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章小叔的殷勤

發佈時間: 2023-01-07 15:38:39
A+ A- 關燈 聽書

“嗯,好。”江君越沒在繼續大男子主義,女人都這樣說了,再說,昨晚的確是他不好,不該睡得那麼沉,成青揚,又欠了他一次了,害他不知道要怎麼跟藍景伊解釋,索Xing,便沒有任何的解釋。

吃著午飯,老爺子的氣色已經好多了,江涵予和賀之玲卻還是繃著一張臉,活象藍景伊欠了他們多少錢似的。

可是有江君越在,藍景伊只覺舒服多了,“爺爺,能不能讓我把小熙抱回家裡給我媽看看呢,就一下午,我保證明天一早就送回來。”想著藍晴對小壯壯渴切的目光,藍景伊再度試探的問道。

“讓親家母空了過來串門吧。”老爺子以這一句作為了答案,沒說反對也沒說同意,卻只有江君越心裡明白,老爺子這是覺得家裡太空了,他寂寞了。

“伊伊,明兒把晴姨帶過來吧。”

“不行。”一直沒吭聲的賀之玲突然開腔了。

“媽,為什麼?你給我一個理由?”江君越原本的溫和一下子淩厲了起來,眼看著賀之玲不說話,他便道:“媽,上個月你說借給你朋友的那五十萬她還你了嗎?”

賀之玲的眼神頓時閃爍了起來,“君越,我……我明兒個問問我朋友吧。”

“別明天了,現在問正好,我等著拿那筆錢去開貸代公司呢。”江君越慢香香的說道,藍景伊卻在心底裏贊著他的聰明,這樣子討錢,絕對會讓賀之玲暴露了她被人勒索的事的。

“君越,吃飯呢,吃了飯再說。”

“啪”的一聲,江涵予放下了筷子,“我吃好了。”他起身就走,一張臉上是慣常的冰冷,“君越,吃了飯你來書房一下。”

“沒空。”江君越卻淡清清的直接就表達了自己的立場。

“你和藍景伊的婚事,我不同意。”再次的反對她和江君越的婚事之後,江涵予並沒有去書房,而是轉身便離開了別墅,兒子不見他,他去了書房也沒用,一邊走一邊冷聲道:“即便是你們真結了婚,我也不會參加的,那將是一場不被人祝福的婚姻。”邊走邊拋下這段話,賀之玲也是附和,“我也不同意。”

“媽,還錢。”江君越理也不理,只是向賀之玲討錢。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藍景伊以手肘捅了捅江君越,他這也太強勢了吧,跟自己的父母都是這樣的強勢,看來,也只有自己才會大度的不去在意他平日裏的霸道了。

“媽,這次不還,下次,就別找我借了。”江君越卻還是得理不饒人般的又追了一句。

“哼,都是被女人給帶壞的,藍景伊,你沒出現的時候,君越不是這樣的。”氣惱的站住,賀之玲怒視著藍景伊,彷彿她有多壞一樣。

“放肆。”一直沒出言的老爺子吼了一句,“上梁不正下梁歪,你和涵予兩個人哪一個管過君越?從小到大都不管,這會兒,他要娶個女人就管起來了?”

“爺爺,您老同意了?”藍景伊壯著膽子小小聲的問過去,老爺子這意思分明就是同意她和江君越的婚事了,嘿嘿,她別提有多開心了,沒有人願意自己的婚姻是不被人祝福的。

“我有說我不同意嗎?”老爺子不答反問,一副莫測高深的樣子,“君越,一會兒下盤棋吧,你很久沒陪爺爺下棋了。”

“好。”不去書房跟江涵予談判,也氣走了江涵予,但是對老爺子,江君越卻是相當和氣的。

吃過了飯,雖然飯桌上很不愉快,但是有老爺子的話在,藍景伊的心情還是好多了,甚至於也不惱江君越昨晚的沒回家了,去廚房幫著張媽洗碗,保姆哄著小壯壯,客廳裏,爺兩個正下棋呢。

老爺子看了又看,瞧了半天才下了一子,可,當江君越想也不想的馬上落下一子後,他立刻炸毛的跳了起來,“才我放錯了,真是眼睛花了,我其實真正要放的位置在這裡。”拿起來就放在了另一個點上,老爺子悔棋了。

“爺爺,你都悔兩次了,再不能悔了。”江君越小聲的嘟囔著,卻還是沒反對的由著老爺子把棋子挪了個位置,而他則是沉穩的又下了一子。

老爺子的表情開始凝重了起來,鼻樑上的老花鏡後那雙眼睛精光四射,瞄瞄這兒,瞄瞄那兒,最終,磨蹭了足有半分鐘才落了子,“君越,我看你能把我怎麼樣?哈哈,你要輸了。”

江君越立碼站了起來,手一抹那一整盤快下到尾的棋子,“不玩了,不玩了,要不是你悔了那兩步棋,我一準贏的。”

“誰悔棋了?藍景伊,你看到爺爺悔棋了嗎?”老爺子一本正經的問道。

藍景伊瞧著老爺子那模樣,分明就是一個老小孩,哪裡能跟他一樣呢,呵呵的笑了,“沒瞧見,君越,一定是你下得爛。”

江君越無言,昨兒個藍景伊還說爺爺不好呢,今兒個,她就站在爺爺那一邊了,這世上,果然唯女子和小人難養也,“伊伊,走吧,得去公司了。”

“我也要去?”藍景伊詫異的問道。

“你不是要找工作嗎?”

