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章大紅襯衫

發佈時間: 2023-01-07 15:39:22
A+ A- 關燈 聽書

“小姐,你再添一塊錢吧,我這小本小利的,真不賺什麼錢,都是實價。”

“老闆,不是我不給你,實在是我出門的時候忘記了帶錢,我先生衣服被澆濕了,我就買你這件襯衫救救急而已,你要賣我就買,不賣等我們回家也就有得換了。”她是真沒帶錢,江君越那吝嗇鬼,啥也沒給她,就知道使喚她。

“好吧,三十二就三十二,下雨陰天的生意不好做,我少賺點就是了。”老闆倒也爽快,傘扯下包裝遞給她,打開了,挺漂亮的小花傘,“襯衫要檢查一下嗎?”

“不用了。”藍景伊痛快的付了錢,“謝謝老闆。”

打著傘,拎著方便袋子便往馬路對面走,其實,若是平時她真的不怕被雨淋濕的,只是今天不行,反正,不能再被江君越笑話她了。

紅色的襯衫在透明的袋子裏晃來晃去,脚踩著小水窪,斑馬線上居然還有這樣的坑坑窪窪,T市的馬路真的太不平坦了吧。

看著馬路對面的紅燈她心情就出奇的好了起來,居然沒讓她等一秒鐘,或者,屬於她的Chun天到了,“景伊……”她才走過斑馬線,頭還低著看路况呢,忽而,頭頂上飄來一記男聲,藍景伊驚喜的抬首,“非離?”

“呵,真巧,居然能在這裡遇到你。”簡非離輕聲問道,一張臉上帶著關切。

“是呀,非離,你這是要去哪裡?”

“哦,我來江氏辦點事情,一起進去吧。”

“好。”她人都走到了這裡,再跟簡非離解釋自己不是來江氏的也說不過去了,他又不是不知道她和江君越的關係。

“他,對你好嗎?”輕的不能再輕的聲音,簡非離目不斜視的走在她的身側,渾身上下洋溢著一抹溫文的意味,那是曾經最最讓她迷戀的味道。

對江君越,她真的不知道怎麼說好了,一想起他胸口的那片紅痕,她的心便痛了起來,她不想回答簡非離的問題,這問題太讓她揪心了,“非離,一會兒你辦完了事兒一起去喝杯咖啡吧。”腦海裏悄然湧起從前與簡非離一起讀書的日子,那時候,她心情不好的時候,他總是會安靜的坐在她身邊,那時,不必他說什麼,只需他輕握著她的手,她的心便會悄然的寧靜下來。

“好,大概十分鐘吧,只是來取一份資料的。”

一份資料也要他親自來取,難道,他手下沒有其它人了?

她卻不知道,簡非離是故意的要親自來的,只想著有可能遇見她,卻不曾想真的被他遇見了。

這,或許就是一種緣份呢,就在看著她打著花傘飄然的走過斑馬線時,簡非離突然間就有種她和他還有可能的感覺。

“行,十分鐘我也下來了,那呆會兒見。”她要去頂樓,那是雙層的樓層,而簡非離要去單層的樓層,兩個人要乘坐不同的電梯。

“一會兒見。”他朝她揮揮手,藍景伊便進了電梯。

電梯的門徐徐闔上,門外那道頎長而優雅的身影還是靜靜的伫立在那裡,直到再也看不到藍景伊了,簡非離才轉身走進另一架電梯。

簡非離看著藍景伊時,江君越卻是坐在電腦前把兩個人的‘眉來眼去’全都看在了眼裡,藍景伊居然敢在他的眼皮子底下跟簡非離約會,她是皮癢了。

手中的派克水筆一個飛旋,轉而就被拋在了地上,他的眼裡現在就只剩下了一隻透明袋子裏的襯衫。

大紅的顏色,這是她買給他的?

他從來也沒穿過那樣的顏色。

太鮮豔了吧。

江君越的唇角抽搐了,要他穿那個顏色,那還不如殺了他,只有沒品位的男人才會穿紅色的襯衫。

女人拎著襯衫走出了電梯,從藍景伊的表情上看不出她現在是開心還是不開心。

她進來了。

門開的一條縫隙裏,她穿著高跟鞋的腳步聲悶悶的傳來,一聲又一聲,越來越近。

“嘭”,一聲悶響,藍景伊推開了房門。

“傾傾,襯衫買來了。”彷彿,之前與他之間根本沒生氣過也沒睹氣過一樣,她低頭就從袋子裏拿出了那件大紅的襯衫,“看看這件怎麼樣,店裡最新款的貨,絕版的,獨一無二的,不然我也不會買。”當然是獨一無二的了,那小攤販上就這一件不知道從哪裡來的襯衫,真希望是那攤主從哪裡撿來的,他江君越今天合該就得穿這件襯衫。

