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章少給我戴高帽

發佈時間: 2023-01-07 15:39:36
A+ A- 關燈 聽書

“哪裡都成,跟越哥喝酒就是路邊的小攤上吃著喝著也過癮。”

“你小子少給我戴高帽子,就去騷動吧。”不知怎麼的,他現在一想喝酒時就想去騷動,那裡,是他和藍景伊初初遇見的地方。

“行,半個小時後,不見不散,這個點,那清靜著呢,到時候咱們劃拳,可以使勁的喊。”

“呃,包厢裏以前不許你使勁的喊了?”江君越揶揄的一笑,彷彿手機那頭能聽到一樣。

“那能一樣嗎,以前是關著門在裡面喊的,現在去了,大下午的,咱可以開著門想怎麼喊就怎麼喊。”

“行啦,快走吧,一會兒不見不散。”

江君越拎起了外套就披在了身上,可,才走了幾步就低頭看起了身上的襯衫,真礙眼,他可不想被人看到穿這樣襯衫的他,一會兒出去就換一件,他才不要穿這樣的地攤貨呢。

總裁專梯。

彷彿是飛下去的速度,開了車出去,正是下午的時候,再加上下雨,所以馬路上的車並不多,他卻開得極慢,目光下意識的從車前掃過,忽而,他的目光停留在了路邊兩個並肩而行的身影上。

一把小花傘。

一把天藍色的大傘。

簡非離與藍景伊並肩朝前走著,那背影看起來居然那麼的和諧。

江君越的車開得越來越慢了。

腦子裏閃過她初初與他相識的時候,就為了那個鑰匙鏈,她幾乎什麼都願意做。

還有,他第一次看到她資料時就記住了的一個男人的名字,簡非離是藍景伊的初戀。

“嘀嘀……嘀嘀……”喇叭聲開始在車後響過,一聲聲,特別的刺耳,他卻恍若不覺,視野中只有那並肩而行的兩道身影。

一高一低,卻帶著別樣的祥和。

藍景伊走著走著,就被身後的喇叭聲給吵的皺起了眉頭,其實,她和簡非離這一路走過來幾乎沒說幾句話,就只是想這樣的走著,這也是他們以前在一起時經常的相處管道,她喜歡這樣的寧靜柔和,“真吵。”感覺到她微頓了一下脚步,簡非離徐徐轉首望向身後,“那車開得真慢。”

黑色超眩的路虎,那是江君越的新車,茶色的玻璃讓裡面的人可以清楚的看到外面的人,可是外面的人卻絕對看不到裡面的人。

但是當藍景伊一轉頭之際,她一眼就認出了那輛車,那是江君越的車。

中午,他就是開著這部車帶她來江氏上班的。

這會兒已經下午三點多了,他要幹嗎去?

翹班?

她讀過他秘書交接給她的資料,前任秘書說江君越是工作狂,以前經常加班的,而且,做事從來都是一絲不苟。

可是那輛車真的是他的車,如假包換,她知道。

他跟過來幹什麼?

憑什麼他可以與女人厮混,她和簡非離散個步就不行呢?

况且,現在她和他的婚還沒結呢,訂婚不等同於結婚,她和他現在八字才只半撇,他沒權利管她的自由吧。

越是回想他胸口上的紅痕就越是生氣,大大方方的陪著簡非離在人行橫道上漫著步,居然,連去咖啡館的事兒也不提了。

就是要這樣散步,就是要讓他江君越知道,她藍景伊不是沒人要的女人,她只是,捨不得兩個孩子。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心,又是哀傷了起來,雨,越來越大,從傘下滴落在地,濺起一朵一朵的水花,水花真美,潤染著美麗,“非離,敏茹她現在還好嗎?”

“還在治療中,時好時壞的。”

“對不起,是我害了你。”

“景伊,別這樣說。”簡非離停下,轉首扳過藍景伊的肩,讓她與他對視著,花傘和藍色的傘下,兩個人相對而站,“景伊,其實是我害了你。”三個人,最終誰也沒有幸福,是不是?他和紀敏茹不幸福,而藍景伊,她真的幸福嗎?此刻看著她眼底的那一抹憂傷,比他曾經離開她時更加的濃郁了,簡非離真的懷疑藍景伊和江君越在一起是幸福的?

