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章押他輸

發佈時間: 2023-01-07 15:40:33
A+ A- 關燈 聽書

越往前,路兩邊的型男越多,幾乎是十步就有一個,讓她看著微微有些害怕,可是懷裡的小沁沁卻是興奮著,在她懷裡直蹦噠,讓她甚至懷疑女兒是不是有暴力傾響,她喜歡來看打拳?

女兒這樣的反應讓她的心微微的釋然了一些,其實,把女兒也帶到這樣的地方,她真的覺得自己不是個好媽媽,可是,好奇心就是驅使她來了。

七八個人進了拳館,很熱鬧,不過放眼望過去,帶小孩來的可能就她一個人。

藍景伊微微的有些臉紅,她真的不是好媽媽。

藍景伊在最後排的位置坐了下來,因為是靠關係買得票,票價超便宜的,才二十塊,所以,只能坐那些沒人坐的位置,但是這樣也能滿足幾個女孩子的好奇心了。

一起去吃自助餐的就李雪鳳還有一個女孩沒來,李雪鳳說她要去買衣服,藍景伊不想買衣服,她想看打黑拳,所有的好奇心在進來黑拳館的時候越發的强烈了。

拳臺上空無一人,但是臺上的看眾卻非常的熱烈了,歡呼著,吹著口哨,議論紛紛,有服務生不住的穿梭在人群中,觀眾都在提前押注呢。

“藍景伊,你要不要押?”幾個售貨員因著李雪鳳的關係已經與她混得熟了,她搖搖頭,“我看看情况再押。”若是押錯了,那會輸得血本無歸。

“藍景伊,要押就趕緊押,兩個人一上臺你看到人就趕緊押,不然開打後再押就不算數了。”

“哦,知道了。”還是看看再押比較可靠,總要知道自己要押的人是胖是瘦是不是看起來很能打,那樣才行。

賺錢要有道,要動腦筋,絕對不能盲目的送人錢。

藍景伊正好奇的東看西看,而她懷裡的小東西也跟她一樣的東看西看著,突的,人群裏傳來了歡呼聲,順著大家的視線看過去,與拳臺直通的兩道暗門被打開了,一左一右分別走出來兩個男子,藍景伊的目光先是落在了一個身著黑色拳服的男子身上,男子看起來身材偉岸,一舉手一投足間一股子霸氣渾然天成,一雙冰冷的眼神彷彿能攝人心魄一般,藍景伊聽見有女人在尖叫,“越哥……越哥……越哥……”

那一聲聲的越哥才讓她從著黑色拳服的男子身上移開了視線,然,當她一眼看到另一個身著白色拳服的男子時,她驚呆了。

江君越。

如假包換,他就是化成灰她也知道是他。

他在這裡幹什麼?

這念頭一轉,她才反應過來他此時身上穿著的是拳服,天,難道他是來這裡打拳的?

他很缺錢嗎?

缺到以至於要靠打黑拳來彌補自己資金短缺的地步?

可是,他哪裡可能是那另一個人的對手,那人雖然不比他高,但是塊頭就比他多出一大圈了,明明發誓再不見他的,可是這一刻再見到了江君越,她的一顆心彷彿從嗓子眼裡跳出來一樣,她緊張了,為著江君越而緊張了。

“喂,你押了誰?”

“穿白拳服的那個帥哥,我朋友說了,他出場和成哥打,從來也沒有輸過,押他的人都賺死了,快押他,快點。”小蠶興奮的向大家透著底。

於是,一個個的全押了江君越,也就是眾人口中的越哥,看來,江君越是經常來這裡打拳?

為什麼她一點也不知道呢?

藍景伊的眉越來越皺,目光全都在拳臺上的那個男人身上,都望了移開了,小沁沁看不到拳臺,就看著周遭的男人女人嘰嘰喳喳的,彷彿能感覺到別人的興奮一樣,她也興奮,兩條小短腿就在藍景伊的大脚上蹦來蹦去。

“沁沁媽,你押誰?快點,一會兒開始比了你再押就來不及了,或者,你不押也行。”小蠶追問著,眼睛緊盯著拳臺上的兩個帥哥,兩個男人,各有千秋,卻都是那種讓女孩一見傾向的類型。

藍景伊的眉皺了又皺,看到江君越,她還是氣不打一處來,就憑著他的本事,他想在T市找到她根本就是易如反掌,可是,他壓根沒去小量販店找她,他不想她,她又何必沒臉沒皮的去想他呢。

“我押那個穿黑拳服的,他叫什麼?”

