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女人的照片

發佈時間: 2023-01-07 15:38:53
A+ A- 關燈 聽書

“呵,嫂子,我現在也支持你和大哥結婚呢,就是不知道大伯和大娘是怎麼想的,死活都不同意,要是知道他們為什麼反對,我一準就去勸他們了。”

“多謝好意。”藍景伊淡淡的,低頭繼續看手中的檔資料,不想再與江君亮說這些了,“對了,你來找總裁?”才看過的資料上寫著,在公司上班的時候,不論與總裁什麼關係,工作中一律要以總裁稱呼,看來以後在這裡上班,她再不能叫江君越傾傾了。

傾傾,這兩個字就象是一根魔術棒,總會撓著她的心如過電一般的酥酥癢癢的。

“哈哈,嫂子看起來蠻專業的嗎,嗯,我是來找江大總裁的,還要煩請藍秘書通報一下。”江君亮油嘴滑舌的一笑,那樣子愈發的讓藍景伊討厭了,可他終究是江家人,再番討厭她也只能忍了。

拿起內線電話,撥通了才記下來的江君越的內線號碼,三個數位,很好記,“總裁,江君亮來了。”

“請他進來。”對於藍景伊這樣快的進入狀況,江君越很滿意,“嗯,順便送兩杯咖啡進來,一杯加黃糖,一杯不加糖。”

“好。”藍景伊才想問他他要的是加糖還是不加糖的,可是,當目光掠過江君亮落在她桌子上的影子時,她忍住了,說什麼也不能讓江君亮捉到自己的不專業之處,“江先生,江總請你進去了。”

“嫂子,謝了。”江君亮嘻嘻一笑,走了兩步居然又回頭沖著藍景伊笑了起來,“嫂子,聽說,你媽一直在找你爸?”

什麼意思?

藍景伊警惕的望向江君亮,“你有消息?”

江君亮攤了攤手,“呵呵,找了那麼些年都沒有消息,其實,沒消息才是好消息。”

沒消息才是好消息?

藍景伊望著江君亮徐徐踏入江君越辦公室的背影,心中若有所思,沒有消息才有希望是不是?

這一刻,她突的有些慌了,江君亮知道爸爸的事兒?

“江君亮,你站住,你說清楚,你知道我爸爸在哪兒?”藍景伊再也忍不住的追了過去,江君亮的話太吊人胃口了,也讓她太想透過他知道一些答案了,這些年,藍晴是怎麼找爸爸的,沒有誰比她更清楚了,藍晴每天都在盼著爸爸出現回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她輕握了握別在胸前的胸針,那是爸爸送給媽***,後來媽媽給了她,她習慣於走到哪裡就戴到哪裡,只想著以這樣的管道會在一個不期然的場合與爸爸遇到,而看到胸針的爸爸就會與自己相認,她幻想著那樣的一天不知道有多久了。

“呃,我不過隨口說說而已,怎麼,你當真了?”江君亮揶揄的一笑,那表情讓藍景伊真的憤怒了,可當看到此時正坐在大班椅上不聲不響望著自己和江君亮的江君越時,她才反應過來自己剛剛的失控,那樣一個男人的話,她又何必相信呢。

“報歉,我先出去了,兩位慢談。”飛也似的逃出去,坐到椅子上的第一件事就去摘下胸口的那枚胸針,輕輕的撫摸著,一遍又一遍,那個,她從來也沒有見過的爸爸,他愛過她嗎?

藍景伊失魂般的坐了足有一分多鐘,這才收起心緒重新開始了工作,既然答應了江君越,她就一定要做好。

不懂可以問,不會可以學,她相信只要努力了她一定可以的。

將桌子上的資料全部看完已經是一個多小時之後的事情了,可是身後的辦公室的門依然緊閉著,江君越和江君亮都在裡面,她這才想起來她忘記沖咖啡進去了,敲了敲腦袋,她剛剛居然被江君亮的話給左右了心神,站起來就去沖咖啡,咖啡的香氣很快縈繞了整間辦公室,輕嗅著,那味道特別的暖融,手端著託盤,藍景伊走到了江君越的辦公室門前,她想要敲門的,可是,兩手端著託盤真的挪不開,用脚踢又覺得不禮貌,於是,她以手肘去碰了碰那門,就以這樣的管道當作是敲門好了,門,居然就在她手肘的一碰中悄然開了一道縫隙。

藍景伊邁步就要走進去,卻聽得裡面江君越道:“別以為這樣你就可以要脅我了,沒確定的事兒,誰知道是真是假呢?”

