兩個人都有錯,“藍景伊,今晚看到他打拳了嗎?”

“看……看到了。”這跟那些紅痕有什麼關係?藍景伊迷糊了。

“一會兒你回去若是能見到他,你看看他身上現在有多少處紅痕你就明白了。”

“那……那天晚上他打拳了?”

“是的,不信你離開的時候隨便拉個小弟問問,君越他前前後後來這裡跟我打了四場,上一次就是你說的那天晚上。”

人家都這樣說了,藍景伊只覺羞愧難當,想著江君越從前對自己的好,想著沁沁和壯壯,她是真的冤枉了江君越,心裡越發的不自在,“成哥,謝謝你,真的謝謝你。”這一刻,雖然心裡不好過,可是,她卻是開心的,原來,那紅痕只是他打拳打的,可是那臭男人就不會跟她解釋一下嗎,只是上下嘴唇動一動而已,他解釋一下會死嗎?

她真的受不了江君越的大男人主義了。

原來,算來算去是自己冤枉了他,若真的是這樣,那她才不要跟他分開呢,不為自己也要為孩子著想,不,她要去找他,跟他說清楚,她不要跟他分開,“成哥,那我走了,我去找他。”把什麼都跟他說明白了,誤會解除了,他們就又可以在一起了。

沁沁和壯壯也有爸爸媽媽了。

心,從之前的如墜地獄般的感覺到了此刻的豁然開朗,甚至於還有點羞愧,都是她不好,他沒有出軌也沒有玩女人,是她小人之心了。

好吧,古人都說知錯能改,善莫大蔫。

“去吧,別虧了他,也別虧了孩子。”成青揚輕聲的說過,眸中閃過一抹殤然,江君越孤單了五年,三年沒有見過他,如今還會偶爾來見見他,他真的知足了。

或者,他開心了幸福了,他也才會釋然吧。

五年前的事兒,總與他有關,他脫不了干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