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章他輸她贏

發佈時間: 2023-01-07 15:41:15
A+ A- 關燈 聽書

可是,流血的他唇角卻咧著一抹笑,那笑容有些慘澹,慘澹的讓人心疼,藍景伊定定的看著拳臺上一黑一白兩個人影,漸漸的,她也發覺了不動,卻,又說不出來是哪裡不對。

藍景伊懵懵的看看江君越,又懵懵的看看成青揚,身後的亂她恍若不聞,只是迷糊的看著拳臺上的兩個的比賽。

一切,都在朝著她預期的發展了,江君越要輸了。

藍景伊現在離拳臺離得近,一抬頭就可以清楚的看到江君越和成青揚,江君越的臉色微微煞白,那是她從來也沒有見到過的江君越,似乎不像是他了一樣。

成青揚下不去手了。

可,這一場比賽終要有一個收場,他不了手也要下手,“打呀。”聽到江君越咬牙切齒的聲音,成青揚便如老虎般的一吼,隨即,整個人一躍而起一腿踢向江君越,“嘭”,一聲悶響,伴著一口鮮血,江君越緩緩倒在了拳臺上。

白色的身形在那一刻被拉得老長老長。

“越哥,快起來。”

“越哥,起來呀。”

“越哥,你他`媽`的別當孬種,給我起來。”

場面,真的要失控了,如果第一次江君越和成青揚的比賽大多數的人都押了成青揚,那麼之後的這三場比賽差不多所有人都是押了江君越的,就象今天這一場,這看臺上好象也就只有藍景伊一個人押了成青揚,所有人都要瘋了似的,尤其是那些押了自己棺材本的,那可是要命的事情。

成青揚清冷的目光直落在江君越的俊容上,眼看著江君越唇角的血,他真想彎下身去為江君越輕拭乾淨,可,此情此景讓他真的不可以。

太多的人看著了,若是他真的做了,江君越一定會殺了他。

苦笑了一下,他開口了。

“一……”

江君越沒反應,他也不可能有反應。

“二……”

“越哥,快起來呀。”拳臺上此起彼伏的全都是這句話。

“三……”成青揚不疾不徐的喊過這最後一個數位,隨即,高舉起了右手,“我贏了。”

‘我贏了’三個字的尾音還未落,看臺上便飛來了各種各樣能飛來的東西,帽子,衣服,鞋子,還有宝特瓶,反正,差不多能飛的都飛到拳臺上來了,眼看著那些東西要砸到正橫躺在拳臺上一動不動的江君越身上,成青揚身形一移,最大限度的擋住飛過來的東西,同時,眸光掃過警衛和打手,那些警衛和打手便開始了維持秩序,再亂也不怕,這拳館開了可不是一天兩天了,幾年了,早就在此地立穩了脚跟。

騷動大概持續了五六分鐘,然後漸漸的平息了下來,而藍景伊從頭至尾都被警衛圍在中間,她一點傷也沒受到,丟過來的鞋子被警衛給接到撇一邊去了,整個拳館,最淡定最從容最不受影響的只有一個人,還是一個小人,那就是小沁沁同學。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小東西好奇極了,彷彿發現了新大陸似的,東看看西看看,她實在理解不了剛剛是發生了什麼,太熱鬧了,不過,轉過東轉過西,最後,她把小眼神落在了拳臺上,因為,剛剛倒下去的那個男人她很眼熟,“爸爸……爸爸爸……”她認識江君越。

“沁沁媽,你沒事吧。”小蠶已經帶領著眾姐妹飛奔了下來,人多,場面真亂,但是現在,眾人已經被警衛和打手疏散向出口處,輸了的人還在罵罵咧咧,可是這世上從來都是願賭服輸,押注的時候誰也沒逼著誰押是不是?

“有猫膩,越哥是故意輸的。”

“我覺得也是。”

“真不知道他怎麼想的,他這是坑了我們這一大群人呀。”

那些議論聲,那些抗議聲,藍景伊都聽到了。

江君越是故意輸的嗎?

藍景伊一點也不知道,她現在只知道那男人還躺在拳臺上一動不動,而他周遭是狼籍一片,被扔了好多東西。

“沁沁媽,你怎麼了,怎麼不說話?你認識越哥還是認識成哥呀。”一起來的女人順著藍景伊的視線看過去,可是看到的居然是江君越而不是成青揚,她們也迷糊了。

“傾傾……”藍景伊來不及去理會任何人,她贏了,而江君越已經輸了,還輸的有些慘不忍睹,她單手抱著小沁沁,單手去推開眾人,飛快的就奔到了拳臺邊,有些吃力的爬上去,人蹲在了江君越的身邊,“傾傾,你怎麼了?傷得嚴重不嚴重?”明明還在生他的氣,可是這會兒,看到他真的受了傷流了血,她居然不自控的就擔心起他來,很擔心。

