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章地攤貨

發佈時間: 2023-01-07 15:39:08
A+ A- 關燈 聽書

可是,她早就知道了,早在昨天晚上就看到了那個女人的照片了。

這一刻,就為著他對江君亮的低頭,藍景伊告訴自己一定不要去在意,他的過去她走不進去,可是他的未來她卻一定要在上面每天抒寫一筆又一筆。

咖啡香依舊,外面秘書間的辦公室的門沒關,裡面江君越的辦公室的門也沒關,若是被人撞進來……

天,藍景伊不能想像那樣的後果了,若是真被人撞見,那她以後哪裡還敢來江氏上班了呢。

可,她越是掙扎,那緊摟著她的手臂越是緊,箍著她怎麼也無法從他身上移開分毫。

她是真的想要推開他的,只是,根本無心無力。

窗外,還下著雨,雨絲纏纏綿綿的絞在一起,就象是此刻糾纏在一起的兩個人似的。

微敞的黑色西裝內,白色的襯衫整齊的包裹著江君越健碩的身體,藍景伊小手下意識的就落在了他的襯衫上,憑什麼他還那麼的衣著整齊呢,不,她不要讓他這樣整齊,那樣,她才能平衡了。

小手解著他襯衫的扣子,卻因為顫抖而怎麼也解不開,她急了,發狠的用了力,可,那力道讓他的扣子彷彿跟她杠上了一樣,就是緊扣著不給她打開。

藍景伊急了,“江君越……”她低吼,如一隻小野貓。

“嗯?”

“以後不許買這個牌子的襯衫。”煩死了,扣子扣得那麼嚴實,她著急,她就是解不開。

“呵呵……”他低笑,雖然她沒說透,可是他打眼一瞟她不耐煩的小臉就明白了過來,大手握住了她的小手,然後,用力的就那麼一扯,“刷……刷……刷……”一顆,兩顆,三顆……

扣子一顆顆如珠子一樣的落了地。

忽而,身下的嬌軀一僵,藍景伊原本還染著嫵妹的黑眸一下子含起了霧氣,他身上,她目光所及之處明顯的是一抹抓痕。

昨晚,他沒有回家。

卻忽而,眸光輕瞟間看到了她眸中的霧氣,而她白皙的小手正落在他的胸腹之上,此時,一動不動。

那裡,紅痕一小片,是昨晚與成青揚打拳的時候被成青揚給打傷的,其實,成青揚比他還慘。

“伊伊,我……”

突的,趁著江君越一愣神的功夫,藍景伊伸手一推,這一推,她幾乎用盡了所有的力氣,這猝不及防的一下居然讓她得手了,狼狽的跳下辦公桌,狼狽的邊往門前跑邊去整理一身的衣物,還好還好,被扯了扣子的是江君越而不是她,不然,她豈不是要走光了。

江君越怔在原地,他沒有追出去,只一雙深邃的瞳眸靜靜的看著藍景伊逃難般的逃離了他的視野,看著那扇門晃了又晃,最終,很安靜的闔上了。

該死的,他居然忘記昨晚上與成青揚的那番‘過癮’的拳腳相向了,可是這會兒再去向藍景伊解釋,無疑是描黑,只會黑上更黑,因為,他之前給她的解釋是去跟朋友泡湯了。

泡湯能泡出那樣的紅痕嗎?

確切的說是淤痕。

低頭看看已經再也不能穿的襯衫,他忽而笑了,也就只有藍景伊那個小野貓才會因為打不開扣子而急得滿臉通紅吧,那樣子的她特別的可愛。

江君越乾脆扯下了外套,再扒了襯衫,然後,邁起修長的腿走進了辦公室內裡的休息室,休息室裏有一間小浴室,不大,但是很乾淨。

退去了身上所有的遮蔽物,江君越直接扭開了水龍頭,而他,暫時的還沒想到要怎麼與她解釋身上的紅紅點點,那便,就這麼放著。

放著放著,等溫度降低了,那個時候再找個適當的時機挑明一切,也便水道渠成了。

冰冷的水澆在身體上,聽著這淅瀝的水聲,與窗外的雨聲交融在一起,泛著淡淡的陰鬱的味道,老天爺很給力,真的下雨了。

卻也讓他今天的心情很糟糕,江君亮說得話他將信將疑,也有待去考證,什麼,都等查出來了再决定。

他不急。

心急吃不了熱豆腐,這個道理從小爺爺就教過他。

冷水澡足足洗了半個小時,才終於舒服了些。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穿著外套長褲出來,優雅的坐在大班椅上,舒服的一靠,口鼻間依稀還是藍景伊離開之前的味道,淡雅,清香。

伸手慢條斯理的拿起電話,三個數位,是藍景伊桌子上的內線號碼,“鈴鈴……鈴鈴……鈴鈴……”電話足響了七八聲,那邊才慢香香的接起,可,回應他的現在一點也不敬業了,藍景伊沒吭聲。

似乎,是在跟他睹氣,那他又要跟誰睹氣呢?

