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章生日禮物

發佈時間: 2023-01-07 15:39:51
A+ A- 關燈 聽書

她呢,Nai水偶爾還會漲一漲,但是,已經差不多就快要沒有了,這一次,是真的忌了Nai了。

車子,停在了騷動外的停車場上,江君越下了車,隨手拔下車鑰匙,這才繞到她這邊來,按下安全帶的時候,大手緊握住了她的手,冷聲的在她耳邊警告她,“別想著跑,你跑不掉的,這地方是我的地盤,到處都是我的人。”

她也沒想跑,就算是再生氣,她也知道他終究會為兩個孩子妥協的,她就是這樣的沒用。

大手握著她的小手,十指相扣的朝著騷動的大門走去,霓虹燈已經次第的亮了起來,真美。

走進大門,她轉過頭看著門外的被霓虹染過的雨簾,更美。

“越哥,你還知道來呀,你丫的……”孟峻峰迎了出來,忽的,他停下了話語,微微吃驚的看著藍景伊,“嫂……嫂子,你來了呀,呵呵,怎麼不早說呢,我趕緊讓人上幾杯不醉人的酒來,不然我哥非把我劈了不可。”一臉的驚豔,孟峻峰有點沒想到江君越居然還帶了藍景伊過來。

“閉上你的嘴,沒人當你是啞吧,她的飲料,我來點。”江君越霸道的一推孟峻峰,“你小子是不是又在算計我了。”

“哪有那個可能呢,咱們兄弟誰跟誰,鐵著呢,我算計誰也不敢算計越哥你。”

一前一後,一說一笑間,藍景伊就象是個布娃娃般被江君越硬生生的牽進了騷動的VIP包厢,門一開,看到裡面清一色的男人,她的臉微微紅了。

“越哥,你好大的架子呀,讓哥幾個好等。”陸安迎了過來。

藍景伊微微垂首,裡面的人她都認識,洛啟江和陸安,再加上孟峻峰和江君越,正好可以凑成一桌,因為,包厢裏的桌子上,已經擺好了長城,幾個男人想玩麻將呢。

洛啟江靜靜的坐在沙發上,看到江君越進來並沒有站起來,而是目光緊盯在江君越與藍景伊十指相扣的手上,洛美薇到現在都沒有醒過來,愛得太深才會傷得太深吧。

洛美薇根本是不想醒來。

“洛哥,還坐著幹什麼,快上局,你得坐我下家,不然,你小子最會出老千,做你下家我會輸光了帶來的那點棺材本的,到時候,還不得住到街上去?”陸安笑著,拖著洛啟江坐到了桌前的椅子上,那頭,孟峻峰也引著江君越走了過來。

“越哥,你也坐吧。”推著江君越停在他和陸安間的位置前,江君越的對面就是洛啟江,再見面,不得不說,還真的有點尷尬。

手還是牽著藍景伊的,江君越一點也沒有要鬆開的意思,緊握的兩手,讓藍景伊的手心裏冒出了汗來,江君越淡清清的掃了一眼洛啟江,“還沒醒?”他等著晴柔的消息呢,可是,洛啟江一直沒給他打電話,那就證明洛美薇沒醒過來,都兩天了,再不醒,真的是有點麻煩。

“沒。”單音一個字,洛啟江就不吭聲了。

“坐下。”藍景伊正迷糊的看著幾個男人間的風起雲湧,她覺得這一個晚上的聚會有點不對勁,再也不似那一次她初初看見他們四人在一起時的那種很自然的氛圍了,洛啟江和江君越不對很正常,經過了洛美薇,兩個人之間自然是彆扭的,可是孟峻鋒和陸安間不必要吧,她正沉思著,江君越的手忽的一拉一按,就是眨眼間,她就坐在了洛啟江的對面,“替我玩幾把,我去抽支烟。”

“傾傾,我不會玩。”對麻將,她很外行的,而他們玩的,一向都大,藍景伊微微的有些緊張了。

“讓你玩你就玩,還想著去咖啡廳喝咖啡呢?”冷厲的一聲,江君越在翻舊帳了,似乎是包厢裏有些熱,再加上其它三男人都是只著一件襯衫或者T恤的,所以,江君越一邊摸出一根烟一邊脫了外套就扣在了藍景伊的椅背上,“輸了就先欠著,一會兒我回來再給,誰有意見?”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呃,越哥這是要壓著我們贏的勢頭,就算贏了也拿不到錢呀。”

“早晚給你就是了。”江君越咬著烟含糊不清的說過,人便真的出去了。

藍景伊只好硬著頭皮陪著幾個江君越的哥們玩了起來,因著不是第一次見面,她才不至於那麼尷尬,只是她出牌很慢,怎麼也快不過那三個男人的速度,人家是刷刷刷的往下放牌,她一個人用的時間跟人家三個人用的時間畫了等號,真的是越玩越不好意思,好在,其它三人也沒說什麼。

