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章死也不去。

發佈時間: 2023-01-07 15:40:01
A+ A- 關燈 聽書

包厢裏,除了兩個小東西還在撒歡的拎著脖子上的掛件玩著擺弄著,每一個大人都再也無法從那把匕首上移開視線。

藍景伊緊張的抱緊了懷裡的小壯壯,同時,緊貼向藍晴,示意藍晴趕緊抱好小沁沁,若是不行,就趕緊離開,傷了大人沒事兒,但是絕對不能傷了兩孩子,沁沁和壯壯可是她的心肝寶貝。

洛啟江也不理陸安,隨手就從麻將桌上拔下了那把匕首,雪亮的刀峰愈加的刺人的眼,讓藍景伊急忙扯著藍晴就往門口處退去,江君越卻是本能的往前一移,這一刻的他只想護住妻兒,不讓他們受半點傷害,“姓洛的,你想怎麼樣?”

“呵呵,我想怎麼樣?”洛啟江笑了,拿著匕首的手突的用力的一擲,可那方向卻不是包厢裏的其它人,而是,他自己的另一隻手的手指,“我還了你,一了百了。”

“啪”,一個麻將倏的打在了洛啟江的手腕上,也許是吃了痛,就在匕首就要落下在洛啟江的手指上的時候,突然的一轉方向,然後,呈自由落體的掉在了一排擺好的麻將上,將那排麻將打亂,“你這是幹什麼?”江君越長眉微皺,他已經查清楚了,當初在法國的事兒洛啟江只是派了人由著洛美薇遣用,至於洛美薇到底做了什麼他真沒插手,還有這次洛美薇對他的車做的手脚,洛啟江更是不知,他這個人,從來都是一是一二是二,是誰做的就是誰做的,他也從來沒怨過洛啟江,上次讓他來騷動,不過是要讓他告訴洛美薇,他江君越不是好惹的,讓他教育一下他妹子洛美薇罷了。

雖然他很想洛美薇死,可到底,還是放過洛美薇了不是嗎?為此,他一直對自己的寶貝兒子愧疚呢。

才握著匕首的那只手微微一顫,隨即無力的垂在身側,原本,洛啟江是想切掉自己的一根手指向江君越替妹妹賠罪的,畢竟,妹妹真的差點害死了江君越,卻不曾想,江君越情急之中會以麻將挽救了自己的那根手指,一瞬間,眸中熱淚流出,他真的覺得妹妹的行為讓他連見江君越都不好意思了,“君越,我……”

“行了,我兒子閨女還在呢,雖然小東西們膽子大的一點也不害怕,可我實在不想小傢伙們看你的飛刃表演,趕緊的,上點東西先吃著,至於麻將,一會兒再玩,餓著呢。”江君越輕拍了拍洛啟江的肩膀,二十幾年的交情了,平日裏在一起嘻嘻哈哈的真的瘋慣了,卻從沒有見過洛啟江象今天這麼認真。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洛哥,你也是的,哥幾個什麼關係,你以為越哥會跟你較勁認真?傻冒,坐那邊餐桌去吧,一會兒吃飯了。”陸安趕緊過來解圍,拉著洛啟江便坐到了另一邊的餐桌上,而那把匕首轉瞬間就不見了踪影,已經被收起來了。

飯菜很快就上來了,藍景伊自然是抱著小壯壯,對這個兒子,她簡直是一粘上手就不想放下了,總想著把孩子失踪時欠下的那八個多月的母愛盡數的都還給他,心疼小東西呢。

小沁沁來之前就是吃飽了的,這會兒,正被幾個大男人傳著在手裡玩著呢,小東西雖小,可是,卻不怕生,陸安把她拋得老高老高再落下來,她居然一點也不怕,甚至還嘎嘎的笑著,開心的不得了。

“嘖嘖,虎父無犬女,越哥,看來我也得趕緊努力了,也生個兒子出來娶了你這個小丫頭,真是個漂亮的小美女呢。”

“咯咯……”小沁沁笑得不易悅乎,只是這一刻,她笑得格外的燦爛。

下一秒鐘,陸安苦了一張臉,“臭丫頭,你居然……居然尿了我一身。”

聽著他的聲音,眾人這才整齊一致的把目光落在陸安的身上,“嘖嘖,真是漂亮的地圖,好象還是中國地圖呢,哈哈。”孟峻峰在‘欣賞’了一遍之後調侃的說過,這才朝著小沁沁伸過手去,“來,孟叔叔抱。”

“還是給我吧,才換下尿不濕,再要給她穿上,她就怎麼也不穿了,陸先生真報歉。”藍晴有些不好意思,小東西尿了人一身終究是不好看。

“沒事兒,沒事兒,阿姨,這說明她是喜歡我,這是不失交(失澆)呢。”陸安這會抖過了褲子,淡定從容的就那般濕著的坐到了餐椅上,被小孩子尿了,很正常呢,要是不被尿了,那才不正常。