昨晚他沒錯。

錯的只是撒了一個善良的謊而已,只是沒想到這謊被揭穿的速度太快了些,快得,讓他有些應接不暇。

深吸了一口氣,江君越淡清清的道:“給你半個小時的時間去公司對面的時裝店裏給我買一件襯衫,嗯,去吧。”說到後來,聲音越是溫柔,她在生氣,他知道。

“公司又沒有薪水給我,我不幹了。”藍景伊嘶吼,她夠了。

他胸口的那抹紅痕太礙眼了,不管她怎麼甩頭都甩不去。

抬腿就要走,為著他的不解釋,因為不解釋就是默認了。

那她還傻傻的相信他是去泡什麼鬼湯去了,那有什麼可泡的,之前在半山的別墅裏那溫泉水的湯還不够好嗎?

踩著高跟鞋,踢踏的走出辦公室,老娘她不幹了,就許他當少爺她就要當委委屈屈的小媳婦嗎?

她才不要。

他有女人,她也可以有男人。

手機,乍然響了起來。

看看號碼,她接她就是小狗,死也不接江君越的電話。

他是壞人,天字一號的大壞蛋。

電梯開了。

抬腿邁進去的時候,手機停了又響,這一次,只一聲,是簡訊提示音。

氣惱的低頭看過去,一條簡訊躍然眼前,“半個小時內見不到襯衫,今晚小壯壯跟我睡。”

靠,他居然拿兒子威脅她,他這也算是本事嗎?

恨恨的一脚踢向電梯的門。

疼,疼得她呲牙咧嘴,不住的呼著氣,才緩和了些。

兒子,真的是她的軟肋。

電梯一層一層的往下降,藍景伊就一層一層的歎著氣,當電梯停下的時候,她滿腦子的都是兒子了。

兒子。

兒子。

除了兒子還是兒子。

好吧,就看在兒子的面上給兒子他老爸去買襯衫。

眼看著藍景伊氣鼓鼓的出了塔樓,回想著她氣惱的去踢電梯門的樣子,江君越慵懶的一笑,那女人生起氣來的樣子,其實,挺可愛的。

“小姐,請問需要什麼?”怒氣衝衝的進了江氏塔樓對面的時裝店,到處都是名牌,呃,他是知道這裡面的衣服好,所以,才要她來這樣的地方買的。

可,她真的不想給他買這麼好的襯衫,最好是越難看越好。

“隨便看看。”她吼,脾氣差到了極致,從沒有過的差,就象當初兒子丟了怎麼也找不到的時候,心裡特別的不舒服。

轉了一圈又一圈,這裡就連最差的襯衫也有個三五百,這店根本就是有錢人才光顧得起的店。

他越是想要這裡的,她就越不在這裡買,就是不給他買這裡的東西。

終還是出去了,外面的雨卻下得大了,她出來的時候鬧著脾氣呢,也忘了打傘,頂著雨跑過來,但是瞧著外面現在的狀況,頂著雨回去一定得變成落湯雞,她才不要再狼狽了呢,一想起之前在他辦公室裏的狼狽,她就暗惱。

半個小時。

已經過了十幾分鐘了。

藍景伊想兒子了。

若不是想兒子,她真的怎麼也不會給他買的。

雨越下越大,藍景伊有些急了。

眸光瞟過周遭,就買把傘吧,不然,被淋濕了某人一定會嘲笑她。

打開背包,翻翻裡面的錢,跟他一起上班,想著有他在,她也沒在意自己身上是不是有錢,現在才發現,她身上沒錢,更沒卡。

靠,江君越還讓她給他買那麼貴的襯衫,想都別想。

她身上就只有三十幾塊錢。

轉彎的巷子口有個賣雜貨的,就在露天裏,扣著一個臨時搭起的棚子,藍景伊貼著牆根跑過去,一眼就看到了攤位上擺在很顯眼位置的花傘。

每當下雨,攤主們就會把傘都擺出來,這樣可以多賣幾把。

“這傘多少錢?”拿起了一把察看了一下,很普通的花傘。

“十塊。”

挺便宜的,“好,那這把我要了。”正要掏錢,眸光一下子瞟到了一堆東西裏的一件襯衫,襯衫包裝也算完整,是全新的,“那件襯衫多少錢?”大紅的顏色,呵呵,那顏色挺喜慶的。

“二十五。”老闆熱絡的接過了話,能多賣一件是一件。

藍景伊算了算自己包裏的錢,“老闆,傘加這件襯衫三十二賣不?”她包裏只有三十二塊錢,就買這個地攤貨給江君越,看著那件大紅的襯衫,她便開始想像著江君越穿在身上的樣子,大紅的呢,還是超便宜的,不知道他穿在身上後嘴會咧成什麼樣子。

“小姐,你再添一塊錢吧,我這小本小利的,真不賺什麼錢,都是實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