江君越微闔著眼眸,周遭的喊聲喧鬧聲在這一刻突然間全都消失了一般,他耳朵裏只有藍景伊一個人的聲音,清晰而悅耳,竟是那麼的好聽,若是她的聲音在那通手機打過來之前這樣傳來,他一定會欣喜若狂的一把摟住她的,然後,再也不許她離開他,可是這會兒,他才要動就想起了蔣瀚的那通電話,眸眼依舊緊闔,只恍若不聞的躺在原地。

“傾傾,你流血了。”藍景伊急心打開了背包,裡面有帶出來的濕巾,那是她出門必備的留給小沁沁用的,但是現在,她拿了出來卻是輕輕的為江君越擦拭了起來,她的動作很輕很柔,她真的很怕弄疼了江君越,手第一次落下的時候,江君越就感受到了那只小手的溫柔,可他緊闔的眼眸中只有黑暗一片。

他不敢睜開眼睛,也不敢看向藍景伊,生怕一看了,就什麼都完了。

“走開,你給我滾,白癡女人。”咬牙切齒般的一吼,同時,手臂也猛的一推就推開了藍景伊,推著她倒在了拳臺上,頭嗑在了地上,有些疼,藍景伊卻全然都不顧了,“為什麼沒人送你去醫院?傾傾,我打電話,打120,很快就有車來接你去醫院的。”不能慌,她不能慌,她要給江君越善後。

“藍小姐,這裡有最好的外科醫生,也有最好的檢查設備,你不需要打任何電話求救,我們拳館對於任何一個打拳的人都會照顧的很好的,請你馬上下拳臺。”一個警衛不知道什麼時候到了藍景伊的身前,居高臨下的看著藍景伊說過。

“會嗎?真的會嗎?傾傾你願意留在這裡治療嗎?”藍景伊還是不相信,只是目光不確定的落在江君越的臉上,她在等他給她一個答案,可她的第一眼,看到的卻不是江君越,而是不知何時趁亂爬到江君越身邊的小沁沁,小東西此時只在江君越的頭側,一張小臉緊盯著江君越看著,同時,一隻小手撫上了江君越的臉,“爸……爸爸爸……”小東西什麼也不懂,可是,她在以她自己的管道關心著江君越。

那軟軟濡濡的聲音悄悄的觸動著江君越的心弦,對於小東西,他是深愛著的,可是這會兒,一想到那通電話,他終究是沒有任何的反應,只任由那只小手在他的臉上抓抓撓撓,他愛極了那份觸感,很愛很愛。

“傾傾,還是去醫院吧。”藍景伊不死心的掃過周遭,她真的不信這拳館裡的人會給江君越最好的治療。

“滾,我不需要你Cao心,成哥,扶我起來。”

立刻的,一直在旁邊靜立不動的成青揚在聽到江君越的聲音時不相信的迎上前來,江君越從來不讓他碰他的,但是現在,江君越讓他扶他起來呢。

成青揚輕輕一移,人便停在了江君越的身前,他的手落了下去,極輕極輕的要去扶起江君越,江君越卻是借著他的手勁一下子站了起來,手搭上他的肩,“帶我去檢查。”然後,頭也不回的朝著與藍景伊相反的方向走去,看都沒看藍景伊一眼,只是在挪步的瞬間,憐愛的掃了一眼還趴在拳臺上的小沁沁,那一眼,帶著幾許的不舍和愛意,他愛小東西。

“沁沁媽,你快下來,你快把孩子抱起來。”眼看著小東西一個人趴在地上而沒人管看著,下麵的幾個女人著急了起來。

“爸……爸爸……”小沁沁在低喊著,那小聲音讓藍景伊終於被女兒的哭聲驚醒了,小沁沁是在發現江君越不理她之後就哭起來的,小東西從來不哭,可是這會兒,她記憶裏的那個‘爸爸’不理她了,於是,她委屈的哭了起來,以此來抗議爸爸的不理。

“沁沁乖,沁沁不哭,他不是你爸爸,不是,他就一混蛋。”藍景伊抱起了小沁沁在懷裡哄著,心疼的拍著小東西的背,可小傢伙的視線就是不肯從江君越的身上移開,還在不停的看著看著,直到藍景伊想起什麼似的從背包裏拿出了一個變形金鋼舉到她面前,小東西的視線才移開了,也終於不哭了,小孩子果然就是小孩子,跟大人不一樣的,什麼情緒都是來得快,去得也快。

“藍小姐,你押了五百塊的賭注是不是?”就在藍景伊也望著那個男人的背影發呆的時候,現場的工作人員走了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