只是藍景伊不說,他便也無從百分百的確定。

“沒有,我沒有,我現在挺好的。”手一抹眼角,也擦去了一滴淚,含笑的望著面前溫文如畫一樣的男子,他總是那樣的好看,“非離,你也要好好的。”藍景伊輕輕一掙他落在她肩頭的手,她知道現在的她再也給不起簡非離任何了,她是兩個孩子的母親,這是怎麼也改變不了的事實。

“景伊,上島咖啡,呵呵,要不要進去?”又經過了一家咖啡廳,簡非離提議著。

知道再也不好躲過,藍景伊便點點頭,“走吧。”這樣,也好過身後那男人亦步亦趨的跟著好,真不知道他要幹嗎,他的車一會兒開一會兒停,雖然是遠遠的跟著她,但是那種感覺真的很不好,讓她覺得她就是他籠子裏的小鳥,怎麼也逃不開他撒下的大網,可是那網卻讓她透不過氣來,很沉很悶。

兩個人進了咖啡廳。

不是靠窗的位置,江君越看不到了。

車,停了下來。

咖啡廳裏的兩個人在幹嗎他不知道,他這會兒就是靜如止水般的坐在那裡,一動也不動,宛若雕像。

黑色的西裝外套早已脫下,紅色的襯衫如火一樣的妖嬈在車內冰冷的彷彿能凍住人的空間裏,他在等她,等她出來。

“越哥,你還要多久到?”孟峻峰急了,打電話一直一直的催著。

“等著,我有事兒。”

“越哥,給個大概的時間好不好?哥幾個等著呢。”

哥幾個?不是只有孟峻峰一個人?

江君越卻也懶著問,“不愛等就滾。”反正,這會兒他大爺的哪也不想去,就想這樣坐在車裏看著咖啡廳的方向,那窗前種了一排薰衣草,淡紫色的小花在雨中輕輕搖曳,原來男人也可以喜歡上那種小小的花,只為,它實在是太美了吧。

雨聲依舊,藍景伊出來的時候,天已經朦朦的黑了,馬路上的車也多了起來,當抬首看到咖啡廳前路邊的那輛拉風而惹眼的路虎時,她睜圓了一雙眼睛,總以為是自己看錯了,結果,真的沒錯,真的是他。

“景伊,要不要我送你回去?”

“不用了,我要去江家看兒子,呵呵,那小東西可淘氣了呢。”

“行,那我就先走了。”聽著她故意提起兒子,簡非離知道,她是在告訴他他們之間真的已經錯過了,可是,為什麼心還是那麼的期待呢?

轉身大步離去,藍色的傘飄在雨霧中,越來越遠,遠到漸漸只剩下了一個點,藍景伊才轉過頭去準備離開,“啊……”她一聲驚叫,那個男人何時下的車?何時站在她身後的?

他怎麼如鬼魅一樣的就現在了她的身後了呢?

下一秒鐘,藍景伊被當街的扛在了男人的肩膀上,手裡的小花傘不自控的落到了雨中,飄落在馬路上,隨著風隨著雨越飄越遠,“江君越,你混帳,你放下我。”

回應她的只是腳步聲,鏗鏘有力,不容她置疑。

頭垂在他的肩頭,眼睛對著的就是他西裝內裡的那件紅襯衫,想不到他這會兒居然還穿著,看著那件紅襯衫,看著看著,她居然就忘記了反抗,直到江君越把她甩在了副賀上扣上安全帶,她才驚醒過來,“你要帶我去哪兒?”

“去騷動。”他頭也不回的啟動了車子,只留給她一道好看的側臉。

“不去。”

“那你下去試試看?”

藍景伊無言了,這安全帶她掙不開,她現在要下車已經沒有可能了,睹氣的看著車窗外,雨絲依舊,行人依舊,變了的似乎只有她和他。

無聊的看了又看,眼看車子距離騷動越來越近了,她忽而就有些緊張了,轉頭看看他,“去騷動幹嗎?我現在只想陪兒子?”

“約了朋友一起喝一杯,喝過了再回去也不遲。”他沉聲語,語氣不狠不戾,似乎,不氣也不怨似的,可是,透過他冷沉的面容,她知道,他生氣了。

可,她也不需解釋什麼吧,她身上可是乾淨的很,沒有吻痕也沒有紅痕。

他不解釋,她就更加不需要解釋了。

天,黑透了,她拿出手機打給了藍晴,才不要跟他悶在這沒有聲音的車裏呢,那給人一種窒息的感覺。

“伊伊,下班了?”藍晴的聲音溫和的傳了過來。

“媽,我在路上呢。”

“呵,見到小壯壯替我多親幾口,那小子,可愛著呢。”

“好的,媽。”

藍景伊的心因著媽***話而酸了,藍晴居然知道她跟著江君越去上班了,她要怎麼跟媽媽說自己和江君越現在的狀況呢?

若是媽媽知道他們在冷戰,一定會擔心的。

“伊伊,乖乖的聽君越的話,君越媽媽和爸爸就會接受你了。”

“嗯,我知道了。”

媽媽,她總是希望自己好,可是現在……

“掛了,沁沁正吃米糊呢,吃得可歡樂了。”

“好。”

她呢,Nai水偶爾還會漲一漲,但是,已經差不多就快要沒有了,這一次,是真的忌了Nai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