“都說了不去你公司了,我自己找。”

“行,依著你去找,不過,公司這兩天比較忙,秘書辭職了,你來替幾天吧。”江君越一付慘兮兮的樣子。

看看時間,再半個多月就要過年了,藍景伊想了一想,還是過了年再找份屬於自己的工作吧,“好吧,不過,過了年我就不幫你了,你要重新招聘秘書。”

吃了飯,兩個人便趕去了公司,這不是藍景伊第一次去江氏了,可,她依然還會緊張,“傾傾,我去幫忙會不會有人說什麼?”

“會說什麼?又沒薪水發的。”江君越慢條斯理的道。

“喂,為什麼沒薪水發呢?你這是資本家。”藍景伊嘟起小嘴,那她不是白乾活了。

“嗯,我額外補償你。”江君越輕輕攬過藍景伊,有她在身邊,他才有那種家的感覺,那是他缺失了十幾年的感覺。

兩個人,款款下了車,江君越是一身酷帥的黑色西裝,藍景伊則是一套同色的小西裝配一條過膝的筒裙,絕對的職業裝,當兩個人一起出現在塔樓大廳的時候,頓時,吸引了眾多人的眼球,那樣多的目光讓藍景伊微微的有些緊張了,“傾傾……”

江君越沒有說話,只是一條手臂微移側開在腿側,藍景伊便會意的挽了上去,他這是在高調的向公司的員工宣佈她和他的關係呢。

雖然兩個人還沒有結婚,可是,想著兩個孩子,藍景伊並不拒絕他這樣的高調宣佈,總要給孩子們一個溫暖的家吧,只有那般,沁沁和壯壯才能在父愛母愛的呵護下健康成長。

總裁專梯,直抵總裁辦公室所在的樓層,跟他在一起,總是有太多的特權,讓藍景伊微微的有些不習慣。

才一進了辦公室,江君越就指著秘書的辦公桌道:“那上面的檔資料你熟悉一下,兩個小時後開始進入正式工作中,不懂的問我。”他邊說邊下達著他江總裁的指令,藍景伊走到那張辦公桌前,這才看到上面的一疊資料,原來是上任秘書留給她的秘書守則,還有一些工作交接清單。

“只有書面的?她人不需要跟我交接一下嗎?”

“她家裡出了事,回去奔喪了,等不及跟你交接了,你看看吧。”

江君越說著,人已經走進了他的辦公室。

藍景伊只好硬著頭皮去研究手裡的檔資料。

大學畢業就嫁給了陸文濤,離婚後在國內她只在小量販店裏工作過,在法國的工作都是打零工,刷盤子什麼的,沒辦法,那時是為了找兒子呀,所以,這一刻的藍景伊在面對手裡的這些時只覺得自己就象是小學生,必須要認真學好每一節課。

“嫂子,走馬上任了?”正看得認真,一聲突兀的男聲自頭頂響起,藍景伊抬頭,對上了江君亮灼灼的目光,對江君亮她可以用‘很不喜歡’四個字來形容,江君亮是二叔的兒子,雖然見面的次數極少,但是每一次給藍景伊的感覺都是,這個江君亮與江君越不合,很不合,似乎,對江君越的總裁位置特別的趕興趣,總想取代江君越,而幫兇就是他老爸江涵昌。

“呃,我這可不是什麼走馬上任,這秘書我是不會做的,不過是暫時來幫幫君越而已。”藍景伊直接否决了江君亮的話語。

“嫂子你不能這麼說,公司裏那麼多人,大哥卻點名要你,看來,這位置是非嫂子莫屬了,嗯,大哥是想時時的都看到你吧,哈哈。”

藍景伊抿抿唇,江君亮這話分明就是在激將她不要捕手江氏總裁秘書的這一個職位,可她憑什麼聽他的呀,在江君越和江君亮兩個人之間,她自然是相信江君越的,“江君亮你錯了,其實吧,是我想要天天看到他,嗯,等結了婚以後,我再讓賢。”淡定的說過,她給自己留了所有的後路,這秘書可以做也可以不做,總之,她不想被人牽著鼻子走,她還是喜歡做自己找的工作,那樣才有成就感。