“嫂子,孩子快過生日了吧。”

“嗯,快了。”回頭瞧瞧這時間,走得真快。

“嫂子,先不管生日了,這也快過年了,也不知道我們幾個有沒有機會跟小侄女小侄子聚一聚,跟越哥說了幾次了,他丫的就是不同意,生怕我們把兩個小東西搶走一樣。”

“咳……咳咳……”孟峻鋒的話一落,陸安就咳嗽了起來,之前小壯壯被洛美薇給偷走過,他這是哪壺不開提哪壺。

“嫂子,要過年了,再加上小侄女小侄子滿月也沒送什麼禮物給小東西,我就送一對墜子吧,你悄悄給小東西戴上,不過千萬別告訴越哥,不然,他又要說我們小氣了。”陸安往懷裡一掏,隨即,一對白玉的墜子就落在了手心裏,沒有包裝,可是,那渾然天成的白玉沒有任何的瑕疵,一看就是價值不菲。

藍景伊搖了搖頭,“太貴重了,不需要的。”

“呃,嫂子這是嫌我送的東西不好?”陸安的口氣一下子沉了下來,手中的牌狠氣的一落,人也站了起來,“嫂子,你想要我給小侄子小侄女送點什麼?只要不是天上的太陽水裏的月亮,我陸安一準給你弄到手。

“撲哧”,藍景伊被陸安的表情給逗笑了,她伸手接過,“就這兩個墜子吧,多謝了。”她雖不識貨,但是,真的能感覺到這一對墜子絕非尋常物。

眼看著藍景伊收下了,孟峻鋒撇撇唇,“姓陸的,好象就你寵那兩個寶貝疙瘩一樣,嫂子,說吧,哪天把孩子帶出來讓哥幾個好好的抱一抱呢?”

“這……”藍景伊黯然了,壯壯在老爺子那裡,她說了不算。

“嫂子,今天行不?”

藍景伊搖搖頭,其實這句話他們該問江君越。

“當當當當……當當當當……”孟峻鋒哼起了命運交響曲的調子,隨即,大手一揮,手便指向了門前,藍景伊隨著他的視線看過去,眼裡頓時飄起了霧氣,“壯壯?”她沒看錯吧?

“嫂子,我這禮物如何?”孟峻鋒笑得越發的燦爛了。

“壯壯……”藍景伊沖過去,從保姆的懷裡抱過小壯壯,柔軟的小身子頓時貼上了她的,她緊摟在懷,這不是在江家呢,這是在騷動,這不是真的吧?

藍景伊咬咬唇,很痛,是她的壯壯來了。

回頭就沖著孟峻鋒道:“謝謝……謝謝你……”這禮物她太喜歡了,是她這輩子收到的最好的禮物了。

“哈哈,我撿便宜了,嫂子,這孩子不是我的禮物……”

“什……什麼?”

“這是越哥叫來的吧,我可沒叫過,不過,看到嫂子開心挺好的。”他手一揮,“當當當當……芝麻開門。”

門,又次開了,藍景伊好奇的看過去,這一眼,她又驚住了,不是來打麻將的嗎?

怎麼這包厢裏要開幼稚園了?

沁沁也來了,“媽……”藍景伊抱著小壯壯沖過去,欣喜的一把擁住了兒子女兒。

兩個小東西立刻撒歡的抱在了一起,興奮的‘咯咯’直樂呢。

孟峻峰的眉眼眨了又眨,“越哥真够驚豔的,其實,真正會偷孩子的是他才對,居然從他老爺子那裡把兒子給偷回來了。”

藍景伊懵了,還以為沁沁是孟峻峰去派人接過來的呢,原來,還是江君越。

“當當當當……”孟峻峰又哼上了他的小調,門,再度開了。

一個聖誕老人造型的‘老爺爺’走了進來,兩本燙金的小册子一本給了小沁沁,一本給了小壯壯,“嫂子,我給兩個寶貝每人買了一份超值保險,這輩子,他們吃飯穿衣上學讀書你就不用Cao心了。”

“孟峻峰,我女兒兒子的吃喝拉撒你憑什麼來摻和呀?”江君越一推門,狠氣的一瞪孟峻峰,孟峻峰耷拉下了腦袋,“已經摻和完了,越哥,你來晚了怪不得我。”

陸安送的兩個白玉的墜子已經分別的掛在了兩個小東西的脖子上,才一掛上去的時候有點凉,兩個小傢伙的小手就好奇的摸了過去,這樣的時候,包厢裏哪裡還有半點酒吧的味道,全因為這兩個孩子的出現而全然的變成了另一個世界似的,看起來熱鬧極了。

“嘭”,一把匕首被摜在了麻將桌上,淩厲的刃鋒閃爍著光茫,洛啟江站了起來,霓虹閃過,閃過眾人的眼全都落在了那把匕首上,“洛哥,你這是幹嗎?”陸安慌了,緊張的盯著那把匕首,沖過去就要去拉洛啟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