“呵,真喜慶呢,看來,有個日子是該提到日程上來了,不然,有些人著急了。”他指的,自然是他跟她的婚事兒。

這個時候,他居然還敢跟她提這個,可是再看這件襯衫,真真是太紅了,藍景伊有點臉紅,她買給他這個好象是在催著他結婚一樣,乾脆,什麼也不說了,撕開了包裝,再抖了抖紅襯衫,一下子的褶皺,再抖,還是一堆褶皺,“呵,果然新潮,現在就流行這樣帶褶皺的襯衫,傾傾,伸胳膊,快點穿上。”她敞開了襯衫,很體貼的就要給他穿上。

江君越的唇角真的抽搐了,卻還是脫了外套露出他精健的上半身,那古銅色的肌膚再次的暴露在藍景伊的視野裏,看著這樣的他,她開始臉紅心跳了,好在,他一點也不介意她落在他身上的目光,乖乖的伸出了手臂,“穿吧。”她這才收回心思,把襯衫給他套在了身上。

尺寸居然剛剛好,彷彿是為他量身定做的一樣,而那些褶皺落在他身上居然就象是一種天然的褶皺一樣,看起來居然一點也不難看,老天爺,怎麼他穿這樣的襯衫還顯得這樣的帥氣呢?

藍景伊一下子恍惚了心神。

“扣子,幫我扣上,嗯?”似乎,是察覺到了她的走神,江君越微俯了一下頭,薄唇貼上了她的耳朵低低的催促道。

藍景伊的大腦頓時開始下意識的當機了,那是完全不自控的當機行為,小手抬起,輕巧的就為他系上了一顆扣子,再一顆又一顆。

好了,江君越抬抬手臂,低頭看看自己身上的襯衫,“怎麼樣,老公帥吧?”

的確很帥,穿在他身上居然有著一種別樣的味道,“還行吧。”可藍景伊一撇嘴,卻是只給他這麼一個評語,若是他知道她買給他的這件襯衫只有二十二塊,嗯,他會做何感想?

“好吧,今晚上一起下班,允許你今晚繼續跟壯壯一起睡了。”

藍景伊撇撇唇,“還有其它事兒嗎?”

“暫時還沒有,去把那些交接的檔資料看完了,然後再進來我辦公室。”

藍景伊眨眨眼睛,什麼也沒回應他,她沒說答應也沒說不答應,所以,她要出去與簡非離坐一坐,真的很想與簡非離在一起靜靜的呆上一會兒,那般,她的心是不是就會平靜很多了呢?

她想念曾經與他在一起的時間,溫馨,暖融。

目送她舉步離開的背影,江君越皺了皺眉頭,這樣的地攤貨他都免為其難的穿了,她還想要他怎麼樣?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估摸著一會兒被人看到他穿這件襯衫時別人的反應,他甚至還沒遇見人頭就開始痛了。

算了,穿著吧。

只為了讓她消氣。

她買襯衫時,隔得太遠,他沒看到她買的襯衫是什麼顏色,但是她在地攤前跟人家砍價時的身影他可是一點也沒落下的全都看到了。

他該工作了,可是,就是怎麼也放不下那個女人了。

藍景伊出去了,他以為她會乖乖的坐在辦公桌前繼續工作。

可是沒有,藍景伊徑直的就出了秘書辦公室。

乘坐電梯。

下電梯。

大堂裏,當她出去後,江君越這才看到了另一個人。

簡非離。

原來,是兩個人約好了的。

他靜靜看著兩個人並肩離開,似乎是說了什麼,可是離得遠,他根本不可能聽到,才拾起的派克筆突的被狠狠的折斷,筆芯裏的筆水濺了滿手滿桌子,黑黑的一點點,如同潑墨一般,讓他再也看不進桌子上的檔資料了。

想喝酒了。

想也沒想的就打開手機就要去撥一個號碼,可,手還沒有按下去,他忽而想到他和洛啟江之間現在已經隔了一個洛美薇,再找洛啟江喝酒真的挺彆扭的。

可是成青揚,他更不想,他這會兒跟藍景伊這樣,還不是拜成青揚所致,若是昨晚成青揚把他送回去,他也不必撒謊,此刻藍景伊也不必跟他彆扭著了。

最後,江君越撥通了孟峻鋒的手機,手機響了幾聲才被懶洋洋的接起,“越哥,不是正上班嗎?怎麼這個時候打我電話?太陽打從西邊出來了?越哥這樣的上班狂也玩起了翹班?”

“想喝酒,有沒有空?”

“有呀,才還想著晚上約你喝酒呢,可是我怕你丫的離不開嫂子,到時候你欲求不滿找不到疏解,我多不好意思。”

“呃,臭小子,就知道損我,說吧,你原想著去哪裡喝酒了?”

“哪裡都成,跟越哥喝酒就是路邊的小攤上吃著喝著也過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