“成哥。”

“好,就押成哥。”

“沁沁媽,你押多少?”知道了小沁沁的名字,所以小量販店的人都喜歡跟她叫沁沁媽,親切著呢。

藍景伊伸手摸到背包裏,她僅有的錢,只有五百塊,一咬牙,“我押五百。”

“沁沁媽,你押那麼多,還押成哥?”小蠶不幹了,要勸她,“我不騙你,我朋友說了,越哥和成哥打,最近一共打了三場,全都是越哥贏,一會兒你要是輸了,可別跟我鬧。”

“不會。”反正,她不想江君越贏,哼,他輸了才好,最好被打個鼻青臉腫再出門見不得光,那她才痛快。

“好吧,押了就不許反悔的。”小蠶歎息了一聲,隨即接了藍景伊的五百塊交給服務生換了押注再交給藍景伊,“你收好了,不過,你收好了也沒用,你一準輸,真的。”

輸就輸,反正,就是不押江君越。

還有,她怎麼看江君越和成哥都覺得江君越不是成哥的對手,成哥怎麼可能輸呢,一定是之前江君越跟成哥玩貓膩了。

賭拳這玩意,有時候,會有黑拳的,說不定有人買了江君越很多注,然後答應把贏的錢分一半給成哥,那成哥就是輸也不會虧了,通常很多人賺的是錢,而不是名氣,輸個一次兩次沒關係,錢拿得多才是重要,這世上,沒人嫌錢多咬手的。

雖然,她把五百塊押了成哥,可拿出錢的時候手也是抖了一抖的,那是她賣幾天的淘寶才賺來的錢呢,若是這即將要打拳的不是江君越,她一準不押的,就當是進來看著玩的,但是既然是他在,她就一定要押他的對手。

她跟他,杠上了。

“越哥,加油……”

“越哥,加油,幹`死他。”

“越越哥,給力呀。”

拳館裡開始了此起彼伏的男聲女聲,其中以女聲喊的最為猛烈,竟然呈一邊倒的趨勢,差不多所有人都在給江君越助威,不過,看著成哥依然淡定從容,絲毫也不為場面上的一邊倒而有任何的不快,他還是進場時的那個表情,冰冷而威嚴,說實話,成哥真的可以用酷字來形容。

當然,江君越也不差了,他們兩個人,一個看起來冷魅,一個看起來是邪魅,江君越比成哥多了一點暖一點邪,那是女人最喜歡的調調,一如她,曾經就是那麼瘋狂的愛著他。

“沁沁媽,你真的不後悔?你要後悔現在還來得及去換賭注。”小蠶又提醒了藍景伊一次。

“不後悔。”不就是五百塊錢嗎,就當打水漂了,她這幾天生意好,說不定看完這場拳賽回去了就會收到幾個訂單呢,一想到訂單,她就興奮,那是她賺錢錢的來源。

藍景伊安然的坐在位置上,只是目光卻怎麼也無法從江君越的身上移開了,不得不說,這男人穿什麼都好看,就連穿拳服也好看,那寬鬆的打扮,襯著他別有另一番味道,讓她癡癡的看著再也移不開視線。

“沁沁媽,你不是押得成哥嗎?幹嗎看著我們的偶像呀,越哥是我們的。”旁邊一個女孩一推藍景伊,藍景伊有些不好意思了,“誰看他了,我看別人呢。”

“呃,還不承認花癡了,明明你剛剛就是看他的,我告訴你,來這裡看拳的女孩全都是為了他而來的。”

“呵呵,他豔福真不淺。”

“那是,不過越越哥從來不理任何女孩的,大概,就因為他太冰冷,太不近人情,所以,大家就越是對他有興趣,越是得不到的越是好的吧。”

越是得不到的越是好的吧,這話經典,她想,是不是因為他得到她了,所以,她在他心目中就變得再也不重要了。

走了近十天了,他沒管過她一回,甚至連條簡訊都沒發。

“快要開始了,你看,快開始了。”

藍景伊這才又重新抬起頭來,正好江君越站在拳臺上,一個男子躍了上去正貼著他的耳朵說什麼呢,離得遠,又沒麥克,根本沒可能被她聽到的,可她還是下意識的豎起了耳朵想聽聽江君越和那男人都說了什麼。

很快的,就在那男人說過之後,江君越點了點頭,隨即,眸光往看臺上迅速的一掃,那一掃之下,似乎也掃過了她所在的位置,雖然只有短暫的一瞬,卻讓藍景伊在那一瞬瞬間心跳加快了。

江君越收回了往看臺上掃視的視線,目光清冷的對上了對面的成青揚,上次,就是這小子黑了他才讓他跟藍景伊鬧彆扭的,藍景伊真的是他的剋星,居然敢押了成青揚,這讓他看著成青揚的眼神裏已經不再是冰冷,而是帶著一股子淩厲了,彷彿一把刀般要將成青揚給一劈為二似的。

他輸了,藍景伊就贏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他贏了,藍景伊就輸了。

何去何從,只在一念間。

乃們猜,越越是讓伊伊贏了還是他自己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