餐桌上,氣氛是融洽的,只有洛啟江一個人一直不吭聲,不管陸安和孟峻風怎麼攪動氣氛,都跟他無關似的。

藍景伊一直抱著小壯壯吃飯,小東西一點也不老實,淘氣的在她的懷裡總是要碰碰這兒碰碰那兒,幾次差點把碗給扒下飯桌去,“傾傾,晚上我抱他回小公寓,好不好?”她輕聲的問江君越,這男人,又給她驚喜了。

“不好。”卻不想,江君越冷聲的一個回應,直接就把她才起的希望給澆得冰涼冰涼的,再也吃不下飯了,索Xing放下了筷子,“我吃好了。”抱著小壯壯去一邊的沙發上坐下,心裡盤算的卻是要怎麼離開騷動,這會兒,她只想跟著女兒兒子一起,哪怕是一晚也好,今晚,她想摟著兩個小東西一起睡。

江君越也不理會她,端著酒杯和哥幾個就喝了起來,酒意上了頭,陸安和孟峻峰劃起了拳,“兩隻小蜜蜂呀,飛到花叢中呀,嘿,石頭剪刀布……”

“姓陸的,你輸了,喝酒。”

陸安端起酒杯就喝,一口氣喝光了,“再來,兩隻小蜜蜂呀,飛到花叢中呀,嘿,石頭剪刀布……”

“我輸了,我喝。”孟峻峰也喝了一杯,兩個男人熱烈的玩起了那種從來都是幼稚卻也從來都讓男人樂此不疲的劃拳遊戲。

眼看著兩個男人眉來眼去的,洛啟江終於忍不住了,“換個吧,哪有兩個男人玩這個的,不知道還以為你們兩個是Gay呢。”

“Gay,什麼意思?”藍景伊好奇的隨意問道。

江君越頓時嘴角抽搐了,眸光瞟過藍景伊,虧她英文和法文還算不錯,這會兒居然連這個詞兒的引伸意義都不知道,難不成她是故意的不成?

“哄孩子去,男人說話,女人少插嘴。”

呃,典型的大男子主義,藍景伊不樂意了,抱著小壯壯站起來,一手叉著腰,“你要是不想看見我,那我走就是了,媽,我們回吧。”

以為把小壯壯帶過來給她,她的氣就消了嗎?

他胸口上的紅痕的事兒她跟他沒完,除非他給她一個合理的解釋。

“站住。”眼看著藍景伊真要走,江君越怒了,好歹他幾個從小玩到大的哥們都在,藍景伊居然一點也不給他面子,他能不怒嗎?

他越是大聲她越是不想站住,“媽,沁沁這兩晚有沒有鬧你?”

“沒,可乖了。”藍晴瞄瞄藍景伊,再看看江君越,有點不知道要怎麼辦了,她是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女兒要走,可是看女婿的樣子真生氣了,小倆口的事兒她也不便插言,“伊伊……”

藍景伊想著藍晴最近聽江君越的話比聽她的還多,真不知道誰才是她的孩子了,“媽,你要不走你就留下,沁沁給我。”一把搶過沁沁在懷裡,左一個右一個,她同時抱兩個吃力極了,可是,就是怎麼也不想放手,反正,今晚她要跟兩孩子一起睡,江君越他不想團圓那就不團圓,他們娘三個少了他真沒關係,江君越,最好哪來哪去,她不稀罕他。

眼看著藍景伊根本不理他,江君越的眼皮跳了一跳,她和簡非離的事兒他還沒跟她算帳呢,沖著保姆就使了一個眼色,“怎麼帶孩子的,還不抱回來。”

“是,少爺。”保姆慌了,發她薪水的是江君越,江君越讓她幹嗎她幹嗎,沖到藍景伊身前就去搶小壯壯,小壯壯歸她哄,一直以來都是這樣的。

保姆的速度快,力氣也大,再加上藍景伊懷裡抱著兩個,小沁沁也歡實的撒著歡的扭來扭去呢,所以,保姆一下子就搶了過來,“送小少爺回江家。”江君越頭也不回,冷聲的命令道。

兒子都給她抱過來了,她居然還跟他嘔氣,看來,女人真的寵不得,該凶的時候就得凶,該冷處理的時候就得冷處理,她要走不走,他乾脆眼不見為淨的繼續喝起了小酒。

“江君越,你混帳。”藍景伊才還開心著小壯壯的到來,但是現在,江君越居然就讓保姆給搶回去了,還要送回江家,那不是要了她的命嗎?抱著小沁沁就去追,可是保姆的身體很好,幾步就把她甩下了,等她追到騷動的大門口的時候,保姆已經上了車直奔江家了。

藍景伊站在那裡欲哭無淚,她心裡睹得慌。

“伊伊,回去跟君越說句好話,兒子就回來了,這夫妻間,哪有什麼真正的仇呢,去說說,聽話……”

不去。

死也不去。

藍景伊生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