“要不,我去跟嫂子說說看?我想她一定很愛聽。”

辦公室裏,一下子安靜了下來,那聲‘嫂子’讓藍景伊不由自主的停下脚步,她應該轉身回到自己的辦公桌前繼續工作的,可是,鬼使神差的,她站在那裡就是邁不動步了,既沒有進去,也沒有退回自己的位置。

江君越依舊沉穩的靠坐在大班椅上,只是手上的一隻筆被他不住的飛旋著,突的,筆落,他坐直了身體,“好,你去財務處報導吧。”

“謝了,哥,那我先走了,就不打擾你和嫂子卿卿我我了,那啥,我一直想告訴哥一件事兒。”江君亮站了起來,卻是俯身就凑向了江君越,“哥,嫂子很正點。”

“滾。”低沉的一聲,帶著滿滿的怒意,藍景伊只得退後了幾步,這才計算著距離走向那道門,明明只是一道門,她卻覺得與江君越彷彿隔了一座山一樣,是那樣的遙不可及,腦子裏忽而就想起在他的房間裏看到的那個鏡框裏的那張照片,那個漂亮的女孩是誰呢?

能讓他一直放在床頭桌上的,一定是個不一般的女孩。

江君亮拉開了門,正好迎向藍景伊,“嫂子,怎麼才泡好咖啡呀,我都渴了,嗯,大哥應該更渴,我拿一杯,剩下一杯你趕緊給他送進去吧。”江君亮愉悅的端起了咖啡愜意的啜飲了一小口,“嗯,正溫口,好喝。”

藍景伊掃了他一眼,便越過江君亮進了江君越的辦公室,一進門就道:“報歉,才想起來沖咖啡,君亮已經在門口端走了他的那一杯。”走過去放在江君越的桌子上,他的辦公桌上全都是檔資料,厚厚的兩大摞,她才看了兩份秘書交接單就頭大了,他桌子上這麼多,真不知道他要怎麼處理,這一瞬間,想到他之前與江君亮說過的話,她居然不知道是心疼他還是氣他了,“總裁,喝杯咖啡吧。”輕聲的說過,雖然腦子裏不住的飄過那個女人的照片,可她到底還是心疼他多於生他的氣了。

一隻大手輕輕落在了藍景伊還沒有從杯把上移開的小手上,“伊伊,沒人的時候叫我傾傾就好。”他習慣了她的那個稱呼,兩個字,卻彷彿帶上了她的一顆心一樣,讓他能感受到一份別樣的親昵,他喜歡。

藍景伊臉一紅,才要掙開手,卻被他緊緊的捉住握在掌心裏,“要過年了,有沒有想過咱們全家一起出去旅行一次?”

“全家?”是呀,他們一家四口還沒有真正的徹底的團圓過呢,想到這個,再看著他眼底裏那份真誠的意味,她突然間發覺自己真不好,明明他人都跟她在一起了,她又何必要去計較他從前的女人呢,那個女孩一定是他從前的女人,她的過去他無法走進來,那麼他的過去她也無從走進去,她只要抓住他的現在就好了。

“嗯,你和我,還有沁沁和壯壯,呵呵,那兩個小東西在一起時特別的親昵。”江君越每每回想起沁沁和壯壯在一起的畫面,眼神就特期待。

“當然了,龍鳳胎呢,我媽都說這兩孩子長這麼大真的挺幸運的,都說龍鳳胎分開不好呢,可是你看,沁沁和壯壯現在都很好。”

“伊伊,謝謝你。”江君越說著,伸手一帶,帶著藍景伊就歪倒在了他的懷裡,下巴輕蹭著她的額頭,眼前是咖啡飄起的煙氣,濃濃香香的,“甜的還是苦的?”

藍景伊皺眉,兩杯咖啡依照他的吩咐一杯是甜的一杯是苦的,可她放在託盤裏的時候還真的忘記位置了,也不知道江君亮拿走的那一杯是哪一杯,“你猜?”

“甜的。”江君越脫口而出,“我猜一定是甜的,對不對?”他捏了捏她的鼻尖,等待她的確認。

“嘗嘗就知道了。”她端起咖啡送到他的唇邊,“你嘗,我還真的忘記哪杯加糖哪杯沒加糖了。”不好意思的說過,有時候,她真的很大條的。

江君越就著她的手便喝下了一大口,卻並沒有咽下,轉首就笑眯眯的看著她,就在藍景伊在男人的俊臉的迷攻下開始迷迷糊糊了的時候,突的,柔軟的唇落下,輕輕的印在了她的唇上,有舌尖輕輕挑開了她的唇,緊接著,一股溫熱的液體便徐徐而入,在她的舌尖上泛起了甜意。

咖啡,果然是甜的。

她還來不及說出來,他的吻就如排山倒海般而來,“伊伊……”她發現自己是那樣的愛他,他為了不讓她知道那個女人的事兒居然心甘情願的被江君亮而威脅了。

可是,她早就知道了,早在昨天晚上就看到了那個女人的照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